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自我始之

“今年是個好收成啊!”

“是啊!我聽聞北方的戰事已經告一段落,徵東將軍張遼張文遠出奇兵進攻柳城,在白狼山陣斬烏丸單于蹋頓,俘虜了將近二十餘萬人。南邊的三位四徵將軍也是通力合作,降服了劉季玉、孫仲謀,更是將劉備這個僞帝大敗,將來恐怕也沒有多少戰事,咱們的好日子來了!”

豫州潁川長社縣的田地裏,幾名農人望着田野裏長勢頗好的莊稼,也是忍不住帶着滿臉的喜色說道。

在過去十年的時間裏面,豫州這地方的百姓也是遭了大難,董卓之亂直接便讓潁川百姓損失了一半。再後來秦誼與曹操和袁術都曾經在豫州發生過激戰,百姓更是流離失所。

不過隨着秦誼平定北方,戶口銳減一半的豫州也是空出不少田地來,隨着豫州刺史荀彧上任之後,豫州的生產也是逐漸恢復過來。

作爲帝國的精華地區,又有荀彧這樣的能吏負責恢復生產,再加上各種新式農具的使用,到秦誼收降孫權,分封劉備之後,豫州這邊的百姓生活水平已經快要接近黃巾之亂前的水準。如果不是因爲要支持秦誼的統一戰爭,現在這個日子離漢帝國巔峯時期的生活也差不了太多。

也就在這幾個農人在這裏說閒話的時候,田地邊上的官道卻是來了一隊三十餘人的隊伍,有人有馬有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但給人的感覺便不像是普通人。

“居然還是州刺史一級的人物!”潁川這邊士人非常多,獲得高位的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所以這些老農也算是見多識廣,竟然從這夥人身上的一些打扮和依仗之中判斷出來這裏面有着州刺史級別的人物。

“咦!那個好像是徐家的阿福啊!?”也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老農也是發現,這夥人中一個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官員,赫然是他們長社之前的知名社團老大遊俠徐福。

這個曾經讓長社百姓視爲不務正業的混子,在九年前也是投奔到秦太尉麾下,從此建功立業飛黃騰達起來,再也不是那個被長社父老們鄙視的那個單家子。

作爲秦誼手底下最早的謀士,徐庶在秦誼發展的初期可以說是居功至偉,更是爲秦誼制定了立足於幷州,攻略司州的規劃,正是按照這一個步驟走下來,秦誼才走到了現在這個地位。

不過後來隨着荀攸、賈詡等頂級智者的加入,徐庶在這個團隊中的地位略有下降,但是比起這兩個頂級智者來,秦誼還是對徐庶更加信任一些。

隨着局勢的進一步發展,徐庶也是被秦誼任命爲冀州刺史,和佔據冀州的袁家打對臺,秦誼能夠通過三場大戰滅掉袁紹的主力,徐庶可以說是居功至偉。

再後來公孫瓚跳反之後,徐庶更是總覽冀州和幽州的戰局,在滅掉這兩股勢力後,徐庶又是按照秦誼的吩咐,開始針對塞外崛起的烏丸人。

經過多年的準備後,徵東將軍張遼在夏侯惇和田疇的支援下,也是一戰蕩平烏丸,剿滅了這個崛起的異族隱患,同時更是將袁氏兄弟逼入遼東。

遼東因爲有着千里遼澤阻隔,剿滅烏丸後的張遼也是筋疲力盡,再加上公孫度也是將二袁的首級送了過來,這一戰也就暫時到這裏。

秦誼最重視的敵人還是南方的劉備和孫權,這才如此着急得出兵幹掉他們兩家,不給他們發育的機會,對於公孫度這種水貨,由着他發育一段時間也沒啥大問題,所以秦誼也是選擇休養生息一段時間,再一鼓作氣幹掉遼東。

遼東無戰事,緊接着徐庶便接到了秦誼的調令,前往雒陽擔任御史中丞一職。御史中丞最早是秦朝所置,是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的次官。漢哀帝時廢御史大夫,以御史中丞爲御史臺長官,此後一直延續到現在。

自從秦誼上位之後,朝廷的三公九卿日漸成爲榮譽銜,根本沒有多少實權,徐庶的家世和年紀都不是很佔優勢,估計三公九卿都安排不上。現在到雒陽做擁有實權的御史中丞,絕對是秦誼給他的優待。

只是錦不還鄉,如錦衣夜行。身爲孝子的徐庶也是一直將母親帶在身邊孝敬,這次去雒陽任職,也是和母親一起在路上稍微拐了一個彎,回到老家長社來給自家的先人們祭拜一下,告訴他們,徐家終於出了一個有出息的孩子,並要將潁川徐氏發揚光大。

等祭拜完先人,徐庶也是準備在長社宴請一下當年在長社對他頗有些幫助的鄰人們,畢竟他們孤兒寡母,沒有這些好心人的幫助,絕對到不了現在。

“見過幾位長者!”看到幾位長社的鄉親,似乎也是有些眼熟,但徐庶卻叫不出名字來。但聽着那熟悉的鄉音,徐庶也是非常客氣得向他們打起招呼。

徐庶昔日在老家的時候,本身就是一個混社會的遊俠,和這些務農的百姓交集不多,而這些百姓也不願意和徐庶這個古惑仔又太多的往來。

後來徐庶又洗心革面外出求學,再後來就投了秦誼,這一下子就是十幾年時間過去,家鄉的父老真得沒有幾個認識,尤其是他們徐家還是當地的小門小戶,親戚朋友也不多。

“見過徐方伯,你們老徐家可真是光耀門楣了!”

“是啊!我們長社能出一位方伯,也是給我們這些鄉人增光了!”

“也不枉徐方伯的母親辛辛苦苦將你養大!”

……

和徐庶不同,徐母卻是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好幾十年,徐庶常年不在家,和對這些老鄉親們還記得非常牢,於是徐庶就在旁邊站着,聽着母親和這些鄉親聊天。

聽着這些人對自己的稱讚,徐庶不免又想起了過往三十多年的經歷。

徐庶出生的時候,這世道已經不好了,再加上很早便死了父親,全靠寡母含辛茹苦把自己養大。可是長大的徐庶,卻是發現自己沒有什麼很好的前途,潁川這地方實在是藏龍臥虎,各大豪族的優秀人才們,都在那裏排着隊等待舉孝廉的名額,他一個單家子又能有什麼機會。

於是徐庶便劍走偏鋒,走上了遊俠這條道路,腥風血雨之中,倒是爲他創下了不少的名聲。只是遊俠這條道路,終究不是一條長久之路,那天不是被人殺了,就是被官府給剿滅了。

終於有那麼一次,徐庶失手了,殺人後被官府給抓住,並且要爲死者償命。當時的時候,徐庶真得害怕,他害怕自己死後沒人贍養把自己養育成人的母親。

索性徐庶這些年也是結交了不少朋友,有人把他給截了出來,後來他命中的貴人秦誼也是出面利用何進的權勢,把徐庶的案子給銷掉。

從那時起,徐庶便知道學醫——是做遊俠改變不了自己的階級屬性,開始四處尋師訪友,折節學問,希望改變自己的人生。

求學那段的經歷,現在回憶起來,也是一段人生的寶貴經歷。因爲曾經做過遊俠,所有的同學都瞧不起徐庶,凡事都不肯與徐庶一起,讓徐庶受盡了白眼,在求學的過程中始終孤零零的。

正是那些人的白眼,激勵着徐庶,他每天都起牀的特別早,一個人打掃衛生,不管什麼事都先問問別人的意見,認真學習儒學,終於靠自己的學問和見識改變了衆人對自己的看法。

現在,一切都撐了過來,所有的苦難都成了過去式,他徐庶的所作所爲,已經對得起長眠於地下的列祖列宗。

不只如此,在潁川也是見慣了豪門大族的徐庶,更是在這裏默默得立下了一個宏偉誓言——“潁川徐氏,自我始之!”

——我是衣錦不還鄉如錦衣夜行的分界線——

“烏丸既定,遷爲御史中丞。”——《季漢書·徐庶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