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深入不毛

“軍師,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走?”

幽暗的夜空之中只有附近的幾十處篝火,在這似乎一望無際的大山之中顯得非常顯眼。而在一處篝火邊上,劉備用樹枝撥弄了一下眼前的篝火,向自己的軍師諸葛亮問道。

就在幾天前,劉備和諸葛亮在零陵和桂陽建立的防線終於被打破,這場仗實在有點兒非戰不利的因素在裏面,說到底還是雙方實力差距巨大,本身秦誼就調動了十五萬大軍南征,等孫權投降之後,又多了三萬多以南方人爲主的兵員。

當這十八萬大軍朝着荊南四郡壓過來之後,總數已經達到了劉備軍的六倍之多。如此龐大的部隊,足以保障前方軍隊的補給線,打了好多漂亮仗的關羽,也終於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機動性,被數倍敵軍包圍,苦戰不利之後,只能離開了自己興風作浪多時的戰場,撤到了零陵與劉備回合。

在敵衆我寡的情況下,只有出奇計才能改變戰場的局勢,首先諸葛亮本身便不是一個擅長奇計的人,他更擅長的是運營好了,然後A過去,利用操作吃掉對方。其次現在也不是一個能出奇計的機會,強如關羽都已經不能在幷州軍敵後立足,還怎麼出奇計呢?

面對着數倍於己的敵軍,劉備軍在苦戰之後終於崩盤。秦誼這一戰投入了將近二十萬的兵力,冒着如此巨大的後勤負擔,就是爲了能夠一戰解決掉劉備。

這巨大的優勢兵力也起到了作用,桂陽戰場上的一萬劉備軍被包圍,在苦戰無果之後也是選擇向秦誼投降,只有統帥關羽帶着少量部隊突了出來,跑到零陵與劉備本部回合。

只是桂陽既失,趙雲也是領兵從側翼迂迴包抄,生怕劉備跑到交州去禍害交州父老。

而隨着趙雲迂迴到劉備的後方之後,劉備在零陵也是陷入包圍狀態之中,在無法逃亡交州之後,也是迫不得已選擇了B計劃,西進南中。

不過劉備在領軍西進之前,又和幷州軍打了一場會戰,這一場戰鬥中,劉備軍更是士氣低落,畢竟他們中很多人都是荊州人,不想背井離鄉,而前往南中的路也是非常遙遠,其中還有一大片的無人區,劉備帶着太多的人也是沒有糧食,在劉備的默許之下,前後有將近一萬人選擇了投降。

雖然抓了這麼多俘虜,但是絞殺掉劉備才是這一戰的最終目的,儘管徐晃也是很努力得去追擊,只是劉備的逃跑能力還是有些超乎了徐晃的想象,他本來已經追上了劉備,卻沒想到劉備居然在羣山之中找到了一條小路,七拐八拐又跑出了徐晃的包圍圈。

最終跟隨劉備進入茫茫羣山之中的只有兩千餘人,比起之前雄踞荊南的巔峯實力自然是差了不少,可以說是殘兵敗將。

更慘的是,一直以來跟隨劉備顛沛流離的小團隊,也是被扯得四分五裂,張飛和簡雍依舊在江州面對着兩面夾擊,太史慈在夷陵被數倍敵人圍攻,糜家兄弟沒能跟着關羽從桂陽跑出來,劉備身邊只剩下關羽、諸葛亮和孫乾三人。

這些年劉備也是見慣了手下的生死,在與手下告別之時,也是向他們反覆說明,如果情況實在不利,可以選擇投降保命,只是混亂的局勢之下,即便是想要投降有時候都不能如意。劉備只希望,自己這些老兄弟能夠好好得活着,希望日後還能有相見的機會。

面對着如此艱難的形勢,劉備依舊是樂呵呵的,絲毫沒有失敗的痛快,已經失敗了無數次的劉備,早已經能夠淡然面對着這一切。

“主公!諸葛亮實在汗顏……”看着劉備那張人畜無害的臉,諸葛亮也是有些難過,他也是在盡力爲劉備謀劃,可是到頭來還是一場空,更是要被逼迫得進入南中這個不毛之地,年輕氣盛自尊心極強的諸葛亮也是難過得要死。

“孔明,你不要難過!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本來我也只有新野一縣之地,就是在你的運作之下,我這才有了荊南四郡和江州,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人才,即便是秦文合,他的才能在你的面前也不值一提,你只是運氣不好,跟了我這個沒用的主公罷了!”

看着諸葛亮如此難過,劉備也是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對於這個年輕人,劉備也是寄予了深厚的希望,諸葛亮的人品和學識,都讓劉備深深的折服。

劉備今年已經三十八歲,秦誼的父親秦騰這個年紀都已經做了爺爺,只是長時間的顛沛流離,讓劉備一直都沒有兒子,有時候看着十八歲的諸葛亮,劉備也是在想,如果自己能夠有一個像諸葛亮一樣的兒子該多好。

混雜了多種感情在裏面,劉備也是對諸葛亮關懷備至。看着諸葛亮有些自責,劉備也是忍不住安慰道。

被劉備這麼一安慰,也就是後世高中生年紀的諸葛亮也是鼻子一酸,差點兒哭出聲來,不過他也是振作起來,對着劉備說道:“我之前便做過調查,南中其地猶在巴、蜀之南,綿延數千裏,地域廣袤,只是此地的漢人卻是不多,更是有許多蠻族。這倒也算是一片基業,只是想要佔據這裏,卻也是極其不易!首先便是這南中便是煙瘴之地,漢人到了這裏來極容易生病,當年爲了開拓蜀地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恐怕攻取南中更加艱難!”

聽了諸葛亮的話,劉備也是點了一下頭:“天下之大,已經沒有我劉玄德的立足之地,現在即便是龍潭虎穴也得去闖一下了!不過這南中如此危險,對我們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樣秦文合的大軍也沒法開過來剿滅我們!”

“再就是我們的基本盤實在太少了,這兩千人,恐怕不能支持我們佔領整個南中!”

“這事有什麼辦法嗎?”聽了諸葛亮的話之後,劉備也沒有多想,直接問諸葛亮的意見。

“我想我們得和當地的蠻族和解,建立一定的同盟!之前在荊州也是與五溪蠻打過交道,這些蠻族雖然愚昧落後,但也是活生生的人,還是有着和他們溝通交流的可能,我希望能夠把當地的蠻族徹底馴服,讓他們成爲和我們漢人一樣的人!”

“那這個可不容易!”聽了諸葛亮的話,劉備也是忍不住苦笑一聲,他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尤其是在幽州時曾經和塞外的異族打過仗,這也讓劉備深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

“的確是很難,但爲了長治久安,必須要試下一下!蠻夷,甚至漢人中也有不少人,都是畏威而不懷德之輩,終究還是需要把他們給打服的,真正把他們給同化下來,不知道還要多久,甚至我們都看不到,但現在也只能一試了!”

“行!就讓我們在南中繼續匡扶漢室吧!”說着,劉備也是拍了一下諸葛亮的肩膀,雖然他一直在勉勵諸葛亮,但其實心中也是有些失落,但聽了諸葛亮的一番話後,劉備心中也是燃起了一團希望之火,就是靠着類似的這團火焰,讓他經歷過無數次的失敗後走到了現在。

——我是永不言敗的分界線——

“備走南中,月餘日,所失亡士卒稍稍來集。”——《季漢書·劉備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