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仙后

一拳而已,她居然轟殺一位大能!

所有這些都是因爲,妖妖輕靈揮動潔白的拳頭,便漫天都是道紋,看起來像是密密麻麻的閃電般,將那位強大的輪迴狩獵者覆蓋,瞬間撕裂!

這位大能屍骨無存,血霧在漫天的道紋中潰散,剎那消失,這個強大的生靈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四野,鴉雀無聲。

兩界戰場,妖妖冰肌玉骨,衣裙獵獵,青絲飛揚,空靈出塵。

她笑時很燦爛,讓天地都共輝映,明亮起來,可一旦出手時卻也很冷,雖爲一女子,但行事果斷。

現在的她稱得上冷豔,強大,這種風姿與戰力,在兩界戰場諸強面前格外的出衆,若清冷的的戰仙臨塵。

一拳斃大能,怎一個超凡了得,莫要說年輕一輩,就是各族的名宿以及活了無數各時代的老怪物都瞳孔收縮,這個女子在戰鬥領域中太驚豔了!

老怪物洞徹真相,這個女子雖然在輕靈的揮拳,但是霸道絕倫,最爲重要的是沒有浪費一絲能量,妙到毫巔。

拳光綻放時,道紋漫天,如閃電傾瀉,其實是在溝通陽間規則,引天地大勢絞殺那位大能,同時也在直襲大能凝聚的大道碎片,從內部將其形體瓦解。

道紋如熾光,似燦爛朝霞,看起來很美,結果內外共振,頃刻間斃掉自輪迴路中走出的古老而強大的生物。

鏘!鏘!

輪迴刀出鞘的聲音發出,兩個形體枯槁,頭上稀疏黃髮散亂的大能,各自抽出揹負的暗紅色長刀!

這是制式兵器,一模一樣,但是等階極高,斬中敵人的話,直接令敵手化成一灘膿血,連轉世輪迴都不可行。

這是一種極爲歹毒的兵器,外界不可見,刀鋒經過輪迴能量的加持,閃爍着詭異的光束。

“你們也要出手?”

妖妖光滑柔順的髮絲飄舞,自身空明如仙,美目深邃,肌膚雪白晶瑩,聲音略帶磁性,如天籟之音。

可是,她卻也露出了殺機,有些冷冽的氣息在那裏釋放,若廣寒冷月當空。

第一時間拔刀相對的兩位輪迴狩獵者,絕非一般的混元級生物,而是真正的大字輩,若非皮包骨頭,在漫長光陰中耗掉了過多的生機,恐怕有成爲大能中恆字輩的可能。

在他們的背後,其他大能也都瞳孔射出赤芒,準備動手。

有六人在排列,腳下踏出奇異的步法,發生奇詭的事,竟讓模糊的輪迴路浮現,在牽引莫大的能量!

哧!哧!

爲首的兩人,也就是拔刀的兩位大混元級強者先動了,人形身體帶着腐朽的氣息,皮包骨頭,揹負一對腐爛的羽翼,拍打着,比閃電還要快,讓虛空炸開,身後蘑菇雲成片,向着妖妖撲殺過去。

他們手持輪迴刀,此時發出冷冽的光束,刀氣萬重,淹沒了天地,實在太恐怖了,輪迴力鋪天蓋地!

此時,連墮落仙王族的人都變色,大能當中的佼佼者,真正的絕頂大混元級生物,全都瞳孔收縮。

因爲,來自輪迴路的兩個狩獵者實在太強了,刀光覆蓋四野,天上地下一切都暗淡了,唯有兩口刀成爲永恆,殺向前方的清麗女子。

他們的腐爛羽翼,道紋密密麻麻,爲自身加持,傾盡一身的能量都灌注在刀體上,像是可以斬破不朽,長存古今未來間。

妖妖凌空,衣袂飄舞,她並未前衝,而是在原地施展祕術,素手劃過虛空,潔白中帶着點點光暈,居然使空在剎那紊亂!

鏘!鏘!鏘!

天地間,發出可怕的拔刀音,四面八方彷彿都有人都在出刀,朦朧間可見,在虛空中走出一位又一位身影,都在拔刀,很模糊,但也可怕,刀氣如海,向着兩位輪迴狩獵者立劈過去!

“嗯?!”

正在振翅、比閃電還快的兩位狩獵者,身體繃緊,頭皮都要炸開了,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迅速停駐身形,止住步法。

從迅猛如雷霆,到寂靜下來,都是在他們一念間完成的。

兩人擎着長刀,背靠背站在一起,對着四方的影影綽綽的身影,面對無數劈來的刀光與大道碎片,兩人感覺身體都要炸開了,竟要被絞殺?!

那是什麼祕法?各族強者都吃驚。

鏘!鏘!

最爲詭異的是,兩個大混元級生物中的長刀竟也在共振,並突然間變向,向着他們自己斬去!

無比恐怖的事發生了,這種趨勢不可逆轉,兩刀如虹,赤色如血,居然斬在他們自己的脖子上。

噗!噗!

殷紅的長刀如血般,落在兩位強者頸項上,直接割落他們的頭顱,太鋒銳了,也太妖邪了,兩人宛若在自絕。

這是大能級的輪迴刀,雖然屬於制式兵器,但卻是世間最歹毒的幾種兵器之一,讓他們下場悽慘。

兩位大能剎那化成兩灘血跡,連魂光都沒有逃脫,溶解了,在殷紅的血色中歸於虛無,瞬間死去。

他們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而這一切都是電光石火間發生的,快到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兩個拍動腐爛羽翼殺向妖妖的大能就殞落了。

太快了!

墮落仙王族陣營內,有幾名真仙瞳孔內浮現深淵,竟伴着星空炸開的畫面,更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現,演繹某種法,類似妖妖剛纔雙手划動的軌跡。

“兵字訣!”

一位墮落真仙低呼,很震驚,這是他們墮落族中都少有人涉足的領域,號稱可掌天下各族兵器,但此路幾乎斷了。

此術是天帝留下的傳承,被推演到了極致,只是後來仙族整體黑化,舊路難走,有些法變異,很難練成。

現在,有人居然完美的施展出墮落仙王族的不世祕法,怎不讓他們吃驚?

幾位墮落真仙都神色劇變,心緒起伏,此女竟修成墮落仙王族的法,實在太驚人了!

兩柄長刀落地,依舊閃動妖異的紅光,撞在山石上發出的聲音有些刺耳,讓所有人都回過神來。

就這樣斬殺了兩位大混元級的狩獵者?!

而她卻沒有離開原地,依舊懸浮在半空中,衣袂展動,青絲飛揚,整個人空明而有仙韻,凌空而立。

這一刻,各方都被鎮住了,包括來自輪迴路的狩獵者!

後方,有六位散發腐朽氣息的大能,都已經站好方位,動用可以合擊的某種場域,讓模糊的輪迴路都浮現了出來,結果卻沒敢妄動。

老古眼睛都直了,這是誰啊,楚風的故人?太強悍了。

那兩位死去的狩獵者可是與老古同級數的大混元級生物,說殺就殺了,而且像是讓那兩人自絕般,死的詭異而迅疾。

老古暗呼,太強大,太可怕了。

一時間,老古滿臉燦爛,笑的像是春天裏的山花,主動打招呼,快速套近乎。

而且,他不僅自來熟,還想讓周曦幫着介紹。

“我老古,名叫古塵海!”

讓老古很滿意的是,當提及自己的姓名後,無論是妖妖,還是與同行的人都對他行注目禮,目光整齊劃一,都落在他身上了。

老古頓時感覺很有面子,這才一通報姓名,居然就被大陰間的人這樣重視,所有人都看來。

他挺胸擡頭,呲着牙,笑容越發朝氣蓬勃,滿臉都像是在發光。

“你姓古?”來自大陰間的那位老者露出異色問道。

“是啊,我老古很有名氣嗎?”老古笑的開懷。

老者對老古咧嘴一笑,露出發黃的大板牙,笑的也很開心。

老古笑容未減,但是心中卻很嫌棄,暗自鄙夷,一個糟老頭子沒事兒對我笑什麼?

我懶得搭理你,老古腹誹,沒看我在與空中那個天仙般的女子對話嗎?你個老梆子沒事笑毛!

老者呲牙,笑眯眯,然後砰的一聲,直接就給老古的鼻樑來了一拳,力道恰到好處,不重不輕,鼻血四濺!

老古嗷的一聲就叫了出來,真他麼痛啊,他壓根就沒防備,這老貨會給他來一下,結果遭捶了。

“老梆子,老怪物,老東西,我怎麼着你了,搶你媳婦,還是毆打你閨女了,爲什麼襲擊我?”老古憤懣。

他倒是沒動手,因爲,早已看出來了,真打不過人家,怎麼看這老傢伙都像是個究極層次的生靈。

“咳,大陰間出口那裏,有個躺在棺材裏的人讓我們打姓古的。”老者呲着黃牙告知,那笑眯眯的樣子,讓老古想吐血。

當然,得知真相後他更是想一頭撞向大陰州,討個說法,絕對是他大哥的黑貨,這是在借別人之手教訓他呢!

然後,砰砰兩聲,老古的眼窩子變成青紫色了,又捱了那老怪物兩拳,痛的他嗷的一聲慘叫,但卻沒脾氣,怎麼辦,打回去嗎?還是說,現在他去找黎龘算賬?根本打不過!

此時,沒人爲老古伸冤,事實上除卻大陰間一行人外,沒什麼人關注他,所有都在盯着妖妖。

比如龍大宇,現在他一臉迷茫,盯着妖妖,而後皺着眉頭苦思,喃喃:“爲什麼,看起來這麼熟悉,似曾相識,我以前認識她?!”

“帝姿!”亞仙族內,三族長慨嘆,這要是他們這一族的女兒多好。

爲什麼今天一而再的見到妖孽,先有楚風,後有這個女子,讓亞仙族這位三族長心中很不平衡,神魂起伏。

陽間各地,許多人都在通過晶壁觀戰,看到了這一幕,全都震撼無比。

“這是誰,太驚人了,擡手間就可以殺大能,輕鬆而從容,看她似乎也不是大宇層次的生靈,怎麼會如此強大?”

無數人都大受觸動,嘆於那個女子的手段實在厲害。

“都傻了吧,被這女人的戰績驚住了吧?據我瞭解,這女人在另一片宇宙中有星空下第一之美譽,資質高的嚇人。”

“你知道她是誰?”

“當然,這女人遠比你們想象的天縱非凡,名妖妖,當年還沒成長起來呢,可是卻曾跨境殺過太武天尊的道身,那一戰,當真是光輝燦爛照星海,兩者差了幾個境界呢!”

有人質疑他,爲什麼瞭解這麼清楚。

“我去過小陰間,自然知道那一戰,武皇的徒孫太武被人殺道身後,那個女子也墜落下大淵,想不到時隔多年,她居然自大陰間而來。”

當初,太武、渾弈等四大天尊的門下共赴小陰間,尋找陽間遺失的幾件至寶,的確有部分進化者瞭解那些舊事。

那個人說出部分真相。

事實上,正是那一役成就了今天的妖妖,她何以崛起?與大淵有莫大的關係!

原本她的肉身就在上古失落在大淵,被滋養無數歲月,直到殘靈與肉身相合,在那裏決戰太武。

最後,她沉下深淵,很多年都未出現,沒有人知道她都經歷了什麼。

那下方,有活着的大宇層次的生物,那種輻射不可想象,而妖妖的肉身早年就在那裏被照耀,竟然不死不腐,這實在逆天,頑強掙扎下來後,便是一種不可想象的積澱!

也正是因爲如此,她靈識復歸後,不斷突破,再加上她原本就天賦絕世,本就爲昔日寰宇第一,真身完滿後,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她的進步。

就更用不說,她進入大陰間後,參悟三條進化路的法,其路璀璨!

“這女人太厲害了,將來未嘗不會是一代仙后!”有人嘆道。

昔日的一些情況皆浮現了出來,在陽間各地引發熱議。

“這是要逆天嗎,楚風從小間而來,這個女子從大陰間而至,本是一地的舊識,這是要在陽間匯合嗎?”剛纔在那裏說去過小陰間、瞭解大淵一戰的進化者慨嘆。

“你還敢說你去過小陰間,等着吧,楚風魔頭保準打死你!”

因爲,當年去過小陰間的人,幾乎都是四大天尊的門下,算的上是楚風的仇敵。

“切,我怕那人販子?他知道我是誰啊!”

“你不就是渾弈天尊的弟子嗎?我認識你,好像叫什麼陸仁!”

“慘了,道友不要說了,再見,就此再也不見!”

那個人跑了,消失無蹤。

當然,也並非所有人都在關注這件事。

比如羽尚天尊,是妖妖真正的親人,可現在正在田園中過着幽靜的生活,與世無爭。

每日間,鈞馱都會爲他講關於妖妖的事。

羽尚又是歡喜又是憂,他的三位兒女都死了,全被沅族謀害,有後人流落在小陰間,算是他僅有的血脈了。

他擔心妖妖的生死,無比渴望能夠見到那個不知道是第幾代的孫女,他還不知道此時妖妖來了,並且已經威震陽間!

紫鸞採摘了一籃子桑葚,回到小院中,安慰道:“老爺子,別擔心,妖妖姐福大命大,不會出事兒。早年上古時,她在就被認爲殞落了,結果還不是在當世出現,並在大淵找到肉身,雖然沉墜下去,但是,我想不會有事兒,反而會煥發生機,更加燦爛。說不定她已經在來陽間的路上,甚至到了!”

“是嗎,那我要努力的活着,一定要等到她出現!”羽尚滿臉都是笑容。

“您這都要進軍大能領域了,壽元必然會提升一大截,自然能等到那一天!”鈞馱拍馬屁。

不久前,他被楚風那魔頭抓住,差點嚇死,能夠活下來自然是拍羽尚馬屁,天天講妖妖的事,所以在這裏格外的恭敬,滿臉都是笑。

兩界戰場,輪迴狩獵者終究是不甘心失敗,他們都是活了很漫長歲月的特殊生物,無懼生死。

此時,那六名想要合擊、排列出特殊場域的大能,紛紛舉起長刀,並有一條模糊的輪迴路浮現在他們的身前,在釋放不可想象的能量!

這是輪迴狩獵者的殺手鐗之一!

此時,妖妖也主動出擊了,凌空而渡,周身都被朦朧的光籠罩,此時她仙姿玉骨,睥睨所有敵對大能!

轟!

她揮動右臂,一時間,無數的光束飛出,大片的光雨灑落,像是羽化飛仙,格外的絢麗。

但是,結果卻也是可怕的,那是什麼?光雨如海,從星星點點,到無窮的傾瀉,將前方的古路淹沒。

砰的一聲,那條模糊的輪迴路斷裂一截!

至於那六位揮刀的大能,也都身體搖動,幾乎橫飛出去,其中一人首當其中,被光雨覆蓋了。

一剎那,他像是被剝脫了一個紀元的壽命,整個人乾枯了,腐朽了,而後四分五裂,沒有血液,只有塵埃。

當他倒下去時,居然化成塵埃!

一擊而已,竟能如此,仿若時光悠悠,千古流逝,滄海桑田,一息間像是經歷億萬年那麼久遠。

……

陽間,極北之地。

武瘋子倏地睜開眼睛,道:“似乎有時間道則綻放,可以讓我的時光術進一步蛻變。”

他說話間,周身都是光雨,時間碎片紛飛,他踏着光波,然後出世了!

在武皇出動,並祭出時光術時,陽間某一座名山也在輕顫,出現一道裂縫,有生物復甦,有古老的聲音傳出。

“我沉眠時,有人進山,挖我腐爛的時光經卷,現在……又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