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1章 一萬年

老古總有一種打死周博的衝動,尤其是對方一臉揶揄的笑,半腐爛的衰老狀態,還一副看壞小子的樣子盯着他,視他爲晚輩。

“我不得不服,當年,你有黎龘庇護,今世又找到一個小怪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這反面教材也不算是太失敗。”

老古是什麼人,聽到周博再次擠對他,直接化身爲大噴子,吐沫星子四濺,直接開噴。

“老周,你這半截身子入土、渾身都快爛掉的惡棍,你給我看仔細了,老子我也現在是大混元層次的強者,誰都不用倚仗,註定會天下無敵!你那麼厲害,那麼能得瑟,現在不也是這種道果嗎?而且,你老了,半腐爛了,而我現在正是早上的朝陽,旭日東昇時,蓬勃而充滿生機,未來屬於我這樣的年輕人!”

“多大的人了,還在那裏裝嫩,你也就是一層皮囊還光滑,其餘的地方,你問問別人,哪裏不老?尤其是你的魂光,你的精神,與史前一樣污濁,爛泥扶不上牆,永遠成不了氣候,依舊是典型的失敗教材案例!”

周博的嘴巴狠毒,一點也不慣着老古。

“本座,今世要扶弟,親手自養出一個仙帝!”老古傲然,對周博一副不屑的樣子,不與他叫陣了。

接着,他瞬間想到了自己的那個組織——扶帝!

他心中一陣打鼓,難道還真要應驗了,不是扶他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都少說兩句吧,我們先準備一下再出發。”楚風開口,不然的話,就衝老古這大噴子的屬性,以及周博這個毒舌的狀態,保證打嘴角沒完。

楚風與周曦低語,告訴她,自己要暫時離開一下去進化。

“什麼,你又要進化了?”周曦吃驚,鮮紅的小嘴微張,臉上寫滿擔憂,楚風這種進化速度太異常,怕他出事。

少女曦對楚風最爲瞭解,在小陰間時與他共進退,相處了很長時間,親眼目睹他是如何崛起的。

這才多長時間,進入陽間後,不過才十幾年,楚風又要晉階了,她害怕他就此踏上一條不歸路。

“你們在說什麼?”周族其他人驚異,有人聽到他們的對話。

當他們得悉,楚風要去進化後,一個個都瞠目結舌,這……還有道理可言嗎?

一個少年狂人,來到陽間十幾載而已,已經大天尊了,還要再進化,這是要進軍大能領域了嗎?

所有人都震驚!

這……沒天理!

尤其是周族的一羣年輕人,周曦的堂兄弟與堂姐妹等,全都發呆,可謂倍受刺激,他們都算是人中龍鳳,畢竟是陽間第六道統的嫡系,可是,同楚風相比,他們覺得自身差遠了。

“我說小曦,你到底找了怎樣一個怪物?”周曦的堂兄忍不住了,小聲問道。

“是啊,這讓我們怎麼活?感覺臉上發燙。別告訴我,他都準備與族中的老祖們爭雄了,將平起平坐!”一位美豔的少女也開口,曾經的自信,現在被人強烈的撼動了。

龍大宇很想說,你們才發現嗎?本龍早就被打擊不知多少次了,最爲可恨的是,一切都是從背黑鍋開始!

怪龍的老兄弟祁鋒也是無言,保持沉默,這個才認識的少年,帶給了他們太多的意外!

他們是從史前活下來的大能,什麼樣的天才沒見過?但是,這種特殊的個例,還是讓他們深感震撼。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五百歲以下的大能!”連周博都在感慨。

“什麼五百歲,數千歲以下的都只是傳聞,真正去考證的話,皆不可信,這……太不正常了!”另一位老怪物糾正。

“不要冒險了。”周曦看着楚風,認真中充滿憂慮,這種進化速度簡直是想殺己身,走向自我毀滅。

“不要擔心,我沒事兒!”楚風給了她一個自信的微笑,想讓她安心。

“我怕你以後再也無法回頭,在時光中看不到真正的你。”周曦輕語。

歷代進階過快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哪怕最後勉強活着,也都生不如死,倍受折磨的精神體徹底淪爲腐爛肉身中的囚徒。

“別急躁,你需要沉澱!”老古也極力反對,認爲楚風再這樣下去絕對會出事兒。

“可以檢測下!”周博開口。

周族何等的強大,掌握有陽間最強呼吸法之一,在道統排名中第六,自古從未被撼動過,在有的時代排位甚至更高。

他們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探查進化者的狀態,看他是否還適合在利用花粉蛻變下去。

楚風驚詫,該族的手段這麼厲害?

他倒也不反對,也想看一看現在自身的境況到底如何。

最終,楚風被送進一座潔白的殿宇中,它通體都是骨質的,沒有陰森之感,像是羊脂美玉築造而成。

按照周族所說,白骨前身應該是一位走到究極盡頭,甚至開始嘗試接續斷路的生物!

所以,連這潔白骨殿的材質都不可想象!

而以這種生物的遺孤檢測最恰當不過,被周族歷代前賢祭煉後,銘刻上無數的符號,與天地間的花粉路相連,稱得上無價至寶。

很快,潔白的骨殿發光,近乎透明起來,連外面的人都能夠看到殿中的楚風是什麼狀態。

“這是……”

楚風吃驚,他看到了什麼,無數的光粒子在天地間漂浮,在那山川中灑落,這骨殿果然不一般。

他又一次看到了模糊的花粉路的本質!

尤其是,他看向某一個方位,那是陽間界壁處,居然可以映現出來,那裏是光粒子格外的濃郁,在沸騰。

楚風神情恍惚,他想到了很多。

陽間大一統,諸天歸一,這一切都是要征戰,要貫穿各界,要殺伐無數,難道這樣可以讓花粉路隱藏的祕密更好的呈現嗎?

或許,三件帝器背後的人,以及主祭者,他們所要的都是這一結果嗎?

收割各界,對那種生靈沒有任何意義!

他們在找什麼,難道就是這些光粒子,花粉路的源頭嗎?讓它們全部再現出來!?

骨殿外的人也在觀察楚風,他們更爲吃驚,很快則是震撼了,還有部分人充滿憂慮之色。

通過特殊的白骨牆壁,能夠映照出楚風的部分狀態,他周身帶着迷霧,居然有些剋制骨殿,無法全部顯照出來。

當然,只是流露的部分真相也讓衆人瞠目結舌,甚至悚然。

楚風的軀體細節被無限放大,可以看到,他有些部分腐爛了,帶着可怖的氣息,彷彿隨時會死去。

在外面看,他站在迷霧中,宛若骷髏,肉身大面積的枯萎下去,不斷的被侵蝕,散發着腐朽的氣息。

“這是什麼情況?”連老古都驚悚了,他並不瞭解周族這座骨殿的祕密。

龍大宇更是頭皮發麻,道:“楚風這是……要掛了?!”

周博神色嚴肅,道:“這是他的未來,嗯,確切的是他如果再進化的話,可能會發生的事,形勢很嚴峻。”

接着,又有宿老解釋,道:“不要擔心,我們每個人進入古殿,映照出來的未來景象,都會是腐爛體,甚至遠比他還要嚴重!”

因爲,如果映照出來,真身完好無損,這就說明再進化毫無問題,不會有什麼風險。

可是,像周博這種大混元層次的老家夥,他再進化的話,就是大宇層次的生物了!

進化成大宇級生靈,古往今來有多少人能成功?

所以,如果讓周博以及宿老去骨殿中,顯照出的來的景象會更爲駭人。

“這樣也很可怕了,楚風不能再進化了。”周曦開口,爲楚風而憂。

一位宿老道:“按照他的狀態來看,他最起碼應該沉澱一萬年,才能消除這種隱患,然後才可以再走下去。”

若是讓楚風聽到,他一定感覺要瘋掉了,他哪裏有時間去冷卻一萬年,他恨不得立刻就登臨絕巔。

因爲,在這個時代,連諸天都走到了終點,個人哪裏還有時間去積澱什麼,不成終極者就得死!

然而,眼下一羣人卻都動容,甚至震驚。

尤其是周族的一羣年輕人,羨慕無比,也震撼無比,只要需要一萬年,這個楚風就能夠問鼎大能領域了?

這個速度絕對很驚人!

雖然,這種速度不見得能排上前幾名,但是,也相當靠前了。

“嗯,如果運氣足夠好,也許幾千年就可以再進化了!”周博補充。

這時,連怪龍與老古都無語了,這種變態的速度讓他們都不想說話了,實在太快了。

須知,他們爲了這一世能快速晉階,究竟付出了什麼?足足一世!

從史前到現在,他們都在積澱,那是最寶貴的光陰,捨棄了親故,忘卻曾經的紅顏,才換來此生的底蘊。

楚風從骨殿出來了,果然,當他聽到周族名宿勸解他需要再沉澱一萬年時,直接抓狂,他可以等,可世間會等他嗎?詭異源頭,不祥之主,祭地以及主祭者,這些都要出現了,再不強大起來,他就沒機會了!

甚至,還有踩着帝骨要迴歸的神祕生靈等。

而這些都說明,這天地間有不爲人知的祕密,連上蒼之上的至高生物都坐不住了,要來爭奪什麼。

“太慢了,難道我的資質奇差無比,不適合進化嗎?!”楚風低語。

衆人:“……”

縱然是周族的名宿,麪皮都在抽搐,你這是在認真嗎?

你罵誰呢?!怪龍則是想噴他。

老古都有點忍不住想打死他了,想到自己爲了今世,不惜主動墜入陰府中化成九幽祇,從史前苦熬到現在才重見天日,自己都沒抱怨呢,而他卻說一萬年太慢了,這混賬的楚瘋魔竟敢如此作態,這樣不知足,故意的吧!?

所有人都不想理他了,包括周族那些原本對他嫉妒羨慕的年輕嫡系,這時都閉上嘴巴,不想說話。

楚風仰天而嘆,道:“想不到啊,我居然遇到人生挫折,有難以打破的桎梏。一萬年,我實在等不起啊!”

這種人怎麼去勸,如何去誇讚?

原本周族的名宿還想激動與亢奮的告訴他,這種天賦古來罕見,速度足夠快了呢,積澱一段歲月必成究極。

可是,現在周族的宿老們,都黑着臉,將話語咽回去了。

只有周博開口,道:“我剛纔看的仔細,你身上有古怪,在未來腐爛的同時,你也有絲絲縷縷的蓬勃生機化生,處在某種微妙的平衡狀態,或許你能打破樊籠,向更好的方面突破,會縮短積澱時間。”

“我會突破的,一萬年太久了!”楚風鄭重的點頭。

你是認真的嗎?一羣人都無言。

楚風、老古幾人上路了,在周族宿老與老怪物的陪同下,趕向界壁那裏。

現在,兩界被貫穿的地方,立着很多道身影,不僅有墮落真仙,更有陽間的究極生物。

此外,發生這麼大的事,可謂舉世矚目,除卻絕世強者外,各族也來了大批的人馬,近距離觀戰。

這時,陽間三大究極強者落入三大墮落真仙的深淵中,還在對抗,生死不知,並未有一人決勝出來。

或許,最先掙脫束縛,先一步降服墮落真仙的人會是羽皇。

此時此景,全天下人都在關注,等待羽皇鎮壓對手,傲視諸仙!

更遠處地上有血,這是真仙以下的生靈交手所致。

出乎預料,在血霧中,也有神聖光束流淌,虛空中紮根着有大道金蓮,地面上在涌動甘泉,映襯的此地血腥與祥和共存。

“不要殺生,終究都是自己人,我們期待陽間的道友相助,幫我們祛除病源。”

一位墮落真仙開口,吩咐大能級的族人,不要對陽間各族的天尊與混元層次的超級精英弟子下殺手。

沒錯,在真仙看來,管你混元級生物多大年齡都是後輩弟子,任你大天尊吃了續命藥從史前時代活到現在也只是小字輩。

墮落真仙在釋放善意嗎?

可是,地上的血說明一切,此地的較量並不簡單。

道族、姬族、鵬族、六耳獼猴族等,陽間各地來了太多的大家族,有人不爲所動,有人則滿是憂慮之色。

比如,亞仙族也來了,他們終究是要上戰場的,陽間的一些頂尖大族,平日享受了足夠多的資源,且被世人尊敬,當發生界戰,陽間出現大危機時,他們必然都要盡義務,需主動上戰場。

楚風訝異,他看到了熟人,在亞仙族那裏有個十分俊朗的男子,皺着眉頭,正是映無敵。

他該不會是被帶來當炮灰的吧?楚風猜測。

事實上,各族都來了不少人,有族中的核心傳人,最強弟子,自然也有要爲家族而戰,註定要流血的精英弟子。

映無敵在小陰間時很強,同時代人中排名靠前,到了陽間後,身爲陰間種,得到完整大世界滋養,可謂突飛猛進。

但是,很可惜,他在亞仙族依舊算不上核心,所以這次隨家族出征,有殞落的危險。

此時,亞仙族內部,映曉曉、映謫仙與家族的諸多強者,都正在通過一面巨大的寶鏡觀看界壁那裏,姐妹兩人無比擔心,怕映無敵死掉。

“啊,楚風,他怎麼去了?!”映曉曉低呼,而他擔心。

她吃驚無比,人販子這是瘋了嗎?不怕被武皇一脈擊殺?再者,他縱然很強,可是能夠參與那裏的絕世大戰嗎?

“我去,我看到了誰?楚大魔頭出現了,真身降臨,實在太囂張了,他這是在傳遞什麼信號?”某一族中,老驢的轉世身,如今風流倜儻的呂伯虎,直接目瞪口呆

時間不長,許多人便都漸漸關注到楚風。

不過,他沒怎麼在乎,周族的老怪物跟來了,他以真身出現沒什麼問題,並且,他原本就想正名,不想再躲藏了。

他看向不遠處的映無敵,想到了過去的一些事,這傢伙每次看到自己同他姐姐以及他妹妹在一起時,臉都如黑鍋底。

楚風忍不住開口,打招呼,道:“映黑子,叫哥,一會兒保你無恙!”

映無敵猛地擡頭,一眼看到了這個熟悉的故人,他確信沒有看錯,也沒有幻聽,這個魔頭竟敢出現在此地?他張了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