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6章 紅蟒邪龍

沒有人敢違抗,只能夠跟着那些金蛇女妖劍士和銀蛇勇士。

紅蟒邪龍巨大令人惶恐的身軀就在前面的昏暗處,它穿過了那些神殿遺址,時而蜿蜒前行,時而倒攀着巖壁……

獵人學會衆人前行在昏暗中,卻驚訝的發現破敗的落日神殿已經不知在何時發生了鉅變,不再純粹是只剩下斷石的牆體、埋入沙子中的石殿,漫長的石階與黑廊,一座一座大小不一的黑色宮殿,以及無論走了多遠都會浮現的沒有穹頂的夜幕暗廳……

要不是這四處都還可以看見荒野生長的毒藤蔓、灰蘆葦,還有斷裂的牆壁與倒塌樑柱,他們甚至以爲自己走在一個沒有燈光的皇室宮殿內。

宮殿之大,彷彿無窮無盡!

只是昏暗宮殿內遠沒有看上去那麼寧靜,那些目光剛剛掃過沒去留意的地方,那些自己視線最邊緣的位置,那些人類的目光永遠無法望見的死角,總會有一雙又一雙泛着幽光的眼睛,或歹毒無比,或冷漠危險,或殘暴狂戾!

“你給那頭紅蟒邪龍的器具是什麼,爲什麼可以作爲邪廟的貢品?”童舟正還是忍不住低聲詢問起靈靈。

“潰灼邪眼,以前就擺在落日神殿的一件邪器,我無意中從黑市中獲得,我猜它們應該希望物歸原主。”靈靈回答道。

這東西,就是莫凡從落日神殿這裏偷走的。

用它來換衆人的小命,也不算什麼,倒是靈靈有些好奇,這頭紅蟒邪龍與那些金蛇女妖劍士們究竟是效忠哪一個勢力的……

邪廟比真正的落日神殿龐大得多,他們在裏面走了不知多遠,卻好像只看到冰山中的一角,還有一大片更黑暗的地帶隱藏在了那些無窮無盡的黑殿之外,更有迷宮一樣的黑廊,永遠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

終於,一些夜光珠照亮了周圍。

是一個空曠的大殿,而且沒有穹頂,一擡頭便可以看到無垠的星空,星光璀璨,偏偏光芒照耀不到這裏,唯有靠着那些散落在地上像骷髏頭一樣的夜明珠。

紅蟒邪龍在大殿中,它盤曲着身軀,簇擁着一個血鑽寶座,血鑽寶座很大,接近一張牀,上面赫然側躺着一名身材婀娜妙曼的女子,她身上甚至只蓋着一張昂貴的絨毯,光潔的玉肩、瓷白肌膚的長腿就露在外面,有些慵懶,卻不失嫵媚高貴。

“帶其他人下去吧,給他們一些美酒佳餚,我要和送上貢品的人單獨聊一會。”寶座上的女人對那些金蛇女妖劍士們說道。

金蛇女妖劍士服從命令,帶着包括童舟正在內的所有學會人員到了一旁。

童舟正正要反抗,但那紅蟒邪龍卻突然睜開了可怕的豎瞳。

“教授,我沒事的,邪廟的主人不一定是野蠻的。”靈靈說道。

童舟正也知道現在就是別人砧板上的肉,考慮到那麼多學生的性命,他也只好作罷。

邪廟不一定取人性命,這是事實,很多去過邪廟的人活着走出來了,只是他們基本上沒有什麼好下場,邪廟擅長詛咒,更喜好折磨!

……

“怎麼找到這的?”慵懶的女王詢問靈靈道,她的聲音美妙清脆,而且說得更是人類的語言。

“別在這裏賣弄風騷了,你家主人被困在金字塔裏,你不知道嗎?”靈靈一點都不客氣,冷嘲道。

“我身邊有很多喜歡吃毒舌小女孩的侍女,這句話可不是騙你的喲。”寶座上的女人帶着嫵媚的笑聲。

披上一件長長的絲綢連衣裙,慵懶女人從寶座上支起身子來,那舞動的腰肢纖細得令人感覺就是一頭瓷白之蛇,但她腰身之下卻和人類沒有任何分別……

靈靈懶得理會她。

寶座上女人踩着那頭紅蟒邪龍走了下來,她繞着靈靈走了一圈,仔仔細細的打量着她。

“你變化不小嘛,不再是個小丫頭了,挺好看的,想不到小麻雀也有變鳳凰的一天。”蛇女接着道。

“你還是那麼讓人作嘔。”靈靈實在受不了她這個扭捏妖媚的樣子。

阿帕絲是什麼妖精,她還不清楚!

眼前的女人正是阿帕絲。

迴歸到了邪廟,她似乎奪回了一些曾經失去的東西,更有不少蛇魅女妖擁護,與她的大姐翠西娜分庭抗禮。

當然,不管她是曾經被驅逐的美杜莎少女,還是現在美杜莎女王,她仍舊是莫凡的契約生物。

“怎麼帶了這麼多人來參觀我的宮殿?”阿帕絲打量完靈靈的變化,卻還忍不住用手掐了掐靈靈胸前。

“你幹嘛!”靈靈氣惱的道。

“沒墊東西呀,竟然也不小,可和我的傲人身姿比起來,你還差遠了。”阿帕絲故意挺起了身子,那曲線誇張至極。

“有病。”

“你交男朋友了嗎?”阿帕絲繼續問道。

“關你什麼事。”

“你要是有男朋友,我就去搶呀,這個世界上可沒有幾個男人抵擋得了我的美貌。我也不是故意讓你難堪,作爲姐姐,我應該幫你考驗那些臭男人。”阿帕絲笑了起來。

“我男友是莫凡,你去搶呀。”靈靈淡淡道。

阿帕絲臉上笑容很快凝固了。

這個男人還真不太好搶,一方面莫凡確實有點賤,只能他佔你便宜,你很難佔到他便宜,另一方面穆寧雪和葉心夏的氣場都太強大了……一位是如今全球最強大的冰系禁咒法師,一位是徹底平息了帕特農神廟紛爭的神女!

“我不信。你們是清白的。”阿帕絲說道。

“你離開有些年了,又怎麼會知道我們走得近不近?何況,他被困在了金字塔,第一個想到的人是我,你就在埃及,他卻不喚你。”靈靈接着說道。

“啊啊啊啊,憑什麼,憑什麼,我什麼都你大,比你有女人味,要清純可以清純,要嫵媚可以嫵媚……憑什麼!!”阿帕絲氣惱的露出了小蛇牙,一副要咬人的樣子。

靈靈跟看智障一樣看着阿帕絲。

果然還是莫凡可以治她。

“你這有法老源泉嗎?”靈靈開口問道。

本來,靈靈就是來走一個獵人爭雄大賽的過場,既然阿帕絲已經掌控了落日神殿所在的邪廟,那直接向她要法老源泉,輕鬆解決這次爭雄目標。

“你要法老源泉做什麼?”阿帕絲突然露出了警惕之色,那雙金粉色的眼睛變得凌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