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熱淚盈眶

龍大宇真的熱淚盈眶,要哭了,很難說明白這種滋味,爲了等一個人,他居然這麼的……煎熬!

足足等了三夜啊,一而再地被放鴿子,吹着冰涼的山風,面對淒冷的月光,他整個人都要瘋了。

皎潔月光下,楚風空明而出塵,一身白衣,寬大衣修飄飄,從地平線心頭快速接近,如深夜的一道流光。

怪龍的三位老兄弟,此時皆在蟄伏着,已經截斷後路,確保不會讓這個少年逃走。

“大宇!”隔着很遠,楚風就親熱地叫了起來,揮動着衣袖,喊道:“我是你大德哥!”

怪龍這叫一個氣!

我還不認識你嗎?化成灰我都辨認出,叫什麼叫!

尤其是現在,都見面了,你還嚷嚷,當着我老兄弟的面給我當哥,佔我便宜,打死你!

狂風大作,雪白月光下,飛沙走石,一眨眼,楚風就從遙遠之地來到了近前,讓山頭上成片的老松樹都劇烈搖晃,松濤陣陣。

他跑的太快了,連周圍的虛空都扭曲了,當到這裏後,其身後才傳來陣陣可怕的音爆聲,白霧沸騰。

“好久不見,你……眼睛都紅了,眼角都溼潤了,大宇,我沒看錯你,和我一樣重感情,好兄弟!”

楚風說着,衝了過來,給龍大宇一個熱烈的擁抱,親熱的不得了,一副患難之交,故友重逢的溫暖畫面。

誰眼角溼潤了,誰哭了?龍大宇一把推開了他,簡直是膈應的受不了,你不知道我想打死你嗎?我會感動,我會哭?想什麼呢!

這一刻,他真的難受無比,渾身都是雞皮疙瘩,尤其是被楚風抱過的肩頭,像是爬滿了毛毛蟲似的。

他使勁甩了甩手臂,倒退幾步,咬牙道:“曹德,姬大德,你還真來了?!”

“大宇,我跨過千山萬水,哪怕大能追殺,我身負重傷,也在今夜趕來,終於與你重逢!”楚風一臉熱切的神色。

滾!

龍大宇使勁又甩了甩手臂,總感覺肉麻,膈應,這該死的姬大德,我想活剝了你,套什麼近乎。

不過,這一刻,他總算是有底氣了,只要楚風來了,沒什麼過不去的檻,一切都值了,可以好好炮製他了。

當想到這裏,他深吸一口氣,徹底淡定下來,從空間法器中拎出來一把椅子,大馬金刀的坐在那裏。

他又取出一張玉桌案,擺上一盤神級異果,在月光下晶瑩欲滴,芬芳撲鼻,再泡了一壺茶,清香嫋嫋。

怪龍還擺譜了,讓暗中的幾個老兄弟都無語,這是受了多大刺激,才至於如此?

明月高掛,山頭上蒼松成片,泉水潺潺,籠罩着薄煙,和諧而安謐。

“姬大德,你可知罪?!”怪龍一聲斷喝,這像是過堂審問似的,在玉桌案後面逼視楚風,他終於可以出一口惡氣了。

“知什麼罪,不就是讓你背過幾次黑鍋嗎,對了,我要的異土你準備好了嗎?”楚風懶洋洋的迴應,也懶得裝了。

他才不會配合龍大宇呢,先慫後懾,他直接就不給怪龍爽快的機會,大咧咧的走了過去,拿起一顆神果就啃,頓時鮮紅的汁液流淌並發光,濃郁果香沁人心脾,在山頂上瀰漫,令人沉醉。

“你給我放下,誰讓你吃了?!”怪龍氣壞了,這姬大德真是好膽,這可是他滋養身體的大補物,現在拿出來裝門面用的,結果,這狗東西還真不見外,敢搶着吃。

“異土呢,都拿出來!”楚風開口,讓龍大宇沒有想到的是,對方比他還先不耐煩了。

怪龍喝道:“姬大德,你這個賤胚,太混賬了,讓我背黑鍋,連着放我鴿子兩三次,讓本龍的臉丟盡了,現在還敢對我不敬,今天你完蛋了!”

讓他再次意外,楚風比他還果斷,一步到位的翻臉,道:“別廢話,將異土都交出來,我告訴你,這不是購買,不是交易,這是勒索,是威脅,是洗劫!”

你大爺,翻臉比本龍還快,還徹底,你是來搶我的,洗劫本龍?龍大宇覺得,嚴重肺缺氧,胃都在疼,真是欺龍太甚!

“老哥哥們,來,給我下手,先來栽樹,在這山頂上種一棵人樹!”怪龍叫道,嗷嗷地,實在氣壞了。

何以解氣,唯有出手,暴揍這個曹德,弄殘他,但不準弄死他,好好的收拾,慢慢的教訓與折騰。

這一刻,楚風卻先出手了,探出一隻手向他抓去。

兩人可謂是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了。

怪龍冷笑,一點也不慌,相當的淡定,在那裏看着楚風,都不帶躲避的,那意思是,你能耐我何?

他自然不怕,就在他身後的松林中就屹立着一位大能,進化歲月漫長,若實力強大而懾人,其領域張開,一個恆王天資再驚豔,也不夠看。

天尊之流等都不行,一巴掌就足以拍死!

所以,龍大宇冷笑,太淡定了,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楚風,嘴角都翹了起來,滿臉不屑之色,還有那麼的一縷傲然。

“我是誰,龍大宇,誰敢動我?!”

這是意念傳音,嘲弄楚風。這麼短的剎那間,想開口來不及,嘴皮子沒那麼快,但他想奚落楚風,所以用魂光波動來嘲笑。

在其身前,一道光幕浮現,宛若晶瑩的大鍋將他扣在那裏,那是大能的領域,將他覆蓋,萬法不侵!

什麼恆王,什麼天尊,絕對打不穿,撼不動,在這混元領域面前就是個笑話!

並且,天空中一隻大手出現,潔白而凝實,向着楚風的頭顱蓋去,這是要想栽樹,將楚風生生拍進地裏去。

當然,這個過程註定會很痛苦,就像是用錘子敲釘子似的,將一個人砸進地裏。

而龍大宇早就給起好名字了,栽人樹!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龍大宇現在眯縫着眼睛,帶着笑意,他覺得,終於可以出一口惡氣了,暢快啊。

而且,此時的他居然有種感覺,像是攀上了人生巔峯。

他知道,這是最近被壓抑壞了,被氣壞了,現在終於可以盡情的釋放了。

可惜,願望是美好的,憧憬是美麗的,但現實卻是這麼的不堪,讓人憂傷。

砰的一聲,他覺得地震了,整座山頭都劇烈搖晃,山體龜裂,他幾乎翻倒在地上。

最讓他震驚的是,覆蓋在體外的晶瑩大鍋,那層混元領域,居然……被人打穿了,然後他就看到了一隻手,向着他的頭按來!

怪龍懵了,然後,他就感覺劇痛,自己的腦袋被人一巴掌給拍在上面,雖然沒有下死手,但也痛的他一蹦老高。

想都不用想,腦袋差點裂開,這一刻,以肉眼看見的速度,他的頭上起了一個大包,鼓脹的很高!

“嗷……”

龍大宇涕淚長流,真特麼疼啊,痛死龍了,然後,他就看到,那只大手又下來了,再次拍在他頭上。

又一個大包隆起,左右對稱,讓他覺得腦袋都要炸開了,頭上平白像是長了兩根很粗的大犄角。

最爲讓他難以忍受的是,楚風笑眯眯,給了他兩巴掌後,還又在他頭上輕輕拍了幾下,一副……摸頭殺的姿態。

龍大宇震驚了,也憤怒了,自己的老兄弟走神了嗎?那可是混元光幕,理應萬法不侵才對,怎麼沒有庇護住自己?

他一聲慘叫,以魂光大吼:“老兄弟,沒防住,你別走神,即便是面對一個小小的恆王,你也要重視,不要害死我!”

一個小小的恆王?楚風聽到後,又給他來了兩下,讓怪龍疼的眼淚長流,不想哭,可是那狗東西在他鼻子上不輕不重的砸了一拳,生理上的酸澀與痛苦,讓他不由控制的落淚。

偏偏那狗狗東西還在勸他,道:“大宇啊,別哭!”

“老兄弟,弄死他,區區一個恆王!”龍大宇暗中瘋狂傳音,他真要氣炸了。

今天他原本是要高坐山巔,俯視階下囚,好好審一審這曹德,掏空他的祕密,結果反被人打了,落差實在太大了。

區區恆王?在他的身後,那位大能無語,沒看清現實嗎,能這麼蔑視對手嗎?這主可硬抗大能!

那位大能早在第一時間出手了,原本想栽人樹的,結果大手拍砸下去時,被楚風另一手直接抵住,在半空中響起個炸雷。

身爲大能,他自然強大的離譜,第一時間知道,這個少年是大敵,哪裏是什麼恆王,深不可測,不好對付!

怪龍等了片刻,涕淚流了一會兒,終於看清現實,在那半空中有一隻大手隆隆轟鳴,但就是落不下來,被曹德單手擋住了!

“我……”

怪龍震驚了,第一次這般的失態,他想罵娘,什麼情況,這個變態的姬大德,他能力撼大能了?!

這還有天理嗎?

這才多少年,一個毛頭小子而已,居然走到這一步,比他這個天龍血脈者進化還要快,太震撼龍心了!

“老兄弟,都出來,捉住這個妖孽,他身上有成終極進化者的祕密!”龍大宇不敢明着召喚,但暗中卻在大叫,呼喚另外兩位大能。

到這一步了,他真有些慌了,要是落在這小賊手上沒有好啊,瘋狂喊另外兩位老兄弟出手。

事實上,不用他求救,另外兩人早就出現了,威逼過來,冷漠的盯着楚風,若非投鼠忌器,早下死手了。

不過,他們也準備發動了,身爲大能,三尊齊現,若是在剎那間爆發,應該可以救下龍大宇,並鎮壓這個少年。

“你……是一位大天尊,甚至接近恆尊了?”其中一位大能開口,心中震顫。

“什麼?!”龍大宇眼睛瞪直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聽到了什麼?

曹德,姬大德,不是恆王了,又跨越了一個大境界?!

老天你長眼了嗎?他在心中狂叫。

而後,他就又驚懼了,爲自己的處境感覺不安。

同時,他更爲自家兄弟擔心。

龍大宇心中發慌,感覺不妙,這小賊向來張狂,當年剛認識時就看到姬大德以下克上,跨階大戰,現在離大能都不遠了,他的老兄弟擋得住嗎?

怪龍強烈不安,竟有些毛骨悚然,怕自家兄弟出事,怕被曹德給打死。

就在這時,一股暗潮,一片奇異的波動傳來,就在夜空上方,出現一個人,沐浴着月輝,他宛若是從月亮上降臨而來。

自然是老古,他看到對方的大能都出現了,也不隱藏了,映照在明月下,破空而來。

此時,他將“做舊”了,弄成了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因爲,現在他是真正的大混元級絕頂強者了,超越前世。

他覺得,如果現在還是脣紅齒白、秀氣柔弱的樣子,那真是有些……丟人,沒有排面,他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

故此,他恢復了當年的風姿,史前老古迴歸。

這時,三位大能自然第一時間都感應到了,霍的擡頭,一眼望到老古。

其中一人動容,道:“你……可是姓古?”

老古詫異,但還是點頭,道:“是。”

他沒什麼可怕的,就有人認出他又如何?他大哥黎龘還活着,現在哪怕又老怪物復甦,想動他也要先掂量一下。

“啊,真是,我們……可能是親戚!”那位大能驚聲道。

這一刻,怪龍震驚了,楚風的幫手和自家兄弟是親戚?或許有轉機,他將徹底安然無恙。

他剛纔緊張死了,都有點害怕了,可是現在,情況似乎瞬息好轉。

怪龍知道,自家這位老兄弟,活的歲月悠遠,在幾位結拜兄弟中年歲最大,來頭無比神祕,輩分對於常人來說高的離譜,不可想象。

當想到這裏,怪龍忍不住笑了起來,天空中那個中年人,多半是自家老兄弟的後輩子弟。

這麼說來,今天他不僅有驚無險,還能讓楚風與天空中那個中年人一起叫他一聲長輩?怪龍剛纔怕的要死,但現在笑了。

然而,現實很殘酷,與怪龍的猜測相背。

“老夫古塵海!”這時,天空中的老古先行自報姓名,他也想知道,到底遇上了什麼故人。

“啊?!”龍大宇那位老兄弟聽到後,一聲大叫,然後,直接跪了下去,激動無比,喊道:“叔爺!”

“我……擦!”沒有人知道龍大宇這一刻的心情!

此時,他已經熱淚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