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強大聯盟

龍大宇眼中滾熱,他覺得,自己真想哭啊,不僅落到了姬大德手裏,自己的老兄弟還管小賊的友人叫什麼?叔爺!

“我#¥%……”此時,龍大宇真想罵娘,怎麼每次心中剛出現美好的願景,憧憬與希冀時,都會被殘忍的打破?

就在剛纔,他還想想着老兄弟遇上了親戚,可以通過血緣,通過親情關係,讓那月光中的男子與姬大德一起叫他一聲好聽的呢。

結果,現在他的老兄弟先喊對方叔爺了,讓他情何以堪?論輩分的話,他是不是要跟着喊那人與楚風一聲叔爺?

“這混亂的人生,淒涼的輩分,我……”龍大宇心理陰影面積無窮大,真的想問蒼天,你想幹啥?!

他無語凝噎,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此時,另外兩位大能也震驚了,他們的結拜大哥,活過歲月最古的人,居然喊天空中那個人爲叔爺。

此時,他們也風中凌亂,難道來了一個老究極?!

楚風亦無言,這麼巧遇上了老古的後人?不過,情況似乎不壞,有趣了,他看了一眼怪龍,一會兒這輩分怎麼論?

天空中,老古也是被震的不輕,多少年過去了,冒出來一個後代?!

他可是史前的人,按理來說,難以遇上幾個同時代的人了,更不要說當年見過面的親故了。

不過,他也很從容,第一時間鎮定下來,越發的超然,擺出一位得道高人,仙風道骨的長輩樣子。

就這樣,明月高掛,老古大修飄飄,彷彿是從月亮中飛下來,帶着出世的氣息,降臨在地面上。

“你是誰?我不記得有你這樣一個後代。”老古平靜地問道。

跪在地上的大能顫聲道:“我是祁鋒,在我很小的時候,曾跟着我爺爺去見過您幾次,我爺爺是祁銘啊,當年與您是摯友。”

“祁銘!”老古陷入久遠的回憶,心中悵然,他知道這是誰的後代了。

祁銘,的確是他的好友,當年曾跟着他上過戰場,追隨過黎龘征戰,是他的好兄弟。

當年的那些人,那些事,一時間全部浮現在老古的心中,讓他一陣酸苦,一陣茫然,因爲許多人都死了,有戰死的,更有坐化在歲月中的。

“你爺爺呢?”老古問道,當年的祁銘在黎龘死後,就帶着家眷隱居了,因爲,那次大劫後,人心惶惶,連扛大旗的人都暴斃了,消失了,誰不害怕,活着的部衆全部分散離去。

“我爺爺逝去了,坐化在上古時代。”祁鋒輕聲道,他爺爺倒也不是因意外而死,實在是壽元到了,哪怕是天尊,從史前熬到上古,也算是很驚人了。

“我記得,當年給了他不少大藥,都是可以續命的,但還是沒有走到今天啊。”老古輕嘆,有些傷感。

曾經的摯友,再也見不到了,沒有能熬到這一世來,讓人遺憾,無力而又無奈。

老古好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懷舊,感傷,此生還能見到幾個當年的故人?恐怕都死在歲月中了!

然後,他看向祁鋒,這個孩子當年就很有名氣,不然他的爺爺也不會帶着他到一羣老友面前,根骨與天賦極其驚人。

那一世,幾位老友都摸過他的筋骨,都曾讚歎過。

想不到多年過去,昔日的孩子都垂垂老矣。

不過,祁鋒成爲大能,還是讓老古很欣慰的,比他爺爺祁鋒要強不少。

“好孩子!”老古扶起他,又拍了拍他的肩頭,道:“我看你有些衰朽,以後跟着我,我的藥園子中有些大藥呢,爭取讓你血氣再次鼎盛起來,甚至,嘗試觸摸一下大混元的道果!”

“多謝叔爺!”祁鋒激動。

他能夠晉升到混元境界,成爲大能,就已經到頭了,雖然也算了不起了,但他再也看不到前方的進化路。

現在這位叔爺竟要提攜他,讓他自然很振奮,自己親爺爺的摯友,黎龘的兄弟,怎麼可能沒有強大的底蘊?!

另外兩位大能也都震撼,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已經耗盡潛能了,血氣乾枯,還談什麼再進化?路早斷了。

現在,有人要爲老兄弟接斷路?!

“叔爺!”另外兩位大能也開口,尊敬無比,在那裏認真而鄭重地施禮。

龍大宇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僵在這裏,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自己找來的幫手都……叛變了,叫對方好聽的,讓他情何以堪。

他怎麼辦,也要跟着叫嗎?

怪龍根本受不了,流年不利,怎麼會遇上這種糟心事!

尤其是,現在的姬大德還在對他“摸頭殺”呢。

或許,可以換個說法,因爲楚風現在沒有用力,而是很慈祥,帶着微笑,輕輕撫摸他的頭。

這更加讓他受不了,你這麼“慈祥”,是想提前當我長輩?龍大宇毛了!

“小宇啊,別害怕。”楚風溫和地開口。

龍大宇石化,而後,簡直要暴怒,這直接就對他降維打擊了?大宇都變成小宇了,我去你二大爺的吧!

德字輩果然不是好東西,龍大宇心中憤慨無比!

但是,他能說什麼,敢怒不敢言,三位老兄弟都叫老古叔爺了,這日子沒法過了!

“您這是……大混元級,屬於真正的大能?!”祁鋒震撼,已經洞徹老古獲得了怎樣的道果。

古往今來,有多少個成就大混元道果的大能?實在太稀少了,這種生靈皆強大的駭人!

最爲重要的是,老古現在散發的蓬勃生命力,太具有朝氣了,根本不像是一個史前老年人應有的狀態,讓祁鋒的眼神越發的火熱,打定主意,要追隨這位叔爺。

老古很直接,介紹了楚風的身份,告知幾人,這是自己在這一世結識的兄弟。

“咱各論各的,我還是稱呼你們爲前輩吧!”楚風立刻開口,避免三位大能尷尬,這些人活的歲月很古遠,真讓他們喊他小叔爺,估計三人都彆扭,心底不可能願意。

況且,三人原本還是爲阻擊他而來。

“小兄弟,當真是了不起,你已經接近恆尊果位了?!”一位大能感嘆。

“確切的說是接近雙恆尊道果了,已經可以力敵大能,甚至直接斃之!”老古告知真實情況。

這一刻,三位大能震撼了,簡直不敢相信!

恆尊就已經是神話,古來沒見幾人成功過,這位要成就的是居然是……雙恆尊道果?

最爲關鍵的是,他還這麼年輕!

“所以,我這個兄弟的未來註定不凡,可過程也會很艱難,需要大能級異土進化。”

老古相當的直接,說明內情,想請幾位大能支援。

三位大能早已收斂敵意,彼此有因果,也算是自己人,而且面對是一位大混元道果的猛人,誰敢敵對?

不用多想,老古要一個人就能橫掃多位大能。

在三大強者看來,無論是老古,還是楚風,那都是值得投資的,是在未來需要敬畏的生靈!

“可惜,我積攢的混元級異土賜給了我的弟子,結果他卻進化失敗,殞落了。”祁鋒嘆氣。

哪怕是很強大的天尊,要成就混元果位,也無比艱難,他那位弟子相當驚豔,可還是殞落在近古。

不過,祁鋒也言明,他還有大半份混元級異土。

“好!”老古點頭,雖然不足一份,但也不錯了。

另外兩位大能,倒是沒讓人失望,各自都有一份混元級異土。

片刻間,三位大能就送給了楚風兩份半,這種收穫相當的驚人。

“小宇,你看,咱們也各論各的,我不叫你侄孫子,咱還是兄弟。”楚風放開龍大宇,一副很親熱的樣子,拍着他的肩頭,在那裏湊近乎。

因爲,他知道,龍大宇比那些老兄弟都富裕,爲了這一世,怪龍也不知道準備了多少寶藏。

至於那三位大能,前路已斷,早沒晉階的念想了,各自都在腐朽中等待落幕,並沒有什麼進取心,不曾積澱寶藏。

龍大宇磨牙,各論各的,你還叫我小宇?我真想打死你啊!

這時,楚風突然轉頭,對三位大能開口,道:“我這人恩怨分明,別人對我一分好,我對別人十分好,三位前輩,我這裏有些東西對你們有大用。”

他取出三個玉匣,打開後頓時金光絢爛,宛若三顆太陽綻放,濃郁的生命力蓬勃而出,無比的驚人。

魂花,可以讓腐朽的靈魂堅固,變相延續壽元。

三人倒吸冷氣,全都露出驚容,這份大禮對他們來說,無比貴重,是他們最爲需要的延命之藥。

龍大宇露出異色,這姬大德居然能有這種東西?而且這麼捨得。

當然,他倒不眼紅,當年連完整的三十三重天草都吃過,如今他活力十足,壽元太充沛了,不需要這些。

“小宇,你有混元級異土嗎?”楚風微笑着問道。

“沒有!”龍大宇一口回絕。

他的三位老兄弟,頓時都露出異色,他們可是知道,大龍手中必有多餘的異土,他準備的太充分了。

“是嗎,我還想半買半贈的給你一樁大禮呢,唉!”楚風嘆氣。

在他的手中,出現數個玉匣,開啓後全都是璀璨的果實,有的混沌氣瀰漫,並無屬性,有果實當中卻封着天龍虛影!

“這是……血脈果?!”龍大宇眼睛立刻就紅了,再也難以移開目光,眼角都要瞪裂了,這讓他驚撼而渴望。

祁鋒更是失聲驚呼,道:“這是黎龘,黎祖當年得到的那棵古樹結出的果實?”

“確切的說,後來落在武瘋子手中了,我們也算是虎口奪食,半路截胡了。”老古說道。

幾人都心驚肉跳,血脈果能爲一個生靈提純血脈,優化並還原出體內最強的一種血統,無比的驚人。

漫長歲月以來,許多族羣間彼此聯姻,意味着,許多生靈體內其實潛藏着各種血統片段。

如果選對血脈果,自然能夠激烈的提升最強的那一種血統,給予還遠出祖血,稱得上天威莫測。

龍大宇第一時間就不再悲愴,不再覺得委屈,剎那改變態度,拍着胸脯,告訴楚風,自己多了兩份混元級異土,可以送他!

大能級異土放在外界,絕對是瑰寶,無價天物,沒有任何道統會拿出來兌換,這是真正的戰略性物資。

但是,眼前的幾人不是大能,就是有足夠的資糧了,對他們來說,這種混元級土質根本比不上魂花、血脈果。

片刻後,龍大宇直接先啃了一顆無屬性的血脈果,混沌能量瀰漫,他無比的激動與迷醉。

“真香!”他一邊啃果實,一邊高興地開啓空間法器,取出兩份混元級異土,送給了楚風。

他的三個老兄弟一陣無語,你不是嘴硬嗎,這麼快也妥協了?居然都喊……真香了!

“小宇啊,咱還是兄弟,當初,採摘血脈果實時我就一直在想着你呢,特異爲你留下果實,那時我還想弄個四大美人組合呢。”楚風說道。

“叫我大宇,黑鍋的事就不提了,以後咱還是兄弟!”龍大宇一副大度無比的樣子。

就這麼片刻間,數位大能就走到一起了,絕對是一股強大無比的戰力!

當夜他們就出發了,沒有任何耽擱,直撲沅族三個落單在外的大能的道場,要全部滅掉。

這簡直是摧枯拉朽,不會有任何懸念!

月夜柔和,光輝如水,映照山林,一行人直撲第一處道場。

轟!

下一刻,還沒等楚風動手呢,老古身爲大混元級強者,直接一拳擊穿了山門,當先殺進去了。

另外三位大能封鎖虛空,截斷各種逃生之路。

噗!

沅族這位大能,根本無法發出救援信號,短暫的瞬間就被擊斃了,血染道場。

“沒什麼挑戰性,我覺得,收割完沅族落單在外的大能,可以選擇難度更大的,比如什麼魔族、亞仙族、靈族等。”老古開口道。

“這……亂啓戰端不好,要不這樣吧,我覺得大德兄弟年齡也不小了,你我一起出面去周族、姬族、黎族等地,幫他說門親事,都不用攻打山門奪異土了,與這種前十大的古老種族聯姻,絕對能賺大了,他們會用心培養大德兄弟的!”龍大宇開口。

他的心態轉變的太快了,早就已經不再悲傷與憤慨,都開始幫着出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