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少年狂人

映無敵的表情那可真叫一個好看,咬牙,錯愕,震驚,不解,迷惑,無奈,悚然,一瞬間,他的的神色變了又變。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楚風這麼莽,這是吃了仙心天帝膽了嗎?竟敢跑到這裏來,而且是真身出世。

從內心來說,他對楚風同情,抱有善意,但也強烈排斥,有惡感的一面,因爲這魔頭總是撩他姐,此外還勾搭他妹。

每次見面,他都有種想毆打這個人販子到半殘的衝動,奈何,他真的不是對手,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就沒贏過。

並且,這種距離越拉越大,所以每次見面時,他都黑着臉。

楚風一看他這個樣子,立刻很不客氣的訓斥:“你這個姐控,戀妹狂魔,每次見到我,那張臉就跟一頭栽進煤坑中般,黑到將旁邊的人襯托的像是在深夜間發光。”

映無敵這叫一個氣,他還沒有發火呢,這個每次都騷擾他家姐妹的魔頭到開始先噴他了,什麼人啊。

實力不如人,在進化這一領域他真的沒有辦法與這個變態比,映無敵只能閉上嘴巴,選擇不搭理他。

亞仙族的人驚訝,有人低語,議論起來,現階段的楚風魔頭早已被人在賞金獵殺,高登陽間神榜第一名。

所謂神榜,也就是神級獵殺榜,在天尊以下的榜單中第一,這種殊榮也沒誰了,意味着有人瘋狂想幹掉他。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神榜第一,比之天尊獵殺榜中的許多人的賞金都要高一大截,非大勢力不能推起來。

可以說想都不用想,不止一個強大的道統想幹掉他。

比如,武皇一脈,連着被擊殺了兩位天尊,都是武瘋子的徒孫。

此外,還有地下世界,幾個黑暗勢力也都遭劫,被這魔頭……反洗劫過。

前段日子,地下世界的黑都讓人給端掉,事後證明,都是這個人販子幹的,他不爽有人要獵殺他,主動跑過去,提前下手。

如果再爆出來他是姬大德的話,那麼人王族莫家也會抓狂,當初可是滿世界追殺他與龍大宇呢。

“他曾與你們有交集,現階段看,實力似乎提升的很驚人,連陽間第六道統周族都與他走在一起,這個人潛力很大嗎?”

亞仙族的山門中,有人低語,向映謫仙瞭解情況。

楚風到底有多強?亞仙族的老怪物想摸個底,爲什麼周族敢庇護他,不在意武皇等勢力的感受。

映謫仙面色平靜,告知族中宿老,楚風或許進入天尊領域中了,她對這位故人的行事風格頗爲瞭解。

如果沒有一定的實力自保,這位故人不會這樣出現,不可能將自家性命完全託庇於別人。

很快,各族動容,全都有些發呆,那個名爲楚風的少年狂人,他在看什麼層次的對手?混元級!

他敢伐大能?這……太荒謬了!

沒有人相信,一個少年會有如此高的實力,這根本不現實。

三大墮落真仙與究極生物的對決,還沒有落下帷幕,勝敗生死不知。

而這一邊,真仙以下的墮落族,來的都不是簡單人物,一個個都很強,從大天尊到大混元以及以上皆有。

地上有血,陽間不久前與他們的對決中,雖然沒死人,但有些人遭受重創,血染戰場。

現階段,沒有人願意輕易下場了。

周族一羣人自然被人關注,因爲身爲陽間強族,他們必須得付出,做出一定的貢獻,而他們還未出手呢。

楚風從周族的隊伍中走出,這代表着什麼,毋庸置疑,他這是替周族下場了,一時間讓許多人都露出異色。

人們想看一看周族冒着得罪武皇,冒着與地下世界不睦的風險,拉攏這個少年狂人到底值不值。

老古也跟着走出來了,與他同進退。

“你們當中,誰最強?”楚風很直接,看着對面的一羣墮落強者,這些人沒有一個弱者,不得不說這個體系的恐怖,每一個人都內斂着驚人的能量,一個個都如同黑暗戰仙般。

“你想挑戰最強者?呵,我等隨你選!”

一個滿身都是黑金甲冑的男子開口,看其外貌是青年狀態,但是,這個人絕對活了很久了,血氣鼎盛,眸子如同兩口滄桑的深淵。

不要說其他人,就是老古這種大混元層次的絕頂強者都感覺心悸,望之後,靈魂都要沉淪了。

這是一個接近真仙層次的墮落強者。

可以說,他是半步真仙!

這種生物太強大了,除非腐爛大宇級出手,不然的話沒有人是其對手。

除他之外,與他站在一排的還有幾人,也都接近墮落真仙層次了,全都是真仙之下的絕世高手。

楚風咧嘴,他縱然再輕狂,也不會去作死,打準墮落真仙,那與自殺沒什麼區別。

“老古,這些交給你了!”楚風說道。

老古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開什麼玩笑,他是很強,幾乎算是大能中的無敵者,但涉及到準真仙,還是算了吧。

除非他擁有恆級道果!再或者,他初步成爲腐爛的大宇級生物。

大宇這個層次跨越很大,剛進入時,周身腐爛的初級大宇,想殺真正的墮落真仙,難度與代價極大,很難完成,而到後期那就恐怖了。

楚風一個個望過去,認真選擇。

這讓人吃驚,他還真要與準真仙開戰?

“你們呢?”楚風又看向另外幾人。

“用你陽間的戰力標準劃分的話,我在大混元級。”那個身穿銀色甲冑的男子很年輕,氣宇軒昂,英姿勃發。

只是,他的一雙瞳孔漆黑,如同兩口黑洞,望之讓人發毛。

“我再問一句,你們當中誰最弱?”楚風開口。

誰願意承認自己弱?不過,終究還是有人開口了,那是最後邊的幾人,他們只說自己境界還低。

言下之意,他們將來可能會非常強。

所謂的境界低,竟都是大天尊起步,這就是墮落仙王族派出的進化者,皆是精英中的精英。

“老古,你挑一個大個兒的,不要弱了自己的身份!”楚風鄭重的開口。

然後,他自己也開始挑選對手,道:“哪個最弱,與我一戰!”

衆人無語,你叫的這麼兇,到頭來就選個最弱的?

陽間各族,許多老怪物的嘴角都在抽搐,這少年靠譜嗎?別上去就被人一拳打死。

“我要戰混元級高手,但不要大混元!”老古也霸氣的開口。

“你是要找混元領域中有恆級道果的人嗎?”

墮落仙王族的一位女子開口,體態婀娜,滿頭藍色長髮,面孔精緻無暇,潔白如玉,雙目同樣也黑如深淵。

她身穿綠金甲冑,英姿颯爽,盯上老古,告知他,自己就是恆元級的生靈!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這麼年輕,一個女子,居然是恆字輩的,在混元領域中誰可敵?

老古義正言辭,然後……拒絕了!

“恕不奉陪,我只找混元級強者,不與恆字輩的開戰!”

衆人又一次無言,你這麼正氣凜然作甚?分明是在避戰,逃脫,怎麼到你嘴裏像是很光明燦爛了?

別說其他人,就是周族內,怪龍都替楚風與老古臉上發燙,小聲咕噥道:“本龍真是羞於你們爲伍!”

身穿綠金甲冑的婀娜女子,絕美的面孔上很冷淡,道:“對不起,我們這裏沒有普通混元層次的生靈,不是大混元,就是恆級果位的!”

“這……”老古也無奈了。

“這個人看起來十分眼熟,他該不會是那個……古塵海吧?”終於,有人認出了老古的身份。

畢竟,當年他是黎龘的兄弟,在那種光芒萬丈的巨頭身邊,他再怎麼不爭氣,也得被人盯上,被世人認識。

哪怕過去了很多年,史前時代消逝,現場還是有老家夥認出了他。

這一刻,老古沒法退了,他丟不起那個人,被人認出真身,身爲黎龘的兄弟,他絕對不能讓人小覷。

“大爺的,墮落仙王族怎麼都如此變態,我成爲大混元了,還想來這裏睥睨羣雄,綻放無量光芒呢,結果,這變態的種族,都是大字輩與恆字輩的!”老古憤憤不已。

當然,誰都知道,墮落仙王族怎麼可能有沒有正常的混元級生物,那個層次的都算是大高手了。

可是,今天是特殊時刻,來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沒有特殊的道果無法入選這個隊伍。

“那就來一個大混元級的強者吧,吾鎮壓之,助你斬盡黑暗,脫離墮落族!”老古揹負雙手,在那裏裝寂寞無敵。

然後,黑色火光跳動,老古就……直接消失了!

誰都沒有想到,墮落仙王族的生物這麼的果決,如此的迅速,聽到他叫陣後二話不說就衝了過去,一口深淵將老古覆蓋,吞了進去。

“瑪德,真不講究!”

老古氣的夠嗆,徹底不裝了,身在深淵中,開始對抗,要磨滅所謂的黑暗,讓此人重綻光明。

楚風上前,平靜開口,道:“來,大天尊級的墮落族強者請站成一排,我一一幫你等淨化肉身,洗禮魂光,還你們本來面貌!”

起初,人們還覺得他不靠譜,畢竟他先問誰最強,結果最後卻要挑戰最弱者。

不過現在人們動容了,因爲,他開始綻放光芒,周身符號密佈,很強,重要的是,他是一位大天尊。

人們嘆氣,剛纔忽略了很多東西,這才是一個少年,可是而今他竟已經擁有傳聞中的大天尊道果。

這種成就,驚世駭俗!

正常來說,這個年齡段的生靈,怎麼可能這麼強,說出去讓人感覺荒謬,不真實!

“吾來!”

有人上前,穿着赤金甲冑,相貌堂堂,神武不凡,這是一個很強大的男子,與楚風對峙,要交手了。

哧!

一道光落入身穿赤金甲冑的男子的深淵中,楚風沒有多餘的話語,相當的大膽,徑直主動躍入,開戰了。

到現在爲止,陽間這一方還沒有取得振奮人心的戰果。

主要是,佛族的究極生物敗亡,被黑火燒成灰燼,導致士氣大落。

而羽皇與另外兩位究極強者還在與三大墮落真仙對抗,沒有掙脫出來。

現在,真仙以下的生靈也開戰了。

“咦,羽皇要成功了,要出來了!”有人驚呼。

他的對手,那個最早出現的強大真仙,其深淵綻放光彩,不再漆黑如墨,開始明亮起來,晶瑩而絢爛,光雨無數,揚灑的半邊天空都是。

羽皇正從裏面緩緩掙脫,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淨化這尊墮落真仙,全面大勝而出。

這一刻,舉世矚目,全天下人都在關注!

各族需要羽皇華麗的大勝,揚神威,體現出陽間的深不可測。

如此一來可警告諸天各界,不要輕啓與陽間的戰端。

各大道統,包括恆族、道族、沅族、姬族等,全都在關注此戰。

略遜一些的鵬族、六耳獼猴族、亞仙族等,也都在密切注視,並且內部亦在討論,羽皇大勝的話,這一脈是否真有希望統馭陽間?

秦珞音、神廟仙子等,一些史前時代有根腳的人,甚至包括武皇,此時也都在關注此地之戰。

“羽皇……勝出了!那可是墮落真仙中的絕世強者,對手敗了,他要徹底鎮壓並淨化了!”有人亢奮的叫道。

他說的是實情,那可不是一般的墮落真仙,而是當中的頂尖強者,腐爛的大宇生物根本對付不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旁邊有一片璀璨的光華先一步綻放,徹底撕裂黑暗,第一個掙脫出來。

誰?!

衆人震驚!

所有人都看向那裏,竟然是那個少年狂人——楚風,他不是剛躍進深淵中嗎?怎麼瞬間就突破出來了?

人們吃驚,他是失敗了,被人饒過性命,釋放出來了嗎?

可是,看起來根本不像!

那口深淵分明絢爛了起來,不再黑暗,並且有金色蓮花成片,光雨大面積的飛灑,神聖如天國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