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樓船將軍

“九年前我曾經在樑東見識過文臺公,也有機會和伯符並肩戰鬥,文臺公的威武雄壯,伯符的颯爽英姿,一直都印在我的腦海之中,只是卻沒想到自此一別之後卻是天人永隔!”

就在安置好安樂侯劉璋不久後,和劉璋一個系列的孫權一行人也是來到了雒陽,然後秦誼也是又來了一次飯局。

面對着這次飯局的兩位主角,周瑜和孫權,一上來秦誼便聲情並茂得回憶起自己和孫堅、孫策並肩戰鬥的經歷來,用來和這兩位拉近感情。

孫策的死已經徹底記在了嚴白虎餘黨身上,甚至連安排刺客刺殺孫策的秦誼都相信了這事——騙人的最高境界就是連自己都騙了,所以秦誼在周瑜和孫權的面前表現得可以說是真情實意,讓他們也是忍不住難過起來。

看着秦誼在這裏深切得追憶追憶起孫堅和孫策,周瑜和孫權一時間也是有些哽咽。

而看着已經充分調動起感情來,秦誼也是繼續說道:“其實我對伯符還是非常寄予厚望的,當年我初次掌握朝政,也是給伯符封了一個討逆將軍的雜號將軍名。雖然這個權位不是很高,但是我卻是從這個位置上起來的,自然希望伯符能夠有一番作爲!”

“是家兄辜負了秦太尉的期望!”看着秦誼說起對孫策的器重來,孫權也是趕緊插話道,他的好哥哥可是一直計劃將割據江東,然後和秦誼爭天下的,現在看來自然是極其大逆不道的,所以渣權也是趕緊數落一番自己的哥哥。

“這沒什麼!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當時漢室那副德行,如果孫伯符要是生不出什麼野心來,我反倒要瞧不起他來!”

秦誼倒是表現出了對於想要做一番大事的孫策的理解,而聽了秦誼的話之後,周瑜倒是對秦誼刮目相看起來,至少秦誼的這份胸襟和氣度,不比孫策差多少。

倒是數落了兄長幾句不是的孫權,略微有些尷尬,不過又覺得秦誼不在乎他們孫家的割據,對他來說似乎是一件好事。

“當日在樑東的時候,伯符便喚我一聲兄長。公瑾是伯父義結金蘭的兄弟,仲謀是伯符的親弟弟,我也虛長你們幾歲,我在這裏以兄長自居一下沒什麼吧?”

“仲兄!”隨着秦誼這麼一說,孫權馬上便親熱得叫起秦誼來,剛纔的一番對話,也是讓他有點兒小期待,似乎秦誼還真不把自己當成外人。

“文合您太客氣了!”周瑜也是在旁邊說道,秦誼一個勝利者對他們這兩個失敗者如此客氣,的確讓周瑜有些心服。

“現在正是天下一個正在激變的年代,我也想着能夠做出一番事業,不只是爲了個人功業,更是爲了天下蒼生,還請兩位助我!”說完之後秦誼也是向兩人行了一個禮。

周瑜是當世最頂尖的人物之一,秦誼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至於身邊的渣權,雖然比起曹操和劉備來略微差點兒,但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秦誼也是準備給他一個機會。

“文合(仲兄)實在客氣!”周瑜和孫權也是趕緊回禮道,這現場的氛圍不像是一個勝利者面對一個失敗者,倒像是秦誼在請他們兩個出山。

“我現在有一件頭等的大事,那就是想要重建大漢的樓船部隊,一方面爲平定遼東做準備,另外則是想要探索一些近海航路,讓我大漢萬里海疆能夠充分利用起來!我希望把這個任務交給公瑾你來進行!”

中華民族在這個年代還是有點兒海洋意識的,早在漢武帝時便有統領大漢水軍的樓船將軍,而樓船部隊也是多次建立功勳,像是漢武帝時平定南越國、東越國和朝鮮的戰鬥中,樓船將軍楊僕也都曾經率領着帝國的艦隊投入進去。

不過到了後漢,因爲國力的收縮,樓船部隊已經沒有,甚至樓船將軍一職也會給一些在陸上作戰的將領。

倒是一些海賊倒是活躍起來,永初三年青州有個張伯路掀起了一場不小的叛亂,被法正的曾祖父青州刺史法雄所鎮壓,然後張伯路便乘船從青州跨海跑到了遼東,最終被遼東的豪強武裝所殺。

前段時間秦誼也是收編了一個叫做管承的青州海寇,爲未來的遼東戰事做準備,不過這個管承能力有限,現在遇到歷史上以指揮水軍著稱的周瑜,自然要把這個重任交給他。

“臣定當竭心盡力,只是樓船船隻過高,常致重心不穩,不適遠航,恐怕不適合跨海作戰!”在接下秦誼的這個任命之後,周瑜也是馬上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意見。

這樓船的確是有些太高了,像是歷史上東吳的樓船都曾經發生過遇到狂風傾覆的事件,甚至還淹死過己方的大將,這剛一上任的周瑜馬上便開始負責任得點評起來。

“公瑾不要着急,重建樓船部隊也不是一朝一些能夠完成的,至於船隻什麼的,可能還需要改造,到時候少不掉公瑾你多費些心思,儘可能建造出適合遠航的船隻來!說實話,我準備將水軍打造成和陸軍相提並論的一個軍種!”

而聽了秦誼的話之後,周瑜也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這個年代沒有陸軍的概念,但他一聽便馬上明白,秦誼這是把在大地上作戰的步兵、騎兵等部隊全都歸到了陸軍之中,而將水軍與之相提並論,他這個樓船將軍如果真能幹得好,這地位可是不低。

即便是非常重視水軍的江東政權,也只是把水軍當成一個重要的輔助兵種,完全沒有像秦誼這般重視。而周瑜其人,軍略的確出衆,但主要的本事卻都在船上,在陸上的本事要差上一大截,這個樓船將軍的職位倒真是合適他。

看着周瑜有些激動的模樣,秦誼也是趕緊又補了一句:“這個過程恐怕會很長久,希望我們能夠並肩努力!”

——我是要開啓小航海時代的分界線——

“瑜將其衆降,拜樓船將軍。”——《季漢書·周瑜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