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

“一株開三花,原本是一家,我等從未忘記出身究竟是誰,可卻總被故土誤,最是可悲。”

陽間界壁被擊穿處,那個生物竟無比感傷,充滿了惆悵,讓人感受到一種非常淒涼的境況。

陽間各地,各教的生靈都很吃驚,就是一些老怪物都在蹙眉。

關於墮落仙王族,九成以上的大族都不瞭解,但是像周族、黎族、道族等,自然知曉其根腳,他們的確曾是同類。

甚至可以說,仙族曾經極盡璀璨,輝煌耀萬古,其源頭可追溯到天帝,曾爲正統!

可是,他們被污染了,全面變異,肉身腐爛,而後徹底墮落,走向無邊的深淵,自從成爲了敵人!

現在,他們中的墮落強者,居然有人這樣開口,感傷身世,很悲涼的樣子,實在讓人驚疑不定。

“嘆,千秋後誰知吾族,是否還有人追憶,記得吾等,本是同根同源,今世卻相互殘殺。”

“如今,吾族有些人真的覺醒了,甚至產生抗體,不少族人都在迴歸,徹悟前世今生,墮落仙王族這個充滿血與罪的名字,讓我等心如刀絞。”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墮落仙王族覺醒,真的徹悟了?

“當然,這世間有光就有暗,便是十日橫空也不可能照耀到每一個角落,有些族人墜入深淵很遠,回不來了。可我等這些人卻不想再與陽間征伐。”

隨着那個生物訴說,人們知道了一些情況。

墮落仙王族分化,有人願與陽間和解,不再爲敵。

而有些墮落真仙則更進一步墜入更可怖的深淵,再也無法回頭,執意要戰。

尤其是這一次,諸天大一統,死中求活,走極端的墮落生物忍不住了,要死磕陽間,覆滅此界。

“來就來,誰怕誰,當年各家誰沒殺過真仙?但凡有點名氣的,想要崛起的怪物,都要去殺一頭,不然都沒臉見人!”

黎族的老頭子叫道,那可真是一點都不怕。

陽間各地,許多進化者都發呆,那是什麼樣的變態年代?各族強者皆好戰,以殺真仙爲榮!

許多人愕然,被驚的不輕,陽間那段失落的過去竟這麼強勢嗎?墮落仙王族被視爲獵物,以頭來論。

界壁那裏,那個生物嘆道:“我們願再戰,尤其是現在的大勢,死中求活,爭一線生機,我們何苦內耗?”

黎族老者道:“我沒說你,我是在說徹底墮入深淵,無法回頭的生物,讓他們儘管來,老夫也想效仿先祖,殺幾頭!”

“黎老頭閉嘴,噤聲!”

連陽間一些老怪物都看不下去了,讓他不要再說了,現階段能不打沒人願意死磕,那樣會流血死很生靈。

界壁處,那個生物很模糊,但是可以看到是人形的,他再次開口了,道:“我希望,就此止戈,同源的你我再無血與亂!”

“你所說,可爲真?!”

佛族的一位老者忍不住了,白眉很長,身體在虛空中顯照,如同古老的佛陀從遠古走來,周身都是符文,與萬道共鳴!

究極生物!

佛族,果然底蘊厚的駭人,現階段直接有究極層次的生靈復甦,與墮落仙王族的人對話。

“自然是真!”界壁處,那個生靈開口。

不過,他又低語:“不過,有些問題需要解決,吾族部分真仙永墮深淵,再無復甦日,需鎮壓。”

“嗯?!”

這種說法讓陽間各大強族都驚訝,墮落仙王族要引強援去殺另一部真仙?!

居然引陽間強者出手,去對付墮入深淵中的族人,這當真是徹底那部分真仙決裂了嗎?

陽間各族,有不少強者都大喜,消弱墮落仙王族,那絕對是正確的,是大勢。

“如何鎮壓?!”佛族老者開口,他功參造化,身前背後都是特殊的金色符號,構建成一張鋪天蓋地的袈裟。

此袈裟輕輕抖動,彷彿可以鎮壓八荒!

“當入深淵!”界壁處的生物在迷霧中開口。

陽間各地,許多人頓時變色,這還算是誠意嗎?

如果陽間的究極強者進入墮落仙族所在的區域,還有什麼活命的保障,這多半就是去送死。

何意,這是在戲耍陽間的進化者嗎?

各族的生靈此時都沉默,神色難看。

“我所說皆爲真,請看,深淵加吾身!”在界壁那裏,大窟窿近前,轟的一聲,霧氣炸開,一下子明朗起來。

那個生物,人形,帶着仙道氣息,但也有如深淵般的魔性,很矛盾的個體,看起來是個中年男子,但是卻讓人感覺到無比古老,像是與天地共存無窮歲月了。

他最起碼是個墮落真仙!

突然,變故出現,在他的背後,浮現一個深淵!

同時,他的身體裂開了,從他的血肉中掙脫出一到模糊的身影,黑暗,不祥,由符文組成,與那深淵交融。

這一場面很可怖,他到底是什麼狀況?

他的身體在流血,像是被立劈爲兩片了,從當中掙脫出的部分符文身影與那黑色的深淵凝結爲一體。

而他的肉身即便裂開了,卻也活着,不曾死去,還在開口說話。

“看到了嗎,這就是深淵,幫我鎮壓!”

這像是蠶變,但卻又不同,一個蠶繭,孵化出兩個生物,一個在裂開的肉身中,一個融入背後的深淵。

那繭,或者說那肉身,在不斷的流血,看起來非常的可怖。

陽間,所有強者都驚悚,被鎮住了。

這個生物的狀況讓人感覺妖邪!

“這就是你說的,無心與我等爲敵?”黎族的老者又忍不住了,火氣上涌,道:“這分明就是在叫陣,挑釁,如果想開戰,不如直接一點!”

一些人感同身受,覺得被戲耍了,到頭來還是要與這個生物對決。

“不,我真的覺醒了,復甦了前世的種種,但是,卻有深淵加身,所以請陽間高手鎮壓!”身體幾乎列爲兩半的墮落強者開口。

“呵呵……”在他的背後,深淵中傳來冷笑聲,那個由符文組成,模糊不清的身影,有可怕的魔性,讓陽間許多進化者聽到後,頭疼欲裂,像是被詛咒了。

這相當的詭異,一體孕兩個生靈?

人們吃驚,有不解,也有迷惑,還有懷疑。

真的如他所說那般,需要人鎮壓與他相連的深淵嗎?

這是怎麼回事?

有人根本不相信,認爲墮落仙王族輕慢陽間,故意這樣作態,實則是羞辱所有進化者。

也有人懷疑,或許這個墮落強者所言非虛,他的確一體兩面,他憶起前世,但在他的血肉中也有一個墮入深淵的黑暗強者。

“你該不會告訴我們,所謂的墮落仙王族有部分人覺醒了,都如你這般吧?”佛族的那位究極生靈開口。

“的確如此!”那個生物沒有掩飾,這樣回答。

“那還說什麼,戰吧!”陽間的究極生靈忍不住了,越發覺得墮落仙王族欺人太甚。

“請聽我說,吾真的懷着誠意,請你等來鎮壓,殺了他,我自然便與你等站在一起,而今吾被深淵禁錮,時常不自由!”

那個生物說的很認真,不過其肉身裂爲兩半,血淋淋,看起來相當的猙獰與可怕,讓人不寒而慄。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竟能如此?

一時間,陽間許多人都心中沒底。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當誅心才行!”陽間,有人開口了。

“我去鎮壓!”

佛族的強者動身,徑直趕了過去,要一會墮落仙王族的這個生物。

天下大震!

因爲,那可是一頭墮落真仙,強大的不可想象,佛族的究極生靈能夠對付的了嗎?

“時隔多年,大邪靈終於又出現了,沒什麼可說的,殺之!”陽間,有些地方,有古老的生靈低語。

佛族的那位強者,動作很快,一步邁開後山河倒轉,橫渡天地,貫穿無盡的虛空,來到了界壁那裏。

“來吧,殺我真身,填平墮落深淵!”那個生物開口。

他那兩半血肉之軀發出光華,居然有鐵鏈在響,仔細看,他被鎖住了,裂開的身子被束縛在深淵前。

而深淵中,那個由符文組成的模糊身體在笑,牙齒很白,可是卻又給人驚悚的感覺,他周身都是符號,在低語,一時間讓陽間各地無數進化者都再次頭痛欲裂,在被墮落真仙無差別攻擊。

還好,佛族的強者到了,一張袈裟向前覆蓋過去,擋住所有黑暗道紋,鎮壓這個生物。

剎那,低語聲消失,侵蝕衆多進化者的可怕波動潰散。

袈裟由金色的符號構建而成,覆蓋在深淵上,神聖光輝普照,像是在淨化一切。

“居然就這樣開戰了!”

陽間,周族的殿宇中,老古嘆道,沒有想到今天會發展到這一步。

楚風也動容,局勢變化之快超乎想象,墮落仙王族來了,一體兩面,引發陽間究極生靈出手。

轟!

一道刺目的光華綻放,那袈裟居然瞬間燃燒,而後成爲了灰燼,被一股黑色的火焰焚燬了。

這超乎人們的預料,居然才一交手就有了結果?

接着,那口深淵冒出熊熊火焰,漆黑無比,詭異而懾人,將那佛族的究極強者直接吞噬了進去了。

佛族強者一聲低吼,但是,卻沒有掙脫出來,周身被黑火淹沒,沉入深淵,轉眼就不見了。

陽間失聲!

那可是究竟生物,古來難得一見的絕世強者,居然才交手就敗亡了?!

天地暗下來了,日月星都不見了,陽間一片灰暗,一個究極生靈居然直接就被吞了,那墮落真仙何等的可怕?

甚至,許多人心頭震動,懷疑那還是墮落真仙嗎?該不會是一尊墮落仙王吧!

正在這時,天穹上的大窟窿漸漸閉合,混沌鐗、萬劫鏡、輪迴燈這三件器物全部隱去。

祭地也在這時不見了,就此消失!

一道聲音在遠去,在消散:“死中求活,一線生機。”

主祭者與那三件器物背後的生物同時退走!

眼下,一片昏暗,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趕在一起。

人們看不清方向,連究極生靈都感覺迷茫,心有恐懼,接下來該如何?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請來誅殺!”界壁那裏,墮落強者再次開口。

但是,陽間各地,各族強者都謹慎了,神色凝重。

誰能殺他?佛族的高手已經很強了,可是,一眨眼就被吞掉,讓人覺得要窒息了。

“我黎族無懼!”黎族的老怪物怒了,早先時也屬他脾氣最差。

不過,這時,雍州方向騰起大片的光雨,有一人先動了。

“羽皇?!”有人驚呼。

此刻,即便身在周族,楚風的臉色也不禁變了,透過周族的一面晶壁牆,看着那光雨中的強大身影。

楚風自然知道那個人,疑似秦珞音前世所喜歡的人。

他竟是究極強者了?楚風動容,一直以爲他是準究極層次的生物,沒有想到,這個在武瘋子與黎龘之後崛起的強者,已經站上陽間最高峯。

難怪當初在三方戰場大戰時,他迅速擊潰南部瞻州的霸主,氣吞山河,要統一陽間。

此時,陽間一座山峯上,一個丰姿絕世的女子眺望天宇,看到了凌空橫渡而去的至強羽皇。

她正是秦珞音,今天發生這種大事件,身在陽間,她自然有所感應。

“羽皇能夠擊殺墮落仙王族的強者嗎?!”陽間一些地方,有人在低語。

“不能殺的話,怎麼統一陽間?他可是立志要做天帝的人!”有老怪物開口。

但也有人搖頭,道:“羽皇至強,自然無需多說,但是,雍州一脈要統一陽間,不見得是羽皇最終稱尊,這一脈的水很深!”

羽皇出行,神芒億萬縷,光雨灑落,神聖無匹,照亮大半個蒼穹,真的像是羽化飛仙般,普照世間。

他貫穿混沌,向着界壁那裏趕去。

老古忍不住了,道:“今天,原本是你我兄弟綻放光芒的日子,沒有想到出了這等大事,我感覺風頭全被人搶光了。”

老古不服,在那裏又道:“我們是不是要幹件大事兒?!”

楚風無言,相對來說很沉穩。

他連魂河都闖過了,雖然世間不知其威,但是,他相當的有底氣。

不過,不知道爲何,這時他也有些心中不寧了。

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要劇變嗎?楚風在嚴重懷疑。

“不對勁兒,什麼狀況,我總覺得要出事兒,關乎甚大!”怪龍開口,滿臉凝重與驚懼之色,甚至,他都有些頭皮發麻了。

老古亦霍的擡頭,他覺得頭皮要炸裂了,到底要出現何等變故?!

甚至,周族的一些老怪物也驚悚,心中強烈不安。

此際,羽皇趕到界壁那裏,億萬光雨飛灑,神聖到了極致,他很強勢,腳下踏着璀璨的大道符文,宛若天帝降世!

轟!

沒有任何話語,他單手向着深淵中壓落過去,覆蓋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