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開戰

“老師!太學之事還需要您多多操心!”

太尉府中,縱橫天下的太尉秦誼,也是難得露出謙恭的樣子,老老實實在旁邊伺候着。因爲此刻在他府中的是蔡邕蔡伯喈,秦誼的老師兼岳父。

正與秦誼對杜嬋所說的那樣,蔡邕可是秦誼人生道路上的貴人,如果沒有蔡邕的提攜,秦誼可沒法融入帝國的上流社會中,靠着蔡邕的人脈,秦誼一下子便認識好幾個三公九卿級別的人物,放在後世簡直不可想象。

再後來,秦誼也是利用蔡邕的人脈,勾結與蔡邕關係密切的泰山豪族反曹,協同蔡邕表弟袁渙謀奪陳國,聯絡蔡邕學生顧雍說降孫權,對於秦誼來說,蔡邕絕對是他人生中的貴人,更不用說蔡邕女兒都跟了自己,這份恩德絕對值得秦誼小心伺候着。

而且現在,秦誼準備開發一下蔡老師另外一個屬性,那就是他的學閥屬性。作爲當世百科全書式的全能性人才,蔡老師在多個方面都是當世最頂尖的,甚至是能夠影響社會潮流的人物。

世家之所以能夠在歷史上取得那樣恐怖的社會地位,除了他們所掌握的社會生產資料外,對文化知識的壟斷也是他們能夠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現在秦誼既然想要跟世家開戰,又不敢正面用刀子和世家硬幹,也就只能在這些邊角上開始給世家下絆子。

秦誼不知道該去找誰幫忙,歷史上對抗這股歷史潮流的曹操和諸葛亮,前者現在墳頭的草已經三尺高了,其實晚年曹操和世家基本互相妥協了,世家服從曹操的權力、曹操認可世家的勢力,這算是歷史必然吧。

而諸葛村夫,則是跟隨劉備到南中吃土去了。沒能把諸葛亮搞到手,也算是秦誼的一大失誤,讓他鬱悶了許久。所幸秦誼大勢已成,諸葛亮再次逆天失敗。

只是現在的秦誼覺得自己好孤獨,在面對着世家這個終極敵人時,甚至是法正和徐庶也不是很相信,畢竟法正也是世家,而徐庶也想着成爲世家。

重建太學便是秦誼使出來的一個手段,而在選擇生源的時候,秦誼也是特定規定,普通平民弟子必須要佔據生源的三分之一。也不知道這個制度能夠堅持多久,但只要秦誼活着,他便努力給這三分之一的平民弟子一點兒上升的機會。

第二就是太學裏面絕對不只教授經學,擁有當世最優秀的數學家、天文學家劉洪,秦誼在這次的太學裏面加重了數學的比重,所有上學的學生必須要學好數學,別的不說,至少《九章算術》是一定要學好的。

“另外,老師,我還想請您幫我手寫一套儒家七經!大小就寫在這麼大的紙上!”說着秦誼又拿出一張大概A5大小的紙來,拿給蔡邕看了一下。

“你讓我寫這個東西幹什麼?”

蔡邕對儒家七經並不陌生,作爲當世第一流的書法家,漢靈帝時曾經派蔡邕等人把這儒家七經抄刻成石書,一共花了八年時間,刻成四十六塊石碑。

事成之後,弄得全國轟動,來到太學前面抄錄碑文之人更是將整個街道給填滿,並且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只可惜蔡邕的這些心血,隨着董卓遷都而被毀壞,現在想一想蔡邕還是覺得心痛。

“老師你看看這個!”說着秦誼便又拿給了蔡邕一張紙。

這紙上寫了一段《論語》中的話,只是蔡邕看了一下之後,卻是狐疑得向秦誼問道:“文合,你這個字好像不是寫上去的吧?”

“不錯!這個是用雕版印上去的!”

“雕版?”

“你就把它想象成一個大點兒的印章就可以了!”

工業革命之前很多東西都是一個腦洞,隨着一統天下之後秦誼有了餘力,他也開始弄些其他的小東西,雕版印刷便是秦誼安排林宏點出來的第一個科技。有了雕版印刷,便能夠印出很多書籍,也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這些知識被世家掌握在手中。

而且秦誼這些對世家的小手段,還不容易引起反彈,甚至那些世家也會樂在其中。

至於活字印刷的研究也是在同時開展,只是這一點兒卻並不容易,要不然也不會在唐代便有了雕版印刷,卻要到北宋才點出活字印刷書。

於是已經等不及的秦誼首先開始進行雕版印刷,反正這些經典書籍的需求量比較大,刻上這麼一套雕版之後,可以用上好多年。

而弄這麼一套雕版,自然是找當世最好的書法家,即便是後世大名鼎鼎的書法家鍾繇,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在蔡邕面前稱雄,更何況他還遠在長安做他的司隸校尉,於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秦誼也是找到了蔡邕,希望蔡老師能夠出面提供母本。

“文合!你可真有想法!這可是一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發明!”當聽了秦誼這麼一個簡單的解釋之後,蔡邕也是有一種拍斷大腿的感覺,他真得幸慶收了秦誼這麼一個好徒弟,他實在給自己帶來了太多的驚喜了。

“那就有勞老師了!”

“不麻煩!能夠參與這麼一件盛事,也是我的福氣!”而蔡邕也是把手一擺,非常誠懇得說道。

從秦誼這裏接手了這麼一個任務,蔡邕也是無暇多想,只想着儘快能夠把儒家七經寫出來,然後雕成雕版,印刷出來讓更多的人看到。

只是就在離開秦誼的時候,蔡邕又停下身,對着秦誼說道:“經過董相國那件事之後,我其實已經不想再過問朝政。只是劉成是我的外孫,我實在想知道文合你究竟是怎麼想的?一旦你要是想要做皇帝,那他的日子可就慘了,甚至連一個普通人的生活都奢求不上!”

隨着秦誼一統天下,但是他的後宮之中卻是更加激烈起來,杜嬋因爲秦朗無法繼位心生怨言,而蔡琰卻是害怕哪天秦誼又想自己做皇帝而廢掉劉成,當時候劉成的日子就難過了。

不過到目前來看,劉成的親友團實在比秦朗的親友團強大太多了,秦朗外公只不過是一個鄉下小土豪,幾個堂舅也是被秦誼給安排到閒職之上,哪怕是秦騰也是向讓秦誼做皇帝,但是他們的分量加起來,甚至都比不過蔡邕在秦誼心中的重量,更不用說蔡邕後面龐大的親友圈了。

秦誼早已經知道,蔡邕發動起自己的朋友圈,在那裏瘋狂給劉成造勢,就是不想讓秦誼會廢掉他。到現在,秦誼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老師,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具體會走到什麼樣的結果,我也不知道!”秦誼連着說了兩個不知道,因爲他現在心裏面也是沒有底。

爲了儘快一統天下,減少百姓們的傷亡,秦誼可以說是各種妥協,各種陰謀,弄得現在的政權變成了一個四不像的怪物。有時候秦誼也會害怕,自己建立的這個王朝,會不會比曹魏和司馬晉還要短命,還要反動。

只是秦誼又不敢殺得人頭滾滾,他玩陰謀詭計還可以,這麼剛的事情他真得做不出來,他也害怕遭到世家的反噬,弄得身死族滅。說句不好聽的,在做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秦誼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裱糊匠,根本就沒有跳出原先的怪圈來。

看了秦誼一臉的頹唐,蔡邕也是嘆了一口氣,離開了自己女婿兼學生的太尉府,準備回去寫秦誼交給自己的儒家七經。

望着老師的背影,正襟危坐的秦誼卻是一下子非常不雅觀得躺在了地上。秦誼發現自己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他內心深處還是不想讓自己成爲一個裱糊匠,畢竟上一世的秦誼,可是對裱糊匠李中堂非常看不上的。

不過秦誼也是很快便從地上再度坐了起來,他不應該如此懦弱,而是真正去做一些事情,不要辜負自己穿越者的身份,真正得爲這個偉大的民族做些貢獻。

恍惚之間秦誼覺得自己成了唐吉坷德,正朝着風車勇敢得衝了過去。也不知道自己最終的結果將會是如何?會不會被這道時代的巨浪給拍得粉碎呢?

——我是亞歷山大的分界線——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僞復誰知?”——漢·秦誼《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