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仙主

遠方碧空如洗,若寶石般清透。

而界壁附近,大山巍峨,混沌氣瀰漫。

楚風立身在半空中,周身金光點點,空明出世,猶若謫仙臨世。

唯有地上的血提示着所有人,正是這個清秀的少年,剛纔大開殺戒,將所有輪迴狩獵者全部擊斃。

這是大事件,註定要起天大的風暴!

自古至今並非沒有狠人,但是卻不曾像他這般勇烈,當着全天下人的面與這個組織決裂,當衆轟殺。

四野寂靜,所有人都心中悸動。

連遠處的羽皇都瞳孔收縮,沒有說話,他滿身都被煙霞覆蓋,神聖而超然,立身在一座雄渾的山體上。

全天下都像是失去聲音,外界各地的人們都心中劇震,瞠目結舌。

他這就這樣將輪迴狩獵者全部給幹掉了?

“快走!”老古暗中焦躁的傳音。

他與周曦一樣,想讓楚風去逃亡,遁世一段歲月。

“將天捅破了!”

外界,各地的人們都反應過來了。

銀髮如光滑如綢緞的映曉曉,瑩白而絕美的面孔上寫滿了憂色,這種結果太可怕了,得罪輪迴狩獵者,根本不可能善了,任這天下之大都沒有楚風的容身之地。

“這也太……果斷,太生猛了,後生可畏啊!”亞仙族內,三族長被驚的不輕,一不小心將鬍鬚都扯斷下一截。

在他看來,楚風太剛烈了,不該出手,而若是轉身就走就好了,先避開這些輪迴狩獵者,這才是上策。

他認爲,楚風應該先行離開,躲上一段時間,等自身足夠強大時,再請周族出面去與那個組織密談,或許能有轉機。

他哪裏知道,楚風身上祕密太多,直接以肉身闖過輪迴路,並非僅魂光偷渡。

這事經不起查,那個組織有所覺後,別說周族,就是恆族、道族等前十的家族一起出面,都不會有效果。

輪迴狩獵者發現這種蛛絲馬跡後,絕對會一查到底!

楚風清楚,他與別的輪迴者不一樣,所以,早就做好死磕到底的準備了。

現場,周族的幾位名宿都身體發僵,他們還想說什麼呢,可是現在縱然列出各種理估計也難讓那個組織罷手。

天下各地喧沸,連各族的一些老怪物都在嘬牙花子,居然親眼目睹了這種事,一個少年挑戰無上組織的威嚴。

“嗯?”

楚風倏地回頭,看向某一個方位,那裏虛空扭曲,模糊起來,有一座銀色的古殿浮現出一角。

“都……死了!?”

銀瓦殿中傳出沙啞的聲音,語調略微僵硬,有些冷厲,似很不解,一雙血瞳在銀殿內的迷霧間浮現。

楚風向前踱步,顯然又要下手了!

老古頭大,直接衝了過去,一把拉住了他,想說,祖宗你又要下死手了?!

周曦充滿憂慮地搖頭,並凌空而來,與楚風站在一起。

她暗中傳音,這只是一座虛殿,充當眼睛用,讓輪迴狩獵者背後的組織看清這裏的結果。

“我說兄弟,你真是個暴脾氣,你怎麼這樣剛烈,都給打死了?打殘,留下活口也好!”老古滿頭冷汗。

他的眼神都憂鬱了,因爲,這事兒不好解決。

他還真怕楚風被弄死,深知那個組織太可怖了。

在這種焦躁的情況下,老古似乎什麼都敢說了,道:“你就是想打死幾個,也要背後下手啊,關於這點,你得學我大哥,他當初送某位老兄弟去轉世,被輪迴狩獵者盯上後,也是氣的夠嗆,最後找個沒人的地方,背後下黑手,全都都給弄死了,來了個陽間蒸發!”

當聽到這種話後,人們都目瞪口呆,皆已無言。

縱然是幾位老究極,也都眼神詭異,看向老古。

那座銀色殿宇中,迷霧中的眸子原本很兇戾,冰寒刺骨,正盯着楚風呢,可是現在直接望向老古。

“又不是我背後下死手,你找正主去!”老古一副心虛的樣子,梗着脖子在那裏強撐着。

許多人都無言,有這麼一個結拜兄弟,心得多累啊?明顯是在爲他兄長黎龘招災惹禍,真是沒誰了。

“我大哥是黎龘!”

老古又補充了一句,那意思是,你別找我,不要弄錯人!

旁邊,連與老古一向關系緊張的對頭周博,都未吱聲,沒有擠對老古,因爲實在不想說他什麼了。

龍大宇雖未在戰場近前,但也在遠方通過晶壁看的真切,一臉糾結之色,與老古這種坑貨走在一起,保不準哪一天也會被坑。

尤其是原本他自身就有黑鍋屬性,經常倒血黴,這要是與那古塵海走的過近,說定要被活活剋死。

在這種殺氣瀰漫,很嚴肅的場合,卻有不少人露出異色,連某些老怪物都想笑黎黑手一世英名被顛覆,交兄弟的眼光實在不怎麼樣,這個古塵海太荒誕,骨骼“清奇”。

只有一個人不這樣認爲,楚風看向老古,輕嘆了一聲,道:“不必如此!”

他真切的知道了老古的心意,看似荒誕不經,有些可笑,甚至遭人嘲弄,但這絕非老古行事粗糙。

事實上,楚風第一時間就體會到了,老古用心良苦,認真做了這種讓人奚落的事。

老古這是拿他大哥來頂缸,來背大鍋,這實在是轉嫁仇恨呢,爲的是分攤傷害,救下楚風。

“快走!”老古暗中傳音。

楚風點頭,他要去進化了,身上有足夠的大能級土質,可以迅速強大起來。

待他迅猛崛起,更強後,再接着殺輪迴狩獵者就是了,真要死磕到底的話誰怕誰?

如果讓人知道他的念頭,估計全都要頭皮發麻,這主瘋了嗎?敢這樣膽大包天!

虛空扭曲,模糊不清,十分暗淡,銀色殿宇中的一雙血瞳血很瘮人,異常冷冽,帶着怨毒,死死地盯着楚風。

這像是埋在死地無數歲月,沉睡很多個紀元的厲鬼復甦,那種眼神,那種怨惡,讓人不寒而慄,被他看一眼都像是被詛咒了。

轟隆!

突然,一聲爆響,天地被劈開了,能量實在過於浩瀚與磅礴,像是在開闢一個世界,震盪諸天。

楚風突然發難,動用最強能量,祭出金剛琢,砸在扭曲的虛空中的那座銀色殿宇上,衝着那雙惡毒的血瞳而去。

砰的一聲,銀殿炸開了,虛空爆碎,在那裏傳來一聲陰冷的厲鬼嘶吼聲,一切就都消散了,殿宇崩壞。

星星點點的血灑落出來,那雙眸子破滅,霎時消失。

並非那個生物的真身到來,這是他以絕世手段演化的血眸,在虛空殿宇中,就這樣被毀。

楚風凌空,燦爛的符文光華環繞着他,銀殿炸開後,血雨點點,被映照的猩紅醒目,卻沒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

此時,他連髮絲都在發光,沉默而鎮定,屹立在那裏,巋然不動。

人們石化,殺這雙血眸與殺輪迴狩獵者,這完全是兩個概念,這血瞳可能涉及到了這個組織的高層生靈。

即便這只是他外放的符文血眸,可化生無數,多半是海量的,可也絕不會允許人輕侮!

老古頭大了,直接推楚風,道:“快走!”

周曦也焦急,將自己的一枚護身符掏了出來,直接戴在楚風的脖子上,讓他趕緊離開這裏,蟄伏到此紀元過去。

楚風大受觸動,對他們不用說客氣的話,可還是覺得心中很暖。

“不就是一個組織嗎,比之地府如何?”楚風開口,還真沒放心裏,在他看來,這所謂的輪迴狩獵者,多半就是地府放出來的吧?

不管怎樣說,他曾在魂河畔大戰過,即便是藉石罐發威,畢竟也算是經歷過那個級數的恐怖戰役。

“很強,很特殊,不見得比地府弱,這是一股怪異而恐怖的力量!”老古說道。

楚風當即就一怔,這個組織與地府不是一回事兒,不是同一個源頭?!

他剛纔還沒怎麼放心上,現在則一陣頭大,似乎真的一腳踢到鐵板了,踹出來一個狠茬子?

不管了,他搖了搖頭,先離開這裏去進化,回頭再戰,他與老古還有周曦告別,剎那消失!

楚風藉助場域,身影淡去,瞬息間已經相隔原地數十州那麼遠。

界壁這裏,瞬間的安靜,不久後才是一片低語聲,能夠來這裏的都是各族的高手,被各族的老怪物帶着,此時都被驚了個不輕。

映無敵就在戰場邊緣,神色複雜,同時他確信,這才是真實的楚魔頭,走到哪裏,禍害到哪裏。

不管怎樣說,看到楚風離去,他也算是長出口氣,雖然看那魔頭不順眼,恨不得打殘,但也不想見他死在此地。

“我爲他擔心幹什麼,再怎麼折騰都活蹦亂跳,從小陰間折騰到陽間,禍害的強者等級越來越高,我看他早晚有一天會跑到上蒼之上去折騰。”

映無敵感慨,如果老實本分,那絕對不是楚風,肯定被人奪舍了。

忽然,低沉的樂聲傳來,像是喪鐘在輕鳴,並且有無數的烏光撕開虛空,讓前方的一片天地都扭曲變形了。

像是無數的烏鴉在振翅,在撞擊金屬,撕開空間。

輪迴狩獵者背後的組織,果然不會善罷甘休,現在弄出了大動靜,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一條路,暗淡而崎嶇,貫穿虛空,延展到外界來,有皮包骨頭的生物成列的走出,帶着腐朽的氣息。

他們太古老了,都不知道存世幾個紀元了,根本不像是正常的生靈,是以某種祕法甚至禁術存活下來的。

共有十三位大能,頭髮稀疏,幾乎落光了,眼窩深陷如同窟窿,身上僅有的一層血肉貼着骨頭,如同骷髏。

根本無法猜測他們活了多久,這是以特殊手段保存下來、苟延殘喘到這一世的混元級生物,也就是世人眼中的大能。

漫天的烏鴉在飛,都腐爛了,但卻活着,也是從那輪迴路上飛出來的。

喪禽,到處都是,不祥的聲音起伏,很嘈雜。

足足十三位大能,這是何等的強橫,霸道,那個組織被人冒犯後,幾乎是片刻間就來了這樣一股強軍。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輪迴狩獵者背後的組織太強了,瞬間,遣出這樣一隊人手,實在有些懾人。

同時,一張血色的法旨在虛空中浮現:楚風,偷渡輪迴者,殺!

就這麼簡單的一行字,讓人們驚疑不已,竟還有對他專門的描述,偷渡者?跟以往不一樣。

若是楚風在此,一定會警醒,這羣人或許知道他是以肉身闖輪迴的生靈了,需要嚴加戒備。

此時,外界,有一羣人心情複雜,都在通過晶壁盯着戰場前的景況,各自稚嫩的面孔上寫滿了糾結。

這是一羣少年,都是天縱之資,爲各大教的核心弟子,他們年齡相仿,有個共同點,魂光都被刻字了!

雖然早已猜測到究竟是誰幹的,但是現在看到那張血色的法旨,清晰的寫着偷渡者與名字,等於是給出最爲確鑿的證據。

“我叔是楚風!”

前些年,各教在收弟子時,檢查弟子的根骨與靈魂時,都見到過這句話,皆一臉懵,全都不知道什麼情況,鬧出好大的動靜。

人們已經瞭解,楚風是從小陰間偷渡而來,多半就是那一次在路上被他鑽了空子,刻了不少字。

“我們這羣人天賦異稟,就是這樣來的?!”

一些人在發呆,都是當年的經歷者,或者說是苦主。

最近這幾年,他們這種天才不時在暗地裏結交,都快形成一個龐大的組織了,他們認爲身體覆字者都是自己人,天生不凡,根腳不可想象,與那個先天神聖——楚風,有莫大干係。

結果現在……真相揭曉,不少人都發呆,究竟還要不要敬仰——楚風?!

無論怎麼看,楚風這魔頭當年都不厚道,甚至有些人神共憤,偷渡時順路在他們身上刻字?

這是怕迷路,還是惡趣味佔他們便宜,簡直有些……想打死他啊!

此時,他們有些人很容易聯想到某某到此一遊這種景象。

虧他們這麼多年來,還一直在自傲,成立了龐大的天才聯盟,尊那不知道根腳的楚風爲仙主,視爲神聖,當成了一種信仰。

畢竟,能夠出生就帶着字符來到這世上,也算是妖孽了,他們都很驕傲,認爲彼此是同一類人。

結果,真相揭開,真想打人,想弄殘那個人販子,一羣人在磨牙。

尤其是一羣少女,靈魂這東西是別人能亂碰的嗎?一羣人糾結,要不要去追殺楚風。

“我覺得,他對咱們還是有恩的,你看,我等魂光上有符文,蘊含特殊的法,促進了我們在先天母胎中的成長,得到的好處很多!”

有人開口,想接受這個現實。

但是也有人糾結,這難道是他隨便亂寫亂畫後給予的補償嗎?

“我對仙主的信仰不變,不過,此後所謂的仙主只活在我心中,與外界那個姓楚的無關!”

“我認爲,他終究是對我等有大恩,你們覺察到了嗎,魂光上的符文都是呼吸法,可自行運轉,讓我等先天強大!”

“我也……暫時認可他!”

大部人對楚風心情複雜,有人感激,也有人想毆打他,實在是難以說出這種心情。

有老怪物感知到後,不禁倒吸冷氣,這個天才聯盟真要成長起來,未來潛力巨大無邊,最關鍵的是他們來自各地,是各教的核心弟子,而若是將影響輻射出去,將來這個聯盟註定要成爲一個龐然大物!

“有朝一日,那個楚風魔頭該不會因此而號令天下吧?”有老怪物在狐疑。

事實上,楚風早忘記這茬兒了,如果將來這些天才不去找他,估計根本想不起來了。

楚風出名了,不僅是因爲這一役,擊斃所有輪迴狩獵者,還因爲各教的核心弟子都與他有牽連。

“我叔是楚風!”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各教內都註定要提及這句話。

如果一教之內,沒有這樣的弟子,都算不上是名門大派!

因爲當年那批魂光被刻字的人天生就魂力強壯過人,再加上楚風的符文溫養,自然都是頂尖天才。

所以,在未來某段時間,評判一教是否族夠強大時,從有沒有收到這類特殊弟子爲徒就能看出一二。

當然,仙主,先天神聖——楚風,也因此在某段歲月中而舉世矚目,備受人關注。

界壁前,十三位大能層次的輪迴狩獵者表情僵硬,麪皮幾乎不會動,毫無生機,其中一人盯上了老古。

“你說,史前時代有人殺了幾個輪迴狩獵者?”這個如同骷髏般的生物,應該是人類,只是太腐朽,身體動時,體內骨節都嘎吱嘎吱作響。

“對,的確有這麼一個人,他叫黎龘,在陰州呢,你們去找他清算吧!”老古痛快地妥協與坦白了,這叫一個麻利,都不用細問,全招了。

周圍所有人都無語,一些老怪物麪皮抽筋,真想替黎龘出頭,打死他算了。

十三位大能沒動,知道消息後,沒再理會這茬兒。

老古猜測,估計他們得請高層出馬,甚至這個組織的巨頭等出動,才敢去找史前的究極神話——黎黑手。

不然,大能縱然是過去一大片也得死。

“楚風在哪裏?”十三位大能再次盯住了老古。

“陰州呢,投奔黎龘去了!”老古一口咬定,語氣非常肯定。

陰州,那片特殊之地,虛空中有一道門戶,這段時間整天電閃雷鳴,有金色的電弧從門中飛出。

這是連着大陰間的門戶!

而黎龘的石棺就在這門的後面,被稱作堵門之棺,與史上的某個傳說非常像。

石棺被數道不同進化文明的大道鏈鎖着,當中躺着一個人,渾身都是道紋,宛若在結繭。

事實上,這口棺在陽間與大陰間的夾縫中,位於兩界交融地帶。

這時,棺中人皺眉,因爲有人在手持其信物,念其名,不斷呼喚,被他聽到了。

“大哥,輪迴狩獵者翻舊賬,有可能去找你麻煩!”

剎那間,棺中人心念一動,便全都知道了,一陣牙疼,真想出去拍死那個王八蛋!

突然,大陰間方向一陣轟鳴,陰霧滔天,在那冷硬的土地上,有一隊人馬緩緩逼進,以特殊手段剖開空間,臨近石棺這裏!

爲首的是一個女子,風華絕代,長裙獵獵,滿頭青絲飛舞,面孔美麗絕倫,一雙美目格外清澈而有神,睫毛很長,紅脣貝齒,整個修長婀娜,膚色瑩白如羊脂玉。

她很恬靜,無喜無憂,輕靈的踏步,但在這種天仙子的氣韻下也有某種威勢,最起碼她身邊人都帶着敬意,如同衆星捧月,以她爲首。

“爾等爲何來到此地?”石棺中的人開口。

“按照約定,不爲開戰,只爲遊覽陽間山河而至,亦順便觀墮落仙王族與花粉進化者之戰。”

在那女子的身後,有一個老者開口,竟有約定,不知道是什麼年代達成的。

棺中人對老者等都不在意,只是側身,看着爲首的女子,道:“你叫什麼名字?”

顯然,棺中人在意與詢問的女子,絕非凡俗,一般的人肯定入不了石棺中那位的法眼。

“妖妖。”女子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