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停滯

“阿明!前線的情況真得那麼惡劣嗎?”雒陽城中,秦誼也是見到了給陳到派回來向自己說明情況的陳明。

本位面建安二年(公元199年)這場一統天下的戰鬥,初時的進展非常順利,逼降劉璋和孫權,又集結兵力重創劉備。

前段時間的最後一戰,秦誼交給前線的任務就是消滅劉備,並趁勢將勢力深入到交州之中。現在看起來,後一個目標完成得還算可以,在荊南四郡消滅劉備主力之後,趙雲也是馬上率部進入蒼梧,佔據了交州的北門戶。

交趾太守士燮也是趕緊派遣使者面見徵南將軍趙雲,同時向趙雲派出了自己的兒子作爲人質,交州至少已經在名義上恢復到大漢的統治之下,於是秦誼在董卓亂政之後十年,名義上再度統一了天下。

雖然只是名義上讓天下重歸一統,但是歷史上大部分政權也不是把每一寸土地都打下來的,要不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傳檄而定。

只是這一戰最終卻是有點兒虎頭蛇尾的感覺,竟然讓僞帝劉備逃走了,跑向了南中地區。

這一戰之前秦誼也是交代過自己的手下,剿滅劉備這只打不死的小強才是重中之重,只要他還活着有一口氣,必然會搞事情的。至於交州的士燮,比起劉備來簡直可以說是人畜無害的忠臣。

現在仗打成這個樣子,雖然平定了荊州和交州,但卻放跑了劉備,主帥陳到也是派出自己的乾兒子陳明向秦誼匯報情況。

作爲陳到乾兒子的陳明,其實是秦誼的原平老鄉,出身貧寒的他也是把握住了機會,而也有意提攜老鄉的秦誼倒也對這個自己挖掘出來的人才頗有些注意。

“是!儘管主公已經反覆叮囑過我們很多注意事項,又派遣了許多軍醫隨隊,但是進入交州之後,減員率卻是居高不下,各種疫病橫行,徵北將軍的一萬部衆進入蒼梧之後,便病倒了將近一千五百人,而且這些人主要是江東投降的南方人爲主。如果我們的大軍再繼續深入下去,恐怕減員一半也不是不可能!徵南將軍這段時間在蒼梧郡,也是在帶領手下的將士們修整驛道,焚燒森林,填塞水溝,減少蚊蟲這些毒物的生存環境,爲以後做些準備!”

秦誼自然不想只有一個名義上歸順中央的交州,他也想着把交州徹底控制下來,成就一番屬於自己的事業,只是陳明帶回來的消息卻是讓秦誼有些失望。

儘管秦誼擁有很多超乎時代的知識,但有些事情真得不是僅僅動動嘴便能夠解決的,進入交州之後,趙雲部也是出現了嚴重的減員,這還是在他穩妥期間派出南方人爲主的軍隊減員數。

不過這個數字比起一千年後宋神宗時,征討越南的郭逵部,因爲疫病傷亡過半的三十萬大軍要強了不少。

趙雲也不是那種爲了完成任務而不顧將士性命的人,再加上秦誼控制交州的意願也不是特別的強烈,也是叮囑陳明彙報之時,建議秦誼暫緩交州攻略。

“我知道了,子龍做得很好!慢慢來吧,長沙在大漢立國之初依舊是一片不毛之地,也是讓吳芮成了碩果僅存的異姓王,到現在開發了四百年的時間才有現在的局勢!慢慢來吧,希望將來能夠把交州完全吃下去!劉玄德那邊怎麼樣?”

秦誼自然是希望能夠控制住交趾不讓他脫離中華,但根據趙雲反應的情況,現在也只能慢慢來,所以又開始關注其劉備來。

“劉玄德從零陵前往南中,沿途都是窮山惡水,派的兵少了打不過,派的兵多了後勤又跟不上,我父親不建議從零陵出擊,還是想要從蜀地那邊進攻更爲方便一些!”

就在劉備撤往南中的時候,他在荊州和益州的兩處釘子戶太史慈和張飛,也是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隨着劉備荊南失敗,繼續堅守益州和荊州的通道夷陵已經沒有多少意義,苦戰多日得不到援軍並且陷入包圍之中的太史慈也是選擇投降,雖然于禁也沒有難爲太史慈,但是他想要去投奔劉備也是不可能,現在被押回雒陽處理。

至於江州的張飛部,在優勢敵人的絞殺之下,也是漸漸有些抵擋不住。劉璋手下的黃權、張任、嚴顏,也都是被留用,在新任益州刺史張鬆的帶領下,開始進攻盤踞江州的張飛部。

雖然張飛被秦誼乘坐萬人敵,但是除了張鬆手下的三萬大軍外,北線還有黃忠從米倉道南下的三萬大軍,以及東線攻下夷陵繼續攻打江州的於禁部五千人,兵力總數已經超過了張飛四萬多,哪怕張飛真得能夠頂的上一萬人,還有三萬人的兵力差距。

在東西兩路的夾攻之下,張飛也是非常難受,而這也給了米倉道上的黃忠機會,趁着張飛主力對抗益州軍的時候,他親自帶隊,一鼓作氣從米倉道殺了出來。

當黃忠這三萬強大的野戰兵團從米倉道殺出來以後,劉備軍在江州的統治也是進入了倒計時狀態之下。

最終在江州一場決戰之後,劉備的江州軍戰敗,張飛帶着三千殘軍南下南中,投奔劉備而去。

張飛部三千人,加上劉備帶到南中的兩千人,被打散後零散着去投奔劉備的舊部,再加上從南中地區徵召的各族士兵,劉備在南中一下子擁有了八千之衆,成了一個舉足輕重的重要力量。

現在這種情況下,陳到想要從零陵進攻南中,真得非常困難,所以也是派出陳明向秦誼來說明情況。

“我知道了!可是從益州那邊進攻南中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從益州進攻南中,當然可以,畢竟諸葛亮就是這樣七擒七縱孟獲的。

只是秦誼問了一下跟隨劉璋從蜀地遷移過來的一些人,發現從益州進攻蜀地也不是很容易,也是讓秦誼有些躊躇。

也就在秦誼和陳明說到這裏的時候,卻是有太尉府的宜祿跑了過來向秦誼彙報道:“僞帝劉備有書信送到!”

——我是想要斬草除根的分界線——

“十月,備下令去帝號,稱滇王。”——《季漢書·劉備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