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雒陽城

“這就是新雒陽城嗎?”

看着宏偉壯麗的雒陽城,陳若也是忍不住嘆道。看着大漢帝國的首都雒陽,陳若也是忍不住嘆道。

陳若是來過雒陽的,要不然他在被賣到原平的時候,假裝自己是雒陽的士子時,可能也就被人給拆穿了。

不過那是董卓還沒有遷都前的事情,後來陳若聽說雒陽被董卓一把火給燒了的時候,還有些心疼。

當這次來到新雒陽城後,陳若也是大吃一驚,僅僅是在遠處望了一眼,這宏偉的雒陽城牆,便比他記憶之中高大了不少。

在三個月前,陳若離開了生活了十年的原平,回到老家鄴城。

最後一筆黑吃黑的業務做的非常順利,將那販賣奴隸的大部分鮮卑部落的成員們灌醉了之後,剩下的那些保持清醒的鮮卑人,根本就不是老闆和掌櫃們帶着的護衛的對手,輕而易舉便被打了一個全軍覆沒。

於是這幫子幷州煤老板,不但沒有把本來買奴隸的錢花掉,又平白得了一百來個奴隸,可以說是大賺一筆。

至於傷害了鮮卑人的民族感情,這幫子奸商也不在乎,反正是把這幫人給一網打盡了,傳不出去就當沒有事情發生了。

最後給這些鮮卑人留下的怨恨,反正煤窯奴隸基本上就是消耗品,和爲了農耕買的農奴還不一樣,過段時間這些怨恨,便會隨着這羣奴隸的生命一起煙消雲散掉。

說起來,現在鮮卑人的命運,比起他們的鄰居南匈奴人,也真是悲慘。南匈奴人因爲漢化比較久,畢竟在西河郡也是生活了兩百年,不少會人都會種地。

很多太原的大戶都喜歡在南匈奴那裏買農奴給自家種地,這些南匈奴農奴雖然日子也不好過,但是至少生命有保障。比起南匈奴人來,鮮卑人就沒有多少技術含量,只能去做挖煤這種消耗品奴隸。

然後陳若和其他的煤老板們,便將這些鮮卑奴隸們用繩子串起來,送回了幷州,期間這幫子鮮卑奴隸也曾經發生過廝打鬥毆,不過也是很快便被鎮壓下去。

等到了目的地之後,爲了防止這些奴隸們逃亡,一個個也是被砍掉了大拇腳趾,咱們的大將軍總是能夠想出各種各樣的注意來,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

這次貿易,陳若一分錢也沒花在買奴隸身上,便給老闆帶來了三十來個鮮卑奴隸,在陳若離職時,老闆也是送了他兩萬錢作爲酬謝——現在一個青壯奴隸也就值兩萬到三萬錢,老闆還算是很厚道的。

於是帶着這些年積攢下來的五萬錢,陳若便帶着妻子以及兩兒兩女,返回了久違的老家鄴城。見到了闊別多年的父母,雙方的離愁別緒自然是不用多提。

陳若家原先在鄴城也是小有積蓄的豪強之家,要不然陳若也不會到雒陽,更不會能在袁紹麾下混個小官。

不過袁紹爲了和秦誼爭天下,在陳若被俘後又吃了兩次大敗仗,最後的一場鄴城保衛戰,更是將鄴城打成了一片廢墟,陳若家也是在這個過程中破敗下去,原先殷實的家境也就沒了,一切都要從新開始。

本來陳若也沒覺得有什麼,只是當他再次扛起鋤頭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有些不太適應這面向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其實從小到大,除了剛被打入黑煤窯的那段時間,陳若其實並沒有幹過多少體力活。

怎麼說呢,因爲秦誼的緣故,幷州可能是這個年代工商業最繁華的地方,各種小型手工坊的存在,都在衝擊着原有的生產模式。

而曾經不知道比太原高了多少的天下名城鄴城,比起太原來卻是差了不知道多少,都讓陳若感受到一股落後的氣息來。

上面有雙親要奉養,下面還有四個孩子要照顧,作爲袁紹的臣子,陳若雖然不想再出仕,但是卻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埋沒一輩子,還是希望他們能夠接受最好的教育,成爲人上人。

眼看着便要可能坐吃山空,陳若也是有些急眼,最終是聽從了妻子的建議,準備到大漢帝國的首都雒陽城去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機會。

看着新修建的雒陽城,一直頗以大城市鄴城人自以爲傲的陳若,突然間覺得像是一個鄉下土包子。

新修的雒陽城,依舊是以防禦爲主要目的。雖然新修的雒陽城很大,但還是容納不了太多的百姓。於是在雒陽城外,依舊有着規劃得整齊劃一的郭區。現在陳若便在郭區徘徊,想着找一個地方落腳。

“你們這店也太貴了吧?”連着在郭區問了好幾家客棧後,陳若都覺得有些貴。長路漫漫,省着點兒話總是對的。

“都這個價,你要是想要住便宜的,去東大道那邊的好客來住去!”這天子腳下的首善之地,就連這開店的老百姓也是這麼拽,根本就不給陳若討價還價的機會。

“爲啥那邊便宜啊?”聽了這個客棧老闆的話,陳若也是忍不住問道。雖然陳若也是見過不少死人,原先那個煤窯,要是那個月沒死人,那簡直是老天保佑。所以膽大的陳若並不在乎。

“那邊有好幾座造紙廠,還有幾條污水溝,尤其是現在這個季節,味道大的很!”

“好的!謝謝這位小哥!”

歷史上的三國,因爲戰亂的原因,造成紙張產量跟不上,造成簡牘的反攻打算,但是本位面不會了,尤其是在八年前,蔡邕所書的儒家七經雕版印刷本出售時,一時間更是造成雒陽紙貴。一個讀書人,手裏面要是沒有一套蔡邕雕版版的儒家七經,根本都不能稱之爲讀書人。

也就是因爲雕版圖書的存在,直接讓造紙業得到了大發展,弄得雒陽周邊也是造紙工坊林立,基本上是全年無休的存在。

換言之,店主所說的東大道,其實就是雒陽的工業區,廢水廢氣自然不少,生活環境自然是差點兒。

等從這家店裏面走出來之後,陳若卻是突然想起來自己忘了問,這個東大道該如何走,他記憶中的雒陽是沒有東大道的,這肯定是雒陽城重建之後規劃出來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