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英雄

“那就是西域長史田國讓嘛!果真是一等一的好漢子!”

“這次朝廷真是大氣,一下子給田國讓以下四個人封了侯!除了田國讓,還有兩個定遠侯家的成員,出使大秦的曹子丹也是被封了侯!”

“大丈夫當生如是!就應該萬里覓封侯!”

……

大將軍出城二百裏迎接,這已經是雒陽城中少有的盛事,把整個雒陽城都轟動,無數好事之人,也是出城相迎。

本來陳若這麼一個袁紹手下的餘孽,也是忍不住去看了一下,看着那被自己妻叔帶着數千禁軍迎回來的西域功臣們,陳若心裏面又泛起了酸水。

十年前,陳若也是一個滿心功名,一心想要建功立業的熱血青年,只可惜家在鄴城,自然是投了袁本初這麼一個失敗者,自然也就沒有然後,能從原平黑煤窯中活下來,他便已經很知足了,後來結了婚,建功立業的心思也就淡了。

結果今天看到這麼盛大的歡迎儀式後,陳若的心又有些活絡,不過他一個三十多歲的人了,有家有室,日子還過得去,真是沒法出去闖蕩。

不過當聽着滿雒陽城的百姓在這裏傳頌以田豫爲首的諸多英雄的事蹟時,陳若心裏面還是有些泛酸。

田豫田國讓,雖然是公孫瓚的部下,但是在公孫瓚攻殺劉虞之後,田豫便脫離了公孫瓚,投奔到劉虞從事鮮于輔手下,而鮮于輔也是對田豫非常器重。最終鮮于輔能夠歸順秦誼,與公孫瓚和袁紹爲敵,也是聽從了田豫的意見。

秦誼老早便惦記着田豫這個讓劉耷都眼饞不已的人才,不過田豫家裏的老母卻是上了歲數,以照顧老母爲理由拒絕了秦誼的徵辟。

等田豫爲老母養老送終之後,秦誼這邊差不多也是快要一統天下,這個時候秦誼也是把目光投向廣袤的西域。

西域長史這個官雖然不大,可是非常不好幹的,必須要智勇雙全的豪傑才能做好。

首先你必須能打,因爲西域距離大漢本土較遠,所以排不了太多的大軍。雖然西域諸國都是些弱雞,但是弱雞多了也是能啄死人的,不能打的話肯定無法在西域立足。

其次就是必須要有治理能力和圓滑的手腕,協調各方面的關係,這才能夠事半功倍,爲大漢守護西域。

一句話,西域長史需要遊戲中的那種各方面數據都非常均衡的水桶型人才,而田豫便是這種首屈一指的水桶型人才。

因爲錯過了秦誼的統一大戰,現在給田豫上位的機會已經不多,再加上老母去世,田豫了無牽掛,也是接下來秦誼給自己的這個重任。

畢竟前往西域這麼一個遙遠的地方,回報率也是驚人的,秦誼答應田豫,等他事成歸來之後,給他封侯,並給一個州刺史的位置做一下,絕對不會出現班超“但願生入玉門關”的那種情況。

秦誼的這個許諾,對田豫來說,無疑給了他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州刺史這樣的封疆大吏,誘惑實在太大,於是年輕的田豫便帶着秦誼派給他的五百名士兵,又自行招募了五百人,踏上了西域的茫茫征途。

此時威震西域的班超去世還不足百年,離班超的兒子班勇平定六國、驅逐匈奴也只不過是七十年,大漢的威名在西域依舊是響噹噹的。

尤其是這次田豫的手下中,秦誼又從原平老家那裏找了幾個姓班的老鄉,讓這些和班超幾百年前是一家的人詐稱是班超的後裔。

不得不說定遠侯的招牌在西域實在太響了,儘管因爲羌亂,帝國的光輝已經好幾十年沒能照耀到西域這片大地上,但當聽說縱橫西域五十年的定遠侯後裔又帶着大漢天軍殺了回來,西域諸國一時之間也是沒人敢輕舉妄動。

在曹魏北疆縱橫捭闔的田豫,面對着弱了不少的西域諸國,也是得心應手,利用大漢的威名和自己手上的實力,借力打力,馬上便在西域拉了幾個盟友,然後利用這盟友逐步建立起西域長史府的威望。

期間田豫也是少不了殺雞儆猴,找了一個不聽話的小國開刀。田豫的手下可以算是剛剛經歷過開國大戰的精銳老兵,一仗下來以非常微弱的代價幹掉了不聽話的小國,讓陳湯在二百年前說的那句“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這句話,再度在西域傳播開來。

等做完這些事,讓大漢在西域再次站住腳,田豫也是開始按照秦誼的交代,進行自己的其他任務。

首先便是重開商路,其實絲綢之路對西域諸國也是頗有一些好處,在田豫的帶領之下,西域諸國也是開始聯合剿匪,清剿掉爲禍商路的一批馬匪。

在西域還有點兒人脈的龐舒也是跟隨着來到西域,利用自己那點兒人脈,幫助田豫招攬西域還有更西的商人,再次打通絲綢之路。

其次便是按照秦誼的要求收集各種大漢沒有的物種,尤其是秦誼點名的棉花。

棉花原產自印度和阿拉伯地區,直到宋元時期才開始在中國推廣種植,宋代以前,漢字“棉”幾乎很少見到,古人大多是用“綿”字。

既然秦誼知道有這種東西,自然不會錯過,提前開始引進棉花,到田豫現在從西域回來,涼州地區在秦誼的安排之下,已經種植了不少棉花。

朝廷之中,被秦誼破格提拔的考工令馬鈞,也是一直在研發紡車,把一千年多年後黃道婆做的事情提前做好。

最後,就是派出使節,前往極西的羅馬帝國,當然羅馬帝國在大漢這邊有“大秦”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名字,與之建立外交聯繫,並且引入兩部大將軍秦誼點名引進的書籍。

當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尤其是前往大秦的使者完成任務回到大漢之後,田豫也是終於卸下自己西域長史的位子,秦誼沒有欺騙他,他這次回來,將會到老家幽州擔任刺史。

看着這些萬里覓封侯的英雄們被人迎走了,留下街道旁邊的圍觀羣衆在傳頌着這些英雄是如何在西域暴霜露、斬荊棘。

過來看熱鬧的陳若心裏更酸了,即便是過去幾千年,這些英雄的豐功偉績,將會被後世的漢人們所銘記,而他陳若的名字,卻早已經被人所遺忘,恐怕就是自己的直系後代,可能都不知道他們曾經有一個叫做陳若的後代。

“可惜,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不是我!”

最終,曾經也有着雄心壯志的陳若,最終只是自嘲似得說了這麼一句,然後離開了久久沒有散開的人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