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雉

之所以點了一份面,不是因爲陳若喜歡吃麪,而是這面是食肆之中最便宜的吃食,雖說是窮家富路,可是來到雒陽城的食肆之後,看到食肆上各種飯菜的標價之後,陳若總是捨不得掏錢,京城的物價實在太貴了一些。

吃着這份味道只能算一般的面,陳若又想起老家的老婆來,她那個老婆可真是做飯的一把好手。

身爲一個吃貨的秦誼,來到這個世上之後也是努力讓生活對得起自己的肚子。不過在雒陽的時候,經常要在大將軍府和尚書臺吃工作餐,再加上當時危機四伏,所以秦誼也就沒心思改進吃食。

等回到原平老家之後,秦誼總算開始了飲食界的革命,首先便是打造出來一口鐵鍋,告別了飯菜只有蒸煮烤三種烹飪方式的歷史。

秦誼不只是自己吃炒菜,還把大鍋菜也是帶入到自己掌控的部隊之中。尤其是最早追隨秦誼的那一批人,現在也都是從龍之臣,已經算是帝國的上層人物。然後隨着秦誼逐步一統天下,這些人到各地做官,也是把炒菜這個烹飪方式推廣到全國。

不只是如此,因爲發明了鐵鍋,又帶兵到過多個地區,本位面的秦誼,甚至取代了歷史上的乾隆皇帝,成爲了諸多民間小吃誕生的主角。據統計,後世全國百分之九十的小吃都靠着蹭秦誼的IP搏出位。可嘆秦文合,居然要像神農嘗百草一樣,嚐遍全國路邊攤。

而陳若的老婆,作爲原平人,也是最早接觸鐵鍋炒菜的人物,再加上心靈手巧,的確是炒得一手好菜。

“你們聽說了嗎?滇王劉玄德派出了使節向朝廷覲見天子,並帶來了一些禮物!”

“這個逆賊還沒有死嗎?朝廷也真是的,這種稱過帝的逆賊竟然也是由着他逍遙自在!”

“劉玄德不是上表自辯了,自己是因爲消息蔽塞,因爲秦太尉謀朝篡位,誤聽謠言才貿然稱帝的!我可聽說了,滇地那地方疫病叢生,咱們漢人去了那裏可以說是九死一生。這局勢纔剛穩定下來,大將軍也不願意拿大好的將士去填這個無底洞吧?反正劉玄德已經老實了!”

“老實個屁,去年好像還和益州邊軍起過摩擦,要不是益州刺史陸伯言處置得當,恐怕益州又是一場動亂。你知道這次劉備使團給大將軍送了什麼東西嗎?有五隻白雉!!”

過去十年中,劉備這個打不死的小強,終於也是在南中地區站穩了腳跟,再加上得到朝廷認可,成了名正言順的滇王。

但是在去年益州和南中交界的蠻族作亂,領頭的夷人首領高定更是帶領叛軍殺向益州,畢竟益州可比南中要富裕上許多。

不過高定的一萬叛軍,卻是一頭撞上新上任的益州刺史陸遜佈下的圈套,被打了一個全軍覆沒。

這場叛亂雖然平息了下來,但是很多人都把這場叛亂指向了滇王劉備,認爲是他在背後搗鬼,想要趁亂渾水摸魚,進而實現他那虛無縹緲的野心。

隨着這場叛亂被平定下來,就在今年,滇王劉備向雒陽朝廷派出了以滇王主薄孫乾爲主使的使節團,前往雒陽拜見天子劉成,以及主政的大將軍秦誼。

這件事情陳若其實知道的,他的老家鄴城怎麼着也是這個時代少有的大城市,鄴城的官吏也會經常把一些國家大事以邸報的形式貼出來,陳若沒事的時候也會過去看一下,體會下書生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的快感。

不過邸報裏面有些事情自然不會說的,譬如這次劉備敬獻給朝廷的禮物之中竟然有五隻白雉,明顯是別有所指。

或許有些人不知道白雉代表的含義,但是士人出身的陳若卻知道這裏面白雉背後的潛臺詞,所以也是嘴中的咀嚼也是停了下來。

最早的時候,還是在周成王時代,越裳人(根據清代人魏源的考證,就是老撾人)曾“重九譯而至,獻白雉於周公。”周公收下白雉,將其供奉在周文王的廟裏。

老撾人,不遠萬里,從中南半島跑到黃河流域來向周公獻上一隻白雉,真得是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難不成魏源老先生,在萬馬齊喑究可哀的時代便已經想到了自古以來的問題。

周公暫代年幼的侄子行事皇權、治理國家,把江山完完整整地交到侄子手中,贏得了全天下人的交口稱讚。越裳人贈送白雉的事情,也成了一個美談。

只是在兩百以前,當代周公、穿越者王莽,竟然也收到了越裳人獻來的一隻白雉和兩隻黑雉,一時間王莽也被人當成周公一樣的人物,爲自己篡漢自立有邁進了堅實的一步。

不過在《漢書·王莽傳》中,卻指明是王莽早早串通川蜀那邊的官員,前去聯絡和暗示南邊的蠻夷人來進獻白雉,也就是說“越裳獻雉”是王莽導演的把戲,替自己塗脂抹粉。

反正自從那以後,“越裳獻雉”這個故事變成了笑話。而現在越裳人就在滇王劉備的統治之下,他派使者送白雉到雒陽城給大將軍秦誼,這是什麼意思?

是稱讚秦誼像周公一樣代幼帝管理國家,撥亂反正,興利除弊,實現了江山社稷的初步穩定?是挖苦秦誼像王莽一樣沽名釣譽,是一個潛在的大反賊?還是警告秦誼不要走了彎路,要學習周公好榜樣,不要跟着王莽走上一條身敗名裂的不歸路?

突然間,陳若覺得劉備送給秦誼的白雉真是一個妙招,估計夠秦誼琢磨好幾天的。只是這個和他沒有一點兒關係,豺狼當道,安問狐狸?

吃飽了飯的陳若,馬上便準備離開,不想這家店中竟然來了四個青年士人。

本來準備離開的陳若也是停了下來,因爲在雒陽混過一段時間的他認出這幾個士人穿着的青衫是太學的校服,剛剛在《太學密卷》中有幾個問題看不明白的他,也是想着請教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