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當世第一

深淵絢爛,向外傾瀉光雨,並且伴生金色道蓮,這驚人的異象讓所有人都發呆。

那少年狂人成功了,淨化了一位大天尊,讓這位墮落強者從此全面復甦,從黑暗中徹底迴歸了。

可是,這種戰績的速度太快了,超出了人們的預料,他不是才躍進深淵嗎?結果,頃刻間就又掙脫出來了。

這種速度,這樣的戰果,讓人感覺不真實,宛若雷霆風暴,摧枯拉朽,不過幾個呼吸而已,他就鎮壓一位墮落大天尊?!

墮落仙王族的這個男子,身體外的赤金甲冑很亮,他的雙目不再黑暗與空洞,而是有了驚人的神采。

可以看到,他的體魄在發光,銘刻上了某種神聖的符文,他的腹部彷彿有一個能量海,吞納陽間的能量。

他的脊椎骨噼啪作響,像是一條大龍昂揚起來,向天而鳴。他的四肢伸展,像是通向宇宙八荒。他的五臟璀璨,有誦經聲傳來。

而他的頭顱更是綻放仙光,向全身蔓延。

“我脫困了,我重新回來了!”這位大天尊低吼,猛然擡頭,望向蒼穹,接着又低頭看向自己握緊的拳頭。

他身後的那口深淵不再漆黑,神聖起來,而當中的不祥虛影消散,而後徹底崩開。

所謂的深淵,極盡燦爛後,與他的肉身漸漸融爲一體!

“他真的做到了,先羽皇而成功,淨化了一位大天尊!”有人嘆道。

此地是風雲匯聚之所,舉世矚目。

陽間各地所有人都在關注這裏的大對決,誰都沒有想到,半路殺出的少年,第一個度化墮落仙王族。

原本,陽間雍州一脈的生靈都準備歡呼了,要高誦羽皇無敵,可是,現在卻有個少年強勢殺出。

雖然羽皇之強大毋庸置疑,擊敗一位恐怖的真仙,這種戰績足以撼動天下,但是,讓這少年搶先半步,終究是有些美中不足。

不遠處,羽皇出來了,當真是天縱帝姿,散發無盡的光雨,整個人很朦朧,不斷釋放璀璨光芒,有無形大勢,和天地凝結爲一體,抵住所有墮落仙王族的強者。

在他的近前,那位墮落真仙被洗禮與淨化了,對他躬身,施了一個大禮。

“多謝道友,當真是神威蓋世!”墮落真仙嘆道,從黑暗中徹底掙脫出來,對羽皇很客氣,帶着敬意。

這種生物擡手就可以打穿界壁,一人就能夠鎮壓至強的種族,現在卻有臣服之意。

這讓人們大驚,竟可以讓一位絕世的墮落真仙敬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裏!

“道兄客氣了。”羽皇開口,鎮定而從容。

他的神聖氣息瀰漫,光芒普照,影響到了整片界地,讓其他墮落仙王族的強者的黑暗之力都有些衰弱了。

他隻身一人,要鎮壓此地的墮落仙王族嗎?

不得不說,他現在這種平靜與從容的風姿,讓人感覺到了一種無敵的自信,有他在似乎便能解決一切問題。

“這就是羽皇,從未有過敗績!”一人嘆道。

“沒錯,他有不敗羽皇的美譽!”連一位老怪物都在開口。

羽皇之強遠超世人想象,連墮落真仙中的絕頂強者都很服氣,表示敬意,讓陽間各地都在歡呼。

不得不說,周身都被光芒淹沒的羽皇搶了楚風的風頭,他自深淵走出後,就宛若一尊不朽的帝者出世,隻身鎮壓此地。

“羽皇,名不虛傳!”

連前十大道統的某位老族長都在低語,很是吃驚。

至於鵬族、亞仙族等,也都在震撼,讚歎不已。

“分明是楚風先殺出來,第一個鎮壓了墮落仙王族的強者,怎麼羽皇卻先被世人敬慕了?”

亞仙族內,映曉曉不滿,在那裏咕噥。

她不在戰場中,即便發牢騷也無用,除卻本族人外,其他人聽不到。

她擁有一頭銀色的長髮,燦爛而光華柔順,齊腰那麼長,如今她早已成爲一個丰姿絕世的姑娘,再也不是原先的銀髮小蘿莉。

“羽皇,實在太強橫了,一人便可鎮壓一世,他淨化了一位絕世真仙,自然容易搶走其他人的風采,只能說,在這片天地間只要有這種人在,其他人就很難出頭。”

亞仙族一位老怪物感慨,也算是爲映曉曉解釋。

映曉曉更加不滿了,在她身邊,宛若仙子般的映謫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寶鏡中映照出的畫面。

“羽皇無敵,或許,他將超越所有,成爲這一紀元的主角!”在某一座名山上,有老怪物甚至做出這種判斷。

“一如過去,從未敗過。”一座山峯上,昔日的秦珞音,亦即如今的青音仙子,也在輕語,她滿身都是霞光,顯然她自從覺醒前世後,也在迅速變強中。

此際,羽皇光輝灑落,整個人都像是矗立在無上大道的盡頭,照耀的世間萬物都一片祥和。

毫無疑問,現在的他,成爲唯一的焦點,舉世矚目。

這時,他動了,雙手捧着一物,向佛族示意,要送給他們。

當看到那是什麼後,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一顆舍利子,渾圓而晶瑩剔透,龍眼那麼大,只是在上面有一縷黑紋,侵蝕了舍利子的絲絲本源。

那是佛族究極強者所留,雖被焚成灰燼,但還是留下了一線生機。

“多謝羽皇!”佛族許多人施禮,虔誠的感謝。

有人嘆道:“羽皇仁義,施展絕世法力,幫那墮入黑暗的舍利子淨化,幾乎洗去了所有不祥,那位佛族強者終有一天能夠再現出來。”

此時可以說,縱然楚風第一個殺出來,掙脫深淵,也都沒有幾人關注了,全都看向羽皇。

“謝道友相助。”終有人對楚風施禮,表示感謝,正是那位穿着赤金甲冑的大天尊。

轟!

過了片刻後,正在衆人讚歎羽皇時,有強大的波動散發開來,又一座深淵破開了,並有血液四濺。

老古披頭散髮,相當的狼狽,衝了出來,畢竟他成爲大混元級強者,剛渡劫成功,所以這一戰很艱辛。

不過,他終究來頭極大,掌握有黎龘傳給他某種無敵術,生生擊破深淵,將對手給戰敗了,殺出黑暗之地。

“吾,古塵海,大混元領域中天下第一!”

他掙脫出來後,就這麼高調的自我宣揚了,一點也不謙遜。

然而,衆人驚訝的看過他後,又都轉頭了,再次聚焦在羽皇那裏。

老古無言,有些發呆,這是什麼狀況?就沒有人能夠說幾句好聽的嗎,怎麼也得對他驚呼出聲啊!

然後,他就知道了什麼情況,羽皇擊敗絕世真仙,那是無比輝煌的戰績,墮落真仙超脫大界束縛,幾乎算是無匹的生物了。

現在,羽皇折服了一尊,所以舉世皆驚。

老古發酸,忍不住道:“當世第一,不敗戰績?我又不是沒見過,我大哥黎龘橫掃了史前時代,現在又有誰敢說可以挑戰他?武皇當年都被他拍暈過!”

他直接誇大戰績,分明是武皇挨了黑磚,被打了個頭破血流,結果卻被他說成給拍暈了。

此地,自然有武瘋子的弟子徒孫到來,近距離觀戰墮落仙王族究竟如何,結果聽到這種不負責的話語都怒目而視。

“兄弟,你也殺出來了?比我還快!”老古看到楚風在不遠處與一位墮落族的大天尊交談,頓時快速走了過去打招呼。

他一點也不意外,畢竟楚風擁有雙道果,並且都快接近恆尊了,別說與大天尊爲敵,就是遇上大能都可殺之!

“楚風第一個殺出來!”有人開口,竟是少女曦,她趕到了。

如今的她空靈出塵,踏着朝霞,來到了界壁之地,纖塵不染,宛若天仙子臨世。

這時,不少人都望了過去,驚訝於周族這位少女的明媚靚麗,太驚豔了。

同時,人們也不得不再次看向楚風,畢竟一而再提及他,這時,哪怕他被搶了風頭,也引起衆人的矚目了。

老古走了過去,滿臉都是笑,道:“看到沒,這是我兄弟楚風,當世第一,望穿諸天,天尊領域中無人可敵!

衆人無言,立刻意識到,這個古塵海不滿於衆人的態度,畢竟他大哥黎龘曾被尊爲第一究極強者。

現在,許多人共尊羽皇,讓他不爽了。

此外,他在當世認的這個兄弟,似乎也的確不凡,這麼快就鎮壓一位大天尊,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羽皇出世,光芒萬丈,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剛纔許多人肯定要驚呼於楚風的戰績了。

“兄弟,還能出手嗎?”老古小聲問道。

“沒什麼問題。”楚風點頭,對他來說,這的確毫無壓力,自身並無疲累可言。

“道兄請,也相助我等脫離黑暗!”

這時,旁邊有三位墮落強者幾乎同時開口,皆擁有大天尊道果。

衆人倒吸冷氣,想不關注這裏都不行了,洗禮與淨化一位大天尊如果還不能引起衆人注意的話,那麼如果隻身再鎮壓三尊,那就太出格了,過於恐怖,他一個人要橫掃這個領域中所有墮落強者嗎?!

人們心中震顫,不由自主都望了過去。

羽皇很強,但是他能夠隻身一人匹敵同層次數位絕頂級的墮落真仙嗎?恐怕有很大的難度,不見得能做到。

楚風向前邁步,準備出手,要隻身淨化三位強大的墮落強者,而能夠來到陽間的墮落仙族,沒有凡俗,都成就了特殊的道果,極其可怕。

老古眼神賊亮,他在希冀,身爲黎龘的結拜兄弟,他自然希望身邊的人能夠延續那種燦爛與輝煌。

所有人都在關注,屏住呼吸,靜靜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