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

朝霞燦爛,灑落海面上,宛若大片大片的鎏金,隨着大海起伏而擴散,金霞到處都是,有濃郁的生機盪漾。

這是一片內陸海,楚風正在做準備,要去周族。

周曦的家族,號稱陽間第六族,僅次於恆族、佛族,道族幾個最爲古老的道統,實力着實恐怖。

他們開闢的道場,就位於這片內陸海深處,仙山起伏,海島懸空,沐浴着自史前就在流淌的仙雨。

“你們就等在外海吧,不然的話,我們一起過去,不知道的還以爲要進攻周家呢。”楚風開口。

無論在哪裏,數位混元級強者聯袂而行都會引發巨大波瀾。

便是史前家族,一個弄不好都會被數位混元級生物打穿道場。

比如,人王家族莫家,當初全天下通緝楚風與怪龍,就曾被憤怒的怪龍報復,找了幾個老兄弟出手,轟穿莫家外部的山門。

當然,莫家無法與天下第六的道統相比,差的較遠。

“哎呦,我怎麼感覺不對勁兒,渾身燒的慌。”龍大宇開口。

後半夜時,他吃掉了無屬性、帶着混沌物質的血脈果,一直在緩慢蛻變中。

現在,這種生命層次的昇華加速了,在太陽初升,萬物復甦時,他的身體活性達到最強。

“嗷!”龍大宇慘叫。

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身竟會發出野獸般的嘶吼,相當的慘烈,滿身是血,通體竟龜裂了。

幾人都吃驚,便是楚風與老古都動容,感覺詭異。

要知道,這是無屬性的血脈果,並非那枚蘊含着天龍影的特殊果實,不至於如此激烈纔對。

“德字輩,你給我的這顆果實是真的嗎?!”龍大宇顫顫巍巍,渾身血淋淋,身體都要四分五裂了。

“你看我這麼質樸純善,不像好人嗎?”楚風意識到,這怪龍現在還防備他呢,不怎麼信任他。

“完了,你果然要害死我!”怪龍痛的滿地翻滾。

“你什麼意思?”楚風黑着臉,低頭看他。

“因爲,你的確不是好人啊,你這麼問我,不就是想告訴我,你這是正常操作嗎,要害死我!”龍大宇一副無比悲憤的樣子。

楚風想打怪龍一個骨斷筋折,同時他還真有點懷疑人生了,自己真不像是好人嗎?這破怪龍什麼眼神!

看得出怪龍不是裝的,他渾身抽搐,滿地打滾,血漿把地面都給染紅了,而且他的身體在縮小,骨頭噼啪響個不停,居然在崩斷。

這有點離譜,不至於如此纔對!連老古都有些心驚,這頭龍不會要死掉了吧?哪裏出了問題。

龍大宇的三個老兄弟全都慌神了,一起從史前走過來,怎麼能看着他死去?

“叔爺,這蛻變不正常,血脈果再霸道,也不至於讓他身體破爛,全身骨頭都寸寸斷裂吧?”祁鋒焦急。

若非對老古很信任,他都忍不住要對楚風動手了。

這時,旭日東昇,越發的高漲,漫天金霞灑落過來,將海邊的龍大宇映照的卻越發悽慘,滿身裂痕,血跡斑斑。

他化出本體,成爲一頭怪龍,部分軀體漆黑,部分潔白,宛若陰陽凝聚一體,這是他此世進化出的驚人龍體。

啪!

它滿地翻滾,雙翼拍動間,在海中攪起無邊的浪濤。

然而,下一刻血液四濺,喀嚓一聲,他的雙翼竟然斷了,自身體脫落下來。

“大龍!”幾位老兄弟驚叫,這太慘烈了,任何進化都不可能讓身體斷裂,絕對出事兒了。

這一刻,連楚風都懷疑了,果實難道因爲保存時間太長,變異了,或者被什麼不祥的東西侵蝕了?

噼裏啪啦!

龍大宇的體內,所有骨骼都如同炸開了般,全面崩潰,幾乎成爲粉末,它的龍體癱在那裏,幾乎成爲麪糰般,漸漸扁平下去。

三位大能就要衝上去,老古一把攔住了他們,道“別急,沒有感應到不祥物質,而且,他雖然很悽烈,但他體內細胞活性激增,再等等看!”

至於楚風,現在暫時沒話語權了,三位大能都在懷疑他的果實有問題。

嗡!

虛空輕顫,怪龍滿身的龍鱗炸裂,血液噴濺,接着龍爪斷開,他身體在不斷縮小,而後龍鱗、爪、角、皮等全部脫落。

“大龍,不要死,堅持住!”

這時,三位大能再也忍不住了,祁鋒衝過去,爲他輸送精元,幫他續命。

剎那間,龍大宇就成爲一灘血肉,很模糊,幾乎都看不清是什麼物種了,實在有點慘。

“大宇,我真不是故意的,絕非想害你。”楚風開口,連他都驚悚了,這是要出龍命啊!

“我……要死了,德字輩纔是世間最大的不祥啊,自從遇上你……本龍就不斷倒血黴!”

龍大宇成爲肉團了,在那裏艱難開口,不知道是憤懣,還是憋屈,他已經看出,曹德不是有意害他,但他就是要死了,倒大黴了。

“沒事兒,我這裏有救命大藥!”楚風開口。

再怎麼說,他也是闖過魂河的人,從黑狗與光頭男子那裏瓜分過大藥,或許,確切地說是勒索過來的。

他身上有天仙續命花,生死人肉白骨,絕非說笑,只要有一口氣就能救活!

不過,未容楚風取出仙花,龍大宇發生驚人的變化,身體濃縮,繼續縮小,而後綻放出刺目的光華。

接着,他所有的破爛血肉都開始結疤,並將他裹成一團,將其封在當中。

這看起來像是什麼?如同一個肉繭,瑩瑩發光,血氣蒸騰,內部發生激烈的蛻變。

“啊……我這是怎麼了,手呢,腿腳呢?!”龍大宇慘叫。

同時間,肉繭還在進一步縮小,到了最後,已經不過拳頭大了。

“濃縮的是精華。”老古開口,到這一刻一點也不擔心了,血脈果沒什麼問題。

有問題的是怪龍,他的體質似乎無比特殊,這次有可能得到了巨大的好處,不然話何以這麼激烈?

祁鋒等三位大能也露出異色,怔怔地看着肉繭,他們也意識到,這應該是福而不是禍。

然後,幾人都漸漸震驚,他們是何等的身份,雙目神光如電,透過肉繭都能看到內部的一些情況。

龍大宇的四肢消失了,他在化龍?

確切的說,他這是要從有翼的天龍化成真龍?

砰!

肉繭再次縮小,更加袖珍了,並且綻放沖天的光束。

直到過了很久,龍大宇破繭而出,身體變的異常的小,簡直讓人認不出。

“我成真龍了?!”他也在懷疑。

“有點像,可是我怎麼覺得不對?”老古疑惑。

三位大能也愕然,總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兒。

此時,龍大宇不過手指頭那麼長,肉乎乎,白胖胖,頭上並未長犄角,身上也沒有鱗片,粘着污血。

其真身還沒有徹底從血污中露出來,但是,已經能夠看出部分端倪。

“是不是真龍?”祁鋒辨認。

“不是!”楚風搖頭,然後嘆氣,一副有點不忍揭露真相的樣子。

“你們看我像什麼?”龍大宇開口,他自己也在低頭打量自身。

“蛆!”楚風很直接的告訴了他,並言道長痛不如短痛,還是早點接受現實吧。

“蛆?!”龍大宇尖叫,低頭看向自己,然後其聲音越發的刺耳與尖利了,慘叫個沒完。

他自然也看出來了,然後,直接開始懷疑人生,這他麼的怎麼蛻變的?

我怎麼會變成蛆?!他使勁用頭撞地。

“蛆!”老古也點頭。

祁鋒三人目瞪口呆,而後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在那裏看着自家兄弟。

“我不活了!”龍大宇嗖的一聲躍上虛空,在海面上快速移動,如同閃電般,實在太驚人了。

“大宇,冷靜!”祁鋒勸解。

“冷靜個屁啊,我都成蛆了,我他麼去轉世投胎,這輩子結束了!”龍大宇悲憤的仰天長嚎。

“你不是蛆!”祁鋒開口。

另外兩位大能也憋着笑,這時都看出了什麼。

“你們還有沒有同情心,還在笑?!”龍大宇顫抖。

然後,他就癲狂了,嚎叫着:“我……進化成了一隻蛆?!”

“咳,你只是像蛆,但還不是。”楚風道。

最終,還是老古忍不住了,道:“蠶!”

龍大宇徹底懵了,不是蛆,變成蠶了?怎麼可能,他可是龍啊,怎麼就蛻變成蟲子了,還差點被當成蛆!

“嗯,你體內本就應該流淌着神蠶血。”祁鋒開口。

接着,他解釋,當年在史前時代,龍大宇第一世時,有次重傷垂死,結果滿身結繭,再次重生出來。

“那次,換成任何一個生靈都死了,不可能活下來,可是你卻活了。”另一位大能也開口。

楚風更是嚴肅地開口,道:“不要小覷蠶族,或許更強,你可知道在魂河盡頭,有個無上生物就是神蠶,功參造化,曾經無敵。”

當楚風說到這裏,他不自禁想到一個讓他發毛與驚悚的問題。

狗皇與腐屍他們在魂河那裏撿到一張染血的蠶皮,紀錄了一件事,魂河盡頭的無上神蠶在墮落前有個弟弟。

那個小蠶曾與狗皇等人是至交好友,當年與天帝一起進攻魂河時,疑似見到其兄長,最終不知去向,傷心絕望下留下蠶皮,提醒後來者。

這一刻,楚風嚴重懷疑,龍大宇的身份,難道是那小蠶的後裔?

甚至,它其實就是小蠶本體,只是出了問題,落到現在這個樣子?

“大宇,你什麼根腳,父母是誰?”楚風問道。

龍大宇的迴應果然有古怪,他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甦醒就是龍身,是從某一座名山中爬出來的。

楚風皺眉,依據這些,並不能確定什麼。

“你一個小龍,也能在名山中孵化出來,確實有古怪。”老古說道。

“算了,暫時不去想這些了,你沒事就好。”楚風道。

“什麼沒事,我現在這麼小!”龍大宇憤憤不已,不過,好在他能化成人形,再次成爲人身時,倒是沒有變小多少。

“某一禁地內就有蠶族,你說不定與他們有關,還有可能與魂河那個老蠶有關。”楚風悠悠說道。

“算了,不去想了!”龍大宇搖頭。

最終,楚風上路了,隻身趕向周族,老古在遠處跟着,而三位大能與龍大宇則在海岸邊等待。

真要有事的話,海中的能量波動必然能被他們感應到。

畢竟,無論是楚風,還是老古,都有混元級戰力!

所謂混元,在諸天一些小世界中,那就是最強生靈了,與道相合,是界主般的存在。

這片內陸海中心,瑞霞萬道,神光騰霄,一座座仙山拔海而起,光束繚繞,白霧涌動,靈氣濃郁的化不開。

更有一座又一座島嶼,直接懸空,神聖而超然。

瓊樓玉宇矗立在天穹上,仙光流淌。

而黃金殿堂與青銅塔林等各種古老的建築物亦在虛空中不時隱現,浮在雲層上。

海中心這塊區域不可揣度,造化氣濃郁的驚人。

“這就是周族。”楚風嘆氣,不愧爲陽間第六族,他所看到的肯定只是冰山的一角,是其道場的最外圍之地。

即便如此,就已經很驚人了,這種地方供養一些大能共同修行,毫無問題。

同時,他確信,周族中肯定有老究極坐鎮,不然的話,對不起第六道統這種無敵的傳承。

當然,無論是腐爛的大宇,還是相對狀態好一些的老究極,應該都不會在眼前這片道場中。

那種生物,不是以自己的肉身鎮壓於周族造化源頭,就是藏在莫名的祖殿中,非滅族與紀元更迭這種大事出現,不然幾乎從不露面。

所以,楚風一點也不擔心,暗中有這種怪物特異爲他而出來。

他現在雖然很強,但是,在那種生物心中還遠不夠看。

到了這裏後,楚風不敢大意,踏着金色的海波,看着前方的仙山以及虛空上漂浮的島嶼,直接抱拳。

不用他開口,早有人發現他。

“何人?”

海中一座仙山上,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睜開眸子,赫然是一位天尊,但只是負責看守最外圍的山門。

楚風很客氣,也很謙遜,請老者傳訊,他來訪故友。

“見誰?”

“周曦,請前輩轉達,故人來拜訪神一樣的少女。”楚風開口,這也算是個暗號。

當年,在小陰間時,周曦相當的俏皮,活潑好動,那個時候督促楚風修煉,經常說神一樣的少女在天空中看着你。

“哦,你認識她?”

“是!”楚風點頭。

周曦曾說過,其祖父是周族明面上的族長,不是因爲其實力功參造化,而是因爲他們這一支其祖上超級強大,老怪物們不願管理家族,只在意修行,所以周曦的祖父只能被動接掌,且掌管的只是周家明面上的力量。

所以,在這裏提及周曦,周家肯定都知道,畢竟是嫡系中的嫡女。

“稍等!”老者點頭,嘴脣翕動,魂光閃爍,顯然在向仙山淨土深處傳音。

時間不長,神光普照,聖潔氣息流淌,虛空中大道金蓮成片,聯袂走來兩位老嫗,全都很強大,氣息懾人。

少女曦還未出現,先來了兩位大天尊!

楚風吃驚,這就是周族的底蘊,在外界看到一個大天尊都很難,眼前卻直接出現兩尊。

到目前爲止,楚風接觸的大天尊真不多,聽說過一個,那便是強大的地下黑暗世界,某一殺手組織中的黑暗獅子。

還有一個,就是不久前被他擊斃的沅族大天尊。

“陽間第六族果然驚人,深不可測。”楚風暗自嘀咕,不過他確信,便是周族也不可能有多位大天尊。

在他看來,能有三四位就到邊了!

甚至,他有點懷疑,或許就只有這兩位大天尊,全出來了。

雖然沒有第一時間見到少女曦,但是,周族卻出動了兩位大天尊,這也對他足夠重視了,就是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其中一位老嫗,身穿月白衣甲,看起來精神矍鑠,頗爲英姿颯爽,一看就不是那種陰柔狡詐的人。

她正在點頭,帶着笑容,似乎很滿意,道:“不錯,年歲不大,居然走到這一步,連老身都有點看不透了。”

她報以善意,對楚風微笑。

在她旁邊那位老嫗卻不相同,髮絲間插着金步搖,大紅長裙,很不服老,穿着鮮豔,而眼神更是有些凌厲。

“你是楚風,呵,年紀輕輕卻很驕狂,聽說你殺過幾位天尊了,殺心倒是不小。但要記住,這是陽間,你雖爲恆王,但遇上大天尊等,一樣會出事兒!”

她語氣不善,很嚴厲地看着楚風。

楚風覺得莫名其妙,周族來的兩人態度居然截然不同。

他向來吃軟不吃硬,在這陽間,他無需看人臉色了,最終進化還是要靠自己,所以也沒有必要受人氣。

不過,這終究是少女曦的長輩,且其中一人對他還很和善,他倒也不好第一次見面就反駁什麼。

然而,他這樣想,很安靜,虛心聽着時,那個強勢而凌厲的老嫗卻未收口,還在教訓呢。

即便另外一名老嫗示意,讓她安靜,她都沒怎麼在意。

“陽間很大,強者無數,你這樣行事,會吃大虧,弄不好就會被人擊殺,暴斃野外,莫要覺得自己很強,其實隨便出動個大天尊,你便難逃一死。”

楚風實在不想聽她教訓了,覺得無妄之災,頭次見面,與你又無仇怨,這麼訓我作甚?

當然,他也不好直接斥責,便道:“還好吧,大天尊我也見過,自保問題不大。”

“遇到大天尊可自保?!”那位強勢的老嫗眼神越發不善了,感覺他太張狂,虛榮心過強,印象又糟糕了幾分。

“你怎麼自保?!”她聲音高了很多,且散發出濃郁的能量波動。

“呃,不久前,我一不小心曾經宰了一個大天尊。”楚風一副很低調的樣子,但是話語中的戰績那可真是一點也不低調。

老嫗眼神如神芒,越發凌厲!

不過,還沒等她開口,遠處的白霧中又有人先說話了。

“是嗎,連大天尊都可以格殺,你該不會告訴我,你連大能也能戰上一場吧,口氣真不小!”這話說的有點重,在質疑楚風。

“應該沒什麼問題。”楚風點頭道,一點也不怵。

“與大能一戰……沒問題?!”白霧中傳來不善的聲音,那人覺得楚風太沒譜了,炫耀與自誇也要符合現實才好,實在過於輕浮自大。

“呵呵……”而那位身穿大紅衣裙的老嫗更是笑了起來,有些刺耳,越發的冷淡了。

“嗯,確實沒什麼問題。”楚風簡單而樸實,最起碼他自己覺得,已經很謙虛了,道:“就在天亮前,下半夜時,我剛殺了一位大能,就那麼一回事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