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再也無法回來的真相

墮落仙王族,一個讓人聞之變色,極其強大與恐怖的種族,曾經是諸世的正統,得到了真正天帝的傳承。

可是現在,他們的結局很可悲,都被污染了,舉族皆被侵蝕,失去了自我。

當世,該族有部分人復甦,覺醒前世,可在陽間一些人看來,還不能得出最終的結論。

但是,他們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曾經打遍諸天,難逢抗手,古往今來,談及墮落仙族,各界無不色變。

此時,在楚風的對面,有三位墮落強者,全都是大天尊,哪怕是在仙族中也算是成就了特殊的道果,很強。

三人都極其超凡,在他們的周圍,能量濃郁度驚人。。

其中一人滿頭金色髮絲披散,他宛若太陽神般,連髮絲上都銘刻着細微但卻炫目的仙族符文。

這種生物,都快接近恆尊了,可謂同領域中的絕頂強者,縱然是走遍各界,都找不到多少對手。

顯然,這個人比剛纔楚風淨化的男子更強!

他即便站在那裏,巋然不動,都壓的虛空模糊,塌陷下去,其金色髮絲上的仙族符文閃爍,割裂虛空,比神劍都可怕。

可惜,在其背後的深淵太瘮人,預示着他墮入黑暗很久了。

第二人是一個女子,雪白的肌膚,銀白的長髮,看起來很美,奈何此人很冷,尤其是一雙瞳孔如同黑洞似的,吞噬周圍的能量,讓人的靈魂都要沉淪進去。

又一位接近恆尊的生物,讓人不得不後背冒出寒氣,墮落仙王族都這麼天賦異稟,超常的強大嗎?

名義上是大天尊,可卻已是該領域中的頂尖生物,都快可以稱之爲恆尊了。

不用懷疑,第三人同樣不弱,甚至,他都有絲絲縷縷的恆尊氣息了,這註定是要崛起的墮落仙族。

顯然,這三人都是要走恆尊道路的,在接下來的光陰中,他們肯定要成就那種道果,不然不會晉階大能。

三大強者並立在那裏,散發仙族符文,全身上下都晶瑩,道紋在交織,讓他們看起來是如此的神威凜凜。

他們屹立在前方,竟壓制陽間這邊的天尊都不由自主倒退,竟有種羊羣遇到獅子王的感覺,被震懾了。

那種氣場實在很恐怖,三人並立,就足以傲視一羣同領域的強者,無比的懾人,帶動着周圍的虛空轟鳴,遠處的一些山體都跟着拔地而起,在半空中寸寸斷裂!

楚風開口,道:“你們想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

這種話語一出,四方皆靜,所有人都發呆,而後露出吃驚的神色。

他這是多麼的自信?

隻身一人,要同時鎮壓三大墮落強者?這實在太自負了,一個弄不好自身就要暴斃,頃刻間慘死。

“先從我開始吧,很多年了,我都忘記了嚐到敗果的滋味,不要讓我失望。”

那個滿頭都是金色髮絲的男子聲音低沉,瞳孔幽邃,有種魔性,讓人看到他雙瞳,不由自主就想到世界崩塌,諸天星球墜落與毀滅的畫面。

這個人一旦成長起來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墮落真仙,會相當的可怕。

在他的額頭間,流淌下一縷墮落真血,他眉心像是裂開了,整個人都要被分爲兩片,而在他的背後,深淵更加的清晰,黑洞洞,深不可測。

此時,全天下人都在盯着此地,或親臨現場,或通過特殊的晶壁映照出此地的一切,密切關注戰況。

“好強,用不了多久了,此人必成恆尊!”有人低語。

不要說其他人,就是陽間十大道統的精英,都有種心悸感,面對這個墮落強者,都覺得沒有底氣。

楚風沒有說什麼,徑直邁步,大袖飄飄,有種仙韻,更有種霸道,轟的一聲,他帶着無量光,投入那口深淵中。

他的確無懼,自己雙道果都接近恆尊,在同層次的戰鬥中,還會怕誰?

這一次,他打定主意要仔細看一看這口深淵,研究一番,不久前實在太快了,他將那個生物淨化後,都沒看透這片奇異地帶呢。

主要是,他那時很謹慎,畢竟第一次進入那種奇異與可怖之地,不敢有絲毫大意,所以全力以赴,動用了最強力量。

“肉身化作牢籠,這是與魂光結合,又與領域交融,最終是肉、魂、域化生出的黑洞?”

楚風訝異,看出一些門道。

深淵中,漆黑無邊,看不到光,彷彿是宇宙初演,剛開始要成形的時刻,似乎隨時要爆發開來。

前方,一道虛影模糊,矗立在黑暗中,那是對手的詭異身軀,一體兩面的暗面,散發着濃郁的不祥氣息。

“轟!”

楚風沒說什麼,一拳向前轟去,太霸道了,也太剛猛了,宛若要打穿這片黑暗的宇宙,綻放光明。

砰!

漆黑中,那個生物張開眸子,恐怖無邊,一時間血色染遍這片黑色的深淵,侵蝕這片原始的天地。

並且,那詭異的能量,不祥的道祖物質,全部沸騰了起來,全面向着楚風侵蝕過來。

同時,那個生物擋住了楚風的這一拳。

只是,他被楚風巨大無邊的拳印之力震的倒退,再倒退,踉蹌而行,承受了無邊的浩瀚能量。

“嗯!?”

楚風目光懾人,這種不祥的物質,這種道祖粒子,糾纏着濃郁的黑暗氣息,詭異的能量太濃郁了。

他確信,這裏有特殊的黑暗物質,比之灰霧並不遜色,很可怖,換一個人來的話可能真的會出事。

這種能量,這種幽森氣機,不斷侵蝕對手的肉身與靈魂,難怪幾位究極者在對抗真仙時都很吃力,這不光是力量的對抗,更因爲某種相剋所致。

在楚風的體內,灰色小磨盤緩緩轉動,漸漸化解那些黑暗物質,被他所吸收並利用了!

不過,他不動聲色,不想讓人知道他的這種能力,對於墮落仙王族,他還不怎麼相信呢。

楚風上前,觀看深淵,也在盯着那個由符文組成的不祥身影,他猛然綻放人王領域,轟撞過去,要禁錮對方,仔細研究。

轟!

激烈的大戰爆發了,這個人果然勝過早先那個大天尊一截,很強,最後竟展現出部分恆尊威能。

他竟可以與現如今的楚風劇烈交手!

可惜,他遇上了楚風,並沒有耗去多長時間,楚風將他轟穿,帶起大片的黑色血液,那是符文所化,還是真實的墮落仙血?

楚風走過去,禁錮了他,蹲下身子,以超級火眼金睛仔細盯着他看,並用強大的能量去檢驗,去探查他的身體。

此外,楚風也在觸摸深淵,不斷的解析,要弄個透徹。

片刻後,他不禁皺眉,發覺了很不好的情況,這種深淵,這裏的黑暗物質,很難徹底磨滅乾淨,或許不久後還能誕生出來。

所謂的擊潰深淵,徹底打爆,最終有意義嗎?

“你也看出了是吧?”地下的不祥身影低語,聲音沙啞,其實這是魂光傳音,只是給人的感覺很真實,像是在開口說話。

“如果能夠磨滅黑暗,還真正的我再現,何必等到這一世來,早有人出手了,畢竟我們曾是正統,是天帝的後輩,那些前賢不會看我們沉淪,深陷黑暗中。”

這個生物在低語,很平靜,也很冷漠,像是在說着與己無關的事。

“其實,你要打散的深淵,才是原本的真我,只是,我們無法回頭了,永遠的陷入在黑暗葬土中。”

他輕嘆,揚起頭,看向深淵的出口那裏,像是在尋找光明。

“身在地獄,仰望天堂,這是我們的宿命,偶爾可以如今天這般清醒,但是,大多時候都罪惡滔天,沒有自我。”

他的聲音很低緩,也很平淡,但卻說出了一個血淋淋、很絕望、也很淒涼的真相。

這才是事實嗎?楚風沉默了。

外面那所謂覺醒的真身又是誰?

“我們曾是正統,是天帝的傳承發展起來的仙族,如果能夠挽回,何必等到現在,熬到這一世讓你等來解救。”

他還在開口。

楚風默然,的確如此,天帝一脈肯定還有人活着,如果能救他們的話,早出手了,何至於此。

“外面的人,他……不是曾經的我,我才是啊!”

深淵中,這個生物清醒了,在低吼,終於有了人的感情,他很悲傷,似在泣血,他們這種狀態何其可悲?

整個族羣,所有人都如此,不止是他這樣的個例。

墮落仙王族在深淵中哭泣,在黑暗中絕望,沉淪,沒有人能夠救他們,唯有自身在地獄中仰望,不可救贖。

“那外面的人又是誰?”楚風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他。

“他,只是我對美好未來的一種寄託,希望他永見光明,不墮黑暗,他是我的念想。”不祥的人在低語。

楚風覺得沉悶,還要殺深淵中這個男子嗎?

“你動手吧,最起碼,你斬掉我後,我對未來的寄託,他,能夠正常活上一段歲月,享受到光明與燦爛。”不祥的男子開口。

“他多久會出事兒?”楚風問道。

“應該能活上凡人一世那麼久遠吧,再之後,或許會死,或許會重歸黑暗永遠的的沉淪。”男子低語。

凡人一世,不過數十年,最多不過百年,深淵中男子的那種美好的寄託,到頭來爲什麼只有這麼短暫的一段歲月?

“凡人一世,如果活的充實,活的燦爛,已經足夠長了!”男子的聲音越發的低沉。

楚風沉默了,他真的下不去手,無比同情這個男子,而事實上,墮落仙王族許多人都如此!

“動手吧,沒有必要同情我,黑暗將迴歸,我將不是我,你會看到我的冷血,殘忍,暴戾的一面,不要猶豫,我曾在歲月中璀璨,在同齡人中絕世強大,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這個男子開口,很嚴肅,無比認真,請楚風下手。

看到楚風不動,他又開口,道:“我美好的寄託,我心中的光明燦爛,活在外面,他還在!”

哧!

終於,趁着最後的清醒,他撲向楚風的人王領域,主動赴死,不然的話,身爲黑暗中的不祥生物,他想解決掉自身都難。

楚風揮拳,在黑暗中,奮力而無奈又情緒低沉地打出了一記剛猛而霸道的拳印。

轟隆!

璀璨重現,綻放無量光,楚風立身在了外界,他解決與淨化了一位接近恆尊的絕頂強者,那個人曾在同代中無匹,可楚風卻很沉默。

而外界其他人則驚呼,震撼,各族的進化者,很多人全都激動的大叫了出來。

我構思很久的一篇故事現在開始了,不過不是以文字的形式展現,而是漫畫,名字是《陌生世界》,不一樣的精彩,詳情請加辰東的微信公衆號與微博瞭解,請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