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女帝路

兩界戰場,雖是微風輕拂,很弱,但卻有些寒冷。

碎屑自半空灑落,紛紛揚揚,那是一位大能級生物在瓦解,形體化作塵埃。

而這一切都是因爲,凌空而來的女子揚起手,大片的光雨覆蓋,將那強大的輪迴狩獵者擊散所致。

這是何等的偉力?

人們被深深的驚懾了,一個看起來明豔不可方物,空靈不似紅塵客的絕代麗人,居然如此逆天。

她翻掌間,輕易折落大能級輪迴狩獵者!

此外,人們看到了什麼?六位大能級生靈合擊,列出絕世場域,將一條模糊的輪迴路都召喚了出來,可是卻被她擊斷一截!

在轟鳴中,在兩界戰場的劇烈顫抖中,那條被霧靄籠罩的神祕古路,還在崩塌,炸開了一大段。

這實在太驚人了,在場的家族有哪一個是凡俗?

能夠來這裏的道統,敢與墮落仙王族對決的傳承,無不是貫穿漫長古史的頂級族羣,自然知曉輪迴路。

可是,現在它居然被人擊斷了一段路,實在太駭人了。

這個年輕而風華絕代的女子,看起來很有仙氣,絕麗出塵,可一旦動手卻是摧枯拉朽,簡直不可阻擋!

“時光妙術,舉世無雙,曾有無敵法之說!”

一位老怪物嘆道,他是一位究極生靈,連他都這樣的人物都推崇,可想而知此法之強絕。

事實上,從過往的戰績,以及自史前時代的各種傳說來看,時光術的確就是這麼的可怕,讓人聞之色變。

不然的話,當年武瘋子敗在黎龘手中手,何以冒死去挖開一座又一座名山,縱九死一生也要找到失傳的時光術。

武瘋子當年真的是犯了極大的兇險,須知,某些名山下鎮壓有上一個紀元,甚至更古老紀元前的莫名存在。

而他這樣做,就是想蛻變,要更強,藉時光術對抗黎龘的無敵法。

“沅族,亦有這種祕法,不過似乎是殘缺的!”這時,又一位老怪物低語。

場中,幾位輪迴狩獵者全身都死氣沉沉,很陰冷,瞳孔依舊猩紅,他們都是特殊的生物,按照壽元算早該死了。

可是,經過輪迴這個組織的強行“挽留”,這種古老的大能保住了生命,但自身卻腐爛不堪,很妖邪。

在隆隆聲中,原地餘下的五人迅速改變步法,讓那輪迴路在輕鳴,被召喚出,並沒有罷手的意思。

在後方壓陣的幾個狩獵者也開始行動,其中一人更是如厲鬼般移形換位,似幽靈般忽閃忽滅,填補了死去那人的空缺。

輪迴路雖然崩塌一角,但是卻也越發的清晰,開始真正降臨此地!

妖妖出擊後,並沒有收手的意思,既然幾人執意進攻,她怎麼可能手軟?

她若凌波仙子,又似那自遠古大湖中走來的九天玄女,看着像是輕靈而緩緩的渡來,但其實快到極致。

轟第一聲,她又是一掌拍落,光雨鋪天蓋地,全都是晶瑩的時光粒子,這種感覺給人以非常神聖的儀式感,但卻是如此的可怕,破滅一切阻擋。

在這個世間,什麼最可怕?

有些老怪物,一定會說是時光,他能磨滅強者,埋下各種至強的家族,還能葬下數不盡的紀元。

在時光中,一切都將腐朽,再偉大的存在也會凋零,最終如塵埃般散去。

沒有什麼可以永遠,無論是卑微的蟻蟲,還是至強的終極生物,在時光中都是平等的,最後皆難逃煙消雲散。

許多人驚悚,即便相隔很遠,也都忍不住倒退,生怕被那時間粒子掃中,沒有人願意承受那種可怖的後果。

便是一些老怪物都眯着眼睛,露出異色。

這樣一個空明的絕代麗人,居然能將時光術演繹到如此境地,實在有些駭人。

相傳,這一妙術最爲難修。

不然的話,何以號稱世間最強前三甲內的無敵術?

而武瘋子的後人,訴苦難以修成,他不得已才拆解時光術,簡化成爲斬千秋這種粗陋版,楚風曾遭遇過。

砰!

這一次更爲可怕,光粒子如雲海,又若朝霞普照世間,在燦爛中,在神聖間,顯照無上偉力,讓三位大能全都在消散。

他們的身體像是海灘上的沙堡,當時光浪花拍擊而來時,全部在迅速的湮滅。

偶爾有肉身沙粒濺起,也不過是歲月中遺漏的塵埃。

時光術打來,沒有什麼可以抵擋!

連他們手中的輪迴刀都被腐蝕了,暗淡了,然後在喀嚓聲中斷裂。

那三人身體潰散,道骨瓦解,無數的顆粒飛揚,灑落在地。

轟的一聲,這世輪迴路浮現,像是一排並立的黑洞,幽邃而深遠,向着妖妖延展過來,要將她吞掉。

她避開了,沒有硬撼。

她有所感應,倏地擡頭,望向在那條模糊的古路盡頭,竟有一口硃紅的大棺,橫陳在昏暗之地!

幾位老究極,以及墮落真仙,皆在倒吸冷氣,他們的眼神何其銳利?也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

模糊的輪迴路盡頭居然有這種東西?!

在妖妖避開的剎那,另外幾位輪迴狩獵者出擊,全力以赴,要轟殺她!

妖妖一掌向前轟去,時光碎片飛舞,像是海嘯般無比的猛烈,首當其中的那個人頓時被淹沒了。

他滿身都是光,一瞬間的燦爛,像是了經歷了無數個絢麗的時代,滄海桑田,他整個人老去,風化,腐朽,而後潰滅。

時間道則實在可怕,無物不殺,這樣一位頂尖大能都擋不住妖妖一擊!

顯然,妖妖動用時光術,自身的消耗也很大,擊潰這位大能後,她曾短暫的凝滯,沒有一鼓作氣的橫掃過去。

剩下的兩位大能,瞳孔中綻放駭人的血光,猛烈攻擊。

其中一人手持輪迴刀,從正面向前立劈了過去。

還有一人,擎着暗紅色澤的長刀,挾濃郁的輪迴之力,自背後斬向妖妖。

兩位大能全力以赴的出擊,密密麻麻的大道符文閃爍,交織,天地都在轟鳴!

此外,剩餘的幾位輪迴狩獵者也準備多時了,也要祭出殺手鐗。

此刻,妖妖沒有施展時光術,而且這一次屹立在半空中,並未躲避,而是很直接的硬撼那自正前方與背後同時攻來的對手。

她身體微側,右手潔白,捏拳印,朝着前方打去,頓時爆發出璀璨的道紋,拳印宏大如蒼天壓落。

這根本不像是一個女子所爲,一剎那間的氣勢,竟是如此的氣吞山河,大氣磅礴,擋無可擋。

轟的一聲,她的拳印砸的輪迴刀崩碎,並且將那位大能打的爆開,在前方直接化成一片血霧。

與此同時,她側身時,另一手也在動,宛若天刀般豎起,向後方劈去。

喀嚓一聲,號稱堅固而歹毒的輪迴刀四分五裂,被她徒手擊斷,並且她潔白的掌印割裂虛空。

噗的一聲,她身後那位大能也瓦解了,被她的掌刀綻放的符文剖開,在半空中形神皆崩散。

徒手打碎兩口輪迴刀,並且強勢絕倫的轟殺那兩位大能級輪迴狩獵者,妖妖這種戰力着實鎮住所有人。

這一次,共來了十三位大能,這樣的輪迴狩獵者實力恐怖,可是現在只剩下了三人,餘者盡在頃刻間被妖妖格殺。

如此戰績讓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心中波瀾滔天。

怎一個強勢了得?她凌空而立,衣裙潔白,不染塵埃,不沾血跡,看起來像是超脫在世外。

可是,正是這樣一個出塵的女子,卻連殺十位大能,震驚了所有人,讓陽間界各地都劇震,熱議起來。

這可怕的過分,她竟有這種戰力!

“多少年了,已經沒有什麼生物,敢與我輪迴組織爭雄,你肆無忌憚,惹下了大禍!”

難得的是,輪迴狩獵者居然開口了,說出這種話語,而不再是如先前那般冷厲以及緘默其口。

平日間,他們一向是冷漠的,真要去殺誰,要去狩獵誰,怎麼會說這種話,直接下死手就是了!

今日,剩下的三位大能顯然發怵了,忌憚了,不想枉死,竟開口拖延時間,這是怕了嗎?!

所有人都吃驚,這個雪衣如仙的女子,竟殺到輪迴狩獵者心顫,不敢直接對抗了?多少年未有這種事了!

“可笑,你們要殺楚風,我不允許,又妄敢對我動手,自己嫌命長!”妖妖開口。

一席話而已,讓遠處的老古直咧嘴,很不是滋味,他忍不住低語道:“楚風那鈞馱羔子,說我是啃哥族,他自己才是啃姐族!”

旁邊,來自大陰間的那位老者笑眯眯,呲着一嘴黃板牙,看向老古,頓時讓他閉嘴,老老實實了。

“怎麼會這麼強?!”

遠處,連老怪物都有人在輕語,認爲妖妖根本沒有達到究極領域,可是一身戰力爲何這般的強大?帶着輪迴能量以及符文的長刀,竟切不開她的形體!

他怎知,妖妖經歷過什麼?

在大淵中,被古老而蓋世的大宇級生靈的能量輻射漫長歲月,其肉身都不腐爛、不潰滅的天縱女子,怎能不強?

經歷那種慘烈,其肉身被濃郁的究極氣息輻射,磨礪,常年熬煉,始終不死,怎一個逆天了得!

所以,她即便是徒手,也能打碎輪迴刀,碾殺大能,其形體儼然就是先天仙胎,承載道則,看起來嬌柔美麗聖潔,卻是堅固不滅。

此時,有生靈比陽間的究極老怪物還要心緒起伏劇烈,正是幾位墮落真仙。

他們是何等的實力,且修有天帝留下的祕法,極其的恐怖,第一時間就有了懷疑,認爲妖妖參悟了墮落仙王族的前身之法。

“她動用了兵字訣,還施展了關於時光的祕術,這……絕對都是天帝所留,而且是最爲純淨的正統!”

一位墮落真仙神色凝重,在那裏低語。

“的確是沒有失傳分毫的正統!究竟是哪位天帝所留?”另一位墮落真仙亦動容。

“我想我知道,應是女帝所留的法,這難道是她……隔世的的唯一傳人?”一位墮落真仙說出後,其瞳孔急驟收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