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中正

“主公!你爲什麼不答應陳長文設置大中正的提議呢?這樣子可是進一步把選舉品第人物的權利收歸中央,有利於打擊敵方士族啊!”

但這次的小型朝會結束了之後,法正也是憑藉着與秦誼的特殊關係留了下來,向秦誼詢問,在他看來,這次是陳羣代表天下世家和秦誼做的一個交易,如果秦誼答應下陳羣的這個提議,陳羣爲代表的一大批世家,自然便會支持秦誼稱帝。

對於漢室江山,法正也是很有感情的,但這感情明顯沒有和秦誼的深,自然是雙手支持秦誼稱帝。

“陳長文這是顏色革命!一旦真正設置了州中正,固然是打擊了地方士族,但是卻便利了掌權的中央豪門士族擴展其勢力,最終盤踞朝廷的將會是世家官僚──門閥士族。”

作爲九品中正制,在建立之初的確是有着非常不錯的積極意義,爲曹魏政權選拔了很多人才,促成魏晉實現全國的統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只是任何一個好的制度,隨着時代的發展,以及局勢的變化,最終都可能會變成影響進步的桎梏。

九品中正制開始變化的一個重要節點,就是州中正的設立。所謂中正,就是掌管對某一地區人物進行品評的負責人,也就是中正官。

先前由地方官推選郡中正不同,隨着州中正設立之後,郡中正由州中正薦舉。這種情況似乎是國家政權進一步把選舉中的品第人物權收歸中央,有利於打擊地方士族。但另一方面卻便利了掌權的中央豪門士族擴展其勢力,他們控制地方乃至中央的選官制度,而那些官居卑位或不居官的地方世家大族卻日趨衰落。最終形成了那種只看出身,而不看品德能力的奇葩選官制度。

而歷史上州中正制度的確定,就是司馬懿一手推廣的,當時是曹爽執政,他的兄弟曹羲卻是拒絕了司馬懿設立州中正制度的想法。只是不久之後,曹羲便和他的哥哥曹爽,在高平陵之變中授首,再也沒能組織司馬懿設立州中正制度。

“顏色革命!?”當從秦誼口中聽到這麼一個新鮮的詞語之後,法正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因爲法正和秦誼關係最爲密切,所以秦誼在法正面前時不時得會放鬆警惕,說出一些不合時宜的話來。以至於法正都見怪不怪了,只是一時間他還沒有理解這句話裏面的意思。

“不是有五德終始說嘛!咱們現在後漢是火德,乃是尚紅色,陳長文這傢伙就是想着改變大漢的德行,這就是顏色革命!”

好在中國古代也有自己的顏色說,每個朝代都有象徵着自己德行的顏色。不過大漢的德行有點兒混亂,開國皇帝劉邦,這個斬白蛇的赤帝子卻又自認爲黑帝,於是大漢一開始和秦朝一樣的都是尚水德黑色,到了漢武帝時才正式承認自家是土德黃色,結果到了位面之子劉秀,因爲中間插了一個尚火德的王莽新政權,結果劉秀也成了尚火德的紅色天子。

所以兩千年後的顏色革命拿到這裏來說,也不算很突兀,都是衝着紅旗來的。

“主公是擔心陳長文奪權嗎?”

“不錯!先漢可是要遠遠強於後漢的,爲什麼?就是因爲先後一直在打擊豪強,可是到了後漢,光武帝就是靠着一幫子豪強打天下,連度田都度不了,這豪強的事情一直都沒有解決!現在好了,陳長文這一套搞下來,這朝廷就成了世家大族的了!到時候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整個一個看出身決定未來的時代,還有什麼意思,這種朝代不要也罷!孝直你不要不信,到時候就是你們家,恐怕也混不出頭來!”

作爲一個穿越者,秦誼自然是知道士族門閥的危害性,所以他也是一直在努力跳過這個大坑,只是主要的生產資料,還有學術學問都掌握在世家手中,秦誼能取得現在的地位,也是靠着和世家合作得來的,讓他給世家拆臺,秦誼還真不太敢做。但是放棄抵抗,直接爲世家大族的統治鋪路,秦誼又不甘心。

“不至於吧!”聽了秦誼的話之後,法正也是愣了片刻。

法正的曾祖父法雄也是《後漢書》中列傳的名臣,官居青州刺史和南郡太守,祖父和父親也是頗有名聲,算是不小的世家,但他們家這種情形到了南北朝那種情況下也根本翻不起多達的浪花。因爲比他們家牛逼的世家實在太多了,就法正這出身,在南北朝除了遇到戰亂,根本混不出頭來。

“這天下!我寧肯給劉家,我也不願意給這些世家!”恐怕陳羣也預見不到九品中正制最終會有多麼廢,所以秦誼也懶得和他解釋,只是表明了自己對待這些世家的基本立場。

作爲一個穿越者,已經初步一統天下,解決了因爲戰亂造成大量人口傷亡的這個危機。只是下面還有兩個問題需要秦誼去應對,一個自然是世家的崛起,另外一個則是異族的南下。

已經初步解決了人身安危問題的秦誼,也是想着實現更高層次的人生需求,帶領這個偉大但多災多難的民族少走一些彎路,減少一些不必要的損失。

“可是現在陳長文提出了設立大中正的建議,我想恐怕很多人都在想這件事吧!尤其是那些大世家,他們肯定能夠看出來這後面的好處,多半會積極串聯的!到時候恐怕又是一場風波!”不過法正也是不無憂慮得說道。

陳羣提出的大中正一職,對於世家大族是一項非常巨大的紅利,恐怕很多豪族在朝中的代言人,也是瞄準了這麼一個能夠讓他們這些世家豪族利益最大化的提議。恐怕到時候很多人會不自覺得與陳羣結成聯盟,以此來推行大中正制度。

聽了法正的話,秦誼也是默默得點了一下頭,然後卻是對着門外的宜祿說道:“來人啊!把今天太尉府的吃食都勻出一份來,找一個精美的食盒,給我送到尚書令陳長文那裏!”

作爲一個大吃貨,當擁有了一定的權利之後,秦誼首先做的事情,便是把鐵鍋炒菜這個科技樹給點了出來。現在全雒陽最好的飯菜,還有最好的廚子,可全都是在太尉府上,這次秦誼也是借題發揮,準備給荀彧的好女婿陳羣送去一個食盒。

不過陳羣可是在秦誼一統天下的過程之中出力甚多,食盒裏面自然是不會像他老丈人一樣是空的。秦誼只是希望陳羣能夠理解自己的意思,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亂搗鼓了,而不是讓他去死。

——我是寧贈劉氏,不予世家的分界線——

“長文可謂善變矣。”——《季漢書·陳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