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書市1

“這個墨香味真好聞!”

陳若大口得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這個感覺真是好啊。

昨天到了地方之後,陳若才知道,那家好客來旅店,除了身在工業區、污水溝之外,還靠着一個不小的公共廁所。

新修的雒陽城,也是大力修建公用廁所,這一點兒讓陳若覺得非常不錯,讓雒陽城少了不少尷尬的味道。甚至於還形成了新的職業,專門運送糞便給周邊農民莊稼施肥用的掏糞工。

當年秦誼佔據幷州的時候,應對關中的大災,想盡辦法在提高糧食產量,當時便大興公共廁所,用來積攢肥料用來給莊稼施肥。

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下來,在原平乃至整個幷州的縣城之中,到處都是公共廁所,陳若已經見怪不怪了。

倒是回到老家鄴城之後,那邊卻還沒有推廣起公共廁所來,時不時便會在鄴城大街上看到一些屎尿,也是讓陳若覺得鄴城有些落後。

住在公廁旁邊,也難怪這家旅店收費便宜。不過這家旅店也是知道自家的劣勢,在庭院中種了不少花草,勉強能夠蓋住那邊的味道。

從旅館出來之後,本來陳若也是打算拜訪一下他的一些遠房親戚的。畢竟陳若的老婆可是原平秦氏的一員,七拐八拐都能拐到主持朝政的大將軍秦誼身上。

隨着漢室三興,原平秦氏也是有很多人水漲船高,有了從龍功臣,陳若妻子的親叔叔便在雒陽任職,在護衛雒陽的北軍之中擔任校尉一職。

不過雒陽也是居之不易,這位校尉在雒陽的房子也並不大,一家老小也是住的有些緊巴。所以陳若並沒有去叨擾這位叔叔,而是選擇了住店。但既然來了,還是需要去打個招呼,另外陳若也希望藉助這位叔叔的官職,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發財的機會。

只是陳若這路只走到一半,卻是被一個巨大的書市所吸引,想當年陳若在雒陽的時候,雒陽可沒有這麼大的書市,甚至於書市都沒有多少。那些世家大族們都控制着自己手裏的書籍當做寶貝,輕易不讓人看到。

而現在,陳若竟然看到了一整條街的圖書,作爲一個曾經想要好好學習,卻是拜不到什麼名師而蹉跎許久的士人,當看這麼一條街的書時,整個人都驚呆了。

“走過路過!蔡司空親筆所書!雕版印刷的儒家七經!七合一甩賣!一套僅收二百錢!”

“最新朝廷印刷的算學大作《九章算術》!九章以納入太學必修課程!爲了讓您的兒子有光明的前途!請一定不要錯過!”

“司隸校尉鍾元常所書雕版印刷的《戰國策》!一百錢!讓你們領略一下春秋五霸、戰國七雄的大爭之世!”

“司隸河南,司隸河南,最大雕版廠,河南雕版廠倒閉了!老闆黃鶴吃喝嫖賭,欠下三億五千錢,帶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們沒有辦法,拿着書籍抵工錢。原價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書籍,統統二十錢,統統二十錢!黃鶴你不是人,黃鶴你王八蛋,我們辛辛苦苦跟你幹了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手抄精校版《史記》,秦太尉最喜歡看的書,二百錢你買不了吃虧,二百錢你買不了上當!”

“蔡司空私授秦大將軍的王仲任鉅作《論衡》,蔡司空看了學問大漲,大將軍看了平定天下!”

“《太學密卷》!太學畢業考試試題帶答案手抄版!看一下你與大漢精英的差距!”

“《秦宮祕史》,秦始皇母親趙姬,與秦異人、呂不韋還有嫪毐不得不說的故事!”

……

聽着這震耳欲聾的叫賣聲,嗅着那書香味,陳若也是陶醉其中。

在過去十年時間裏,大名鼎鼎的儒家七經也是逐步由朝廷印刷出來,刊行天下,讓無數士人拍手叫好。

只是第八部政府負責雕版印刷的書籍,卻是有些令人大跌眼鏡,乃是比起儒家七經來有些上不了檯面的《九章算術》。雖然之前也是有漢丞相張蒼,新國師劉秀等人精研此書,但經學才是這個時代的主流學術,在不少人眼中,《九章算術》還是有些難登大雅之堂。

不過這事是當朝大將軍秦誼一力主導的,誰敢有異議,那就是和自己的前途作對。再加上秦誼更是把《九章算術》的內容納入太學必修課,不印刷某些士子還得自己動手抄書。

除了政府雕版印刷的幾部書籍外,一些有頭腦的人,也是藉着這個機會開始利用雕版印刷賺錢。

譬如說,曾經跟隨滇王劉備作亂兵敗後被俘的徐州糜竺糜子仲,便瞅準了這個機會。糜竺爲追隨劉備散盡家財,兵敗被俘之後也是被押解到雒陽。秦誼也是感念他的忠義,沒怎麼難爲他,關了一段時間,隨着劉備去帝號改稱滇王之後便放了他。

炒股炒成股東,但是在上市前因爲某些原因被淨身出戶的糜竺,已經算是一名不文,但聰明人就是聰明人,糜竺也是把握住雕版印刷的機會。

糜竺找到了當世僅次於司空蔡邕的頂級書法家司隸校尉鍾繇,花高價請他手書了一本《戰國策》,然後刻成雕版印刷。

作爲徐州首富,糜竺的確是有些本事。在請鍾繇書寫雕版母版的時候,便炒作了一番一書千金的酬勞,弄得天下士人無不皆知。選的題材也很討巧,是《戰國策》這麼一本充滿着智慧故事的經典作品,一下子也是賣得火爆。

有些人買《戰國策》爲了趕時髦,有些人買《戰國策》爲了讀書消遣,有些人買《戰國策》爲了提高自己的知識和能力,還有些人買《戰國策》則是爲了臨摹鍾繇的字體。

總之,糜竺出錢調版印刷的《戰國策》,讓他一下子賺了不少錢,讓整個糜家聲勢復振,成了私營雕版印刷巨頭。

不過有人賺錢就有人賠錢,河南人黃鶴便是這麼一個倒黴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