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3章 守靈蛇

...

靈靈正好也缺一個這樣的人。

“我們正準備去落日神殿,你可以出勤嗎?”靈靈詢問安娜。

“可以是可以,只是安全方面和酬勞……”

“我在參與爭雄大賽,至於安全方面你還不相信我這位七星獵人大師?”靈靈道。

“爭雄賽嗎!”安娜的語調明顯高了幾分,很輕易就聽她的意願,“您告訴我您的位置,我馬上就抵達。”

...

……

雨後的沙漠充斥着一股濃濃的泥味,好在這裏的沙土都還算是乾淨,不然被接下去的烈日灼烤一段時間,這空氣中瀰漫的氣息就足以令人惡心作嘔了。

一些戈壁綠植開始生長,可以看得出這場雨對它們的滋潤非常有效,葉片、根莖都非常的鮮豔飽滿,偶爾能夠看到一兩株不知名的花,色彩如那些精心漂染的絲綢,裹成了一大束在某一片長滿了蛇鱗苔的巨大岩石下肆意的綻放,整個戈壁大地在其反襯下都宛如灰白世界……

“這些花長得像在大石壁上擇肥而噬的妖怪,我們走出了好遠都感覺像是在盯着我們看呢……啊,蠍子,蠍子,有鞋子!!”蔣賓明話說到一半突然怪叫了起來。

獵人女郎安娜此時就在旁邊,她穿着一雙黑色的運動鞋,優雅的戶外修身裝束,也算是一道沙漠中靚麗風景線了,卻見她一擡腳就將那幾隻蠍子給踩入到了沙堆裏,然後輕笑道:“這位小弟弟,你好像不太適合來沙漠哦。”

幾個學生也跟着在那裏笑個不停。

就手指頭大小的蠍子,開羅附近的土地上怎麼也有個好幾十萬只!

“我從小就討厭這些長相醜陋的蟲子不行嗎……蛇,你後面,你後面有蛇啊!!”蔣賓明突然又驚恐的叫了起來。

安娜頭也沒回,在那頭躲在岩石後面的毒蛇撲向自己的時候隨手那麼一捏,無比精準的掐住了那頭毒蛇的頸部。

“嘶嘶嘶~~~~~~~~~~~~~~”

那毒蛇不甘的發出嘶吼聲,斑斕的身軀正在不斷的扭動試圖掙脫。

安娜從空間手鐲裏拿出了一個罐子,將火蛇塞了進去,然後跟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拿出了酒壺,貼着那烈焰紅脣抿了一口。

“你……你把那蛇裝起來做什麼??”蔣賓明瞪大了眼睛問道。

“泡酒呀,不然這是從哪來的,你不是還喝過一口嗎?”安娜回答道。

蔣賓明臉色都變了!

之前自己討的是蛇酒嗎!!!

好噁心!!!

“恐高,怕蟲子,怕蛇……”關姚對蔣賓明搖了搖頭,也不知道這貨爲什麼要來到埃及。

……

趁着休息的時候,靈靈將安娜叫到了旁邊。

安娜在看到靈靈的時候也極其意外,誰能夠想到一名擁有七星獵人資格的強者竟然只是一名十八歲的大一女學生,但稍微一接觸之後,安娜就能夠意識到這名年輕女孩擁有極其豐富和極其專業的獵人知識,顯然不是虛假的!

“我們教授打算去落日神殿尋找法老源泉,他的根據暫時沒有告訴我們,你覺得那種地方可能存在嗎?”靈靈詢問安娜道。

“女妖一族自古就與那些沉睡在陵墓中的法老有着密切的聯繫,大概在一年前,有人發現了落日神殿之下就是一座邪廟,但始終沒有人找到真正的入口。依我看,要說有法老源泉,肯定也在邪廟之中。”安娜回答道。

“我們這個配置,去邪廟等於是給蛇妖們送外賣吧?”靈靈說道。

安娜點了點頭。

邪廟這種神祕詭異的地方,要沒有一些獵王級的人物,進去就可能永遠都出不來了。

“邪廟被黑暗生物們稱之爲殿堂,是用來與那些黑暗位面高等生物產生密切聯系的通道,裏面棲息的可不僅僅只有女妖邪巫之類的,有可能會出現黑暗位面的強魂在邪廟中遊蕩。”安娜小聲的說道,似乎提及邪廟的一些事情都可能被不知名的力量給詛咒。

邪廟的存在一直都是詭異的,甚至比法老們的金字塔還令人難以捉摸,到現在也沒有幾個人可以描述得清楚邪廟內的真實情況,彷彿那些從邪廟中苟活下來的人精神都出現了一定的問題,明明說的是同一座邪廟卻完全是兩件事物。

“有人說邪廟裏面是一個黑暗地底廟宇,所有的樑柱、通道、地板都是青黑色,裏面幾乎沒有任何照明,哪怕是使用光系的魔法也會迅速的被那裏濃烈的黑暗氣息給吞噬,冗長無盡的走廊與迷宮內,時常會聽見哀嚎與吼叫……”

“也有人說邪廟是座落在一片無垠的黑色地底之窟,走在這個黑窟世界猶如在沒有一點星輝月明的黑夜裏,當人生命接近絕望,當人出現癲狂的時候,邪廟才會突然矗立在高高聳立而起無數巨大黑色鐘乳石之上,閃爍着引人前往的鬼魅幽光。”

安娜說了好幾個關於邪廟的版本。

偏偏這些版本都是由那些從邪廟中存活下來的經歷着親口道來的,到現在人們都沒有搞清楚爲什麼每一個到過邪廟的人說出來的邪廟樣子都不太相同。

“話說起來,你們這位教授對我們埃及瞭解還挺深的,落日神殿雖然有準確的座標,也是公開的信息,但要想帶隊抵達落日神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一路上竟然沒有怎麼遇到那些瘋狂的蛇妖鬥士。”安娜說道。

靈靈點了點頭。

童舟正教授還是一位看上去比較靠譜的魔法師、獵人、學者。

靈靈也看過這位教授的資料,上面有寫這位教授到過許多人跡罕至的地方,是一名癡迷於冒險、考古、追獵、解謎的人。

獵人學會,也只是他成立的學會之一,他曾經也做過一些中國古圖騰的研究,也正因爲這個,靈靈才選了童舟正教授所在的這個隊伍。

去什麼團隊是很重要的,靈靈在到帝都學府之前就查過一些信息了。

……

落日神殿方圓三十公裏都有大量的蛇妖在遊蕩,它們是女妖神殿的侍衛,相傳落日神殿最早就是由一名偉大的魔法泰斗創立的,她擁有一隻宏蛇召喚獸。

這位古老的魔法泰斗壽命將至,便將落日神殿作爲了自己的陵墓,將所有人驅走,而那條宏蛇在這位魔法泰斗死後便一直爲其守靈。

宏蛇壽命悠長,它卻寸步不離,只可惜脫離了人類的契約與聯繫,這條落日神殿的宏蛇便逐漸趨近於妖獸化。

繁衍,擴張,經歷了不知多少次戰爭,人類與妖族的,妖族與妖族的……

最終,落日神殿演變成了一個蛇人巢穴。

第3224章 落日神殿

“奇怪,怎麼沒有看見那些邪蛇鬥士,不太尋常。”安娜觀察着周圍。

根據她的瞭解,落日神殿附近始終都有一羣邪蛇鬥士在巡邏,不允許人類以及其他妖族靠近這個在它們看來非常神聖的舊神殿。

但他們這次前來,卻明顯沒有看到多少邪蛇鬥士,偶爾見到一些也是那種漫無目的遊蕩者,彷彿只是單純的在尋找可口的獵物。

餘暉灑落,沙子呈現一片絢麗的橘金色,而那座佈滿了荒草、巨藤,一眼望去盡是殘垣斷壁的古老神殿遺址在落日之焰的渲染下彷彿重新煥發出了曾經的輝煌光澤,有那麼一剎那似視線穿越過了時空的桎梏,呈現地平線與夕陽之中正是一個古老、神祕、充滿神性的至高殿堂!

“沒有守衛,是被集體屠殺了,還是被驅趕到了別的什麼地方,問題是如果這裏是邪廟的入口,豈不是等於隨意進入?”靈靈也陷入到了思索之中。

“薔薇,是金色的冷雨薔薇,裏面長滿了這種特殊的植被,看來我們是來對了地方。”蔣賓明突然激動的叫了起來,用手指着那些在夕陽光下綻放得格外鮮豔的藤花。

可以看到薔薇藤蔓纖細如金絲,成片成片的纏繞、垂落在那些神殿舊址中,而那些已經盛開的花,顏色相當純淨的紅色,風沙掠過,似火焰搖曳。

金色的冷雨薔薇更加出衆,一片片金花瓣簇擁在一起,完全就是真正的金子鑄成的一般,美得令人驚嘆,也難怪在市面上金色冷雨薔薇的價格也不遜色於金子!

童舟正教授在前面,他也遠遠眺望到了落日神殿的景象。

“老西羅,你先去探一探,總感覺這麼輕而易舉的到落日神殿,會不會有別的什麼危險。”童舟正教授對僱傭而來的高手老西羅說道。

老西羅是一位埃及的僱傭團團長,自他的團隊分崩離析後,他就成爲了許多貴族、王室的保鏢。

滿臉的鬍渣,一頭淺褐色凌亂頹廢的長髮,渾身上下更散發着酒精,老西羅從加入隊伍開始就給獵人學會學生們、研究生們一種極其不靠譜的感覺。

“我不太想來這種地方,不過是一個獵人爭雄賽的名頭,這個你會稀罕嗎?”老西羅嘴裏咀嚼着菸草葉,滿不情願的說道。

“你不好好幹,你的別墅,你的遊艇,你養的那些歐洲小模特都會離你而去,別那副隨時都會報廢的樣子了,你可是一名三系超階的魔法大師,拿出你該有的樣子,展現你該有的本領。”童舟正笑了笑,用手拍着老西羅的肩膀。

看得出來,童舟正和老西羅關係很不錯,應該不是純粹的僱傭關係。

“你的團隊,很一般,總感覺活不下幾個。”老西羅開口道。

“咳咳,我們都聽得見呢。”大師兄陳河說道。

“都是我的學生,作爲老師也有義務給他們傳授一些戶外知識,而且他們之中也有不少優秀的。”童舟正說道。

“行吧,我去看一看。”老西羅又放進嘴裏一片新的菸草葉。

他穿着很舊的皮大衣,走起路來都給人一種酒鬼的感覺,不過,當他靠近落日神殿的時候,能夠感覺到他整個人氣質都有所變化,不再是那種自己就會把自己絆倒的廢人,他的背影似一頭無所畏懼的猛獸,周圍的風沙不再凌亂,而是有序的形成特定的軌跡……

塵捲起,漸漸的老西羅身影開始模糊了,而落日神殿一部分也籠罩在了一片黃塵的朦朧中,那些盛開的冷雨薔薇同樣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裏。

靜靜的等待着,儘管看不見什麼強大可怕的妖魔,可落日神殿畢竟是詭異危險神祕的,有些可怕並不是靠肉眼就能夠察覺。

……

“怎麼去了那麼久?”關姚看着那片許久都不散的黃沙風塵,有些擔憂道。

“他應該會探索得比較全面,主要是得確認那裏沒有君主級以上的蛇妖,或者等同等級的危險。”童舟正教授說道。

“如果他出不來呢,我們是不是……”陳河說道。

“他出不來的話,你們所有人都得馬上離開。”童舟正教授一臉正色道。

以老西羅的實力,他要是能被困住,或者面臨重大危機,童舟正帶得這些學員一個也別想活下來。

“有人影,好像他回來了。”蔣賓明說道。

蔣賓明的視力似乎比平常人出色一些,其他人還沒有看到什麼。

沒過幾分鐘,老西羅回到了隊伍,他神色平常,嘴裏仍舊嚼着特別的小菸草葉。

“媽的,裏面繞來繞去的,差點迷路。沒啥危險的,連只像樣的大妖都沒有,你們可以進去隨便參觀了。”老西羅抱怨道。

靈靈目光注視着老西羅,不知爲何,她有種感覺,就是走回來的老西羅和之前有那麼一點不大一樣,偏偏具體是什麼,靈靈也想不起來。

“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童舟正說道。

“我能有什麼事,只是我並沒有看到什麼法老源泉,興許你們會走一趟空。”老西羅道。

老西羅在前面帶路,大家穿過了那片遮擋視線的沙塵。

說來也是古怪,古老的落日神殿像是被某種神祕的力量給守護着一樣,無論外面的塵風有多麼凜冽,千瘡百孔的神殿內卻沒有進一粒沙,也沒有染一點塵,縱然雜草叢生,有些地方藤蔓如林,百戈大地的沙子都被拒之門外。

穿過了塵帶,落日神殿那些冷雨薔薇更豔,而且近在咫尺,能夠聞到散發出來的香氣。

“嘶嘶嘶~~~~~~~~~~~”

沒來得及欣賞,一些輕微的聲音便在周圍響起。

黃昏與黑夜此時正好處在一個交替點,那種暗沉,卻又不完全的漆黑,使得落日神殿那些廢棄的祭壇、石柱、雕像、碑牆看上去格外的詭異邪戾……

“很濃的妖氣!”童舟正教授皺起了眉頭,目光帶着質疑的掃向老西羅。

老西羅的神色發生了些許變化,而靈靈再注視着他的時候才猛然間想起,老西羅到底什麼地方不太一樣了。

他的瞳色!!

他的瞳色原本是黑色,但他歸來的時候,變成了淺金色……

那時靈靈以爲是落日餘暉映在他瞳孔時的變化,可到了這近黑夜的時間段,卻發現他的瞳色依然沒有恢復成黑色!

————————

(大家新年快樂,注意身體哦~~~)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