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低調是最牛犇的炫耀

這片地帶一下子安靜下來,唯有金色的海浪在起伏。

“天亮前,剛殺一位大能,就那麼一回事兒吧。”

有人在遠處低語,重複楚風說過的話,這宛若一則仙咒,在人們的耳畔不斷地迴響。

尤其是,就那麼一回事兒吧,這幾個字實在有魔性,像是停不下來,猶若雷音陣陣。

終於,有人忍無可忍,比如那位強勢的老嫗,身穿紅色長裙的大天尊,她重重地冷哼了一聲,雙目很冷。

周族的人一直很低調,與祖訓有關,所以他們很不喜歡張揚霸道的人,尤其是那種沒有實力卻囂張的進化者。

這位強勢的大天尊,越發看楚風不善,道:“人生在天地間,當有敬畏之心,應謙遜,你這樣活不長久。”

如果這不是周曦的長輩,楚風很想舒展身體,給她一巴掌,能出手絕不動嘴,沒有比這更有說服力的了。

但是,這還沒見到周曦呢,如果他先將周族的大天尊給打了,實在不好見故人。

“哼,老夫最不喜張狂的人呢,沒有相應的實力,卻非要炫耀,這種虛榮心最可恥!”

海中仙山間,大霧涌動,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很不滿,覺得這個年輕人太過浮誇,張揚的過分,缺少內涵。

此時,就是對楚風很滿意、穿着白色甲衣的大天尊,也露出無奈之色,覺得周曦的這個故友有點過了。

在他們看來,無論恆王多麼了不得,擊殺大天尊也很難,就更不要說是斃掉一位大能了!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楚風殺大天尊時,擁有雙恆王道果,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當世,這都是不可想象的。

至於猜測楚風再進化,又一次晉階了,那更加顯得虛飄了,根本不現實,不切實際。

因爲,他們通過周曦已經瞭解過楚風,這就是一個年輕人,他這樣的進化速度已經稱得上驚豔,古今罕有。

如果他在這個年齡段,直接破入了天尊境,那才真是見鬼了,都不用其他人動手,他自己就得腐爛而死。

所以,周家的人還認爲他是單恆王道果呢,現在見到他這麼高調,炫耀戰績,原本就對他有成見的人自然不相信,更加不待見了。

“我說的真是的。”楚風平靜,很淡定,這沒什麼好隱瞞的,而且他覺得自己真的很謙虛了,並無任何誇張。

“你還真敢說,我問你,踏入陽間多少載,是不是才十幾年?一切重頭再來,這麼短的時間,你就可以睥睨天下,藐視大能了?!”

那位身穿紅色長裙的大天尊,語氣極其嚴厲,在那裏呵斥楚風,並且告訴他,可以走了。

楚風無語,這是被嫌棄到了什麼程度?都直接趕他走了。

一時間,他的身上開始瀰漫出絲絲縷縷的能量,逐漸增強,但是,這片海域頓時有了感應。

金色的汪洋中騰起符文,宛若火焰,又似無數道秩序符文在交織,讓整片大海都動盪了起來。

顯然,周家在海中佈置下了驚人的場域,只要此地能量等階稍微提高,這片地帶就會被激活,提前預警。

所以,如果真有超級強者到來,一旦散發能量,或者暗中發難,周家會立時生出感應。

楚風嘆氣,沒有再提升自己的能量等階,不想主動去激活周家的警戒場域,怕給震裂。

身穿紅色長裙的老嫗,強勢的大天尊周雲靈露出一縷驚容,有些懷疑,這個少年的確很強,雖然沒有見到他全面爆發,可剛纔確實讓她有點意外了。

“你真擊斃過大天尊?”這時,身穿潔白甲衣的老嫗,那位對楚風很和善的大天尊周雲仙,忍不住開口。

因爲,她的確有些懷疑了,難道這個少年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天賦恐怖,若是有這種能力,那就真的駭人了。

這種天賦,這個年齡段,這種實力,絕對稱得上震古爍今,無論如何,周家都應該留下他。

這是周雲仙的懷疑與念頭,所以,她謹慎而認真地詢問,看着楚風,等待他嚴肅的回答,而非誇張的炫耀。

“殺過,就在數日前,我殺了一個敵對道統的大天尊,嗯,而剛纔天亮前擊斃的那位大能也是該族的人。”

楚風答道,帶着笑容,本身很放鬆,毫無緊張與嚴肅感,因爲他真沒覺得有什麼過了,這就是現實。

可是,在周家有些人看來,這顯得不夠鄭重。

身穿潔白甲衣的大天尊周雲仙,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她是有些相信了楚風有擊殺大天尊的實力。

她很疼愛周曦,聽到這個後人詳細說過楚風的一切,認爲他潛力無邊。

但是,在有些人看來,他笑着說殺過大能,就有些不讓人信服了。

“你走吧,不要見曦兒了!”這時,海中仙山深處,白霧瀰漫,那個早先就曾開口的老者這樣說道。

顯然,這是一位大能,無論是身份還是年歲等,都比外面的兩位大天尊還要高。

“我要見周曦。”楚風無奈,這叫什麼事?

不過,仔細想了想,他倒也理解,畢竟他是特殊的,正常來說,這個年齡段的確沒有人可以擊斃大能。

“想我周族的古祖,登臨過大宇巔峯的史前無敵者,當年雖然無比逆天,但依據記載,也不曾在少年時代有過這種恐怖的戰績。”

身穿紅裙的老嫗周雲靈冷淡地開口,她也催促楚風離去,沒有必要見周曦了。

“呵呵,好厲害,能殺大天尊,可斃大能,比我家祖上年少時都強大哦。”這時,有年輕女子的聲音傳來。

“是啊,英雄出少年,只是強大的未免有些離譜了,嗯,確切地說有些浮誇的過分了。”另一位年輕男子道。

海中仙山間,出現多位年輕的男女,都是周族嫡系中的精英,從山門中而來。

他們正好聽到楚風與大天尊的對話,頓時都忍不住發聲。

“你們在說什麼,都安分點吧!”一個空靈若仙,雅潔出塵的女子,貌美驚人,世間少見,在人羣中格外的出衆,可謂超塵脫俗。

正是周曦,她趕到了。

“楚風……你來了!”

周曦親切而甜美的聲音傳來,從那瑞霞萬縷的仙山中凌空而渡,美麗的如同從畫卷中走出,宛若仙子臨塵,迅速趕來。

很多年過去了,她並沒有多少變化,面龐依舊,氣韻出衆,還是那樣的清新脫俗,陽光燦爛。

不過,仔細看的話,她又長高了一些,畢竟當年流落到小陰間時才十幾歲,還未徹底定型呢。

如今的她亭亭玉立,身段分外的修長,婀娜挺秀,無比驚豔,如一株仙蓮綻放。

“我有事耽擱這麼久,才來看你……”楚風輕語,溫和地看着周曦。

她沒什麼變化,見到他後是發自真心的喜悅,高興,很親熱,迅速到了近前。

只是,周雲靈很不滿意,大紅色的長裙隨風舞動,她跟着周曦到了近前,對楚風的態度很不好,不願兩人走的過近。

“不晚,我一直等你來呢!”周曦笑起來很甜,也非常的明媚,讓這片天地都分外燦爛起來。

這導致周族一些人越發的不滿了。

這時,跟着過來的一個年輕女子低語道:“我早就說了,曦兒雖聰慧,但也過於善良,空靈的如同天仙子,不食人間煙火,對俗世中的人過於相信,易染塵埃,被人矇騙。”

你大爺,這是詆譭我,覺得我是壞人?楚風不高興了,能不能委婉一點,這可是當着我的面說壞話呢。

“遠來是客,別這麼直接。”一位年輕男子道,可是,他這種說辭,也不是多麼間接。

楚風都快無言了,這羣人都將他當成騙子,視爲浮誇之徒了?

周曦有些生氣了,面對這羣堂姐堂兄等,神色不善,道:“你們不要這樣說好不好,他是我的朋友,知己,共患難過,生死與共,你們太過分了。”

當聽到這種話,一些人臉色都微變。

大天尊周雲靈更是臉色發黑。

一位少女忍不住開口,道:“周曦,你應該清楚,家族長輩原本很開明,直接出動兩位大天尊來見他,這可是頂着很大的壓力呢,畢竟他得罪的大族都很恐怖,我們周族足夠看重他了,可是,你看他的表現,太差勁兒了。”

周曦剛要開口,楚風忍不住了,道:“我怎麼差勁了,不就是說了一些實話嗎?”

這時,周曦的一位堂兄上前,直接來到楚風身邊,拍着他的肩頭,道:“兄弟,你對我們周家不瞭解,一些長輩最厭惡囂張自負卻沒有相應實力的人,縱有天資也不值得培養。這麼多年來,我們家族的老古董謹遵祖遵,而且什麼樣的天才沒看到過?見到了太多過早殞落的妖孽。總結下來,唯有那些心性超常,穩重而低調的天才能走的更遠。”

楚風很想說,最起碼在這裏,我已經很低調,很穩重了,不曾炫耀。

周曦的這位堂兄道:“你要是說,擊敗過大天尊,也就差不多了,誰曾想,你那麼的過分,大能也敢隨口就說擊斃。”

周曦不愛聽了,用眼白橫她堂兄,道:“你在說什麼?楚風擊敗大天尊自然沒問題,他雖然愛吹牛,但也從來不會很離譜。再說了,說說又怎麼了,年少不輕狂,什麼時候去輕狂,這是自信,有目標,有理想,很快就能達成!”

你這護着的也太明顯不講道理了吧?一羣年輕人都無語。

事實上,楚風也很無語,說到底,連周曦都很心虛,不認爲他能殺混元級的大能強者。

畢竟大能太恐怖了,高高在上,豈是一個年輕人可以擊殺的?

“我其實真的不想炫耀。”楚風開口,有點忍不住了。

一羣年輕人都是周族的嫡系,有與周曦關係很好的,也有關係一般甚至冷淡的。

現在一些人看到楚風這個樣子,頓時鄙夷,有人很不待見他了,認爲他依舊死不悔改。

楚風沒說話,周身再次發光,符文擴張,讓海域迅速動盪起來。

“嗯,難道你真的可以擊斃大天尊?”周雲靈驚異,大紅色的長裙獵獵飛舞,她一步上前,要掂量楚風到底多強。

對楚風有好感的那位大天尊周雲仙則露出異色,她心中微驚,竟有些懷疑與期待了,難道所有人都看錯了?

“前輩,你還是靠後吧,我怕衝撞到你。”楚風看着有心要下場來掂量他的老嫗周雲靈。

這時,楚風自己在退後,並讓周曦躲入仙山中,他身上的能量符文持續的提升,不斷的變強,哪怕將周族的山門波及到破損,想來他們也不至於生怒了吧,這不怪他。

“呵,你很強,但是,連我都不能靠近,無法與你搭手了?!”

周雲靈冷淡,真是覺得這個少年大言不慚,縱然這個楚風可以力敵大天尊,難道還能傷到她不成?

轟隆隆!

然而,下一刻,她的臉色變了,海中能量符文無數,全部激活了,劇烈的動盪,金色浪濤擊天!

不僅是她,連帶着周雲仙,以及仙山中的那位大能,臉色都跟着變了,這怎麼可能?!

這少年的能量等級太高了,根本與其身份以及年齡段不相符,他周圍的虛空都在塌陷,都在扭曲,而腳下的海水更是沸騰了。

喀嚓!

海中,原本的警戒場域都在塌陷,有不少秩序符文被逼出來後都在剎那間斷裂了。

轟隆!

浪濤萬重,沖霄而上,將天上的雲朵等全部拍散,整片天宇都在動盪,都在顫慄,出現了可怖的黑色裂痕。

“前輩,你退後吧!”

楚風平靜地說道,看着周雲靈。

周雲靈身上的紅色長裙猛烈飛舞,她在這股強大的氣息中都快站不穩了,她簡直難以相信,這個少年竟然真的……如此的絕世恐怖?

她不信邪,自己身爲大天尊,難道還擋不住這個少年外放的能量?要知道對方還沒有出手呢。

她猛然向前邁了一大步,接近楚風,執意要掂量他到底多強,這就有些意氣用事了,顯然老嫗很剛。

然而,這個少年宛若一個絕世大魔王,其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不斷塌陷,能量等級高的駭人。

砰的一聲,老嫗被一片璀璨的符文震了出了去,幾乎斜飛起來,最終她踉蹌倒退,嘴角都溢出一縷血跡。

這是何等的威勢?太霸道了,她震驚了。

此時,楚風沒有任何的掩飾,他看出來了,周家對他並無深層次的惡意,厭惡的只是他浮誇,認爲他太囂張,太自不量力了。

現在,他有什麼可低調的,何需掩飾?盡情釋放最強能量,展現自己那接近雙恆尊的無敵道果。

在這個領域中,在天尊層次內,無人可敵他,什麼大天尊等,真要與全面爆發的楚風對上,根本不敵!

所以,老嫗踏入他的人王域中時,被震退了出去,此時的他萬法不侵,同層次的生物敢接近,自然要受傷!

喀嚓!

遠處,周族的山門在發光,出現裂痕,引發巨大的轟鳴聲,驚動了很多人。

嗖嗖嗖!

足有十幾位老人出現,第一時間降臨,不是天尊就是大能,皆大受震動,盯着金色大海中的少年!

周曦的一位堂兄怪叫:“我……去!他說的都是真的,並沒有吹噓,沒有誇大,他可以力敵大天尊?不,他說曾殺過一個!”

山門中,周曦的堂兄堂姐們震撼無比。

“他才多大的年齡,居然將我族大天尊都給直接震飛了出去,嘴角溢血,這是什麼怪物啊?!”

一羣年輕人炸窩,全部發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便是與周曦有競爭關係的幾位少女,也都心中波瀾起伏,花容失色,這什麼妖孽,何等的怪物,比周族的歷代老祖年少時都厲害!

“兄弟,你是真的牛氣澎湃啊,早先實在太低調了。”周曦的一位堂兄傳音,略顯激動。

周族出現十幾位宿老,全都是強者,有數人更是大能,其中就包括早先隱在雲霧中,對楚風嚴厲,呵斥他離去的那位大能。

這時,他也大受震動,而且瞬間想到了什麼,難道這少年殺大能也不是虛言?

他化成一道閃電,轟隆一聲,讓虛空炸開了,能量符文如煙雲,恐怖無邊,導致大海中騰起巨大的蘑菇雲,他動了,親自出手,去掂量楚風。

大能出擊,導致天地異象,電閃雷鳴,黑色的虛空大裂縫無數,蔓延到了天穹上。

楚風站在原地,腳下都沒有動,看到老者殺來,他直接擡起一條手臂,一拳就砸了過去,而雙腳依舊釘在地上。

轟隆!

天地間,刺目的光綻放,像是有成片的太陽墜落了,炸開了,淹沒此地。

還好,這裏高手足夠多,不缺少大能,多人迅速出手,鎮壓此地,避免崩壞山門,傷及海中無辜等。

“痛快!”

那位衝向楚風的大能很激動,在哈哈大笑,現在他確信了,這個少年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謊,甚至可以說,這個少年太低調了。

他如同閃電,迅速與楚風碰撞,激烈交手。

但是,很快他就一聲悶哼,因爲楚風動了,全身都在綻放特殊的符文,戰力滔天,將他轟飛出去。

而後,楚風停在原地,不再動了,很寧靜,如同一座巍峨的魔山矗立。

周族的那位大能,渾身顫抖,橫飛了出去,被楚風無敵的拳印釋放的光芒生生的轟飛了,噗通一聲,他砸進金色的汪洋中,激盪起滔天的浪花!

“怎麼可能?!”

周族一羣年輕人驚呼,無論是男子,還是幾位美麗動人的女子,眼神全都變了,連大能都不是那少年的對手?

一些年輕的男女看向周曦,同爲周族嫡系,她們有競爭關係,可是現在,一些人都震顫,周曦隨便出去一遭,就遇上這樣一個怪物?太不可思議了,太驚人了!

“這……”

別說年輕一代,就是一羣老家夥,周族的名宿等,那些天尊與大能也都被驚住了,頭皮發麻。

這是怎樣的一個怪物?今天他們震撼莫名,如在夢中!

“開啓正門,請周曦的朋友入內!”早先最強硬,對楚風沒有好感的大天尊,身穿紅色衣裙的周雲靈開口,態度徹底變了,她知道,早先錯怪楚風了。

“開周族的正門?我去,多少年沒有的事情了!”周曦的一位堂兄發呆,被鎮住了。

然後他第一時間衝了過來,拉住楚風,像是有無盡的感慨,道:“連我都沒走過那道門戶呢,從來都是封着的!”

接着,他嘆道:“兄弟,你開始也太低調了,不過,這也是最牛犇的炫耀,你故意的吧?!”

此時,幾位少女看向周曦,有羨慕也有嫉妒,但畢竟彼此有血緣關係,全都走上前去,與她輕語,迅速拉近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