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2章 哪個狐狸精

……

雨只持續了一天,童舟正老師給大家分頭行動蒐集當地資料的時間是三天。

事實上第一天靈靈就從那幾位出色的獵人打工仔身上獲取了極其有價值的線索了,經過了一些排除,基本上可以確定法老源泉會出現在哪些地方,並且周圍會出現哪些徵兆。

但作爲一個大一新生,靈靈只打算將金色冷雨薔薇這個信息交出來。

“大家做得很不錯,我們現在就可以着手了,其他獵人不少都已經上路了,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對埃及當地的情況瞭解並不是很多。”童舟正老師推了推眼鏡,讀完了所有人呈遞上來的報告。

“老師,我和靈靈學妹一致認爲金色冷雨薔薇是關鍵,我們第一步要不要從這個上面着手?”蔣賓明有些小激動的說道。

在其他學長學姐都沒有直觀線索的時候,他找到了一個重要的植被。

這就是才能啊!

蔣賓明有些竊喜,畢竟他也看出來童舟正老師對這個命題很欣賞。

“陳河,你去漢踏沙都一趟,用高價去收購冷雨薔薇,收購的時候一定要從那些藥草商那裏問清楚每一株金色冷雨薔薇的地理位置。”童舟正說道。

“好的,教授。”

“我和你一起去。”蔣賓明眼睛一亮,這是得到了教授的認可啊,於是急忙對靈靈道,“靈靈學妹也和我們一起吧。”

“不了,我不太喜歡奔波,我在這裏等結果就好了。”靈靈白淨的臉頰上露出了小梨渦,淺笑着道。

“好吧,等我們消息,要是找到了線索,你也是大功臣哦。”蔣賓明說道。

“小學妹呀,既然是來見識,這種事情就不能嫌麻煩,嫌累,應該多跟着師兄們跑動跑動,才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以前在學校,在家裏養尊處優的小毛病就得改一改。”關姚湊了過來說道。

“沒關係,我們兩個跑一趟就好了,學妹這幾天連夜篩選植被分佈,找出了這個重要信息,應該沒怎麼好好休息的。”蔣賓明替靈靈解釋了一聲。

“原來小學妹這麼辛苦。”壯漢萌臉的陳河向靈靈一抱拳。

靈靈看他這樣子,不由心裏一笑。

敬自己是條漢子還是怎麼的,哪有這手勢的。

倒是這位時而故作爽然時而故作嫵媚的學姐是怎麼回事,話語裏怎麼透着幾分對自己的偏見?

靈靈看着關姚背影,不明其意,卻也搖了搖頭,沒太去在意。

……

“童舟正教授,既然金色冷雨薔薇是一個比較明確的方向,我們爲什麼不一起前往漢踏沙都呢,總比在這裏原地等待好,絕大部分獵人團隊都出發了,只有我們還在這橘沙鎮裏。”土系研究生袁駿不解的問道。

“我找到了一條更有把握的線索,冷雨薔薇那邊,只能夠去碰一碰語氣,畢竟這東西如果我們能夠知道,那些老埃及獵人,和經常前往非洲和撒哈拉的獵人肯定知道,有一定概率是被別人捷足先登了。”童舟正在講解一些情況方面倒是很有耐心,話也會多一些。

“哦,您也只是讓陳河與蔣賓明到那裏試試看是吧。”袁駿道。

童舟正點了點頭。

若不是爭雄賽,沒有龐大的競爭者,蔣賓明和冷靈靈確實找到了一條絕佳線索,但作爲一個成熟的獵人,就是應該將可能存在的因素都考慮進去。

“教授,那我們現在去哪?”關姚語氣柔和的問道。

“百戈大地,落日長坡上的邪廟。”童舟正開口說道。

“邪廟??”衆人都吃了一驚。

邪廟可不就是女妖們的巢穴嗎,那可不是路邊小妖們的聚集地,而是高級女妖的皇宮啊,人類魔法師跑到那種地方去,扒皮吸骨髓都是輕的結果!

“我們就附近看看,不會真的進入邪廟。”童舟正說道。

“那也相當危險啊!”袁駿開始有些後悔了,要知道會去邪廟,不如自己跟着蔣賓明他們去漢踏沙都了。

“準備一下,關姚,檢查一下藥品,沒別的問題我們明天就出發了,我已經聘請了一位嚮導兼護衛,安全應該可以保障。”童舟正道。

其他人一臉苦瓜相。

邪廟啊……

那裏的女妖怪,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啊!

不是找法老源泉嗎,去邪廟做什麼啊!!

……

一大早,衆人在小鎮前集合,蔣賓明和陳河連夜趕了回來,看得出來兩人一臉疲倦。

“教授,教授,我們去遲了,已經有人買走了所有的金色冷雨薔薇,並且在用冷雨薔薇的葉子雨紋找尋法老源泉,我們打算詢問那個人信息,誰知信息全部被那個人提前抹除了,唉……沒想到啊,竟然被別人竊取了勞動果實!”蔣賓明懊惱至極的道。

“沒事,我們打算出發去邪廟,你們兩個正好跟上。”童舟正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

“啊??我們連口水都……”

“出發!”

……

……

剛出發,靈靈的手機突然響了,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號碼,這讓靈靈反而有些困惑。

靈靈接聽了。

是一個成熟性感的聲音,端莊的強調中帶着些許嫵媚,似乎對待其他任何人她都是前者,唯有對待你才會透出那一絲絲的嬌媚。

“尊敬的獵人大師,我是安娜,您還記得我嗎,當時您來埃及找尋美杜莎眼淚,我們可是愉快的共處了短暫的時光呢。”

靈靈聽罷,不由冷笑。

又是哪個和莫凡說不清道不明的狐狸精。

“我是他的搭檔,冷靈靈。”靈靈回答道。

“啊?很抱歉,很抱歉,我是獵人女郎,看到了曾經有合作過的獵人出現在管轄服務區域,獵人網絡會自動彈出相關信息,所以才冒昧主動聯繫您,想問一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畢竟我生活在埃及二十多年了。”

聽安娜闡述了一些情況,靈靈大概瞭解了。

這位是莫凡當時在完成美杜莎眼淚獎金池時聯繫過的獵人女郎,似乎幫助莫凡找到許多關鍵的信息。

查看了一下資料,安娜是專業獵人女郎,級別非常高,甚至有資格爲獵王級別的獵人服務。

她擅長使用信鷹,可以讓獵人即便在沒有信號的野外也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情報。

靈靈正好也缺一個這樣的人。

“我們正準備去落日神殿,你可以出勤嗎?”靈靈詢問安娜。

“可以是可以,只是安全方面和酬勞……”

“我在參與爭雄大賽,至於安全方面你還不相信我這位七星獵人大師?”靈靈道。

“爭雄賽嗎!”安娜的語調明顯高了幾分,很輕易就聽她的意願,“您告訴我您的位置,我馬上就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