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書市2

河南人黃鶴,也是一個發現了雕版印刷可能會有暴利的行業,也是馬上便開始着手開始準備。

不過黃鶴的準備明顯沒有糜竺豐富,譬如說他找的做雕版的人便非常不靠譜,也不知道是不是雙方的溝通有問題,雕版人竟然都是正着雕的,等雕到第十頁的時候才意識到應該反着雕才對,白白浪費了不少錢財。

雕版印刷其實非常危險,因爲往往雕錯一個字,便讓整塊板作廢掉,要不然也不會被活字取代。質量把控不強的黃鶴,他的雕版成本高了許多。

再加上黃鶴的雕版印刷術水平也不是很高,印出來的書籍質量不是很好,雕版的書籍是相對冷門的《左傳》,也沒有找什麼書法家書寫母版。

黃鶴這一套雕版印刷出來的《左傳》,銷量非常不好,很多人號稱寧肯手抄,也不願意買他家的書籍。

心灰意冷之下,黃鶴便把自己刻的雕版賣給了糜竺,金盤洗手,不從事這個行業了。

只是黃鶴雕版初期鬧出來正着雕刻的笑話實在太大了,弄得天下皆知。有些低劣的雕版印刷作坊,印出來的劣質圖書,都打着黃鶴的旗號賣,然後黃鶴便莫名其妙得多出來一個小姨子,還有一段爲世俗所不容的愛情故事。

除了雕版印刷的興起,手抄書也成了一個行業。畢竟華夏國的書籍實在太多,調版印刷費時費力,一般人根本玩不起,能夠雕版刊行的終究只是少數,大部分書籍還是只能靠手抄。

隨着紙張的興起,手抄書已然也成了一個非常有盈利的行業。中國古代的書籍,基本上都是靠手抄傳下來的,也就造成很多傳抄錯誤,真正的愛好者自然都是自己手抄的,不過有些人,有錢但沒閒,可不是只能讓別人代抄。

現在雒陽書市之中,很大一部分其實是賣得手抄版的各類書籍。不過這手抄版書籍,價格那就五花八門,看抄書人的筆跡,錯別字,紙張等各種問題,同樣一個書攤的同一本書的價格能夠從幾十錢到上百錢不等。

此時此刻的陳若,便暢遊在書籍的海洋之中,隨手翻看,便能夠翻到各種傳說中,甚至傳說中都沒有的書籍。

“竟然有這麼多書!”

當轉了一圈後,陳若也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畢竟在他印象之中,十年前還是一個使用竹簡的年代,一本薄薄的紙質書籍,要是用竹簡寫下來不知道要寫多少竹簡。

陳若年輕的時候,曾經立志要蒐集一千冊書籍,只是到他出使南匈奴,也只收藏了四十多部書籍,大多數還是一些頗有名氣的名篇,看着雒陽書市之中門類亂七八糟的書籍,也是讓陳若目不暇接。

這個年代很多藏書人都把書藏着,不輕易給人,尤其是一些孤本,然後遇到戰亂之後便徹底消失掉。

秦誼對這件事也是深惡痛絕,當年收到蔡邕的六千冊書籍之後,他便允許幷州的一些士子隨便抄寫蔡邕的這些藏書。一方面是秦誼想用這些書籍拉攏幷州,尤其是太原的士人們,另外一方面也是爲了儘可能得把這些書籍傳播出去,讓這批在歷史上在永嘉之亂中大多遺失的書籍能夠流傳下去。

後來到了雒陽主政,秦誼也成了蔡邕的女婿,這關係比師生更進了一步,於是秦誼也是把蔡邕那剩下的四千冊書籍也一併接收過來。

然後在秦誼的推動之下,蔡邕的這批藏書便開始逐步開始被士人們抄寫,逐漸流行於世。要知道蔡邕不僅是知名文學家、書法家、音樂家,更是這個時代最頂尖的數學家和天文學家,他的藏書之中有着很多這兩方面的書籍,秦誼也是親自挑選了幾本重點推廣。

除了蔡邕的藏書以外,秦誼還把自己的一些化學和物理知識也是寫成了出來,交給祕書給潤色了一下後,拿到這些世面上供人摘抄,所以雒陽的書市之中,會有多種多樣五花八門的書籍。

不過有些出乎秦誼預料的是,隨着雕版圖書和手抄書的發展,只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的某種顏色的小冊子也是出現在市場之上,並且得到很多讀者的喜愛。

目前在雒陽城裏面流行最火的是雕版印刷的《秦宮祕史》,講述秦始皇母親趙姬和三個男人不得不說的故事,另外一本則是手抄版的《商紂演義》,聽這名字自然便知道是商紂王帝辛那一段身死國滅的往事。

總體來說,《秦宮祕史》的文筆比較好,但不如《商紂演義》來得爽,畢竟後者刨除掉最後一筆帶過的姬周滅商,紂王無奈自焚這一段,那就是一本無腦推土機爽文,代入感十足。

此時此刻,面對着如此多的書籍,陳若已經快要糾結壞了,這書實在太多了,翻看這一本捨不得放下,拿起那一本也不捨得放下,他在鄴城只能買到那幾本雕版大肆印刷的書籍,這麼多的手抄珍本,根本到不了鄴城。

如果這要是在鄴城就好了,每本書都買上一本,可以買回去直接放在家中,下半輩子就靠着這些書籍過了。可現在在雒陽,買這麼多書,想要運到鄴城卻也很麻煩。陳若已經決定了,一會兒一定要和這個在雒陽的叔叔搞好關系,讓他沒事便把雒陽的好書託人送到鄴城。

不過現在還是可以買上幾本消磨時光的,糾結了老半天之後,陳若也是做出取捨,決心先買上幾本最重要的書籍。

而首先被陳若買到手的便是手抄版的《太學密卷》——大漢最高學府太學之中的畢業考試卷。

頗有些自負的陳若,也是想要看看自己和這些帝國精英們究竟有多少差距。陳若還是有些不服氣,如果當年他要是在袁軍陣中,是不是有機會給袁公獻策改變戰場的局勢呢?但這一切都無法假設,他只能通過這麼一個試卷來估算一下自己的水平。

另外陳若還想着把這本試卷帶回鄴城老家,讓自己的兒子也跟着學習一下。陳若已經下定決心了,一定要好好培養自己的兒子,將他們培養成這個時代最優秀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