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曾殺仙族

這是何等的生物所爲?居然將陽間大世界壁壘打穿,實在恐怖的讓人不寒而慄。

這個生靈必然功參造化,若是有意針對陽間的一些古老道統,實行定點滅族的話,那就可怕了。

周族上下皆悚然,連一些老怪物都坐不住了。

懸空的島嶼上,黃金殿宇中掛着一面古鏡,瑩瑩發光,監控陽間,將模糊的畫面傳了過來,映照虛空中。

一隻漆黑的大手,直接就那樣一巴掌掄來,打潰混沌,擊穿界壁,浮現在陽間!

在那裏,秩序符文密集,黑色大手的紋理上映現山川日月,太過宏大無邊了,這簡直可以滅世。

喀嚓!

周族的那面寶鏡四分五裂,不能再映照陽間界壁處的景象。

“界戰要來臨了,這世間的一切秩序都要被推翻,最危險也最可怕的時代突兀到來,便是我族都可能會覆滅!”

周博顫聲道,大災難到了,這是一個無比可怕的亂世,流血時代就此到來。

這時,楚風已經瞭解到,早先周族接到的法旨是什麼,只有簡單的一行字:大一統,一線生機!

這是至高生靈給予的啓示嗎?

所以,不久前陽間各地大亂,都在商議,要如何統一陽間界。

可是現在看來,所謂的大一統,是涉及到了諸天萬界,而非一域,這就駭人了,便是究極生靈都可能要被滅,剩不下幾個。

真要是諸天流血,各界對戰,世間所謂的不朽傳承,究極道統等,根本算不了什麼,都要被打殘,九成都要被推平。

“這是人禍,不是天災,爲什麼要啓示我等大一統,現狀不好嗎?”

一位衰老的大能開口,聲音發抖,滿身都是腐朽的氣息,他活不了幾年了,不是在爲自己考慮,而是憂周族,擔心後輩。

“噤聲!”

周博低聲呵斥,忍不住擡頭望了一眼天穹,那大窟窿還沒有消失呢,三件帝器與祭地虛影還在,依舊對峙。

“看一看祖殿新降臨的法旨寫了什麼!”周雲仙開口。

剛纔,又有一張法旨從那天穹上的大窟窿處飛來,落在周族的祖殿中。

事實上,不止周族,排名靠前的古老道統都接到最新法旨。

遠處,那座古殿於虛空中懸浮,當中有數位更加古老的強者坐鎮,都是周族史上祖宗級存在,他們腐朽,衰敗,都快沒人形了。

但是,他們卻都在艱難而努力的活着,只爲增加周族的底蘊,保護家族。

這幾人曾是歷代的族長,雖非家族金字塔最頂點的戰力,不是大宇級生物,但也驚世駭俗,最弱的都比周博強上兩分。

此時,有人嘆道:“大亂到來,這是最後的一線生機,還是最終的瘋狂,要收割各界?”

“還有選擇嗎,眼下最起碼可以延緩毀滅,讓各族多活上一些年。”

“沒的選擇,不然,一旦祭地降臨,而我等不投靠過去,舉族皆滅。”

“可是,我心中還是不安,三件帝器背後的生物,讓陽間統一,讓諸天大一統,真的是在庇護我等嗎?”

幾位老怪物掌握周族最核心的祕密,甚至比避世不出的腐爛大宇生物都瞭解的更多,畢竟是周族歷代的族長,親力親爲,主事多年!

“也不見得真的會演化諸天血戰之慘烈,這不是有預示嗎,各族可以穩妥的商談,退一步的話,或許就能止戈。”

“可是,真正的強族,傳承古老而完整的大世界,誰會低頭呢?活到這種境地,誰不知道,越是亂世,越是強者恆強,先低頭的註定會淪爲劫灰,所謂一線生機都是爲最強一界準備的!”

一位半邊身子腐爛的老者嘆道,他在大混元層次沉澱很多個時代了,都快成爲恆字稱號的混元強者了,強大無比。

“先談吧,若是能止戈,總比血染諸天好一些。”

“我周族在陽間雖然排位前數名內,但放眼各界,對手太多了,令人深感焦慮。”

同時,他們幾人也都在盯着一面古鏡,比黃金古殿中破裂的那一面還要古樸。

幾人看到了模糊的畫面,都在盯着界壁破損處,並猜測出是哪一界出手。

“墮落仙王族真的強勢啊,他們最先忍不住,這是想統馭萬界?”

“雖然是該族的手段,但那裏的缺口連着的卻不像是墮落仙界!”

“是他們扶持的那個世界,墮落仙王族負責擊穿界壁,放縱那一界的生靈跨界過來。”

最終,他們一番密議,將所看到的,以及法旨上的符文映照出去,傳到了周族所有名宿的眼前。

法旨大意就是,諸天大一統,死中求活,一線生機可期。

周博、周雲仙等人看到這些後,都臉色驟變,死中求活?

這得多麼嚴重,惡化到了什麼程度?!

楚風、老古的臉色也變了,此時,都預感到腥風血雨的時代到來,驚天變局當真是開始了。

“墮落仙王族,很強,很可怖,他們又出現了!該族扶持的大界最先發難,而且直接衝着陽間而來。”周雲靈也臉色難看。

顯然,這等不朽的道統,陽間排名最靠前的家族,瞭解很多驚人的古老祕辛,遠超世人的想象。

“如果有血戰,第一戰,註定要與墮落仙王族打交道,剛開始就是這一無比恐怖的族羣,太可怕了。”

此時,一位大能滿心的憂慮,連周族都在擔心,可想而知問題多麼的嚴重。

老古都不出聲了,此地氣氛凝重。

楚風也心中不寧,陽間界要有大戰了,而那所謂的墮落仙王族,絕對就是大邪靈一族。

“呵,沒什麼可怕的,雖然叫墮落仙王族,但你們真以爲都是仙啊,那豈不是太荒謬了。”一位老者開口。

現在,他們在殿中商議,都沒有揹着楚風與老古,因爲這些事馬上就要傳遍陽間,墮落仙王族會是天下共敵。

周博開口,道:“緊張什麼,害怕什麼?什麼仙王族,當年又不是沒弄死過,而且殺的可都是真仙,不是掛虛名的生物!”

他居然說出這種祕辛,讓所有人都吃驚,連老古都大爲震動。

楚風更是驚異,周族的底蘊太恐怖了,曾殺過一些真仙?

“不要覺得墮落仙王族多麼了不起,並非不可敵,當年徵仙時,我周家也是強大的主力呢。”周博道,鼓舞士氣。

這時,楚風突然想到一些舊事,陽間界的先民曾與仙族廝殺,而後斷開了那片戰場,現在看來,就是與墮落仙王族血拼?

這是不同體系,不同進化支路的對決,但其中必然還有其他隱祕。

仙族,何以成爲墮落仙王族?

楚風想到狗皇、九道一、腐屍等人的一些話,有些明悟了,路已斷,曾經的輝煌墜落到黑暗。

真正的仙族,還有嗎?幾乎都成爲墮落仙王族!

這就是粘着血的一部分真相嗎?

“咱們周族的古祖,當年一旦成就大宇身,走到究極領域中,就會主動去殺仙。試問,輝煌者誰沒去殺過墮落真仙?這就是當年的風尚!”

周博儘量說的輕鬆,不然的話,還未開戰,自家士氣先低落下去,那肯定會無比的糟糕。

有些話他說的是真的,但有些自然有不少水分。

周族先祖曾經殺真仙,這是真的,但絕非一步入大宇級就能做到,必須得到了中後期才有可能。

腐爛的大宇生物,不能力敵真仙級生靈。

當然,周家曾經的老究極,還有熬過漫長歲月大宇生物,的確強大的離譜,昔年確實都殺過真仙。

可是,又有幾族可與周家相比,他們畢竟是排位在最強的幾個道統內,掌握有這個進化文明最厲害的呼吸法之一,怎能不燦爛?

“殺過真仙?我族這麼強大,而現在活着的古祖呢,也能夠做到這一步吧?!”

在場的人都無比振奮,熱血都激盪了起來。

“當然,我族究極強者,殺真仙毫無問題。”周博傲然,對自家的古祖充滿信心。

而後,他又補充,道:“告訴你們也無妨,我族甚至有當年殺過真仙的老祖從當年一直活到當世來。”

這讓一羣人震驚,而後興奮,士氣暴漲,哪怕末世到來又如何?周族史前的列祖列宗有些人還在呢!

那種人絕對是經過了血與火考驗的至強者,周族人的信心頓時就爆了。

“可以啊老周,幾句話就點燃族人輝煌信念。”老古說道。

周博瞥了他一眼,道:“你這反面教材,活着的失敗案例,就別說話了,我怕帶壞我族的精英子弟。”

接着,他又補充,語重心長,道:“多和你兄長學一學,他雖然心黑手辣,不是什麼好人,但的確很強,當年也是殺過真仙的主兒。”

黎龘這種戰績,有些連老古都不知道,讓他有些發呆。

但是,很快他就回過神來,這周博在罵他呢,又一次說他是反面教材。

老古鼻子差點氣歪,道:“我怎麼失敗了,你看你,活了這麼久也就是大混元嗎,我現在也是這個層次了強者了!”

這時,不遠處的一座青銅塔突然亮了起來,周博面色變了,他知道,那是陽間最強幾族的聯絡塔。

顯然,應該是佛族、恆族、姬族等要與周族密談。

周博迅速走入青銅塔,在裏面浮現出最強幾族的老怪物,彼此間都認識,都很嚴肅,迅速密議起來。

“墮落仙王族,借道與扶持另外一個大世界,首選就是要攻破我陽間,惡意濃重,這將是滅界之戰,不可能善了,不死不休!”

“打吧!”

“必須得打,而且要殺到真仙血染紅天穹,仙屍成片,不然的話永遠無法止戈!”

陽間幾族,出乎意料的強勢,幾個老家夥的火氣像是格外的大,剛一交談幾乎就都要全面開戰,嚷着要去屠仙!

因爲,他們知道,墮落仙王族太恐怖了,這一進化文明曾經璀璨的駭人,照亮了諸天萬界。

對於這一明顯墮落,不再爲真仙的種族,必須得血戰到底,依據記載來看,只要陽間稍微退縮,他們就會愈發的兇猛,全面入侵。

“對這一族絕不能軟弱,否則後果嚴重,只有以殺止戈,打到他們痛了,怕了,才能平息血與亂,最好能夠殺一頭真正的墮落仙王!”

嘶!

連正在商議的老怪物都有人倒吸冷氣了,總覺得黎族那老家夥不靠譜,都嚷嚷着要殺墮落仙王了,這個主戰派強勢的過分了。

“我們應該祈禱,已經沒有當年的仙王殘活下來,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怕什麼,我等祖上曾殺真仙,更使出手段讓墮落仙王殞落,身爲後人,豈能弱了祖先威名,打殺就是了!”

你大爺,不應該軟弱是好,可你亢奮成這個樣子也是大問題!幾個老怪物都腹誹。

然而,在最強幾族相商時,陽間界發生了變故。

轟隆!

界壁上的大窟窿猛烈的擴張,像是一頭無敵的生靈在開拓,要將兩界徹底貫穿,融爲一界。

此時,有可怕的聲音傳來,傳到了陽間各地。

“唔,本是同一源頭,何需血與亂?雖然我等被侮爲墮落仙王族,但是,我們從未忘過己身是誰。今次開界,不爲破關,不興刀兵,不流血與淚,只想與各族坐下來商談。”

這是誰,墮落仙王族的生物在開口?居然說出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