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日食

“你們說今次的日食真得會如期而至嗎?”還沒等陳若開口,坐在他桌子旁邊的那四名士人中,便有一人開口道。

“誰知道啊!這東西從來沒有測準過!”而旁邊的一名同學也是馬上應道。

“我對大將軍很有信心,他的日心說的確能夠解釋不少天文現象,太史令劉公就是根據他的日心說修正的數據!之前從來沒有預測成功過日食,如果今日真的有日食出現,那就說明大將軍的學說是正確的,我們生活的地球真得是在繞着太陽轉動,而月亮又圍繞着我們地球轉動!”第三人也是緊接着說道,聽得出來,他算是一個秦粉,對大將軍秦誼的學說非常支持。

“我看朝廷裏的三公,尤其是王司徒,還是盼着能夠和太史令劉公所說的那樣發生日食吧,要不然三公肯定要爲日食下臺,首當其衝的便是他!咱們耐心等會兒,再過一刻可能就會有日食了!”

當聽了第四個太學生的話之後,陳若已經是一頭霧水,除了王朗王司徒的去留問題,其他的他都完全沒有聽明白。

在古代政治生活中,“日”代表天帝,皇帝是天之子。如果出現日食,就是妖孽侵犯皇帝統治的凶兆,是皇帝失德,奸黨當道表現。日全食的意義更是象徵着,國亡君死,天下大亂,城池淪陷,疆土丟失。

像是漢文帝在位的時候,出現過一次日食,漢文帝認爲這是不祥之兆,所以趕緊給自己下罪己詔,將自己責備了一番。

不過大部分皇帝卻不像漢文帝這麼厚道,一般的常規操作,但凡出現日食或者其他的重大自然災害,都是要撤掉個三公級別的大臣,來應對這個上天的警告——天子是不會錯的,只能是下面的大臣們犯的錯。

有時候日食還會成爲政敵們相互攻訐的手段,像是漢元帝時宦官石顯,就藉助日食的機會說是皇帝啓用周堪惹怒了上天,所以才發生日食來警告皇帝,讓漢元帝罷免了周堪。

自從秦誼執掌朝政起來,三公逐漸成爲榮譽銜,勞苦功高、德高望重之人輪流擔任三公,甚至秦誼都把太尉銜送了出來,當了一個不是皇帝老丈人的大將軍,畢竟東漢初代大將軍就不是皇帝的老丈人。

這麼多年下來,唯獨王朗一直坐在司徒的寶座上沒有動彈,由此可見大將軍對王司徒的尊敬。

考慮到新晉的司空和太尉都是剛剛上任,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尤其是司空蔡邕,可謂是桃李滿天下,後臺硬的不行,擔任三公的呼聲一直很高。

真要擼人,必然是擼在司徒位置上待了十年的王朗王司徒。就是因爲你德不配位,才惹得老天用日食來警告天下,還不趕緊滾蛋。

而聽幾位太學生的意思,好像這日食是一種正常的天文現象,是可以預測的。如果日食只是一個自然現象,而不是上天的警告,那麼王朗才能繼續在司徒位置上坐着。

只是根據陳若的所知,東漢也是有很多天文學家,一直在努力預測日食的出現,只是到目前爲止,從來都沒有預測成功的。

“天狗食日了!”

只是就在陳若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外面卻是有一陣喧鬧的叫喊聲,緊接着便是敲鑼打鼓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想要通過這些聲音把天狗嚇走,保護住人類賴以生存的太陽。

當聽到這個聲音後,隔壁坐着的四個太學生馬上便起身,一起跑到了屋外大街上,而陳若也是不甘落後,跟隨着一起跑了出去。

不只是陳若,還有其他的食客,也是紛紛跑出去看熱鬧。這可是把食肆的老闆嚇壞了,趕緊一起跑出去,生怕某些沒良心的傢伙趁機跑掉。

當陳若跑到大街上的時候,外面依舊是陽光明媚,因爲那聲大喊,陳若才冒着刺眼的陽光,擡頭望向天空,而天上的驕陽,的確已經少掉了一小塊。

擡頭看了一小會兒,陳若便被陽光刺得眼睛有些睜不開,再加上這日食一直沒有朝着環食或是全食去的跡象,陳若也是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不只是陳若,就連那四個結伴出來觀看日食的太學生也是有些索然無味,隨着他們的飯菜上好了,也是回到食肆中吃飯。

“終究是差了半刻!但劉公也算是古往今來把日食算到如此精確的第一人了!”

“這日後天人感應一說該如何應對呢?”

“大不了把日食從裏面剔出去唄!”

……

而隨着幾名太學生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面,繼續就日食這麼一個話題進行討論,沉默了片刻的陳若終於忍不住好奇,向鄰座的衆人問道:“在下鄴城陳若,還想請教諸位,爲什麼說日食會是一種自然現象呢?”

“這是大將軍提出的一個日心說,說我們生活的大地,其實是一個球體,可以稱之爲地球,我們的地球在繞着太陽轉動,同時月亮,也就是月球在圍繞我們地球轉動。太陽是能夠發光發熱的,但是月球不會,我們看到的月亮,其實只是月球反射的太陽光,所以我們看到的月亮會出現不同的形狀,因爲有一部分光被地球擋住了。當月球運動到太陽和地球之間遮住太陽時,便會出現日食。反之,當地球在月亮和太陽之間時,則會出現月食。”

“怎麼會?”隨着這個太學生爲陳若講解日食和月食的原理,陳若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腳下的大地竟然是一個球體,可是一時間卻又找不到什麼合適的理由。

“大將軍這一套理論,真得能夠說明不少問題。對了,忘了說了,咱們的地球的地軸和圍繞太陽轉動的軌跡是有一個夾角的,正是因爲這個夾角的存在,才讓我們有了一年四季!這一套理論正好解釋了爲什麼會在春分和秋分時白天和黑夜會一樣長,也解釋了爲什麼會在夏天時,越往南白天會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