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8章 挾持獵王

“法老源泉不能落在那個勾結者的手裏,但你們人類獵人大師分散在埃及不同的地方,我又不能知道他們所有人的具體位置,哪怕要攔截法老源泉也很困難。”阿帕絲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法老源泉可以讓死物在變成亡靈的過程中極大程度的保留它原本的能力。

美杜莎之母是真正的帝王,她比其他帝王更可怕的還在於她那雙眼睛!

“有個人應該可以讓事情更簡單一些,至少所有獲知了法老源泉位置的隊伍都會上報到他那裏,只要控制住了這個人,就可以知道全部獵人大師隊伍的動向和進程。”靈靈說道。

黑象王。

靈靈記得獵人大師隊伍是由他分派任務的。

這是一名獵王。

只是要搞定這種級別的人物好像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那你儘快想辦法控制黑象王,將他手上的情報告知我,我去一份一份截獲!”阿帕絲說道。

爲了將自己徹底摧垮,自己的那兩個姐姐已經完全瘋掉了!

“我得想想辦法。”靈靈一陣頭疼。

爲什麼這種大事情要一個還沒有滿二十歲的小仙女來做啊,這個世界上那些出類拔萃的大人物呢……

不過仔細一琢磨,莫凡這種不靠譜的傢伙都成了萬受矚目的人皇,會搞得這麼一團糟,也正常。

“你不是有隊友嗎,我將他們全放了。”阿帕絲道。

“他們……好吧,總比沒有強。”靈靈嘆了一口氣。

還想好好做一個不需要小腦袋的女學生,看來還是要拿出一點七星獵人大師的本領了!

“對了,你要怎麼和他們解釋?”阿帕絲問道。

“簡單。”

……

控制獵者聯盟重要人物,黑象王,截獲所有法老源泉。

當靈靈走出落日神殿邪廟的時候,又仔細想了想這個使命,隨後又看了一眼身邊這羣獵人學會的成員們。

他們才從鬼門關中踏出來,精神狀態都很差,不過還好他們現在和自己是站在同一戰線的。

“真的只有法老源泉可以解除我們的蛇瞳詛咒嗎?”蔣賓明臉色青白,說話的時候嘴脣都在發抖。

“眼下所有的獵人大師都在拼盡一切找尋一份法老源泉,就爲了從獵人爭雄大賽中脫穎而出,結果我們要找整整十七份……怎麼可能啊,我們都會被詛咒活活折磨死的!”陳河哀嚎着,就差掩面而泣了。

童舟正保持着沉默,作爲教授,他越一言不發,學生們就越心慌。

“教授,我有一個辦法。”靈靈見大家都很沮喪,於是選擇開口了。

“你說。”童舟正道。

“我們挾持主持大賽的黑象王。所有獵人大師都在獲取法老源泉的真實訊息,只要我們拿下了黑象王,我們可以讓我們這一批參賽的獵人大師隊伍爲我們搜尋法老源泉,這樣我們才有希望解除身上的蛇瞳詛咒。”靈靈開口說道。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獵王啊!”

“我們這樣做,豈不是會被獵人給徹底除名,這是犯罪啊!”

“我贊成,總比被詛咒折磨致死要強!”

“是啊,還沒有別的辦法嗎,誰讓我們誤闖了邪廟。”

童舟正嚴肅的考慮了靈靈這個提議。

過了許久,童舟正點了點頭,道:“就這樣辦,我會先假裝獲得一份法老源泉,然後以這法老源泉爲陷阱,毒暈黑象王,然後將他控制起來。”

“教授,您有把握嗎?”靈靈有些擔心的問道。

“只要他不對我有很大的戒心。”童舟正教授道。

獵人學院所有成員哭喪着臉。

怎麼好端端的一場爭雄大賽會變成這樣,他們要淪爲叛變者,直接攻擊賽方主裁判和其他參賽隊伍。

問題是,他們這低端配置,真得能行嗎?

……

走出了落日長坡,每個人疲憊得像是四肢上捆着鐵鏈。

終於回到了橘沙鎮,重新看到人類繁榮的氣息卻無法讓他們歡喜,畢竟那紅蟒邪龍的詛咒烙印在他們靈魂深處,每每閉上眼睛,都會在思緒的黑暗之中浮現出那一雙可怕的豎瞳。

阿帕絲作爲邪廟的女主人,她告訴獵人學會的成員們。

詛咒會在短短一個星期就吞噬掉他們,讓他們生不如死,爲了令他們害怕,阿帕絲也特意製造了一些幻覺埋入到他們的精神世界裏,確保他們堅信自己詛咒纏身。

法老源泉是唯一的解藥。

而且一份只能夠解除一人的詛咒。

迫不得已,靈靈也不想用這樣的方法糊弄他們,實在是開羅這邊靈靈找不到什麼更好的幫手。

而且,黑象王是一名獵王。

實力絕對出衆!

硬來肯定不行,童舟正提出的辦法最合適。

他們本身就是獵人參賽隊伍,童舟正又是一名資深教授、獵人大師,黑象王肯定不會認爲童舟正呈給他的法老源泉有問題,也不太可能設防。

“先休息一晚,明天我們開始挾持黑象王。”童舟正教授對衆人說道。

“教授,我們真要這樣做嗎?”

“恩。大家不想死的話,而且我聽聞詛咒死亡的人,生前沒有一個是安寧的。”童舟正教授強調道。

……

大家不安的入睡,靈靈見大家已經成功上當了,也舒了一口氣。

打開了自己的小筆記本,靈靈想看一看自己追蹤的那幾個獵人大師進程,這時門被輕輕的敲響了。

靈靈疑惑的去打開門,見童舟正教授正站在那裏,一臉嚴肅。

他很多時候都是如此,不苟言笑。

“教授,有什麼事嗎?”靈靈有些疑惑。

他是突然間想起了什麼事情沒和自己交代,還是特意想和自己單獨談話。

“你認識那個邪廟的女主人,對嗎?”童舟正教授說道。

“這……”靈靈有些意外,沒有想到這位教授洞察力如此敏銳。

從他的神情上來看,童舟正教授已經知道了些什麼。

“我需要一個更真實的解釋,不是所謂的詛咒。”童舟正教授對靈靈說道。

“您請進。”靈靈只要讓這位識破了自己謊言的教授進屋。

“你是冷獵王的女兒,冷靈靈。我相信你不會輕易的做出與妖魔勾結陷害人類的行爲,但我不明白你爲什麼要破壞這次爭雄大賽。”童舟正教授說道。

靈靈張了張嘴,原來教授都知道吶。

“那我說的,您都會信嗎?”靈靈問道。

“得先聽完。”童舟正教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