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天縱

楚風沒有喜悅,哪怕在外人看來,這種戰果輝煌,解決掉了一位接近恆尊的墮落仙王族強者,值得大書特書,可是,他自己卻沒有聲音。

他心中有些悵然,甚至有些不好受,爲那個在地獄中仰望天堂的男子而嘆,實在可悲,一生都看不到燦爛,隻身在深淵中擡頭尋找那不可及的光明。

最終,那個男子自己赴死,留下自身最美好的願望與憧憬,讓念想活在外界,可那還是他嗎?只是一種寄託。

所以,在各族都在熱議,都在驚歎時,楚風卻相當的剋制,沒有聲音,更不可能去與人慶賀。

他保持沉默,一語不發。

此際,所有人卻都沒有看到他情緒不高,無數人在談論,認爲楚風真的很強,稱得上天縱之資。

大天尊,就足以自傲了,可以睥睨各路翹楚,稱得上天尊領域中的無敵者。

而接近恆尊呢?那就更可怕了,楚風戰勝了這樣的生靈,強勢而霸道的擊穿深淵走出來,怎能不驚四方。

“天賦異稟,他纔多大年歲,就能誅殺絕頂大天尊,未來他註定要踏今恆尊領域中!”

有人嘆道,認爲楚風註定要成絕世恆尊,到了那個時候,同境界中打遍天下無對手!

恆尊,絕非說說而已,自古至今,出現過幾尊?

在古史中,陽間肯定有,地大物博,必然有這種天縱英傑,但是,絕對一隻手數得過來。

而且,往事畢竟都成爲過去了,不可追溯。

亞仙族內,有宿老雙目中神光爍爍,正在與映謫仙還有映曉曉這對姐妹對話。

“這個人很不簡單,早先我只注意到了他的輕狂,沒有想到如此了得,絕世不凡,你們應該與他多走動。人這種生物,彼此間的交情與情誼等,是需要聯絡與互相走動的,不然時間長了就生分了。”

映曉曉銀髮齊腰,面孔瑩白而絕美,紅脣鮮豔,她聞言後頓時不樂意了,道:“三族長爺爺,你也太市儈了,人與人之間不能這樣功利,再說,我與楚風原本就是共患難的……知己!”

這位三族長聽到後,雙眼神芒暴漲,哈哈笑了起來,道:“那更好,曉曉我看好你,多與他共患難!”

映曉曉頓時無語了,而後,忍不住悄悄去她的姐姐,發現她依舊平靜無聲,若仙人般文靜而空明。

“唉,我姐姐當年與他差點成爲夫妻!”映曉曉嘆道。

“什麼,還有這種事?”亞仙族這位三族長吃驚,他身份太高,過去從來沒有去了解過來自小陰間這羣族人具體都經歷了什麼。

現在聽到後,他雙目深邃,露出笑意。

然而,映曉曉一聲輕嘆就將他嘴裏的話都憋回去了。

“我姐姐當年真是太難了,與他……唉!”她忍不住嘆氣。

界壁外,能夠親身來到這裏的都是各族的精英,皆有老怪物陪着,看楚風的眼神都很特別。

到了這種層次,視角絕對超常,早已意識到楚風多麼的逆天,要知道羽皇打同層次的真仙都耗去不少時間呢。

可是,這個楚風與同層次的墮落仙王族對決,卻在片刻間就脫困而出。

戰況並未止住,還要繼續,可是現在楚風卻有些猶豫,依舊要再出手嗎?他真的不忍心了。

“多謝你度我!”死去的男子,其念想,美好的願景化身,現在開口,對楚風這樣表達謝意。

他知道自己只是美好願望的寄託嗎?他是否知曉,真身其實無法回頭,死在了深淵中?

楚風寂靜,對這個男子還禮,沒有說什麼。

接着,那個滿頭銀色長髮、很冷豔、接近恆尊的女性墮落仙王族的強者向前走來,示意楚風出手。

沒的選擇,楚風一躍而起,逼近這個身段修長,婀娜挺秀,但是卻氣質很冷的女性準恆尊,最終闖入深淵中。

戰鬥在黑暗的天地中爆發,這個女子敗了,她也暫時清醒了,明悟了所有,情緒有些低沉,有些傷感。

“我纔是真正的我,外面的只是我心底最美的願景,是我的寄託。”

她輕語,她真的很美,本身就爲墮落仙族中的少見的麗人,實力與容貌並存,可是現在卻悽傷無比。

她沒有再多說什麼,依如早先的那位墮落仙王族男子,她只是略帶悲意,看着楚風,讓他動手。

楚風越發的猶豫,這樣對嗎?

墮落仙王族的人難道真的救不回來,徹底沒有希望了嗎?

如有可能,他真的不想這樣結束一位天賦很強、風姿動人的準恆尊的性命,這也曾是一代英傑。

只是,她渾噩了漫長歲月,時光凝固了她的身,卻凝不住她體內的黑暗,血與亂,殘暴與冷酷侵蝕到了她的骨子中

“動手吧!”她輕語。

楚風在最後的片刻中,分明看到了她雙目深處的許多人與景,那是年少時的她嗎?還很純真,與一個青年依依惜別,各自踏上仙路,就此生死兩茫茫,她天賦驚人,迅速成長,可是最終卻墮入黑暗深淵。

“那個人,你在哪裏?”

終於,她還是開口了,如同夢囈,在輕聲呢喃。

楚風知道,她說的是其雙瞳深處映照出的男子,這麼多年過去,應該早已不在世上了,死去多年。

哧!

她如飛蛾撲火,向着楚風衝來,求死,只願留下對未來的眷戀,留下那個對美好寄託的化身。

當楚風再次出現在外界時,他輕嘆,感覺有些沉鬱,真不想再出手了。

尤其是,他看到那個銀髮女子的念想,在外界這道美麗的身影,此時帶着燦爛的微笑,對他表達謝意,幫她淨化成功,楚風竟有種刺痛感,負疚感。

“善始善終,也度我!”

最後一位絕頂大天尊走來,也幾乎算是準恆尊層次的墮落仙王族強者了。

沒什麼可選擇,楚風再次出手,進入深淵,將他“淨化”。

三大並肩而立的強者,未來應該可以成爲恆尊的三大天縱人物,全都被楚風一人擊敗,打穿深淵,皆被淨化,以此落下帷幕。

“天縱無敵,這個楚風被所有人低估了,如果到了究極領域中,他是否還能夠這樣強勢的鎮殺一切敵?”

當想到這一可能,各族近乎沸騰。

要知道,羽皇與墮落真仙交戰時,也花費了很長時間呢,這已經算是輝煌戰果,震動陽間。

如果楚風到了那個層次,成爲不腐爛的大宇生靈,他若是還能這麼強勢,一路橫推過去,簡直不可想象。

“楚風,此人當真要崛起了,這種戰績太驚人了,一個人橫掃數位大天尊,不,或許可以稱之爲準恆尊!”

“怎能如此?頃刻間結束戰鬥,他難道是真正的恆尊?!”

外界,不少人都在猜測,都在心驚。

“他竟然這麼強了,時間好快。”在一座山峯上,昔日的秦珞音,今天的青音仙子,輕聲開口。

而亞仙族內,三族長簡直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向映曉曉追問關於楚風的一切,看樣子恨不得要撮合成功一對。

天下各地議論紛紛,都在談楚風的戰力。

畢竟舉世矚目,陽間各族都在關注界壁處的大戰,無數人看到了楚風的戰績,頓時都譁然。

不久前,他被羽皇搶走的風頭,現在無疑都被還回來了,實力不是說出來的,讚譽是打出來的。

“唔,我想起來了,當初各教收的天才弟子,不是有一大批人魂光上被刻字了嗎,落款是什麼的?”

“楚風!”

“對,沒錯,我記得那些魂光中的字很有意思,很多都是我叔是楚風!”

這樣揭示後,許多人都發呆。

此刻,老古衝了過來,很激動,比楚風這個正主都要亢奮,道:“兄弟你果然超凡脫俗,就是需要這種橫掃一切的霸道力量,氣吞萬里,誰可擋?”

怪龍在遠方,自然見證了這一戰果,笑的如同一朵花骨朵似的,正在跟自己的幾位老兄弟講述呢,不吝誇讚。

他的老兄弟祁鋒只有一句話,道:“不久前,你還在咬牙切齒,自稱背鍋龍!”

龍大宇:“……”

他很想說,老兄弟你會不會聊天?直接要把人給噎死!

周曦也來了,她看出了楚風的低沉,道:“你並沒有喜悅。”

“我沒事!”楚風搖頭。

“嗯?”老古疑惑,然後,轉身看向四方,道:“兄弟,你該不會擔心一些強族吧?無妨,有我老古在,沒什麼問題!”

他拍着胸脯,然後看向四方,頓時盯上了沅族。

“你們想出手對付我兄弟?”老古很惡棍,道:“知道我是誰嗎?”

他差點就噴出來,我大哥是黎龘,不過,他覺得自己不能如此膚淺,無需說出那個名字,已經足夠了。

沅族,的確來了不少人,都是強者,並且他們內心向外,並不會站在陽間這艘註定要下沉的破爛船上。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卻也不敢在陽間內訌,尤其是這種場合,若是找功臣楚風麻煩的話,那就是太愚蠢了。

所以,他們氣的冷哼,不想招惹“惡棍老古”。

“嗯,難道是武皇一脈的人要出手?”老古再次回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

武瘋子的傳人真的來了,而且是掌門大弟子,一位幾乎要超越大混元的絕頂大能,都要觸摸進大宇領域了。

“大侄子,你給我剋制點,別亂來。”老古警告,但有點心虛。

畢竟,武瘋子大弟子很強,甚至有人懷疑,他都可能是在混元領域中擁有恆級果位了,恆元強者!

武皇的大弟子,看了老古一眼,這叫一個膩歪,真不想搭理他。

若非黎龘還活着,這傢伙是黎黑子的兄弟,武皇的大弟子真會忍不住即將將他給拍死。

畢竟,沒人願意當大侄子,尤其是有他這種有身份地位的人。

這時,嗡嗡聲刺耳,像是有什麼可怕的魔禽飛舞,在這界壁處來了幾個生靈,很奇異,也很可怖。

他們帶着濃郁的能量氣息,被大霧包裹,降臨在地上。

“你是楚風?一個逃脫輪迴,理應不該帶着記憶出現在陽間的生靈,跟我們走吧!”

其中一個生物開口,很冷淡,也很直接與霸道,告知楚風,不要反抗,立刻跟他們走。

這時,所有人瞳孔都收縮,有人認出了他們的身份——輪迴狩獵者!

在陽間對外迎戰之際,他們居然出現了,並且找上楚風。

連老古的臉色都變了,很難看,他知道這種生物多麼的不好惹,被他們盯上與鎖定後,就意味着活不長了。

“各位,有什麼誤會吧?”周曦開口,很焦慮,怕楚風出事兒。

“沒什麼誤會,你們都閃開,楚風,你和我們走吧!”大霧中,一個輪迴狩獵者冷淡的催促。

“在這裏不能說清嗎,一些誤會解釋通不就行了嗎?”楚風很溫和的開口,沒有一絲的心浮氣躁,他極力避免衝突。

“各位,現在陽間對外,正在迎敵,能否事後再論?”周族的名宿周博上前,幫楚風說話。

“你周族應該知道,我們出現之地,沒有妥協二字,他將被鎖走,無法更改。”一位輪迴狩獵者淡漠的迴應。

接着,另一個輪迴狩獵者補充,道:“我們不屬於陽間,行走在諸天各地。”

這時,連老古都有點憤怒了,在這種場合下,連原本最想殺楚風的武瘋子一脈,都沒有出手,沉默以對。

因爲,現在楚風的戰績也算是陽間的戰果,有大功。

縱然沅族心有惡意,很想弄死楚風,可明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相當的剋制。

然而,這所謂的輪迴狩獵者,來了數人後,卻直接就要緝拿人,實在太霸道了!

周曦想開口,楚風搖了搖頭,讓她退後,自己直接走上前去,道:“你我無法溝通,不容我說些什麼嗎?”

“沒有必要!”一位輪迴狩獵者淡淡地說道,終於是看清他的真身。

他擁有一顆狐頭,眉心有隻豎眼,人形的身子,軀體三尺來高,揹負腐爛的羽翼,形體可謂相當的奇怪。

“沒必要?那好吧!”

說完這句話,楚風忽然爆發,周身璀璨,像是一條人形的蠻龍,橫空出世,俯衝過去!

轟!

他出手了,全力以赴,砰的一聲,將一位實力很強的輪迴狩獵者打爆了,這可當真是霸道,烈性十足。

既然沒什麼可說的了,那楚風就動手!

血雨四濺,讓天地都在轟鳴,都在共振,楚風這一拳下去太恐怖了,霎時間打崩那位輪迴狩獵者。

一時間,天下劇震!

今天說完漫畫的事,有人開心的跑去看了,也有個別兄弟當然也可能是姐妹,很激動,告訴我,想揣着黑磚來找我面談,熱聊。這幾個激動的兄弟姐妹,你們是不是有啥誤解?放下磚好好說話。《陌生世界》這個漫畫,我在幾年前就構思完了,然後交給人去畫了。一切都是因爲腦子裏想寫的故事太多,可又沒時間都寫出來,所以就想以漫畫的形式來展現我曾經構思好的一部作品。完全不影響我現在寫書,《陌生世界》幾年前就構思完了,和現在沒什麼關係了,但它確實很精彩。那誰,你坐下,請放下黑磚。嗯,想看的話可以去騰訊動漫看。不適應漫畫的,就專注看我的文字書吧,一部又一部永遠精彩,對,必須得自誇自信。早說了,聖墟會非常完滿的結尾,不完滿不結束,快了,三月底四月初,沒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