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俯視芸芸衆生者

四方皆靜,所有人都沒有料到,楚風竟敢出手,而且是如此的霸道,幹淨利落的下了死手,格殺了那位對他冷淡、不容他說話的輪迴狩獵者。

現場,斑斑點點的血還未完全灑落,時光彷彿凝固了,看起來是這般的觸目驚心。

這位輪迴狩獵者絕對不弱,算是一方強者,結果卻被瞬間擊斃,他原本冷酷無比,可是最後卻只剩下驚懼,而後面孔四分五裂,就此形神消散。

在那原地,只有一個少年,獨自站在場中,昂揚而立,他周身都在發光,遍體都是金色的符文覆蓋。

這讓他看起來格外的強盛,宛若一尊從遠古時代走來的少年戰神,這片天地都被他綻放的璀璨光芒照亮,神聖無匹。

四方寂靜,所有人都難以置信,這個少年竟是如此的強勢與大膽,他做了什麼?竟斬殺一個無上組織的使者!

天下各地,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寧靜後,喧囂聲震耳。

接着是一片熱議,尤其是年輕一代激烈爭論,沸反盈天。

老輩許多人則在發呆,沒有人比他們清楚那個組織多麼的恐怖,而這個少年竟如此果斷,格殺了一位輪迴狩獵者?

到現在都有許多人不敢相信呢!

輪迴狩獵者,這些生物的來頭太大了,其源頭無邊恐怖。

從其名字就可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敢走輪迴路並成功帶着記憶轉世的生靈,哪一個是凡俗?必然都有天大的根腳,前世之輝煌不可想象。

可是即便如此,這個組織還敢去狩獵那種生靈,並且自古至今堅持下來,他們從未被人剷平,足以說明一切!

悠悠千古,罕有人能違背他們的意志。

最起碼,縱有大人物去轉世,也都很低調,很長時間都避開這羣狩獵者,明面上讓彼此能夠過的去,下的來臺。

天下沸騰了!

“這主真是個狠人,今天有幸親眼目睹,他竟將一個輪迴狩獵者給當衆轟成骨渣,血濺界壁,猛的一塌糊塗!”

“果斷而霸道,該出手時就出手,毫不拖泥帶水,一個少年狂人啊!”

許多人熱議,以年輕人爲主,他們才不管那個組織多麼強大,是否會壓的陽間各族透不過氣來。

更有少女捂着胸口,對楚風頗爲同情。

“楚風,看起來這麼清秀的少年,空明出塵,有謫仙氣韻,卻被逼到這一步,不惜與輪迴狩獵者決裂,生死對抗,很可憐。”

“是啊,他馬上就要被這個組織追殺了,古往今來,沒有幾人能夠逃脫這個龐然大物的追捕,下場會很悽慘。”

不得不說,有時候乾淨而陽光的面孔,純淨的眼神,一副清秀的樣子,很容易引起人們的同情心。

當然,有這種同情心的多爲特殊的人羣,以年歲較淺的少女爲主。

當聽到這種話,她們各自的師兄弟都忍不住想糾正,那主長相是很清秀,但是,哪裏有仙氣了?沒看都將人轟成骨頭渣了,血染虛空!

尤其是,他那拳頭打出去時,空間都塌陷了,黑色的裂縫寬數尺,天尊以下的接近都要被切割成碎片,這也叫有仙氣?

然而,這種糾正剛說出口,就被一羣顏控而有同情心的少女反駁了。

“他是被逼出手的,而且,接下來他可能會非常淒涼,自古至今,有幾人在殺了輪迴狩獵者後,能逃過他們的追索,他可憐的結局都能看到了,你們還有沒有同情心?”

一羣師兄能說什麼?還是閉嘴吧!

不過,他們仔細想一想,也確實如此,輕聲一嘆,這個楚風楚狂人,他的下場多半不會很好。

各大家族也在議論,都被楚風出乎意料的殺伐鎮住了。

“老夫沒看錯吧?他真殺了一位輪迴狩獵者?!”

這是亞仙族內的三族長,他在嘬牙花子,原本還在積極運作,想讓映曉曉與映謫仙去與楚風共患難呢。

可是,他現在被驚的眼神呆滯,什麼狀況,直接就這麼給打死一個?!

陽間界壁前,落針可聞,地上的血還有熱氣呢,氣氛無比緊張。

剩下的幾位輪迴狩獵者,眼神如同刀鋒般,盯着楚風,他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少年如此的勇烈。

他們還未動手呢,結果對方就先發難了。

在他們看來,這就是無法無天,違背輪迴的逆行者,這種生物必須得剷除,是決不能留下的禍胎。

“今天,誰來了都無用,莫要勸阻,敢妄自擊殺輪迴狩獵者,天地不容,諸天萬界都將傳其名,共誅!”

一位輪迴狩獵者冷冷地說道,沒有什麼怒火,只有一種陰冷,無情而幽森,他在宣告,判了楚風死刑。

“是你們想要我死,我這樣出手不是很正常嗎?”楚風揹負雙手,腳下大道符文綻放,像是一朵又一朵金色的蓮花,託着他的雙足,極速而行,逼迫向那幾人。

他冷漠的開口,道:“我爲陽間而戰,你們到底算哪一方,來到界壁後,不問前因,不允許我說話,不給我溝通的機會,直接爲我定罪,要殺我,憑什麼?!”

所有人都吃驚,楚風的氣息太強盛了,周身都是光華,連滿頭發絲都晶瑩起來,交織出各種道紋,向天飛舞。

許多人心驚,他這是要繼續出手,誅殺剩餘的輪迴狩獵者?

“誰給你們的權柄,哪個尊你們高高在上,今天,如果不給我一個說法,我殺了你們全部!”

楚風大喝道!

他真的怒了,就因爲他帶着記憶而轉生,就要被狩獵,被無情的誅殺?

憑什麼?

他在爲陽間而戰,有大功,連沅族都沒有敢妄動,連武瘋子一脈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找他麻煩。

而這組織卻擺出這種姿態,高高在上,冷漠的俯視着他,直接就給他定罪,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何其霸道,太自我了。

所以,楚風出擊,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不安分主,自小陰間開始就如此。

“誰給你們的膽量,不過是天尊而已,也敢來緝拿我,爲我加罪,都在找死嗎?!”

楚風聲音冰寒,現在,他凌空懸浮,極速逼進到了近前,開始俯視幾位輪迴狩獵者。

附近,一些人都無言,感覺跟着中招了。居然連天尊都被輕視了,被小覷了,讓一些老頭子苦澀。

他們看了看少年身的楚風,再看向自己的老邁軀體,當真是差點掩面,實在羞愧。

幾個輪迴狩獵者並非像楚風說的那麼不堪,最起碼當中有位大天尊,更有一位大能,可惜,他們不知道楚風都殺過什麼樣的生靈,不久前斬過大能!

而且,他們太自信了,來到這裏都沒有去瞭解,並不知曉他在剛纔還淨化了三位墮入黑暗的的大天尊。

他們所得到的消息,楚風還是恆王呢。

此時,幾位輪迴狩獵者瞳孔森冷,沒有迴應楚風,他們各自緩緩取出特殊的兵器,某種暗紅色的長刀!

制式兵器——輪迴刀!

楚風瞳孔收縮,他曾在輪迴路上看到過相近的兵器,不過比眼前這些差遠了。

這絕對是升級版,適合天尊動用的。

“自過去到現在,那些帶着記憶硬闖輪迴的生靈,最終都塵歸塵土歸土,你也不會成爲特例!”

一位輪迴狩獵者開口,鏘的一聲,其手中長刀泛出血光,暗紅色的刀刃寒冷刺骨,指向楚風。

“我最討厭你們高高在上的姿態,看似冷漠,可以俯視芸芸衆生,但其實你們算個什麼東西,都是別人的奴僕罷了!”

“誰給你們的權利,主掌別人的生死,動輒可爲他人定罪?”

“你們這些妖魔鬼怪在聽誰的號令,敢這麼霸道,小覷天下,妄想順者昌逆者亡?”

楚風無懼,不斷喝問,同時間他的手腕上光華綻放,他取下一枚金剛琢,持在手中。

輪迴狩獵者中,一個身體乾枯、不過四尺高的生物走了出來,迷霧散開,露出他的真容。

人形軀體,卻有一顆麻雀般的鳥頭,灰撲撲,沒有什麼特色,同時他也有一對腐爛的羽翼,也是鳥雀的。

這個生物長相古怪,可是很強,是一位大能,拎着輪迴刀,冷漠而無情地逼迫了過來,要殺楚風。

這種生物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自然都無比的自信,同時自身真的很強大!

輪迴狩獵者中的大能出擊了!

“楚風,趕緊走吧!”周曦焦慮,在那裏催促,她怕那個組織涌來大批高手。

周家名宿有人上前,想再次嘗試勸阻,讓幾位輪迴狩獵者不要急於動手,一切都可以坐下來談。

那位如同灰撲撲鳥雀般的大能,很冷淡,瞥了眼周族的人,道:“這事兒你們管不了!”

他提刀而來,每走出一步,虛空都會裂開數尺寬的黑色大裂縫,蔓延出去也不知道多少裏,通向了天際!

這種景象極其可怕,他輻射出駭人的能量,各種道祖物質、神性粒子等,全都在浩蕩,起伏,讓遠處的一些山體都在瓦解,都在傾塌。

很多人不受控制,全都倒退出去,因爲此人散發的能量場太強了。

還好,各族都有老怪物在這裏,直接出手,便抵住了這種波動。

輪迴狩獵者中這位大能,踩在虛空中,卻傳出腳步聲,如同踏在許多人的心臟上,實力不足的人根本受不了,連天尊都臉色發白,無比的難受,心臟似乎要裂開了,要從嘴裏咳出去。

這位大能手中的赤紅刀光越來越盛,整個人無比可怕!

楚風凌空而立,手持金剛琢,盯着他們所有人,道:“想拿下我?可惜,你們一起上也不夠看!”

轟!

然後他就出手了,強勢絕倫,肉身太恐怖了,橫渡出去時,讓虛空大爆炸,白色的仙霧沸騰成蘑菇雲。

當!當!當!

刺耳的金屬撞擊聲發出,火星四濺,震裂虛空,讓天穹都在塌陷,景象極其可怕,那是金剛琢與輪迴刀在碰撞,道紋無數,在虛空中如同一輪又一輪太陽綻放,刺目而恐怖。

楚風力敵大能,與之大對決,絲毫不落下風,甚至更強!

人們真的震撼了,他在壓制大能?!

在清脆的撞擊聲中,人們看到那口輪迴刀斷裂了,成爲十幾段,飛射向四面八方,被楚風用金剛琢生生砸爆。

轟!

在最後的符文中,楚風光芒滔天,像是一個魔神,殺氣無邊,手持金剛琢打穿天穹,更是將那凌空懸浮、極速倒退的大能擊穿!

血液四濺,染紅高天。

哧!

楚風一衝而過,身後五色神光閃爍,他動用了七寶妙術,收集到的五種奇珍物質演繹五口仙劍,將那大能劈殺,身體斷爲數截,人頭滾落!

不容他重組肉身,斬入他體中的劍氣以及七寶妙術的符文,全面綻放,噗的一聲,他就此瓦解,形神消散。

一位大能死去,被楚風斬殺!

轟隆!

天地大爆炸,楚風以肉身橫渡,縱橫於此地,在其身後是濃郁的白色仙霧,沸騰了起來,他的真身殺向另外幾人。

在眼前各族震撼的目光中,在外界觀戰者呆滯的目光下,他如同戰仙臨世,大開殺戒,所向披靡。

恐怖的轟鳴,按着血光閃現,在噗噗聲中,剩餘的幾位輪迴狩獵者全部被楚風格殺,一個都沒有剩下!

一人橫掃四方敵,所有的對手都被他斬掉。

長空寂靜,唯有一個清秀的少年,身體泛出點點金光,立身在虛空中,不再霸道,浮現空明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