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放人!

陸葉猜測這跟自己最近實力提升有關係,他的實力越強,催發出來的靈紋威力就越大,歸根結底,靈紋是以他的靈力爲根基而存在的。

再者,他手中的長刀勉強已入靈器之列,不是之前那柄凡鐵劍,同樣的一道靈紋加持在靈器上和凡鐵劍上,威力也是不一樣的。

一道火蛇符,一道加持鋒銳的斬擊,讓陸葉以靈溪二層境的修爲,斬了一位三層境的體修。

他身形幾乎沒有停頓,越過那體修便殺到了衣衫鮮亮的少主身前。

那少主顯然被嚇傻了,主要是一系列變故發生的太快,他這邊還想着研究下被玄靈鍾困住的靈體,隨着章師兄一拳轟出後,一隻雪白大虎竄出,一個兇悍的修士緊跟着殺出來。

還不等他搞清楚情況,擋在他身前的體修就捂着脖子倒下了……

生死危機關頭,那少主本能地一推懷裡的女子,在那女子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將她推向陸葉的刀鋒。

女子的表情驚慌失措,眼睜睜看着一記雪亮刀光在眼前閃過,只來得及催動靈力護身,視野便開始顛倒,整個人迅速失去知覺。

趁着這女子爭取到的短暫時間,那少主手忙腳亂地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張靈符,直接催動靈力灌入其中,揚手打出。

陸葉的兇殘着實把他嚇壞了,他鮮少與人正面交手,平時殺人都是那兩個師兄先把人抓了,或者打個半死再讓他動手,何曾經歷過這樣兇險刺激的場景。

他甚至一時間忘記收回自己的玄靈鍾來護身。

反觀陸葉,自始至終沉穩至極,目標明確,靈溪兩層境的修爲,硬生生讓他殺出了九層境的氣勢!

心性這東西與一個人過往的經歷有關,自小便錦衣玉食的少主自然不如在夾縫中求生的礦奴。

瞬息間,一道匹練般的斬擊便出現在陸葉面前,對此,他並不意外。

那個敦實男子都有金身符護身,這個叫少主的肯定也有。

一身靈力奔騰咆哮,兩大小週天體系運轉到了極限,陸葉的雙眸更是溢滿了靈力,看清了那斬擊的落點。

一面呈三角形,複雜繁奧紋路流淌,宛若盾牌模樣的東西出現在陸葉的胸口處,是御守靈紋。

幾乎在這靈紋成型的剎那,靈符的斬擊便到了,陸葉只覺一股大力砸在自己的胸口處,頓覺胸悶氣短。

他不知道這一道斬擊對自己有多大影響,此刻沒功夫去關注,他人已撲至那少主面前,在對方手足無措的注視下,一刀刺出。

少主匆忙催動的護體靈力跟紙糊的一般,被長刀刺破,鋒銳的刀鋒穿過他的肩胛,鮮血飛濺。

慘叫聲響起,陸葉抽刀,身形轉動,來到了少主身後,架刀橫在他的頸脖上!

少主的慘叫戛然而止,感受到頸脖處的冰涼觸感,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自大虎暴露行蹤到此刻,前後不過五息時間,陸葉破敦實體修的阻擋,斬那二層境女子,再將少主擒在面前,期間他連催三道鋒銳靈紋,一道御守。

整個過程他甚至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出刀,殺人,一氣呵成,快的兔起鰩落。

“嗷嗚!”大虎的低吼傳出時,壯碩的身影跌飛出去,撞在一旁的巖壁上,滑落下來,它壓根就不是那四層境修士的對手,只短短片刻功夫就徹底落入下風。

然而勝者卻沒有半點欣喜,扭頭望着狼藉的戰場,滿眼不可思議……

孫師弟捂着喉嚨倒在地上,雙眸瞪大,身軀不斷抽搐,雖一時未死,但這等傷勢已經沒救了。

袁師妹的無頭屍身撲到在一旁,頸脖處鮮血噴涌,發出呲呲的聲響,她那嬌媚的頭顱,就滾落在一旁,臉上還殘留着驚恐害怕的表情。

少主肩胛處血流如注,一把長刀架在他頸脖上,少主身後,一道身影被遮掩着,只露出一隻眼睛,如孤狼一般盯着他,兇狠,果決!

什麼情況!

章師兄頭皮發麻,他只是與那雪白大虎交手了片刻,自家的三個同門怎麼就落個兩死一傷還被擒的下場?

來的又是誰?

被打飛的大虎爬起來,一步步走過來,不過沒再貿然朝章師兄發起進攻,因爲它察覺到自己不是對手,而且眼下陸葉已擒住了對方一人,它沒必要再急切了。

“放人!”陸葉盯着那章師兄,口中低喝。

“你是誰?”章師兄咬牙問道,腦海中那些上得了檯面的對手,沒一個能與陸葉對上號。

陸葉長刀一收,狠狠一刀扎向那少主的大腿,慘叫聲傳出,少主幾乎跪了下去,還是陸葉架着他才讓他穩住身子。

長刀拔出,鮮血飈飛,陸葉重新將刀架在少主的頸脖上,望着章師兄,重複方纔那句話:“放人!”

“你……”章師兄目眥欲裂,他低估了陸葉的果決和兇狠,他只是廢話了一句便讓少主又捱了一刀,對方的意思很明顯,再敢廢話,還是一刀!下一刀就不知道會刺在哪裡了。

少主受制,他空有一身四層境的修爲根本不敢貿然上前,着實憋屈。

眼下確保少主的安危要緊,否則他交不了差,陰沉着臉,他開口道:“這玄靈鍾是門中前輩賜下的靈物,觸發了之後輕易解不開,需要一點時間!”

刷……

刀光閃現,一條臂膀應聲而飛,被擒在陸葉面前的少主先是呆了一下,緊接着身子劇烈顫抖起來,他大聲慘叫着,卻不敢有任何異動,只因脖子上利器隨時都可能割開他的頸脖。

他大吼着:“章五你是不是要害死本少主,我草你全家祖宗!”

“放人!”陸葉聲音低沉,顯然失去了耐心。

“放放放!”少主鼻涕眼淚流了一臉,疼痛讓他快要發狂,沒暈過去還是因爲他好歹也是三層境的修士,勉強擡起剩下的一隻胳膊,手中掐了個法決,那倒扣在地上的玄靈鍾立刻飛了起來,大鐘滴溜溜旋轉,迅速縮小,飛回少主手上。

陸葉錯愕,這才知道那靈器是受人家少主控制的……

被困的依依從中脫身而出,第一時間朝大虎衝去,一頭扎進大虎體內消失不見。

章師兄雖有心動點手腳,可也不敢有什麼輕舉妄動,他望着躲藏在少主身後的陸葉,徐徐開口:“把少主放了,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可起天機誓。”

“好!”陸葉應着,伸手在少主身後一推。

那少主踉蹌上前幾步,還不等他感受劫後餘生的喜悅,頸脖便有熱泉噴涌而出。

“你怎麼敢!”那章師兄狂吼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