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做人要低調

“有情況,我感覺到濃重的惡意,有混賬狗八要要針對我!”老古開口,臉色難看。

然後,他就看向了老熟人,曾經一再擠對他的周族大混元層次的強者——周博。

“你什麼意思?”周博散發着腐朽的氣息,眯縫着眼看老古。

他見老古盯着他,頗爲受傷,因爲,他現在哪有心情理會這個方面教材。

“老周,你想幹啥,不會也要對付我吧?!”怪龍開口,然後,他痛快的自亮身份,告知他是誰。

“你是那頭小龍,現在怎麼變成一隻……蛆了?!”周博訝異。

“我……你!”怪龍一口老血差點噴出去。

周博是什麼身份,大混元級生物,大能中的絕頂強者,都要觸及大宇領域了,自然看出怪龍現在的真身。

所以,他誤認爲怪龍真身是……蟲了。

一瞬間,怪龍炸毛,特麼的,你纔是蛆,你全家都是!

當然,他沒敢喊出來,周博的全傢什麼身份?陽間第六的道統,赫赫有名的輝煌家族,不缺少腐爛的大宇生靈,更有究極強者坐鎮。

他真要喊出來,估計會倒大黴。

“我……神蠶,你看清楚點,我已超越天龍!”怪龍憤慨的糾正。

周博一臉詭異之色,這龍都變成蟲子了,也好意思說超越?還好,他沒有再刺激龍大宇!

轟!

這時,陽間邊緣地帶,界壁那裏出現驚變,傳出懾世的能量波動,無窮的大道符文蔓延,那裏究極生靈碰撞激烈。

羽皇無匹,當真恐怖,那隻大手拍過去後,將深淵覆蓋,照亮虛空,將黑暗化爲光明。

可以看到,深淵底部,佛族老僧似乎已經坐化,在黑色火光中焚燒。

嗡隆!

羽皇大手壓落,要將佛族的究極強者從深淵中撈出來。

“不要觸及,他不行了。”墮落真仙嘆道。

他一體兩面,光明仙體裂爲兩半,被束縛在深淵畔,提醒光雨中神聖而至強的羽皇。

他的黑暗一面,坐鎮深淵中,冷漠而無情,正在散發恐怖的氣息,煉化佛族的老僧。

嗡!

虛空劇烈顫抖,羽皇前行,真身逼近深淵,大手也在更爲迅速的探入。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佛族的老者,即便強大如他,可以睥睨當世,但最終也還是在火光中化成灰燼。

並且,在這個時候,深淵擴張,要將羽皇吞沒進去。

陽間無數人驚呼,尤其是佛族,最後的念想都沒有了,該族那位究竟強者居然坐化了,被深淵吞噬乾淨。

“羽皇!”

這時,許多人驚叫,連他也要陷落進去了。

無數人在關注,數不清的強者都緊張起來。

雍州,一座從未有人敢接近的名山上,有一位生物盤坐,透過虛空,凝視陽間界壁處,他的氣息強大無匹。

此刻,連當年的雍州霸主,都垂手而立,如童子般站在此人的身後。

雍州霸主是誰?當年三方戰場的主導者之一,直到其師門長輩羽皇復甦並出世後,他在退下去。

這一系人馬,可謂強的驚人,究竟都活着哪些怪物,外界無從揣度。

如庸置疑,他們絕對可怕,有問鼎天下的底氣,不然先是雍州霸主,而後又是羽皇,何以敢付諸行動,要統一陽間?

“不好!”

在這座山上,更遠處的地方,還有一個年輕人,驚呼起來,因爲,他看到了羽皇將被深淵吞沒的畫面。

這個年輕人氣宇軒昂,頭角崢嶸,一看就不是凡人,他天賦異稟。

若是楚風在這裏,一定要驚疑,當年他以純肉身偷渡輪回,初來陽間時,曾留下因果,導致某一九竅石胎提前孕育出生靈。

這個年輕是人大空,本是九竅石卵中的仙胎,出世後,最終被雍州一脈收爲弟子。

“無妨!”

唯一盤坐在山峯上的生靈開口,很不真實,模糊而虛幻,連雍州霸主都只是他身旁的童子。

此刻,他開口就是真言,道音隆隆,法則成片,在虛空中流淌不朽的波紋。

“陽間,當被我們這一脈大一統!”他再次開口,很輕,但是卻如仙道字符銘刻在天地間,成爲法旨。

“呵!”陽間,極北之地,武瘋子像是有所感應,睜開了眼睛,自語道:“這一脈的怪物果然還活着。”

與此同時,地下世界,某一黑暗源頭那裏,也有人低語:“難怪雍州有底氣,要立天帝,竟還有這種古老的存在!”

由此可見,這一脈的強大。

此時,可謂萬衆矚目,陽間許多人都在關注羽皇。

秦珞音也在凝視,看着顯照於鏡面上的景象

“糟了,羽皇也墜入深淵了!”有人驚呼。

界壁那裏,黑暗深淵擴張,讓無窮的神聖光雨熄滅,將羽皇也吞了進去。

所有人都大受震動,陽間又一位絕頂強者,號稱神話中的神話,從未有過一敗的羽皇,居然也遭劫。

“陰謀!”

一瞬間,有進化者大喊出生,認爲墮落仙王族耍手段,根本就不是所謂的公平對決,更談不上請人幫其鎮壓黑暗一面。

“想都不用想,這不是墮落真仙,應該是一尊墮落仙王!”

有人顫聲說道,大喊不公平。

“可恥,墮落仙王族太卑劣了!”一些人在憤慨,情緒激動。

不過,陽間的究極生物卻在沉默,他們何其強大,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那並非墮落仙王。

“不用擔心,羽皇還沒有敗,他只是主動進入深淵而已,說不定一會兒就殺出來了!”有人開口。

那口深淵中,果然明滅不定,蕩起光雨,漸漸顯化出羽皇的身影。

不過,很快那裏又黑暗了下去。

老古露出異色,道:“這個羽皇剛出來時,神聖而強大,霸道無邊,想做天帝,居然就這麼被人幹掉了?!”

周博嗤笑,道:“不學無術,眼神差勁兒,看什麼呢,羽皇有志於天帝之位,能夠這麼容易死去嗎?!”

老古道:“我不想與你說話,我已經感受到了你對我濃重的惡意,不過,我警告你,我大哥黎龘還在世呢,別惹我!”

周博不屑,直接看向老古,道:“你這個啃哥族!”

怪龍也跟着咕噥:“不對呀,我越發覺得不安了,到底什麼情況,我不認爲老週會對我下手,他最多也就是弄死姓古的到邊了!”

這種話差點把老古給氣死,還是一夥兒的嗎,會說人話不?!

不過,他也不想窩裏反,而是盯着周博,道:“你都這麼老了,就安靜點吧,以後的天下都屬於我們年輕人了。”

周博發呆,而後指着他,道:“你還要臉不?”

周族一羣人也都無言,這個反面教材還真是臉皮厚。

老古揹負雙手,在那裏踱步,很裝,道:“老周,你安心養老吧,我這樣的年輕人,在這個時代崛起,必然會解決掉墮落仙王族,吾註定爲一個時代的主角,輝煌耀萬古!”

連楚風都看不下去了,想給他一巴掌,讓他醒一醒。

“別說了,我們還在周族呢,當心老周急了打死你!”怪龍小聲道。

老古揹負雙手踱步,毫不在乎,走出殿宇,擡頭望天,然後道:“有何懼之,這天下我都可去得!”

然後……差點就沒有然後了!

一聲驚雷,喀嚓一聲,轟在他的頭頂上,將他劈的渾身冒煙,當場倒了下去,直接抽搐,昏死了!

“我去,什麼情況?!”怪龍吃驚,探出頭去,看向殿外的老古,然後,他的臉色也變了。

轟的一聲,一道巨大的雷光,從另一片天空落下,劈在他的身上,讓他通體焦黑,冒青煙,一個踉蹌,也差點摔倒在地,還好他有準備。

怪龍氣急敗壞,道:“劈我幹什麼,劈老古啊,他在那邊呢,你這老天什麼眼神,認錯人了!本龍我一向安分守己,別清算我!”

所有人都發呆,這是什麼狀況?

“老古!”楚風大叫。

還好,老古天賦異稟,哪怕是突遭襲殺,被轟擊成重傷,但還是挺過來了,一個鯉魚打挺,周身冒煙,復甦並立身在了地上。

他瞬間知道怎麼回事了,威脅來自天上,讓他寒毛倒豎,那是——天劫!

“你離我遠點,我們兩個都要渡劫了,而雷光的威能不一樣,你挨着我過近會死掉!”老古迅速提醒怪龍。

嗖!

怪龍很精,第一時間也明白什麼狀況了,他早先吃了血脈果,自身如同進化了般,強大了很多,註定要渡天劫。

“我說呢,我成爲大混元層次的生靈,怎麼可能沒天劫,只是遲到了而已!”老古在那裏低語。

周族的人都動容,有人在思忖,很快明白怎麼回事了。

早先,天穹上,三件帝器封天,與祭地背後的生靈對峙,那是至高存在的較量,將天劫都給擋住了。

甚至可以說,兩位至高存在震懾一切,連進化者的大劫都不敢臨近,無法出現。

剛纔,三件器物與祭地都消失了,不再封鎖諸天,所以,老古與怪龍的天劫又開始出現了。

而楚風比周族的人瞭解的更多,他認爲,三件帝器與祭地消失後,他身上的石罐也幫助老古遮掩了片刻。

所以,直到老古剛纔實在太裝了,揹負雙手踱步走出殿宇,離楚風過遠時,他纔開始挨雷劈!

“嗷!”老古很慘,在遠處掙扎,因爲,他成爲大混元層次的強者了,這是大能中的絕頂人物,而其劫難纔到來,自然大的可怖。

他被雷光淹沒了,滿身都是電弧,都是血,皮骨與臟腑都早已被打穿,時間不長就遇到了生死大劫。

更遠處,怪龍也很慘,先是披頭散髮,最後更是直接化成一隻蠶,通體都是裂痕。

兩人在渡劫,在生死中煎熬。

“看到了吧,那反面教材太過了,連老天都看不下去了,開始劈他!”周博開口,哪怕知道怎麼回事,也忍不住擠對老古。

“痛煞我也,該死的,這天劫來的太不是時候了,我都沒有準備好!”老古憤懣。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雷光無窮,將他那裏淹沒。

這場大劫持續了很長時間,無論是老古還是怪龍,都幾乎徹底死掉,艱難的掙扎,各自都有半邊身子成灰燼了。

最終,他們在焦土中爬起來,慢慢恢復身體。

楚風其實也應渡劫,但是,他身上有石罐,哪怕它現在不全面復甦,也矇蔽天機,令大劫無法出現,不能感知到他。

老古與怪龍渡劫後,又修復肉身,很長時間後才進入殿宇中。

而這時,陽間界壁那裏發生了很多事。

“黎族的老怪物也去了,墜入深淵中?”

“姬家的究極強者也下場了?”

老古與怪龍都吃驚。

在那界壁處,多了兩個真仙,現在共有三位墮落強者,三口深淵都敞開,三大強者陷落當中。

不過,羽皇所在的深淵在發光,他並未失敗,甚至看到了他的身影,要降服那位墮落真仙。

舍此之外,墮落仙王族還來了幾人,境界在真仙之下,都很淡漠,也很自恃,挑戰陽間各族的翹楚。

“該我周族出場了,幾大強族都註定要下場的。”周曦滿臉擔憂之色,怕族中的長輩失利,死在那裏。

“不用擔心,有我在,我去解決幾人!”楚風開口,安慰少女曦。

老古聽聞後,更是笑了,看着周博,道:“老周,你看,年輕一代的爭霸也開始了,求我啊,作爲當世年輕俊傑,我可以替你周族出手!”

“你還要臉不?”周博臉色漆黑,這反面教材居然抖起來了,不過,貌似還真需要這種“年輕”的大混元級生物出手。

老古傲然,道:“我古塵海,英姿勃發,與我兄弟楚風號稱絕代雙驕,將要一起去橫掃墮落真仙以下的所有強者!”

怪龍急了,道:“我呢,加我一個,即便我不能出手,但我也是四大美人組合中的一員,不能將我開除啊,此次大戰也要誦我之威名。”

老古沒搭理他,看向周博,道:“老周,求我吧,試問當世誰主沉浮?還看我們年輕一代的絕世雙驕!”

周族一羣人都臉色詭異,無聲的看着他,認爲這主太不要臉了!

周博則麪皮抽搐,道:“當年你是啃哥族,倚仗黎龘,現在又要成爲啃弟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