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上門女婿

開啓正門,似乎是了不得的禮遇?楚風驚異。

很快,他就知道,周族的正門何等的不凡!

平日間,根本看不到那所謂的門戶,需要激活此地,它才能夠顯現。

大海壯闊,金色浪濤起伏,前方仙山成片,白霧繚繞,美景無數,可是平日間並沒有所謂的山門。

現在,隨着周雲靈吩咐,仙山間光雨無數,像是有紅塵中的至強者飛仙,帶起浩瀚生機與光束。

一座巨型的門戶憑空出現,在那裏道祖物質濃郁,神性粒子洶涌,晶瑩的光雨灑落,神聖無比。

“請!”周雲靈開口。

她身爲大天尊,不比族中的大能身份弱,加之她潛力巨大,未來可以期許大混元道果,所以話語權不小。

她與周雲仙並稱爲周族的靈仙雙驕,被視爲有望觸及大宇級邊緣的潛力強者。

現在,她主導這一切,幾位大能與那些名宿都沒有反對,表示認可。

楚風沒有想到,早先對他最兇、很嫌棄他的老嫗現在對他居然最熱情,這個結果讓他沒有想到。

巨大的門戶,光雨飛灑,秩序符文構建出一條金光大道,迅速鋪展到近前來,仙霧瀰漫,道祖物質蒸騰,光路蔓延到楚風的腳下。

除此之外,在璀璨的寬闊道路的附近,各種異象紛呈,比如虛空中紮根着大片的金蓮,更有火紅朱雀與金色天龍等盤旋,大道碎片浮現,伴着混沌起伏。

幾位大能都邁步走上這條大路,示意楚風上來。

周曦自然在列,她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

至於那些年輕的男女,起初都有些羨慕,但最終卻也被允許,踏上了這條路。

很快,楚風知道周曦那位堂兄爲什麼吃驚,並且無比羨慕了。

這所謂的正門,居然蘊含着造化。

此時,道祖物質化成光束,普照下來,讓所有人的肉身都通透起來,居然在爲這條路上的人洗禮。

同時,還有誦經聲響起,有成片的字符綻放出來,烙印在虛空中,而後又向着路上的衆人落下。

這一刻,楚風心中寧靜,體悟到了一種蒼茫的大道,一種聖潔與廣闊的天地,他彷彿看到了上蒼。

剎那的駐足,他居然像是悟道,陷入到一種莫名的境地中。

很快,他回過神來,這麼短暫的瞬間,他居然體悟出許多東西,像是閉關與悟道數年般。

這讓剛晉階不久,接近雙恆尊果位的楚風,深感震撼,他鞏固了境界,似乎已經沉澱了數年之久。

這就恐怖了,走一次周族的正門,居然有這麼大的好處?

“非我族貴客到來,不會輕開此門。”周曦在旁小聲解釋。

顯然,周家對楚風很重視,將他當成了大能級中的絕頂老怪物般對待。

這時,周雲靈不再凌厲,雖然沒有當面說什麼,但暗中表達了歉意。

這個老嫗性格強勢,嫉惡如仇,看人不順眼時,不加掩飾,言辭不善,而看對眼時則熱情濃烈的過分。

此時,另一位大天尊周雲仙微笑,開口爲其解釋。

她原本就對楚風很溫和,報以善意。

“周雲靈心地不壞,她要爲我族考慮,你殺了太武,與武瘋子爲敵,又得罪了沅族,更與人王莫家不死不休,我們這樣迎你,的確頂着很大的壓力。”

不需她多說,楚風自然明白什麼情況。

他樹敵不少,且全都是絕頂強族,像武瘋子這種生靈,有幾人可以制衡?

無論周族今天有什麼表現,他都不覺得意外。

況且,周族本質上對他並無惡意,早先更是出動兩位大天尊來見他,考量他究竟如何,已經算是無比重視了。

當然,他也談不上受寵若驚,表現的很平淡。

這個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想要獲得尊重,還得自身足夠強。

不然,周族何以敢冒着得罪武皇的風險迎見他?

今天,楚風表現的很恐怖,讓周族都爲他開啓了正門。

當即將要踏入仙山間時,楚風又一陣遲疑,會不會有腐爛的大宇級生物復甦,他可不想面對那種怪物。

他相信周曦,也看出周族對他無惡意,甚至可以說現在充滿了善意。

但是,他對老究極以及腐爛的大宇級生物一直都很忌憚,不想接觸呢。

現在的他,萬一與那種怪物碰上,沒有還手之力,差距巨大。

“都怪黎黑子,原本我身上還有一件無上兵器呢,足以自保,結果被他給黑走了!”楚風心中自語。

在魂河大戰時,黎龘曾言,敢問天下是否還有帝兵,借來一用。

然後,楚風身上的某件長條形青銅塊就……飛走了!

此後,它就再也沒有回來,黎龘壓根就沒還!

那是楚風從太上禁地中帶出來的東西,是自天帝的青銅棺槨上墜落的殘塊。

“黎黑手,你黑了我的棺材板,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可惡啊!”楚風腹誹,充滿怨念。

雖然他身上有石罐,但是,這東西的復甦不受他控制。

周曦大眼眨動,帶着俏皮的笑容,輕語道:“不用擔心,神一樣的少女保護你!”

她對楚風太瞭解了,一個眼神就能懂,知道他有些顧忌。

同時,她也暗中嘆氣,知道他真的很不容易,從小陰間闖到陽間,這麼短的時間就有如此成就,付出了太多的血與淚。

這些年,她一直在尋找楚風,在打探與瞭解,知道了關於他的許多事。

楚風啞然,神一樣的少女現在離天尊還遠呢,怎麼保護他,不過他自然很信任周曦,願隨她前行。

當然,楚風也是有底氣的,雖然沒有了棺材板殘塊,但要是逼急了他,還是有手段自保的。

轟!

突然,遠方的海面炸開了,確切的說是虛空大爆炸,引起金色汪洋澎湃,浪濤拍天。

“誰在爲難我兄弟?!”

有人大喝,能量物質滔天,一朵又一朵蘑菇雲在大海上空騰起,放射性物質太濃郁了,毀天滅地。

老古來了,他一直在遠方跟着,感應到了大戰的氣息,所以殺過來了。

此外,老古降臨後,怪龍與三位大能也殺到了,他們在更遠一些的地方綴着。

幾人早有安排,若是感覺不對,就來接應楚風。

周族的人動容,一位大混元級的強者趕到了?此外,還有三位大能聯袂而來。

“老古,別誤會。”楚風喊道。

周圍的人立時明白,楚風居然有這麼多大能級的朋友,爲他壓陣,在後方跟着他同行。

最終,老古、怪龍他們也被請進了周族。

正門的後方是臺階路,直通天穹上,那裏許多島嶼,其中一座雲蒸霞蔚,仙霧涌動,非常飄渺。

“今天貴客不止一位啊。”

島嶼上,有一座古老的殿宇,一位無比蒼老的強者走出,親自迎接衆人,他赫然是一位大混元級強者。

他很老,脊背都駝了,身上帶着濃郁的腐朽氣息,但是,周族所有人都對他恭敬無比。

因爲,這個老者活了太長的歲月,並且是周族大宇與究極生物之下的幾位最強者之一!

“你……怎麼有點像我的一位故人?”周族的這位老者開口,盯着老古。

“周博,你這老家夥還活着?!”老古吃驚。

“嗯,真是你?和以前一樣,放浪而輕浮,你這個啃哥族!”周族的老祖周博神色不善地盯着老古。

老古頓時炸毛了,你大爺,被認出來也就罷了,還當着一羣小輩的面,提他往昔荒唐事。

楚風發呆,他還真沒說錯啊,老古當年就被人說是啃哥族了!

周族一羣人都吃驚,同時也很無言,老祖什麼話都敢說,這不是得罪人嗎?

周博道:“來,我給你們介紹下,他就是我常對你們提的反面案例,他就是那個古塵海!”

“周博,老匹夫,你太可惡了,居然那我當範例,在小輩面前埋汰我,可恨可惡!”老古憤懣,他居然成反面教材了。

這時,周家一羣老者,以及那些年輕的嫡系精英,都露出怪異之色,全都在盯着老古。

久聞其名,這個史前的反面教材人物居然活生生走到眼前,出現在此地,讓他們都無比好奇。

老古氣道:“老家夥,周博,我警告你,別惹我,我大哥黎龘不久前現身了,還活着,當心我讓他來拆了你們的山門!”

“看到沒有,還和當年一樣,動輒就提他大哥黎龘。”周博哈哈大笑,然後,他又臉色不善,道:“黎龘在哪裏,你讓他過來,我族的古祖一直想找他呢,當年是不是他拍我族古祖後腦一記黑磚?!”

這種隱祕,這種舊賬,居然就被周家這位老祖毫無遮攔的說了出來,讓一羣人都目瞪口呆。

楚風也發呆,黎龘都幹了什麼人神共憤的破事,走到哪裏都有人想打他!

不過,楚風也不覺得意外,畢竟不止一次聽人說過了,黎龘當年爲了練終極拳,曾經膽大包天,找擁有前十大呼吸法的家族的老族長下手,可謂吃了仙人心天帝膽,打了好幾個人的悶棍!

當然,被偷襲得手過後,曾在很長的歲月中,那幾位老族長都在尋找黎龘,想打死他。

“讓你大哥來啊,我族古祖一定很開心,保證親自招待他!”周博進一步說道。

老古聞言,有些無奈了,他估摸着,黎龘是不願意接近周族的,畢竟理虧,當年打完悶棍就跑路了。

不過,經老古這樣一攪和,楚風覺得,即便周族的大宇級生物復甦,他都不怕了,畢竟黎黑手的兄弟此呢,天生背鍋俠。

“你看我做什麼?”老古發毛,總覺得楚風的眼神不對勁。

“他在看你後背上的黑鍋呢。”怪龍適時開口,太瞭解楚風了,親身經歷過多次了。

“你大爺,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老古醒悟,一陣後怕。

他祈禱,周族的史前老族長千萬不要真有所感應,甦醒過來,到時候不分青紅皁白,先揍他一頓,那就冤了。

這一刻,老古始終覺得,周族這片仙山深處,像是有一個腐爛的老怪物在盯着他,讓他後背陣陣發涼。

周族對楚風很客氣,也很滿意,令怪龍忍不住想開口,這是在看上門女婿嗎?

因爲,各種話題都是在圍繞楚風與周曦。

“我兄弟是來借土的!”老古開口,他對周族一點也不客氣,主要是被周博刺激的。

楚風與周曦有很多話語想說,兩人在低語,自從當年一別,雖然在三方戰場見到,但是沒有機會相聚。

“別聽他亂說。”楚風不想讓老古說下去。

他來找周曦,是因爲不當她是外人,對她無比信任,想來瞭解陽間即將大一統的事,不想開口向周族借異土。

“哦,小友,這是要催熟藥樹,進軍大能領域嗎?是否太快了,這樣對你自身很不好,容易出大問題。”周族的一位大能開口。

“應該是提前準備起來吧?”又一人問道。

“沒關係,無論怎樣,你是周曦的朋友,我們無條件的給予支持。”大天尊周雲靈笑眯眯地開口。

她的態度截然不同了,現在,她與周雲仙一樣,對楚風充滿了善意。

周雲靈暗中第一時間與周博交談,然後,直接吩咐人去取大能級異土,很快就有人送來足足四份!

老古說過,真要破階,三份就足夠了,而四份則萬無一失,考慮到了種種意外與變數。

老古很心驚,這周族實在有魄力,夠大方,他不過隨口一說而已,該族都不帶眨眼的,直接就先送出四份混元級土質。

須知,越是這種究極道統考量越多,戰略級資糧都是留給自己族內的,絕不會給外人,更是從未售出過。

現在,他隨口一提,該族就這樣贈與楚風,這是何等的看重?

怪龍在旁邊看着,直接都要流口水了。

楚風很不好意思,他這次登門,真沒想這樣討要稀珍的混元級土質。

周曦小聲道:“沒事,你趕緊收起來吧,不夠的話,再和我家老祖要!”

周族一羣人無言,這孩子是不是給別人家養的?怎麼說話呢!

楚風沒有矯情,他原本就真的需要大能級異土。

然後,他取出一個羊脂玉淨瓶,送給周曦。

“這是好東西,我剛纔服食後差點變成一隻……真龍!”龍大宇在旁邊開口,他差點說漏嘴,自己險些變成一隻蛆。

“這是什麼?”周曦的堂姐妹們好奇,暗中攛掇她看一看。

周曦與楚風不見外,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當着自己人的面直接開啓,並不覺得失禮,她打開了羊脂瓶。

“嗯?這是……血脈果!”

此刻,便是周家的老祖,那位大混元級強者周博,都在吃驚,雙目中射出燦爛的神芒。

“什麼,竟是血脈果,能提升最強血脈一大截,達到初祖的真血純度?!”

周家其他人也都動容,這東西太難得了。

如果他們選擇,寧舍混元級異土,也要得血脈果。

因爲,身爲天下第六道統,大能級異土雖然也不寬裕,屬於戰略性的資糧,可畢竟能積攢,可尋到。

而血脈果就不同了,這天下間不超過三株,且幾乎都消失了,再也找不到。

這一刻,周家的人看楚風越來越慈祥了,越看越順眼。

“不錯,周曦沒看錯人。”周雲靈和藹地笑着,與早先的凌厲氣質相比,簡直宛若是兩個人。

楚風來周家的目的,就是想瞭解未來大勢,想知道天穹上的至高級生物對峙,有什麼結果了,陽間怎麼大一統。

“嗯,陽間馬上就要統一了,這是不可逆的大勢,諸族將共商,甚至會有劇烈的流血衝突,要選出一位帝者,或許是雍州那位,或許是賀州那位。”

周族沒有隱瞞,直接告知情況。

哧!

這時,天空中又有法旨落下,落在仙山深處的周族祖殿內。

“我覺得,更大的事情發生了。”周博臉色變了。

轟!

突然,天地劇震,連周族的仙山都在轟鳴,劇烈搖動起來,而天空中懸浮的島嶼更是顫抖,彷彿要墜落了。

“糟了,出大事兒了!”遠方,一座負責監控陽間各地的黃金殿宇中傳來驚呼聲。

“發生了什麼?”周博喝問。

“陽間的大世界壁壘被人打穿了,要發生界戰了!”

“什麼?難道說,真的不僅是陽間統一,而且是諸天大一統?!”周族一羣老人全都臉色驟變。

他們意識到,事情惡化與嚴重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這個紀元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