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1章 女帝的去向

女帝所留的法,得到了她的傳承?!

墮落真仙的話語雖然很輕,但是,聽在衆人的耳中卻不亞於炸雷,震耳欲聾,心緒猛烈地起伏。

提及女帝,但凡是老怪物,不可能不知,他們的族中都有記載,哪個不曉?

即便紀元覆滅,大世沉浮,可是,這些不滅的傳承也都留有經書與始祖手札等,記錄了昔日的部分祕辛。

女帝,是三天帝中唯一的女性,驚才絕豔,傲視萬古,縱橫天上地下,難逢對手。

居然是她留下的法,妖妖得到了她的傳承?

從未聽聞女帝有弟子,這怎能不讓人吃驚,如何不震撼?

就是各族的老怪物,腐爛的大宇生物都眸中神光暴漲,胸膛起伏,呼吸急促,這讓他們都心情複雜。

如果能夠成爲那位的隔代傳人,這羣老怪物都寧願付出任何代價,可惜,他們沒那個機緣。

在許多人注視半空中那個白衣飛舞、青絲飄揚、空明如仙女子時,她自己開口迴應了。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很簡短的話語,似乎一下子打破了人們的某種猜想,她得到了天帝傳承,但是卻並不知道女帝?

不過,她露出些許異樣之色,像是在回憶,想到了自己得到的傳承的過程。

那一年,妖妖見到光雨漫天,一念花開,片片晶瑩的花瓣上都鐫刻着經文……

“即便你根腳很了不得,可這樣屠殺輪迴狩獵者,依舊闖了大禍!”

剩下的三位大能中,一個瘦小枯乾,形體非常乾癟的生物開口。

它不是人類,人體蒼鷹頭,不過五尺來高,樣貌古怪,雖然這樣說,但無論怎麼看他都底氣不足。

有人看出,這是身爲輪迴狩獵者的他們在爲自己找臺階下,準備退走了。

明知不敵,只能枉死,剩下的三人不想拼命,重要的是要將消息帶回去,這個是女子有可能是女帝的隔代傳人,消息太爆炸,無比重要!

妖妖笑吟吟地看着他們,頓時讓三位大能頭皮發麻,從來不知道懼意的他們,此時居然毛骨悚然。

此刻,他們宛若遇到天敵,體內本源顫慄,感覺大禍臨頭!

“這樣不好吧。”關鍵時刻有人開口,爲輪迴狩獵者出頭。

所有人都訝異,不禁回頭看去,連墮落仙王族的人都側目。

人們動容,開口的人是沅族的究竟生物!

一個很蒼老、滿頭發絲銀白、身材矮小的男子,他正皺着眉頭。

這是沅族極其古老的怪物,很多年不出世了,今日竟然到場,他是真正震懾了一個時代的神話生物。

看到人們望向他,沅族的老究極淡淡地道:“我陽間有規矩,大陰間的生物到來,不想成爲死敵的話,不得出手。”

這種說法,其大意與黎龘提及的差不多。

陽間小字輩,甚至是許多名宿都吃驚,他們從未聽說過,甚至壓根就不知道大陰間是否真實存在。

而究極層次的老怪物,不僅瞭解,居然洞徹昔日的各種規矩。

“呵,老家夥,你可真蒼老,活的歲月很久遠,但是,也快熬到頭了吧?”妖妖身後,來自大陰間的老者開口,依舊笑眯眯,呲着黃板牙。

沅族的究極強者,當年神話中的神話,聞言臉色不愉,他很想說,你自己都老到直不起腰了,有什麼資格揶揄我?

當然,他知道,對方是在恫嚇他,威脅他呢!

來自大陰間的老者再次開口,不急不緩,道:“規矩有前提,若是別人進攻我等,我們是可以反擊的,你要不要試試?!”

這很強勢,要立威嗎?

沅族什麼地位?陽間的絕頂家族,底蘊深厚,更是疑似投效世外的生靈了,現階段便是佛族、道族等都不敢輕易招惹。

妖妖並不知道沅族與她的關係,根本不知道其玄祖羽尚究竟經歷了怎樣的人生悲劇,不然的話,眼下絕不可能善了。

至於沅族的老怪物,也不清楚眼前這個天賦絕世的女子出身如何,還不知曉彼此間有大因果!

妖妖充耳不聞,壓根就沒有理會沅族的老怪物,向前走去。

“你要做什麼?”三位輪迴狩獵者都舉起了手中的長刀,赤紅的刀體閃爍冷冽的光芒,帶着妖異的輪迴能量。

妖妖不答,依舊向前走。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一位大能率先發動攻擊,另外兩位大能不得不跟進,全力劈出手中的長刀。

“砰砰砰!”

毫無懸念,妖妖雙袖如白色閃電,向虛空中揮斬了出去,抽碎三口輪迴刀,在密密麻麻的符文中,將三位大能打崩。

全滅!

輪迴狩獵者沒有一個活下來,都被格殺在此地。

先有楚風,後有妖妖,當衆擊殺輪迴組織的強者,一個都不放過,着實震動了外界,引發巨大的波瀾。

自古至今,有誰敢違逆他們?

最起碼明面上沒有,便是當年的大黑手黎龘不忿,也是暗地裏下黑手,將幾位輪迴狩獵者給拍死了。

現在,有人當着全天下人的面,就這麼格殺,全滅他們!

“你們可真敢動手,心不是一般的大啊。”沅族的老怪物開口,雙目深邃,並沒有出手阻止,但似乎不看好大陰間的一行人,頗有些有些看戲的姿態。

大陰間的老者一點也不慣着他,直截了當,當面就呵斥,道:“無知,不懂就不要亂開口!不要覺得你沅族根子深,超脫諸天,有老不死的投靠在世外,就覺得穩妥了。這局勢風雲變幻,到頭來還不定是誰死呢!”

人們動容,這是大陰間來客?他居然知道沅族,更瞭解該族投靠諸天之外了!

所有人都吃驚,不禁心驚肉跳,沅族果然反了,與詭異以及不祥背後的生物勾結在一起了嗎?!

一剎那,許多人意識到,大陰間的人多半也接觸過世外的生物,甚至見到過上蒼的生靈,不然他們怎麼知道沅族反了?

沅族的老怪物聲色俱厲,道:“你不要誤導同道,這等若在血口噴人,我沅族正大光明,不曾出賣過陽間利益,只爲救人,世外可不只一股勢力!”

在場的強者都沒有人開口,未曾輕易表態。

因爲,沅族究竟投靠了誰,現在還不好說,也只能猜測投敵而已。

畢竟,到目前爲止,除卻主祭者外,還有三件帝器背後的生靈,若是沅族投效後者,那還真不好說什麼。

因爲,三件帝器背後的人,現在傳下法旨,似乎給了陽間一線生機!

除卻這兩大對立的勢力外,還有一個至高生物,就是那位揚言踩着帝骨、要從上蒼之上歸來的生靈!

當下,可謂天機混亂,誰是敵人,誰是來自域外的最強災難,都很難說清呢。

“你真以爲,我們大陰間怕輪迴狩獵者嗎?別人不知道他們的底細,我們可是瞭解幾分的,試問這麼多年,路盡頭的生物可曾敢派狩獵者進入我界?”

老者淡淡地開口,相當的鎮定。

這種話讓人們大吃一驚,不要說陽間各地,就是在場的究極老怪物都動容,都震驚,輪迴手裏者不敢進入大陰間?

實在有些不可想象!

這是真的嗎,當中有什麼隱情?

唯有幾位墮落真仙震撼,心緒波動劇烈,他們隱約間猜測到了什麼,難道事關女帝,與她有干係?

曾經的墮落仙王族,修的是天帝法,只是後來舉族被污染了,被侵蝕了,全部墮落。

如今的他們黑暗真身在深淵,寄託出的美好願景在外面,一體兩面。

此時,墮落真仙中有人忍着動盪的心緒,嚮往朝霞燦爛的那一面,漸漸盛烈,要瞭解真相。

他們是有些懷疑的,一直有猜測,女帝走的可能是大陰間的那條路!

“女帝的法在那裏,她人呢,究竟在何方?”一位墮落真仙低聲道。

說是女帝的法,其實三位天帝彼此的道相通,都早已掌握對方的路,留下的傳承就代表了天帝正統。

“像是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要發生,有些塵封的真相要揭開。”

突然,有淡漠的聲音傳來,成片的時光粒子飛舞,有一個人古銅色皮膚,赤裸着一個肩頭,向這邊而來。

他踏着時光,踩着光陰符文,宛若一個尊皇者,非常威嚴,氣息恐怖滔天。

他從遠方而至,瞬間劃破了空間的束縛,像是時間長河中的逆行者,一息間就可達大道彼岸。

老古看到此人後,直接脖子,忍不住就想向後退。

這是誰?武皇,一個狂人,他真身降臨到此!

這不是武瘋子的瘦小枯乾的老年狀態,而是他年富力強時、血氣如海的中年狀態,身材挺拔,黑髮披散,眼神如刀,很是狂野。

尤其是那種強大的氣息,震懾住許多人,縱然同爲究極生靈的老怪物都在忌憚!

這個時候,陽間邊荒區域,楚風當初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姬族部落,其所在區域散發朦朧的光。

如今這裏早已不同了,神廟仙子覺醒前世,強大之極,演繹地上天國,找回了前生的至強力量。

楚風的熟人——冬青,雖然依舊水桶腰,宛若男子,甕聲甕氣,但是也有些不同了,氣息很強。

此時,冬青正在開口,道:“小姐,兩界戰場那裏傳來女帝的消息,我們要走上一趟嗎?”

“自然要去一趟!”神廟仙子開口,也要親臨現場。

除了她們之外,有些名山也在搖動,不止一座,有些難以想象的存在,終於是要出世了,都要前往兩界戰場!

風雲聚焦兩界戰場,各方矚目!

此時,尤以墮落仙王族最爲急迫,有人覺醒光明的一面,想要知道那位女帝究竟怎樣了,如今到底在何方。

因爲,從本質來說,如果有誰能夠徹底挽救他們,或許也只有女帝了!

“你說,輪迴狩獵者都不敢入大陰間,有何證據,爲什麼?”沅族的老怪物開口,看向前方。

大陰間的老者揹負雙手,掃了他一眼,道:“我有必要想你解釋嗎,你算哪顆蔥?”

當衆蔑視沅族的究竟生靈,這老家夥的不是一般的自信,讓人感慨與輕嘆,這是一條年老的猛龍!

“還請道友明示,女帝究竟去了哪裏?!”一位墮落真仙施大禮,很恭謹地請教。

“那位至高存在,或許應該就是你們所說的女帝,的確進入大陰間,也正是因爲如此,輪迴狩獵者不敢放肆,我界知道輪迴組織的部分根腳!”

“還請道友賜教!”幾位墮落真仙都施禮,越發的恭敬了,與女帝有關,此事無比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