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良心大大的壞了

“阿彌陀佛!人都給你們帶來了,一共四百五十一人!”

當從眼前這個鮮卑人口中聽到阿彌陀佛個宗教口號的時候,遠處的陳若愣了片刻,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傢伙竟然還是個佛教徒,只是你一個出賣同族的奴隸販子,居然信了佛教,是因爲你的良心痛了嗎?

現在的朝廷官制,比起十幾年前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陳若看來,雖然還是三公九卿,但是在九卿之外,卻是多了幾個職務相當的大員。

首先一個是太醫令,這個職務已經從九卿之一的太常之中拆分了出來,單獨成立了一個部門。主要負責全國的衛生宣傳,疾病防疫工作,以及醫工的培訓管理工作。

因爲原平是秦誼的老家,在最初秦誼的強力推廣下,這裏的百姓是這個時代衛生習慣保持最好的。而這些良好的衛生習慣,再加上由李非帶起來的一支強大的醫療隊伍,也是讓原平這邊的百姓平均壽命名列前茅。

也正是看到原平這邊的百姓平均壽命比老家那邊高了許多,陳若對太醫令這個職位還是很有好感,覺得非常有必要提高他的職權。

另外一個就是成立了專門管理宗教人士的教正一職。之前漢帝國對宗教方面的管理不是很嚴格,只是偶爾有些地方官員搗毀一些不合法的淫祀,以至於爆發了太平道這種大的反政府宗教武裝。倒是傳教的佛教僧侶,因爲是從外國傳來的,由接待外賓的鴻臚寺管理。

爲了加強對這些宗教人士的管理,別讓張角二世站出來鬧事,教正一職便應運而生。在秦誼的授意之下,教正這些年也是幹了不少事情。

第一就是在張魯等專業人士的協助之下,對道教系統進行了改革,將頗有戰鬥力的道教系統進行了閹割,確保不要再誕生張角那樣的邪教頭子,畢竟歷史上天師道在東晉時期還是搞過不少事情。

第二就是嚴格管理宗教人士度牒,不允許隨便成爲專業的宗教人士,想要成爲朝廷認可的僧人和道士,必須要經過朝廷的專業考試。這項考試自然是非常難的,通過不了,想要得到朝廷的認可,那就主動向異族地區傳教五年,也可以得到承認。

第三就是必須要交稅,交稅,交稅——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秦誼可是知道後世某些朝代的和尚們因爲不用交稅都富得流油,怎麼能夠讓他們成爲大漢帝國的寄生蟲呢。

當年秦誼回到原平時,便發現原平這邊已經有佛教徒。在秦誼掌權之後,因爲對佛教徒進行了一定的指向性誘導,很多宗教狂熱者也是向隔着長城的鮮卑人去傳教。

在草原上惡劣的自然環境之下,即便是一些貴人的生活也好不到那裏去,這個不休今生休來世的佛教在草原上面傳播得還是非常迅速。

所以在塞外遇到一個一邊殺人放火,將同族人賣做奴隸,一邊在那裏唸叨阿彌陀佛的胡人,其實並不奇怪。

“才四百來人,不太夠啊!我們這麼多人需要分呢!”當聽了對面這個鮮卑大人的話之後,一個姓王的煤掌櫃也是忍不住皺着眉頭說道。他是祁縣王氏的一員,打理的煤窯自然是祁縣王氏的財產。

“沒辦法!我們這邊的日子也不好過!打了這麼多年,一些小的部落都打沒了,大的我們也不好打,這日子也是越來越難過了!阿彌陀佛!”

本來這個時候,鮮卑是出了一個叫做軻比能的一代雄主,將一盤散沙的鮮卑人從新統一起來,爲禍曹魏北疆。

只是秦誼知道有這麼一個危險分子,就在牽招做雁門太守的時候,便叮囑他一定要把軻比能扼殺在搖籃之中。

牽招到任之時,軻比能還只是一個小部落的大人,牽招馬上按照秦誼的要求,捕殺了軻比能,吞併了軻比能的部衆。

然後十幾年過去了,現在塞外草原上的鮮卑人依舊在那裏自相殘殺,沒有整合成一股力量。

鮮卑們自相殘殺的原因有很多,最致命的自然是幷州刺史的牽招在背後搗鬼,在幷州待了十幾年,常駐雁門的幷州刺史牽招對鮮卑人背後的糾紛門清,經常在後面做些挑撥離間的事情,弄得鮮卑人一直在自相殘殺。也就是因爲在幷州刺史任上做得實在太好,秦誼都不想把牽招從幷州調走。

其次便是幷州發達的冶鐵行業,以及配套的煤炭行業背後那罪惡的奴隸貿易。隨着戰亂停止,鑄劍爲犁,繁榮的生產,使得各處的百姓對鐵器的需求激升,大陵鐵礦一直在源源不斷得生產鐵器。

而自從秦誼推廣使用煤炭之後,冶鐵業也就離不開幷州的煤,畢竟後世的煤炭之都便在幷州。幷州各大煤礦的煤老板煤掌櫃們,迫切得需要鮮卑奴隸,也曾經建立過自己的捕奴隊。

只可惜搶不如買,草原上的鮮卑人自相殘殺起來,可比漢人的捕奴隊效率要高上不少,然後漢人的捕奴隊就被鮮卑人給擠垮了,繁榮的奴隸貿易,也是讓草原上自相殘殺變得更加殘酷起來。

“僧多粥少,我們怎麼分啊?”就在雙方交接之時,另外一個姓王的煤老板,不過是晉陽王家的也是忍不住說道。

看着和自己來的幾個煤老板在這裏竊竊私語,陳若也是有些擔心,他背後的煤窯,比起這幾家世家大族來差上不少,真要分起來,恐怕也就只能喝上幾口湯,可是陳若家煤窯前段時間剛塌方了一次,死了十幾個奴隸,是真得缺人。

“要不然這個樣子吧!我看這個鮮卑部落,這次過來交易一共也就一百來個部衆,不如我們直接把他們一併吃下去,省了四百個奴隸的花費不說,還能多賺一百來個奴隸,諸位你們說怎麼樣?”於是陳若便動了歪腦筋,想要直接把販賣奴隸的這個鮮卑部落也一併給吃掉,這下子他陳若就能喝口湯了。

“這個不太好吧?我們幾家的護衛也就是八十來號人,真打起來不一定行!”馬上有良心的陽曲郭老板馬上便覺得這麼做不地道,當然主要是他們的人太少,還有一些非戰鬥力人員,雖說一漢當三胡,但是不小心把人弄跑了傳出去多丟人,以後生意還做不做了?

“沒事!咱們這次還不是帶來了一些烈酒,準備賣給鮮卑人,買一些牲口嘛!直接用這些酒把這些鮮卑人給灌醉了!到時候還不是手到擒來嘛!”終究是冀州來的做過謀士的文明人,聽了郭老板的話後,陳若也是馬上便想出了一條計策。

幾名煤窯老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這是一個省錢的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