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帝,真相

女帝身在那大陰間?!

石破天驚,震耳欲聾,讓人心神動盪,還有比這個驚人的事件嗎?

多少年了,世間一直都在尋覓三天帝,唯一的至高女帝現在有了下落?

當然,能知道女帝,並明曉她當年多麼絕豔無匹的家族數量有限,也僅限於在場的有數頂級道統。

但剎那間,人們又冷靜下來,包括墮落仙王族也不是那麼情緒起伏劇烈了。

這麼多年過去,若是女帝還在,應該早就出世了,何以沒有了音訊?

許多人面孔嚴肅,心中亦是一沉。

最有可能的就是,當年她只是借道大陰間。

消逝的時代,先民曾聽到,女帝走過葬坑,一往無前,毅然踏上一座再也無法回頭的橋,自此無歸。

人們判斷,她曾路過大陰間。

“看來,各位道友有猜測到了一些。”那個滿嘴黃牙的老者咧嘴笑了笑。

接着他又搖頭,道:“女帝不僅是路過,其實在我界駐世相當長的一段歲月,只是先民早期不知其身份。”

他口中的先民,是漫長光陰前的強者,連他都不曾見到過,都逝去不知多少個時代了,可想而知是多麼古老時期的舊事。

同時,這也倍加讓人心悸,神顫,女帝居然駐世,那段歲月,她做了什麼?

“她在閉關,在準備,也像是在等什麼人,可是,最終她沒有等到。”老者慢慢道來。

這種事即便是在大陰間都是祕辛,沒有幾個人知道,歷代都是真仙層次的生物以及他們的親傳弟子才有耳聞。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大世劇變,諸天萬象都將潰滅,沒有什麼未來了,這些不需要在隱瞞。

“女帝閉關,似是要赴死般,當然這是在我等看來,很悲壯,很傷感,可是於她而言,卻是那麼的平淡,靜而定。”

老者說着一些舊事,有些是他們看出來的,有些則是猜出來的。

大陰間先民感覺到,女帝義無反顧,想要去踏出一條全新的道,闖出一條可活衆生的路。

有先民見到,女帝在嘗試,她曾讓自己被黑暗吞沒,更被那灰霧全面侵蝕,又步入銀色血池中……

當人們聽到這裏,無不動容,這是拿性命做實驗嗎?

先民看到,那些詭異,那些不祥,全都無法腐蝕女帝,於她無效。

而她毫不猶豫,徹底放棄抵禦,只爲讓自己墮入黑暗,同時渡灰霧,又染不祥銀血等。

曾有一段時間,她真的墮入深淵。

“她是爲了救我等……以身厲法,求索,尋路前行!”

一位墮落真仙開口,聲音發顫,這不是黑暗深淵中的自我,而是他真身的美好寄託,存世的願景。

然後,他不等黃牙老者迴應,自己就是一聲嘆息,如果女帝找到生路,何以無歸?

墮落仙王族都明白,女帝那個層次的生靈,自身無懼不祥,她要救的是所有走他們道路的後來者!

“她全面墮入黑暗……”黃牙老者開口。

聽到這裏,所有人的心都沉下去了。

女帝確實驚豔萬古,可她這樣主動殺己身,能行嗎?

“她復歸了,自身實在太強,雖是萬劫加身,無上都要殞落的局,但她依舊平靜地渡過。”

只是,她自己可以走出那樣的路,但其他人卻不行。

這樣的一條路,無法普世,唯有古來最絕豔的人走的通,女帝最終縱天而去,去踏死橋。

“那一世,她也曾像是在等人,可最終什麼也沒有等到。”

所以,她離去了,自此世間再不可見。

據悉,古往今來,疑似所有走那座橋的生靈都死了。

“葬坑,葬的最起碼都是天帝!”那位最年老的墮落真仙深沉地開口。

相對而言,葬坑卻只是踏上那座橋的一個“小障礙”,可想而知,後面的迷霧,對岸是何等的恐怖。

此時,縱然是一向張狂的武瘋子都聽的有些出神,踩在時光粒子組成的光團上,整個人都散發不滅的氣息,威壓迫人,時空都被割裂了。

羽皇在另一邊,周身朦朧,如夢似幻,至強氣息不減,他這種生靈自然在遙望斷路對岸,成帝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砰!

空間動盪,轟鳴不止。

一條模糊的路若隱若現,輪迴再出世!

妖妖連殺輪迴狩獵者,斬盡那一隊大能,激怒這個組織了嗎?

此次尤爲恐怖,模糊的古路盡頭出現的一口棺,格外的沉重,像是能夠壓塌一方大宇宙,散發着滅世的氣息。

這次不是顯照,彷彿真的要降臨了,它通體宛若在滴血,紅的讓人覺得發瘮。

並且,有一股氣息瀰漫,鎖定了大陰間的人,包括強大的黃牙老者,以及站在他身邊的老古。

“完了!”老古心中哀嚎,這是殃及池魚。

然而,黃牙老者卻不慌,未曾驚懼,平靜開口,道:“這樣的天棺共有九具吧,原本葬着一些史上無比重要的人,你們如此動用,好嗎?不怕天塌地陷,古今不復存在嗎?膽子太大了!”

所有人都心驚,包括墮落仙王等,聽到了不得的大事件,這個來自大陰間的究極生物知道許多事。

這種……關於輪迴路的祕密,難道是那位女帝所留下的信息。

“那位,曾演繹輪迴,復活親故,更要再現那一世的人,而你們是什麼身份,妄敢壞了那條輪迴路嗎?”

黃牙老者果然知道震世的祕辛,此言一出,兩界戰場無人不變色,靈魂都要發抖了。

他居然提及了那位,有此稱呼的人,不敢被人言明的生靈,只有少部分人知曉,稍微能接觸祕辛的人,都在他們這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家族。

而他們也都是通過遺蹟、殘碑、銅殿等上的殘缺記載,多少知道了一鱗半爪。

那位,太神祕,也太可怕了,隨着歲月流逝,關於他的一切都在淡去,哪怕強大的墮落真仙等,有段時間不看記載,心中關於他的痕跡也會漸漸磨滅。

但凡瞭解,知道那位的強者,莫不無比重視關於他的任何點滴消息!

先是聽到女帝的訊息,又再次聽聞到那位的祕辛,前後兩則,怎不讓在場的人震撼,甚至是驚悚?!

而這一切,大陰間居然都瞭解!

此時,人們判斷出,這條輪迴路疑似是那位演繹的。

不同於地府的輪迴路!

當真是懾人,多少年了,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則祕密,還以爲所有輪迴路都與地府有關呢。

這一條很特殊,是那位再塑的。

不過,像是出了什麼問題。

“那位的路,量你們也不敢亂來,可這條路上的九口天棺,你們就敢妄動嗎?”黃牙老者喝問。

此時此際,當人們都聽到這種話後,都頭皮都酥麻了,九口紅豔如血的古棺都與那位有關?

一羣老怪物都寒毛倒豎,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輪迴狩獵者背後的這個組織到底什麼來頭?

“自然……不敢。”

居然有聲音傳來,自那古路的盡頭,硃紅大棺的附近,有很古老與機械的聲音波動散發到陽間。

一時間,各方寂靜,沒有一個人心中可以平靜,全都是駭浪卷天。

這當真是末世來臨了嗎?各種祕辛,各種古來最大的祕密等都要浮出水面,連那位演繹的輪迴路也在今日顯照。

“可是,路似乎在變,那位到底什麼狀態,會有變嗎?!”黃牙老者聲音很有穿透力。

莫說陽間各族,就是墮落仙王族,也都被驚的石化,神魂顫慄,今天來到這裏居然聽到這麼多駭人的大事件。

“九口天棺,葬着非同尋常的生靈,其中就有那位的親子,等着復活,你等敢拿他們做文章?”黃牙老者疾聲厲色。

一時間,無論是老究極,還是黑暗真仙,全都悚然,靈魂都要驚出竅了,聽到的消息越來越懾天地。

這當真是翻天覆地,要出不可估量的大事了嗎?

“小小石頭還活着……”

這一刻,古地間,斷山上,九道一熱淚盈眶,他聽到了什麼?

當思及那一世,他心中浮現很多逝去的人的神音,大戰實在太慘烈了,連那位的親子都獻祭了。

現在,他居然聽到了,那位唯一的子嗣被葬天棺中。

九道一滿臉淚水,他是當年的親歷者,見證了一世淒涼。

昔日,有段時間,他曾認爲,那位的親子應該被復活了,可是,後來種種跡象表明,不是那樣。

現在,他不曾料到,那個遺傳其父、本應天縱無敵的人,沒有消散,依舊在,葬於某口天棺中!

九道一忍不住了,縱天而上,也要去兩界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