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貿易

“要我說,乾脆就聽了和這些西域小國的來往,我天朝地大物博,還需要和他們來往做什麼!”

陳若在秦家待了有一個時辰,終於等到了妻子的叔叔,禁軍校尉秦輝。秦輝年紀不是很大,但是早年的貧苦生活,也是讓他臉上留下了歲月的痕跡,雖然今年才四十六歲,但就是說他六十歲也有人信。

秦輝本來只是原平秦氏旁支子弟,還是娶不上媳婦的那種,也就是族長家的大少爺秦誼崛起,也是捎帶着改變了秦輝的人生,一路上跟着秦誼也是參加過不少戰鬥,在上黨的時候,還娶到了一個一家因爲災荒過不下去的富戶家閨女。

這種盲流,如果按照正常的歷史發展,壓根是入不了陳若眼中的,但現在陳若卻只能恭恭敬敬得向秦輝施禮。

在寒暄過一陣子之後,陳若也是忍不住說道,在陳若看來,遠在西域的那些小國,也就是原先有匈奴的時候需要拉攏一下他們幫着對付匈奴。可是匈奴都已經被趕跑了,只剩下南匈奴在幷州苟延殘喘,西域這些小國真得沒必要聯絡。

西域長史田豫帶着上千人便能把他們收拾的服服貼貼,這麼弱的小國也形成不了什麼威脅,直接和這些小國斷了來往也沒什麼事情。

“這個可就難了!恐怕從上到下,很多人都指着靠西域掙錢呢!”這男人都喜歡談論國家大事,尤其是位置也不算低的秦輝。

不過秦輝周邊都是一些非常有本事的人,他也就是運氣好才有機會和這些帝國的精英們在一起,平日裏說起這些國家大事來,秦輝也就老實聽着。

“這西域還能賺錢嗎?”而聽到這個議題之後,陳若也是馬上瞪起眼睛來,他這次來雒陽,就是想要尋一些賺錢門路的。

“能啊!自從朝廷安定下涼州,西域長史設立以來,商路復通,這貿易可是日趨繁榮!原先都不知道,其實西域西面,還有的是國家,其中也不乏強國、大國,其風俗習慣、物產工藝、規章制度,和我們大漢也是迥異,有些東西我們大漢還真沒有!”

“僅僅是這些東西,似乎也沒什麼啊?田長史帶着一千人就能縱橫西域,這西域能有多少人,也沒多少貿易的需求吧?”聽了秦輝的話,陳若還是有些不理解,他倒是知道西域有很多中原沒有的物種,譬如說當年博望侯張騫,便給中原帶來了核桃、蠶豆、芝麻、葡萄、石榴、香菜、胡蘿蔔、黃瓜、大蒜等多種作物。但是作物可以引進,這些東西也沒多少貿易需求。

“怎麼沒有!別的不說,西域那裏可是盛產香料,只不過前些年因爲羌亂而中斷商路,現在商路恢復了,咱大漢又正是盛世,這京師中的貴人們,誰不用上一點兒香料,反倒要叫人笑話!”

根據歷史上後漢書作者的記載,在漢朝時除了西域諸國的朝貢以外,香料來源比較有限,香料種類也較少。這個時候香料的使用並不廣泛,是作爲奢侈品而存在的。現在秦誼重新開通西域商路,這香料貿易自然興盛起來。

“還有,就是西域之外,還是廣闊得很,不知道有多少國家,這些國家,是不能生產絲綢的,這絲綢在那些國家都是硬通貨,可值錢了!據說西域以西的大國大秦,皇帝都以穿我們的絲綢爲榮!不只是絲綢,還有蜀錦,也都是外銷的緊俏貨,尤其是蜀地離涼州那麼近,這些年益州也是大量生產蜀錦外銷。現在朝廷如果斷掉與西域的聯繫,這涼州多半是要亂起來,這十年間,因爲商路重開的原因,這些涼州豪強賺得盆滿鉢滿,現在斷了他們的財路,肯定是要鬧事的!”

聽了秦輝的話之後,陳若也是默不作聲,雖然秦輝說的西域貿易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是對他來說卻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畢竟西域實在太遠了,走過司隸,走過涼州,再穿過茫茫的隔壁沙漠才能過去,這麼一趟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想想前漢的時候,貳師將軍李廣利征討大宛,大多數傷亡都不是在戰場上造成的,很多都是折損這漫長的征途之上,有老婆孩子,功名心也淡了的陳若還真不想去西域蹚這趟渾水。

不過在鄴城那地方實在有些閉塞,消息也算靈通的陳若,竟然不知道現在的西域貿易竟然做得如此大,看來這次來雒陽還真是不虛此行。

“既然不能隔絕西域,那大將軍怎麼甄別這些所謂的使節呢?”

聽了這西域商路竟然還和涼州穩定有關,陳若也是知道秦誼不會輕易厭棄。這連通西域對外開放可以說是秦誼的基本國策,所以陳若也是有些好奇下一步怎麼整飭這些所謂的胡人使節。

怎麼說呢,陳若一個大好的漢兒,一想到有些胡人莫名其妙得來到自己的家鄉這裏來耀武揚威的,心裏面就非常不舒服。

“大將軍擔心這些使節有的不是真的,從涼州到雒陽也是路途遙遠,期間招待他們更是勞苦自己的百姓,平白無故耗費資財,已經發文書到各地,制定了相應的標準,並且嚴命除了特殊情況外,所需費用均需使節自費。至於違法亂紀的使節,也都是照着漢律進行處理,絕不姑息!”

聽秦輝如此說道,陳若心裏蠻開心的,自家國土之上,幹嘛要讓這種胡人耀武揚威的。西域的生意做不成,陳若便繼續和秦輝聊天,聽着這麼一個禁軍軍官講述大漢帝國的一些宮廷祕聞。

有那麼一段時間,陳若還想問一下,究竟當今天子和大將軍究竟是什麼關係,但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又聊了一會兒,有些上了年紀的秦輝也是哈欠連連,對着陳若說道:“安遜啊!明天早上大將軍將會出城二百裏去迎接從西域歸來的壯士,我們禁軍還要出去爲大將軍保駕護航,我得早點兒睡覺,咱們改天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