第1533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

這條輪迴古路,竟與那位有關!

而且,在路上他留下了九口天棺,都葬着誰?

兩界戰場,無論是腐爛的大宇生物,還是墮落真仙,莫不渾身如同過電般,酥麻而劇顫,這一切太驚人了。

同時,他們也狐疑,大陰間到底什麼來頭,似乎非同小可!

女帝駐世,曾選擇在那裏閉生死關。

而那位留下的一些祕密,居然被大陰間的生靈知道一鱗半爪。

人們怎能不多想?

剎那間,許多老怪物如同醍醐灌頂,有些悟了,隱約間洞徹了部分真相,全都心中大浪滔天。

“是了,大陰間,這個名字就代表了一切,不是相對陽間而命名,竟有天大的來頭不成?!”

有墮落真仙失聲道,當他說完這些話後,嘴脣都在哆嗦,有激動,更有驚悚,心潮如怒海起伏。

此刻,武皇亦不能平靜,沒有瘋魔,只是呼吸急促,在他周圍時光粒子格外的濃郁,璀璨而恐怖,漸漸沸騰。

他的身體外,強大的氣息擴張,鋪天蓋地。

挨着他的生物,包括一些老怪物都在倒退,無比忌憚,怕被時間道則所傷,就是真仙都瞳孔收縮。

“喀嚓!”

就在這時,有人無視時光粒子的激盪與澎湃,撕裂了長空,一步邁出,一個手持銅鏽斑駁的戰矛的老人出現。

正是九道一,第一時間就殺來了!

他實在難以忍受,要來尋根源,掘開歷史的真相!

那位的子嗣,當年主動獻祭自己,其天賦無敵,居然還在世上,不曾被徹底的磨滅,他怎能不激動?

此時,九道一的威勢恐怖無邊,即便他沒有血肉,沒有骨,大部分真身在外遊歷,與他分家了,可他還是十分強橫。

在他到來後,各路強者都劇震,有不少老究極皆在倒退,對他散發的氣息感覺到濃烈的懼意。

事實上,九道一足夠內斂了,畢竟下方有少年,有中青代,他若是全面散發能量,許多生靈承受不起。

縱然是墮落真仙也都倒退,很忌憚,因爲無法預知這個老家夥到底多強!

尤其是其手中的鏽矛,散發出的光暈,讓人神魂都爲之而悸,竟要陷落進去。

只有一個人高興,激動起來,很開心,那就是老古,剛纔武瘋子來時他實在有點方,嚇毛了,直縮脖子。

現在,靠山來了,他自然有底氣了。

當初,他與楚風進過第一山,見到過奇異狀態的九號。

那時,他就明白了,這是自家結拜大哥師門中的絕世高手。

後來,他更是通過楚風清楚了九道一的詭異,從一到九號,疑似就是一個人蛻下的皮,乃是一體。

這其實就是他大哥黎龘的師尊!

他更是從楚風處瞭解到,九道一曾在魂河發威,實力不可想象,極其逆天。

所以,老古淡定了,再也不怕武瘋子加害。

“師傅!”

老古很不要臉,當場就來了這麼一嗓子。

所有人都有點發懵,什麼狀況,這個脣紅齒白的少年,在喊那個猛人爲師傅?

就是知道他底細的人,愛和老古掐架的周族名宿——周博,都兩眼一抹黑,完全不知怎麼回事了。

附近,墮落真仙、老究極們,全都很意外,來者一看就無比強大的生物,而他的弟子居然也在此地?

九道一披頭散髮,人皮鼓脹,跟真身沒什麼區別,手持銅矛,宛若一個蓋世魔神般,殺氣騰騰,逼視輪迴路盡頭,想要看清真相。

究竟是誰敢動那位的路,敢打九口天棺的主意,活膩了嗎?!

這時,他的殺氣席捲蒼宇,周身騰起懾世的能量蘑菇雲,顯然他也看到了老古,略微一怔,不過他重點關注的還是古路盡頭的那口猩紅如血的大棺。

武皇自然也注意到老古,露出意外之色,雙瞳射出懾人的黃金神芒,看向了他。

這時,老古挺着胸脯,昂着頭,絲毫不怵,而且還主動打了招呼,道:“小武啊,好久沒見,我老古啊,當年還曾在我大哥舉辦的究極盛會上把酒言歡,甚是懷念。”

這簡直驚掉一地眼球,連熟悉他的周博都一陣無語,非常想說,你的節操呢,要點臉可好?

不過,他倒也不覺得意外,因爲這才是老古的本能,就是這麼的騷包,壓根就不會有什麼節操。

遠處,龍大宇一陣惡寒,暗呼這老痞子真是前後大變樣啊,不久前還畏縮,向後退呢,結果現在又牛犇了。

黃牙老者意外,因爲老古就在他身邊,他忍不住側身看了一眼,畢竟他曾被黎龘委託,揍過眼前這傢伙一頓。

“黃牙,看你這板牙呲的,知道什麼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我師傅來了,你再動我一根指頭試試看!”

並且,老古不依不饒,想讓黃牙老者付出代價,要麼賠償他,要麼等着被九道一清算。

九道一現在哪有工夫搭理老古,提着戰矛,像是發現了什麼,鎖定古路盡頭那裏,眼窩如同黑洞。

“那位留下九口天棺,是否代表着當年九位最強絕的高手要復甦?!”

想到那個大時代,九道一心潮澎湃,熱血激盪,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高歌慷慨赴死的強者,還能再現嗎?

有些離去的人,他們註定要歸來?!

九口天棺內,究竟都是誰?

他心中不自禁就想到了那個大世中的絕頂人物,都格外的強大,甚至可以說妖邪到不可思議地境界。

“歸來吧,所有的熟人,當年故去的前賢,強者,先輩們,全部再現於此世,殺進祭地,全滅諸世敵!”

九道一輕語,到最後更是低吼了起來。

他知道,這不是夢,當年的有些人,有些絕世無匹的強者真的有可能會回來,是那位想讓他們復生。

“殺進祭地,打破不祥源頭,殺到上蒼之上,一戰解決所有!”九道一吼道。

他覺得,這不是虛幻,當年的大世會在此時代再現,熱血將灑落,戰鼓將再次震天響起,他們橫掃一切!

不遠處,老古被感染了,也跟着大喊:“天下出風雲出我輩!”

一時間,許多人都心頭劇震,跟着共鳴,誰說諸天將滅,萬界將不存?

既然當年那位留下了後手,還怕什麼?

“沒錯,此世,註定改變所有,傾天一戰,日墜星殞,又算的了什麼?打就是了!”有老究極喝道。

然後,哧啦一聲,長空被矛鋒撕裂,九道一縱身一躍,踏進了那條輪迴路中,他要去掘開真相。

他想見到當年的那些人!

即便這條路上有魑魅魍魎,又能怎樣,又算的了什麼?無人可阻,他迫切希望九大強者復甦。

他直接消失,深入輪迴!

衆人震撼,久久無聲!

這人當真很不簡單,就這麼去闖輪迴了?

只有一個人沒有沉浸在這種氣氛中,情緒遊離在外,相當的心虛,恨不得立刻逃走。

這個人自然是老古。

他想說,老人皮你怎麼就走了?我還在這裏呢,真是坑死人不償命的老妖物。

他真的害怕了,會不會被武瘋子給打死?

果然,片刻後,所有人都回過神來,武瘋子第一時間就看向了他,雙目中神光湛湛,整個人恐怖氣息瀰漫,非常駭人。

“老武啊,武兄,一別多年,你風采更勝往昔,當真是丰神若天帝,氣吞九萬裏,蓋世無匹!”

老古在那裏磕巴,那可真是皮笑肉不笑,發自真心的不自在,無法漾出真正的笑,他在發毛。

這讓所有人都無語,稱呼這麼快就變了?早先還叫小武呢!

怪龍聽到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替他臉臊,何苦呢,再作死啊?倒黴了吧!

黃牙老者也看向老古,一陣琢磨,這到底什麼奇葩貨色?貌似還很有些來頭,到底要不要直接拍死呢?!

看到這個老家夥也望來,老古真要哭了,不得已又當了一回啃族,道:“我大哥是黎龘,我兄弟是楚風!”

前一句是對武皇說的,在這裏提醒,後一句則是在對來自大陰間的老者講,告訴他是自家人,畢竟楚風與那個天縱女子妖妖的關係很深。

突然有人開口,無形中打破寧靜,來自墮落仙王族。

而且,這是一位很強大的墮落真仙,是這羣人數一數二的強者,甚至都已經開始蛻變,要成爲更高層次的生物了。

“有些話說的對,天下風雲出我輩!”他在開口,看向所有人,道:“這是一個大世,我等當自強,如果全都指望前人,還有什麼出路,還有什麼未來,我等雖然只是真身願景,不是昔日的我,有些虛幻,但也想盡一份力!”

然後,他與幾位墮落真仙短暫的相商,便向衆人坦言,提了一個很驚人的想法。

誰能度化他們,也就是擊破黑暗深淵,殺死他們墮落的真身,他們的願景,他們嚮往美好的一面,就會徹底歸順,惟命是從。

這讓人倒吸冷氣,這些真仙等要徹底投靠過來?

當然,陽間的進化者得展現出自身足夠強大的一面,要先降服墮落真仙。

“我等的願景,只是心中美好的執念,命並不長,只有凡人一世光陰,但這也足夠了,此餘生會追隨你等共同赴死一戰!”

墮落真仙起誓,願意拋下一切,任黑暗真身殞落,他們與陽間強者共同征戰。

……

在兩界戰場衆人情緒激盪時,數十州外的一片洪荒大山中,楚風也在低吼與老古相同的話。

“天下風雲出我輩!”

“找個地方,等我完美進化歸來,將你們都打出死字來!”

什麼輪迴狩獵者,什麼沅族的人,什麼祭地的生物,全部都打死,楚風帶着怨念,他再也不想逃,要讓種子發芽,使自身迅猛強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