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日心

中國古代的天文學家是真得不容易,因爲一直沒有建立起日心說,甚至連生活的大地是一個球形都沒有意識到,天文學的發展也是舉步維艱。

當世第一的天文學家劉洪,終其一生也沒能預測對日食的發生時間。第一人都這個樣子,其他人更不用說。

歷史上荀彧便曾經遇到過一次日食警告,猶豫了再三之後,荀彧決定照常召開朝會。荀彧無疑是擔了一定的政治風險,但最終日食沒有發生。

直到劉洪死後十幾年,他的徒子徒孫,根據他遺留下來的《乾象曆》,總算是能較爲準確得測算出日食的時間,把誤差壓縮進了三個小時之內。

而隨着秦誼用東吳的俘虜把這個當世數學、天文第一人從東吳送回來之後,秦誼也是和這位世叔進行了情切的交流。

說句有點兒丟人的話,現在劉洪研究的東西,譬如說白道與黃道的交角,近點月的長度之類的,秦誼也是不太明白。好歹作爲一個穿越者,擁有的科學素養,還是讓秦誼最後把劉洪研究的東西搞清楚了一些。

這可真是一個人類的瑰寶,要是能夠讓劉洪多活上幾年,絕對是人類文明前進的一大步。

而秦誼那些科學素養,也是讓劉洪大家稱讚,尤其是秦誼提出的地球說和日心說,直接便解答了劉洪的很多問題。

一個知道月球運行軌道和地球公轉軌道有一個夾角,並且計算出這個夾角的人,在得到秦誼的日心說和地球說之後,所能得到的加成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於是劉洪變成了第一批接受秦誼日心說和地球說的人,並且在這個基礎上,對自己的《乾象曆》進行了修正,而根據這個全新的模型,劉洪也是對這次的日食做出了預測。

雖然最終還是差了半刻,但是對劉洪來說,這依舊是一個偉大的進步,讓他終於摸到了神祕莫測天文奇觀的一點兒邊。現在劉洪最大的心願便是多活上幾年,有更多的時間去完善修正自己的《乾象曆》。

有當世第一的天文學家太史令劉洪幫着秦誼推廣日心說和地球論,至少在太學之中,已經有了不少對這個理論贊同的學生。而這次的日食,便是對日心說和地球論的一個考驗,在這個理論基礎上預測出來日食時間,可以變相的堅定這個理論。

看着陳若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其中一個太學生拿起兩個剛剛被店家放到桌子上,由大將軍秦誼傾情發明的饅頭,然後將他們對在一起,組成了一個球體,利用兩個饅頭的結合處作爲地軸,開始給陳若表演了一番地球圍繞太陽公轉的模型。

“你這個模型的確是能解釋不少問題,可爲什麼我們會有黑夜白天沒能解釋啊?”終究是這個時代難得的知識分子,聽這幾個太學生用饅頭模擬了一遍地球公轉,陳若倒是馬上理解了他們的意思。

但很快,陳若便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這個公轉模型無法解釋白天和黑夜的交替變化。

“奧!這個解釋,是我們的地球在圍繞太陽轉動時,本身還在那裏進行自西向東的自轉,所以便會有了晝夜交替!”另外一個學生也是向陳若解釋道。

“怎麼可能!?照你這麼說,大地在自西向東的轉動,我一跳起來再落地,豈不是應該離開起跳點很遠?”陳若不是擡槓,他是真得有所疑惑。

“這是慣性的原因,先生你騎馬的時候,突然間從馬上掉下來,是不是身子還會向前滾一下?”陳若想到的這些東西,太學之中也是有人想到過,而劉洪等人也都是做出了相應的解答。

這下子陳若不言語了,因爲這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當年作爲袁紹使節,前往西河郡策反南匈奴,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他便被人打翻在地,當時的確是向前滾了好長一段距離的,跌得鼻青臉腫。

又咀嚼了這幾個太學生的話之後,陳若突然間又想起了一件事,這才向他們問道:“如果我們真得生活在一個球體上面,那球體下面的人怎麼辦?他們就會掉到天上去的!”

“這個……您沒有發現太陽一直是在我們的南方嗎?”

“你的意思是我們都在地球的上方?所以才沒有掉下去?”聽了這個太學生的話之後,陳若這才問道。

“可能吧!”其實這個太學生也是對劉洪、秦誼的這套理論有所懷疑,不過卻是找不出毛病來,有不是很感興趣,也是敷衍道。

一時之間陳若腦子也是浮現了一個非常恐怖的畫面,大地上的所有生物都掉向了未知的深淵,想想還是很害怕。

“其實先生您也不必擔心,這天地萬物真得是個很神奇的東西,這自然之中有很多我們看不到的力!不信你看看!”

看着陳若還是一臉不相信的模樣,另外一個太學生卻是將自己的腰帶抽了出來對摺,將自己的饅頭放在腰帶對摺的部分,然後抓着腰帶兩端,將饅頭在空中甩了起來,按理說饅頭被甩到空中,應該會鄉下掉落的,可是因爲向心力卻是一直跟着腰帶在那裏甩動。

這一下子更是把陳若看得目瞪口呆,幼年時他曾經拿過一個籃子,在籃子裏放上水果,也是這樣甩着玩的,東西的確是掉不出來。

又在這裏琢磨了一會兒,陳若還是沒能想到駁斥這幾個太學生的言論,最後無奈得說道:“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但是我就不相信我們腳下的大地是球形的!”

“沒關係!其實我也不怎麼信,或許只有某一天,如同大將軍所說的那樣,找一個偉大的航海家,帶着船隊,真正從大海上饒地球一圈返回出發點,才能證明我們的大地是球形吧!”不過太學生也沒有想着說服陳若,把這件事情又說了一遍。

“哈哈!如果真得成了,那麼南轅北轍這個成語就可以改一下了!”陳若對這幾個太學生也是非常有好感,最後哈哈一笑,算是結束了這次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