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秦太尉亂點鴛鴦譜2

“至於仲謀嘛!”

在安排完周瑜的工作之後,秦誼又轉向了孫權,一下子也是讓孫權有些激動,呼吸都急促起來。

終究是執掌過江東六郡的一方霸主,在被秦誼兵臨城下時不得已向秦誼投降,但是已經品嚐過權力滋味的孫權,卻不想着在投降之後被圈養一生。

剛纔的一番接觸,秦誼以孫策的兄長自居,並且表示要對周瑜委以重任,也是讓孫權也是有些想法,畢竟在生命安全得到保障之後,大部分人都想着追求更高層次的一些東西。

看着孫權那副緊張的模樣,秦誼也是緩緩道來:“仲謀的才能也是非常高,除了在用兵這方面比不上伯符外,其他應該都比伯符要強上一些。不過仲謀的身份略微有些特殊,先安心在雒陽蟄伏一段時間,等局勢穩定下來,我再給你安排一個工作!不過仲謀你還是有些年輕,先給你安排一個縣令的工作做一下,等以後再根據你的考覈酌情提拔!”

孫權可是很有才能的,要不然也不會被曹老闆說成是“生子當如孫仲謀”,讓這麼一個人才混吃等死,也實在不符合秦誼物盡其用的想法。

所以秦誼就準備等局勢進一步穩定之後,給孫權安排一個縣令的職位,至於安排在那裏,秦誼想了想,還是讓他到太原或是潁川做縣令。

沒辦法,秦誼起家,可是藉助了太原和潁川的世家,可以說是秦氏朝廷的中堅力量。別的不說,反正現在的秦誼便不是很敢和他們翻臉。

渣權手段還是很強的,晚年更是把江東士族玩得欲仙欲死,這麼一個大才就讓他和世家好好玩玩,看看他沒有了王權加持,還能不能玩得過世家。

從江東六郡之主一下子變成了縣令,渣權也沒有太多的不滿,他這個地位也沒資格不滿。其實就在孫策死之前,孫權也只不過是一個縣令,孫策暴斃這才給了他上位的機會。前前後後一共當了兩年風雨飄搖的江東之主,所以回去做一個縣令,也沒讓渣權有什麼不滿,甚至還有些高興。

渣權那裏知道秦誼的這些想法,總覺得父親還有大哥交好的這個秦誼實在是個人物,竟然對自己這麼一個投降的諸侯如此信任,心裏也是暗自下定決心,到了地方之後一定好好工作,做一名合格的縣令,至於將來,以秦誼對自己的器重,還有自己的能力,未嘗不能更進一步。

“司馬懿拜見主公!”

也就在這個時候,平定蜀地有功的前漢中太守司馬懿也是來到秦誼的房間,在蜀地的局勢安穩下來之後,儘管還沒有徹底消滅張飛,擔心司馬懿尾大不掉的秦誼馬上便把他召回雒陽。在短暫得放了一個假之後,秦誼也是把司馬懿招了回來,準備給他一個任命。

司馬懿是有功的,秦誼不是那種有功不賞的人,所以秦誼準備給他一個亭侯的爵位,外加河南尹的職位。至於軍權,只要秦誼一天還活着,他就別想染指,

這次司馬懿是接到秦誼的召見才過來的,河南郡作爲大漢的核心區域,自然是異常重要,將要上任的司馬懿自然要聆聽一下領導秦誼的指示,只是司馬懿也是有些小小的吃驚,因爲他在見到秦誼時,卻是見到了周瑜和孫權兩個降人。

“對了!仲謀,我還沒有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新任的樓船將軍周瑜周公瑾,這位是合肥侯孫權孫仲謀!對了,你和合肥侯的表字可是一樣的!這可真是緣分啊!本來我想着見我公瑾和仲謀再見你的,結果一聊起來就沒完了!既然你來了,就一起坐吧!”而故意把司馬懿叫過來的秦誼見到司馬懿之後,也是故作爽朗得笑道。

“見過公瑾!見過仲謀!”因爲避諱秦誼父親秦騰,司馬懿改了一個仲謀的表字,倒是有些自己和自己打招呼的感覺。

司馬懿也是河內大族,但是他們家比起兩世三公的舒縣周家還是差點兒,至於孫權家世要差上不少,據說祖上數輩都是瓜農,不過投降之後有了一個諸侯的身份,所以司馬懿也是客客氣氣的。

“唉!”就在周孫二人和司馬懿打完招呼之後,秦誼也是長長得嘆了一口氣,“看到仲謀之後,我就不免想起了伯達和伯符,這兩位都是我的至交好友,只是卻沒想到都是英年早逝!尤其是看到兩位仲謀,更是讓我對故人懷念至極!”

說起來,秦誼和孫策真得有點兒交情,至少曾經並肩戰鬥過,可是司馬朗秦誼都沒有見過面,也沒有什麼交集。

不過秦誼一直打着司馬朗摯友的旗號接近河內司馬家,這麼幾年下來,被董卓所殺的司馬朗便真得有了秦誼這麼一個好友。

“人死不能復生,還請太尉多多節哀!”一說起慘死的孫策來,周瑜也是有些難過,但卻是開口勸解起秦誼來。

“死者已矣,生者如斯。不如這個樣子吧,兩位仲謀結個親!我聽聞阿懿與河內名門張氏結親,而阿權也是與謝氏成親,還納了淮陰大族歩氏的淑女爲妾,不如將來等將來阿懿生了兒子之後,娶上阿權的女兒如何?”

雖然稱呼別人的名字算是一種失禮的行爲,不過秦誼自詡和司馬朗、孫策感情極深,以兄長的身份稱呼這兩個仲謀的名字也沒什麼不妥。

“那自然是極好的!”還沒等司馬懿有所表態,孫權已經馬上答應下來,他一個亡國的諸侯,能夠攀上司馬懿這麼一個未來之星,自然是一門極好的婚事。至於司馬懿現在還沒有兒子,生出一個殺妻證道的兒子概率實在太低了。

而司馬懿卻是略有些遲疑,因爲長兄早死,他不能像歷史上面隱居,只能站出來爲家族支撐門面,但是因禍得福,成爲秦誼幕府之中的老人,才二十歲便已經成了兩千石的重臣,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爲了將來的前途,司馬懿兒女的婚事,自然也是一個很好的結姻對象,歷史上司馬師的妻子夏侯徽、羊徽瑜,司馬昭的妻子玩姬,都是大魏朝知名士族家的姑娘。

司馬懿自然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娶孫權這麼一個落難諸侯的女兒,簡直是在讓自己的兒子大材小用。

一時之間,司馬懿也是不知道秦誼爲什麼安排自己的兒子娶孫權的女兒。如果說秦誼想要打壓自己,可是朝廷之中比自己更需要打壓的人多得是,爲什麼要讓自己和孫權結親呢?尤其是孫權似乎也很受秦誼重視?

不過城府極深的司馬懿也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向執掌天下的秦誼行了一個禮——他可不想得罪秦誼,不就是一樁婚事嘛:“司馬懿怎敢不從!從此以後我們兩個仲謀就是親家了!”

“對!對!對!都是一家人了!”看着司馬懿和孫權答應下來,秦誼也是高興得拍手道。

於是不知道孫權長女是什麼貨色的司馬懿司馬仲謀,和不知道司馬懿長子是什麼貨色的孫權孫仲謀,也是相視一笑,算是認下這門親事來。

——我是天作之合的分界線——

“昭妻孫氏,合肥侯權長女,以兇狡之性,役下愚之質,司馬氏之衰敗,或由於此。”——《季漢書·司馬懿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