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洋垃圾

“陳若見過嬸嬸!”

雒陽城郭區一處還算是不錯的民房之中,陳若也是非常恭敬得向着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笑道。

“你這孩子,你說你來就是了,幹嘛還買這麼一份禮物啊!”而收下陳若的禮物之後,這個陳若妻子的嬸嬸,也是笑得肥肉亂顫。剛纔她已經仔細看了一下,陳若送過來的禮物是金市之中上好的頭飾,值個幾千錢的,自然對這個過來寄宿幾日的侄女婿非常有好感。

“那裏!陳若自從和細君成親以來,一直沒能到雒陽這裏拜會叔叔和嬸嬸,這次不買上一件禮物,反倒是失了禮數!”

陳若這次來雒陽,只是帶了一點兒鄴城的土特產,今天上午看完日食之後,他又跑到雒陽的金市,給自己這個素未謀面的嬸嬸買了一份禮物。

這次陳若可是花了不少錢,畢竟他這個叔叔可是在禁軍之中做校尉的,官職不算低,這麼一個親戚不好好巴結一下才是有些失策。更何況接下來陳若還準備在人家家中住上幾日,這麼一件禮物就當是住宿費了。

果不其然,在拿出這麼一件首飾之後,胖嬸嬸對陳若馬上便熱情了不少。

“只是不知道叔叔和公瑜去那裏了?”而在簡單寒暄了幾句之後,陳若也是詢問起他的叔叔秦輝,妻弟秦英來。

之前從妻子那裏知道,自己這個叫做秦輝的叔叔是有兩個兒子的,大的秦英秦公瑜,這次沒有看到,所以有些好奇。

一聽陳若提起兒子來,嬸嬸的臉上都快要樂開了花:“秦英那小子,去年在太學畢業了,受了一個六百石的縣令,到新野去做縣令去了!”

聽了嬸嬸的話後,陳若心中也是有些泛酸,他這個妻弟今年也就二十三歲,便能夠到新野這種大縣做上一任縣令,當真是非常不錯。

只是不知道秦英能夠有如此好的機遇,是他在太學之中學習出衆,還是因爲他姓秦,亦或者兼而有之。

雖然陳若心中酸的要死,但是臉上卻沒有表露出來,一臉爲自己這個妻弟感到高興的模樣:“嬸嬸真是好福氣,將來公瑜說不準會像大將軍一樣,封侯拜相,名垂青史!對了,叔叔去那裏了?”

“嗨!別提了,正帶隊在雒陽城裏抓人呢!也不知道今天還能不能回來!”陳若這個嬸嬸似乎不怎麼把老公放在心上,說了老半天都沒有提到自己的老公。

“怎麼回事?”陳若的政治敏感性還是很足的,一聽到這事,第一反應是朝廷之中又有一些人吃飽了撐的沒事幹,開始找大將軍的麻煩,這些年陳若過得很安逸,可不想再發生什麼大的動盪了。

“大將軍不是一直在開拓西域嘛!前些年西域長史田國讓也是在那邊幹得不錯,說起來這西域的兵也真是弱,田國讓只帶了一千人,便打遍西域無敵手,前些年,竟然把西域的龜茲王給說動了,讓他派兒子到朝廷來。當時大將軍很高興,着急一些文人寫了好多詩篇,稱讚龜茲王子不遠萬里來朝的事蹟,還給龜茲王大量的獎賞。”

“這不是好事嗎?”陳若大概也明白秦誼爲什麼重賞龜茲王,這種萬國來朝的事蹟,自然是能夠給秦誼加分的,穩固他的統治,更是可以給西域諸國樹立一個千里馬馬骨的形象。

“這不是起了一個頭,西域諸國其他屬國也都派王子到朝廷來,使者接連不斷,有些人壓根都不是真得,只是暫且找些疏遠親屬或經商的胡人,借他們來通使命,還可以得到朝廷的封贈。更是有些不知好歹的胡人,更是在雒陽城中鬧事,新任的雒陽令不敢處理這些胡人。結果這事最終傳到了大將軍那裏,把他氣得不輕,這不是開始命令有司開始整飭這些所謂的使節嘛!你叔父也是帶兵去捉拿這些胡人。你別說,前幾日還真拷問出來不是貓膩,有一夥西域的商人就是打着使節的旗號一路來到雒陽的!你別說,主政的鴻臚寺官員,已經被大將軍給撤職了,全家發配交州!”

秦誼積極鑿通西域,也是想着能夠增進與世界的交流,只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個位面這個時代,竟然也是招進來一幫子洋垃圾。

而負責外賓接待的鴻臚寺官員,也是想着製造萬國來朝的天朝氣氛,給這些洋垃圾提供支持,頗有些挾洋自重的架勢。

然後有一夥洋垃圾就在雒陽犯了法,想以使節的身份逃避責難,而鴻臚寺的官員竟然還想着幫腔,結果便有人把這幫子所謂使節的情形捅到了秦誼那裏。

上輩子秦誼就比較憎恨洋垃圾,這次在世界中心的大漢帝國,他也沒有姑息洋垃圾,直接把鴻臚寺卿一家打發到交州去看還,並責令馬上調查這件事,把所有的番邦使節全查了一遍。

除了那些違法犯罪的,又查出一羣假冒僞劣的,全都被按照漢律進行處理,因爲人手有些不夠,秦輝這個禁軍校尉,也是被找去幫忙。

“正該如此!這幫子蠻夷畏威而不懷德,就該好好收拾他們一下!武皇帝在的時候,可是把樓蘭王子都給處罰了!”

陳若在原平混了近十年,雖然他也經常幹一些諸如黑吃黑這樣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對那些胡人可是沒什麼好感,聽了嬸嬸的話後也是忍不住叫好道。

這大漢可沒有什麼治外法權的說法,漢武帝時樓蘭王子來到當時還是首都的長安做人質,結果因爲犯罪而被大漢處以宮刑。

其實這個王子和司馬遷一樣可以花錢換命的,可惜他和司馬遷一樣沒有那麼多錢,最終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下面卻是沒有了。再後來這位王子因爲受過宮刑,已經不是男人,也沒能回到樓蘭繼承王位。

竟然把不守法的外國王位繼承人給閹掉,這大漢可真夠依法治國的。

所以在聽到秦誼收拾一幫子不知死活的蠻夷時,陳若也是忍不住給他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