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妖妖

堵門之棺中的人誰?自然是黎龘。

他自從在史前時代出事兒後,就一直蟄伏在這裏,溫養與熬煉真身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無數個時代以來,他坐看天下風雲起,其肉身從未出去過。

此時,他看向自大陰間而來的女子,的確露出異色,讓他這種人都會關注,都有些在意,足以說明女子的超凡,極其驚豔。

黎龘開口,道:“以花粉進化路爲主要根基,修墮落仙王族的前身之法,再結合大陰間那條曾被證明很強但卻罕有人可以走到頭的斷路,這樣融合,找到了一個平衡點,若是能走通的話,確實絕豔。唔,很是了不起,有意思,難怪這麼的不凡。”

黎三龍在點頭,能夠被他連聲稱讚,絕對是可以轟動世間的,可惜陽間各族沒有人在此,不曾聽到這種讚譽。

其實,黎龘所說的本質,也就是妖妖進化的真相,這才是驚人的,震世的,也是無比可怕的,如果傳出去的話,絕對會引發大風暴,是一場滔天波瀾。

她以花粉進化路爲根基也就罷了,居然敢修墮落仙王族的前身法,這就太驚人了!

須知,這條路已經被認爲斷了,早成共識,沒有人能敢再修,因爲一旦涉足就會被污染,發生最爲可怖的異變。

墮落仙王族何以來?

他們本爲仙族,就是因爲修煉了這種法,從而墮落了,所以被諸天改了名字,有了那兩個字作爲前綴。

不過,這條路的確恐怖,曾是天帝法,至高生靈傳下的道統無比驚人!

在妖妖的身邊,那個老者驚異,看向石棺,他真是沒有想到有人可以一眼就看出少女的根基與底蘊。

“很強!”老者盯着石棺,露出極其凝重之色。

丰姿絕世的女子,此時嘴角微翹,無比的明媚,剛纔的冷豔氣質瞬間變了,她微微一笑,道:“以不同進化文明的大道鏈鎖棺,滋養己身,了不起,前輩氣吞天下,要走的路很驚人。”

“你才到這裏,就能出這麼多東西,難怪可以融合大陰間的道路與墮落仙王族的法,果然不簡單。”黎龘點頭。

然後,他就不說什麼了,直接讓開道路。

石棺輕顫,轟鳴,大道神音震耳,那是鎖住石罐的不同進化文明的大道鏈在抖動,在發出顫音。

道路出現,連着陽間的門戶,迅速開啓,頓時各種電弧閃爍,大道碎片飛舞,向着陰州迸射,同時有無量的陰氣灌過去了。

“多謝,告辭!”

一行人走過這裏,正式進入陽間!

此時,老古還在心中狂呼呢,不斷唸叨黎龘之名,這就是所謂的不想不念的反向操作,讓他警醒,小心不要被敵襲。

再怎麼啃哥與坑兄長,老古也不能真害人,所以他擔心了,焦慮了,不斷的唸叨,提醒黎黑手注意。

可是,黎龘早就知道了,他現在何等的神通廣大,持他信物,唸叨一次就能被他洞徹真相。

所以,現在的黎龘等於被不斷騷擾,連他這種深沉與心黑的人都受不了,有些煩躁了。

“這見鬼的小古,吃裏扒外,竟給我惹麻煩,真想一把捏死算了。”

然後,他就喚住了大陰間一行人。

老者最爲警惕,因爲,對黎龘無比忌憚,怕他鬧幺蛾子。

“嗯,各位,我有個不情之請。”黎龘開口。

“何事?”妖妖驚訝,停下腳步,看向堵門之棺。

“你們要去陽間界壁處觀戰,嗯,在那裏見到姓古的就打,保證沒錯!”

不過,黎龘又補充了一句,打一頓就好,不要打壞了,皮肉之苦即可。

一行人都無語,這種層次的生靈有求於人,還以爲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慘案呢,結果就是幫他打人?!

大陰間一羣人無語,離開此地。

石棺中黎龘自語:“連老子的黑歷史也敢向外抖?就是我親兄弟也得打個半死!”

然後,他目光幽幽,道:“那批僞神,所謂的輪迴狩獵者的後臺與高層,若是敢來這裏清算我,等吾的真身在棺中結繭完成蛻變,一個個都打爆你們。就是不來找我,吾也保證對你們下黑磚,全拍殘!真以爲我說的是假話?吾顯化出去的都只是執念,腐爛的肉身一直在此,從來沒出動過呢。嗯,如今身體復甦,新鮮若初生,如那先天神聖般瀰漫出清香,快成功了!”

無人聽到,若是武瘋子、泰恆等人知曉,一定會驚悚,黎黑手當日所言爲真?是他執念太多,所以分出去一縷又一縷,出動的壓根就不是真身?!

……

大陰間一行人,走出那道門不久,當包裹在身體外的陰氣越來越稀薄後,他們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熾熱,宛若要焚燒。

爲首的女子周身晶瑩,主動引陽間之氣附着在身體上,深呼吸,感受這片全新的天地,竟露出迷醉之色。

她風華絕代,此時在一片全新的大世界中,體驗到了不同的大道,在仔細的聆聽道音,感受與參悟。

一瞬間,她竟開始頓悟,周身都是道紋,有火光跳動,像是要焚燒了,可是最終卻成爲了洗禮之火!

這種天資,這種根骨,實在是讓人無話可說。

在她的身邊,老者也還好,體內騰起大陰間的氣息,與這片天地的能量交融,共鳴起來。

不過,其他人就不容樂觀了,有些人可以抵住,保證無恙,可是稍弱的一些人宛若被三昧真火灼燒。

“這是就真正的花粉路的本源地嗎?”妖妖輕語,美麗絕倫的面孔上寫滿了驚訝,她看到了許多光粒子,星星點點,漂浮在這片世間,被她接引而來。

她在頓悟的剎那,居然看到了這天地間的模糊本質!

“如果有人堅持不住就回去吧。”老者開口,告訴身後的人不要勉強。

不過沒有人退卻,離開大陰間,就此行走各界,這是一樁大機緣,爲的就是體會不同的大道路。

一行人再次上路。

而且,他們越來越快。

早先一行人在地面上行走,也只是爲了過度,畢竟到了一片嶄新的天地,與大陰間完全不同的灼熱大道世界,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轟!

確定座標,最後,他們開啓了空間通道,徑直貫穿混沌霧,趕到了兩界戰場,抵達界壁前。

大陰間的人,除卻妖妖與老者自身驚豔以及足夠強大,已經與陽間的道紋共鳴,讓自身得到洗禮外,其他人都還暴露着濃郁的冷冽氣息呢,讓陽間許多名宿震驚。

“這麼濃郁的陰氣,還有這種隱隱與陽間相對立的本源,這該不會是……大陰間的生靈吧?!”

有老怪物倒吸冷氣並低語,第一時間就想到這些。

現在,諸天都要亂了,各界都在備戰,有可能會發生諸世界大混戰,陽間的老怪物自然有各種聯想與猜測。

大陰間的一行人到來後,頓時成爲焦點,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注視。

尤其是那爲首的女子,凌空而立,長裙獵獵,風姿絕世,實在太驚豔,讓人想不注意都不行,她有擁有一張精緻而無暇的面孔,美麗的有些不真實。

最爲關鍵的是,她的進化路似乎很特殊,讓墮落仙王族都有些想親近,讓陽間的人也有些誤認爲是自己這條道路上的人。

“仙姿玉骨,風華絕代,這是誰家的傳人,我怎麼感覺,她比老怪我都不弱,似乎極其超凡,相當的驚豔。”

一位名宿吃驚,在那裏低語,很是懷疑自己感覺錯了。

這一刻,戰場邊緣的映無敵徹底傻眼,他怎麼可能不認識妖妖?對於這傳說中的人,小陰間宇宙自古至今被公認的第一天才,他自然清楚,而且見到過。

她竟然來了,而且是從大陰間而至?映無敵聽到了老怪物的低語猜測,頓時震撼。

“天啊,這個神仙姐姐她還活着,再次……出現了!”亞仙族內,映曉曉震驚。

映謫仙也吃驚,第一次動容。

三族長露出訝色,忍不住問道:“她是誰?”

“曾經的一個神話。”映曉曉在發怔中迴應,有些忘記分寸,道:“我估計給她時間,她能夠將咱們族中的老祖,還有老怪物們,全都掀翻,都可以打死。”

映曉曉沒心沒肺地說道,頓時讓三族長的臉色當即就黑了,這死孩子,怎麼說話呢!?

陽間某一地,昔日的東北虎,如今的東大虎通過晶壁映照,看到了兩界交戰之地的景物,頓時情緒起伏劇烈。

一時間,他熱淚盈眶,鼻子發酸。

當年,他們都被太武殺死,妖妖趕到後,在大淵前血戰,力拼太武,殺到自身永墮大淵深處,再也見不到,從此世上無妖妖。

這些都是東大虎在陽間聽楚風說的,因爲,後面的一戰他沒能親眼目睹。

從楚風的失落、心傷的回憶中,東大虎早已對那一役全部瞭解。

妖妖那時也算是爲他們報仇了,在一個有天花板壓制的宇宙中,她生生斬掉太武被禁錮到同層的道身,這是怎樣一個蓋代驚豔了得?

那種無敵的戰績,當真是震古爍今!

畢竟,再怎麼說,太武也是天尊,哪怕被壓制了道行與修爲,可是眼光與戰鬥經驗等擺在那裏,理應不敗,先天無敵。

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太武被殺了石胎道身!

最終,太武惱羞成怒,不計代價,動用祕法,恢復天尊層次的能量,結果卻被拖進大淵,道體慘死。

這些都是東大虎聽楚風說的,雖然沒有親眼目睹,可是聽罷後,他宛若身臨其境,熱血澎湃,這位姐姐太厲害了,簡直逆天了,等於爲他們復仇了。

妖妖的到來,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周曦小嘴張成“O”形,被驚到了,還以爲是永別,離開小陰間後再也見不到這個女子,不曾想她來了,真是從大陰間而至嗎?

少女曦有些糾結,在她看來,妖妖是神話般的女子,給她壓力好大。

不是說妖妖的氣場大,而是當年,少女曦對上這個女子就非常頭疼。

對方美麗的無話可說,絕豔,可是,性格卻也那麼的“頑劣”,她當初都曾被妖妖調戲過。

昔日,妖妖只有殘魂,確切的說是殘碎執念,曾經附體楚風,與周曦切磋,爲了得到陽間法,不斷刺激少女曦,捏她的鼻子,甚至打她屁股,簡直是……魔道仙子。

在周曦看來,妖妖燦爛而明媚,遊戲紅塵,可也驚豔又頑劣,給她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

甚至,最後妖妖還附體她,與她共用一身,以陽間之體淬鍊其殘魂,或許應該稱之爲殘碎神識。

那只是一道執念,妖妖在上古經歷了太多的磨難,能夠遺存下來點點生機,簡直就是神蹟。

連周曦都惋惜,妖妖耽擱了太長的時間,如果給她歲月,給她完好的身體,說不定她可以無視小陰間的境界天花板壓制,可以逆天打破那一宇宙的至強禁錮,突破到某種不可想象的生命層次。

現在,妖妖有了真正的肉身?周曦看出來了!

她喜悅,激動,同時也有些頭疼,但還是喊了一聲:“妖妖姐!”

妖妖回眸,來到這裏後她一直是冷豔的氣質,看到周曦後,她有些疑惑,而後很快她像是回想起某些記憶。

顯然,如今的妖妖還是存在一些狀況呢。

但是,這並不能影響很大,她回思後,瞬間就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時間讓這片天地都跟着明媚起來。

她一笑傾城,燦爛若朝霞,氣質轉變的太快了。

“小曦!”她喊道。

這個稱呼讓少女曦開心,同時也有些緊張,這位神仙姐姐該不會又要搞事情吧?

然後,周曦就衝了過去,親熱無比,曾經在小陰間宛若親姐妹,而回來後她通過一些渠道聽說妖妖殞落在大淵,她曾傷心了好久。

現在能夠再次相見,她深感意外與吃驚,還有許多的感動,她已經知道妖妖爲何而死,隻身一身敢向太武揮劍,並斬殺其道身,境界的差距遠不可跨越,眼光與經驗等也隔着天塹,但是,這些都沒能擋住當年的妖妖,那簡直是前無古人的戰績!

妖妖的殘靈當年遊戲紅塵,明豔而燦爛,而現在更趨於冷豔的一面。

不過,當與周曦相遇,她又煥發出當年的神采,明媚如朝霞,很喜悅,凌空而渡,迅速迎來。

老古在不遠處看着那來自大陰間的宛若天仙子般的女子,不知道爲何眼皮直跳,心中發慌,他不明所以,這是什麼狀況?!

“妖妖姐,楚風剛纔也在此地,只是惹了大禍,不得不遁走。”周曦迅速而小聲的告訴她一些情況。

“什麼?!”顯然,妖妖很吃驚,臉色微變。

她並不知道楚風來到陽間,甚至,她都不清楚當年費盡最後的力氣將楚風從大淵中托起,放在外面,他是否能活下來。

畢竟,那時她彌留之際,早已渾噩了,再也無力做更多的事情。

現在,她聽到楚風也在陽間,自然動容,很是吃驚。

然後,她的氣質就變了,看向遠處一十三位大能,那羣輪迴狩獵者。

“我的人,你們也敢動?”她依舊空明出塵,話語聲音也不是很高,但是,聽在所有人的耳畔,卻如驚雷般。

我的人三個字,不是什麼曖昧,也不是什麼霸道,而是妖妖遊戲紅塵時的戲言。

她曾對楚風、東北虎、黃牛等人說過,我的,連你們的人都是我的,戲言收一羣人當小弟,讓大黑牛那樣的莽貨都服服帖帖,不敢冒刺兒,讓愛噴人一臉口水的神獸蛤蟆歐陽風都老老實實,不敢頂嘴。

戰場中,一片寂靜,人們全都心驚肉跳,這個美麗的如同畫卷中走出的女子,居然在挑刺那個無上組織?

一個丰姿絕世的女子,來到這裏後,竟直接睥睨輪迴狩獵者,而且是一人獨對十三位大能!

“你知道在挑釁什麼樣的組織嗎,在對誰說話嗎?!”一位看起來像是骷髏般的大能級輪迴狩獵者冷厲的望來,雙目漸漸猩紅,殺氣剎那間爆發,滔天而上!

“你要殺我?來!”妖妖開口,無波無瀾,怎麼看都像是一位天仙子般的出塵女子,可是,卻在挑戰輪迴這個恐怖的組織。

那位雙目變得猩紅的輪迴狩獵者,雖然皮包骨頭,散發着腐朽的氣息,但的確是一位恐怖的大能,一步邁出,虛空大爆炸,他強大之極,運轉駭人的能量,向着妖妖殺去。

然後……他就沒有然後了!

妖妖揮動一隻潔白的拳頭,看起來很輕靈,有種難以言喻的美感,但是卻讓天地剎那轟鳴,道紋共振,然後那位大能就沒了,被一隻白瑩瑩的拳頭覆蓋,不曾接觸,那片道紋便將之震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