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雛形

“有點兒意思啊!”

等陳若精挑細選,採購了幾本書籍之後,時間也已經到了中午,有點兒飢腸轆轆的陳若,也沒有着急去投奔自己那位遠房親戚,而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肆。

就在等待着酒家送上吃食之際,陳若卻是將自己口袋裏那買的書籍掏出來翻看一番,首先掏出來的就是那套所謂的《太學密卷》。

雖然東漢以舉孝廉的選材方式被後人所熟知,但其實東漢在官吏的選任上是比較形式多樣的。主要有察舉制、僻除制、徵詔制、薦舉制、考試制、任子制、納資制,當然其中察舉制其實是最主要的選拔手段。

察舉制主要是根據皇帝規定科目,由地方官吏考察人才,然後向朝廷推舉的選官制度。察舉的對象是基層官吏和秀民紳士。察舉的科目繁多,有孝廉科、茂才科、賢良方正科、明經科、明法科、治劇科、勇猛知兵法科等。

也就是說在察舉制中,其實也是需要考試的,當然這個考試其實並不是很重要。

在秦誼上臺執政之後,也是想要推廣日後的科舉制,不過他也沒有馬上頭鐵得進行,因爲這個年代絕大多數的知識,還是都掌握在世家手中,普通人根本沒有接觸知識的途徑。

於是秦誼一方面在那裏使用雕版印刷術推廣書籍,另外一方面則是在太學之中小規模得開展考試制度。

只要太學的學生學滿之後通過了考試,便可以到地方上從事縣丞或是縣尉這麼一個職位。作爲一個穿越者,秦誼可是信奉宰相必起於州郡,猛將必發於行伍,給這些士人們,尤其是那三分之一的普通學生一個出仕的機會。真正的世家子弟,多半還看不上縣丞、縣尉這種小官。

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激烈的官場傾軋吧,秦誼相信有些世家廢物,會被淘汰掉的,至於那些優秀的世家子弟,他們本來也能夠混出頭來。

在新太學的學生中,也是有幾個頂級世家子弟在裏面,學習成績卻並不理想,在太學諸生中的名聲,比起那些家貧但是學習好的學生要差上很多。

僅僅還只是一個科舉的雛形,便已經對世家們產生了不少威脅,也是讓秦誼對幹掉世家產生了不少信心。

而且出乎秦誼意料的是,因爲這個畢業考試的緣故,就是後世科舉中形成同年、同鄉、同門這種盤根錯節的關係一樣,太學生中也是形成了一個太學系,就是看同學關係的一個系統,而不是看出生背景。

畢竟新太學的學習時間是三年,三年的朝夕相處之下,彼此互相瞭解,知道各自的爲人,很多人就成了朋友。可以預見的將來,在漢帝國的官場上,肯定會出現一批太學系的官員。

現在陳若拿到的這份《太學密卷》,便是前些年決定太學生們能否可以到地方上擔任縣丞、縣尉的考題。

考題的題型,是由秦誼制定的,也是參考了後世公務員的考試題型,也就是說從秦誼起,大漢太學裏面的學生想要畢業做官,必須要經歷過行政能力測試和申論兩項考試的洗禮。

畢竟兩千年後都在用這麼一套選官制度,那麼肯定有着自己的過人之處。

而陳若怎麼着也是一個士人,算是個高級知識分子的他,勉強可以說是大漢帝國金字塔上層的人物。只不過牟足了勁看看自己有沒有縣尉、縣丞本事的他,看了片刻之後,也是微微有些泄氣。

這行政能力測試,和後世一樣,把數量關係、判斷推理、常識判斷、言語理解與表達、資料分析這五個方面作爲考試的重點,而且同樣採取了題海戰術。

陳若仔細看了一下,對他來說,這些題目並不是特別難,他仔細思索一番,還是能夠打出來,只是他計算了一下時間,發現如果按照他的平均答題時間來計算,他要使用考試時間三倍的時間,才能打完這麼一套試卷。

這套一百分的考試卷,正常情況下陳若來考,恐怕只能考上三十多分。再看看這份《太學密卷》上記錄的每次考試的成績分佈,每次都有考上滿分的變態存在,大多數太學生的成績,也能保持在八九十分左右。

當然,經常做試卷的人,和陳若這種偶爾才過來考一次的速度自然是不一樣,但還是把陳若打擊得不輕。

“我本來就是一個在袁本初這個失敗者手下派不上號的無名手下,比這些天下英才還是差點兒!”

於是在自嘲了一句後,陳若也是翻過行測部分,繼續向後看起了申論部分。說起來,其實秦誼的申論其實是包括了後世的申論和策論。

申論具有模擬公務員日常工作性質的能力測試,這裏的題目大都是些起草公文,上書言事等類似的題目,相當於一個基層公務員該有的能力。而策論則是後世科舉時期主要考試形式之一,也就是說議論當前政治問題、向朝廷獻策。

也就是說秦誼想通過這部分的考試,確保這些太學畢業生有能夠做一名基層官吏的能力,再看看其中有沒有值得挖掘的奇才。

所以秦誼的策論部分,也是考了很多他關注的問題,也就是大漢朝廷關注的問題,譬如南部大開發,如何應對接下來可能的小冰河時期等等。

只是這申論部分,同樣也是帶給陳若很大的震撼。

雖然申論部分沒有標準答案,但這些書商也是神通廣大,居然能夠找到不少優秀考生當時做的文章,甚至還專門請文壇著名的人物或是積年老吏,來對這些考題進行作答。這些精選的文章自然是極好的,也由不得陳若有點兒覺得自己有點兒比不上這些人。

其實陳若大可不必如此自卑,其實在包括秦誼在內的很多朝廷大佬看來,這些太學生寫的策論,實在有些紙上談兵的架勢在裏面,並沒有太多的可操作性。

“客官!您的面來了!”也就在這個時候,食肆的店家也是端着陳若點的面送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