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西遊

騎在自己的戰馬上,望着逐漸出現的雒陽城城牆,曹真的眼淚差點兒淌下來,轉眼間他離開雒陽已經有十年時間。

十年前曹真離開雒陽的時候,雒陽的城牆還沒有修起來,現在所見到的雒陽,卻已經和他記憶中的雒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作爲曹操軍與幷州軍交戰過程中陣亡人員的子嗣,和袁紹的餘黨陳若一樣,曹真對秦誼心裏面也是有一個疙瘩。尤其是曹真的父親就是戰死在雒陽城下,所以讓他格外討厭雒陽。

但是曹真這種降人的身份,卻是不能隨便離開雒陽,於是在十年前,曹真也是投到開拓西域的隊伍之中,就是想着離雒陽遠一點兒。

這十年裏,曹真跟隨着田豫跨過茫無邊際的戈壁沙漠,在西域剿滅禍害各個綠洲的馬匪,帶兵討伐過不遵守田豫號令的西域小國,過得可以說是相當快意恩仇。

只是離開的越久,曹真卻是發現,自己始終無法逃離雒陽的陰影,因爲他的母親還在雒陽。隨着在西域娶了一名樓蘭王室的女子成親,生下了自己的兒子,讓曹真越發思念起自己的母親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田豫也是開始着手進行秦誼交給自己出使大秦的大事來。而田豫手下,卻是沒有一個能力比得上曹真的,於是這個光榮而艱鉅的人物便交給了曹真。

其實大漢也是曾經向名爲大秦的羅馬帝國派出過使節的,那是在漢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7年),西域都護班超派遣部下甘英出使大秦。

甘英率領使團一行從龜茲(今新疆庫車)出發,西行至疏勒(今新疆喀什),越蔥嶺(今帕米爾高原),經大宛(今烏茲別克斯坦費爾干納盆地)、大月氏至安息(即波斯帕提亞王國,今伊朗境內)都城和櫝城,後歷阿蠻、斯賓、於羅,而抵條支(今伊拉克境內),到達了安息西界的西海(今波斯灣)沿岸。

只可惜安息西界船人一口咬定說到羅馬必須渡海,而且正常出海要坐三年船並且各種危險。甘英聽罷,最終放棄西行。

從事後諸葛亮的角度來看,羅馬歷朝歷代和安息之間的戰爭就沒停過,羅馬王朝除了稍後的圖拉真皇帝對安息戰爭中取得局部性勝利,之前的羅馬皇帝對安息國的戰爭大多數以失敗告終。

大概是怕羅馬和大漢勾連在一起,一起來對付自己,所以安息人才阻止了甘英的出使。

而因爲知道這件事情,秦誼也是提前給田豫打過預防針,大秦和大漢是陸上相連的,不用跨過西海走陸路也可以到達大秦。

正是有了秦誼的一些指導,曹真的這次行動準備得非常充分,最終也是成功到達了羅馬帝國。這一路上曹真經歷的故事,都可以出一部《西遊記》,可以說是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

曾經阻止甘英前往羅馬的安息帝國,這個時候也已經到了王朝末期,外有強敵內有分裂。

197年,羅馬皇帝塞普蒂米烏斯·塞維魯入侵安息帝國統治下的美索不達米亞,把安息帝國弄得灰頭土臉。

而安息皇帝沃洛吉斯五世也不是很給力,兩個兒子之間也是爭權奪利,弄得國家動盪不堪。按照歷史上的進程,五年後沃洛吉斯五世死後皇位傳給了兒子沃洛吉斯六世,然後六世被自己的弟弟阿爾達班五世推翻,最終阿爾達班五世成了安息帝國的末代君主。

而羅馬帝國日子也不是很好過,就在公元192年,安東尼王朝最後一位皇帝被殺,在下一年中一共出現了五位羅馬皇帝,緊接着羅馬出現了近百年的混亂時期。

安東尼王朝後的羅馬,有點兒像中國的五代十國,五代十國的軍頭們,如果不能帶領手下的士兵們鬧事,很有可能被士兵造反殺掉,換一個能帶他們搞事情的軍頭。而此刻的羅馬皇帝如果不能讓近衛軍滿意,則一樣會被幹掉,甚至近衛軍居然宣佈將皇位拍賣,出價多者就可做皇帝。

不過好在193年的第五位羅馬皇帝塞維魯還算給力,他自己手底下有病,不用依靠近衛軍,總算是終結了羅馬的內亂。

但是現在的羅馬帝國同樣蘊含着深刻的危機,就像隔壁的安息帝國一樣,再過四年,塞維魯去世後,兩個兒子也是爲了爭權奪利而大打出手,最終二十年後塞維魯也是徹底完蛋。

和甘英遇到的情況類似,安息帝國其實並不想讓曹真等人到達羅馬,雖然沒怎麼明着阻止,但也沒提供很多的支持。

一路上,曹真這一路上可以說是危機重重,經常遇到因爲戰亂造成的各種潰兵和割據勢力,好歹曹真帶着的使節團戰鬥力非常強,又有着大漢帝國使節這個身份護體,最終在減員一半的情況下到達了羅馬,見到了羅馬皇帝塞維魯。

這個時候的塞維魯正在爲如何讓自己的士兵們發財而苦惱,在遇到曹真這個絲綢之國來的特使之後,塞維魯也是感覺到上帝給他打開了一扇門,想要通過絲綢貿易來賺錢的羅馬皇帝,也是對曹真進行了熱情的款待,並且派出使節跟隨曹真一同前往雒陽,還送去了兩封他寫給大漢皇帝,還有執政大將軍秦誼的信。

有了想要做生意的塞維魯支持,曹真的歸途總算是順利了不少,至少在羅馬境內暢通無阻。

最終,前前後後花了七年的時間,曹真完成了這次的出使任務,跟隨卸任的西域長史田豫,還有羅馬皇帝特使,前往雒陽覲見大漢皇帝。

而因爲這次的出使任務,曹真也是被秦誼授予了亭侯的爵位。至於以後的事情,曹真也管不了太多,他的老領導田豫到幽州做刺史,朝廷也是撤銷西域長史府,改回原先的西域都護,新一任的西域都護就是前護羌中郎將郭淮。

作爲秦誼所重點培養的新一代軍事重臣,郭淮歷史上可是和田豫並傳,而因爲郭家和秦家的特殊關係,郭淮的地位比田豫高了不少,也是可以看出朝廷對西域的重視。

曹真也沒有想好是跟隨老領導田豫,還是繼續待在西域,亦或者陪在老母親身邊盡一份孝道。

不過最終,曹真也沒想到,他竟然被秦誼安排進了鴻臚寺這個大漢帝國的外交部中,再也沒有機會上沙場殺敵。

另外就是曹真在秦誼派來的著名文人陳琳的協助下,寫了一本叫做《大漢西域記》的小冊子。若干年後有一名作家,根據曹真的這段經歷寫了一本叫做《西遊記》的神話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