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2章 哪個狐狸精

...

“1到9號,各位小馬兒可要加油哦,不需要你們跑到終點,只要你們跑到一半以上的路程,我就能猜出終點在哪裏,到時候我會在那裏等你們的。”

“這個賽義德好像是莫凡那一屆埃及的學府隊成員,現在已經是七星獵人大師了,難道他也是想要借這個獵人爭雄去奪取最年輕獵王的稱號?”

“埃及的獵王,暫時只看到那位黑象王,不知道另一位是誰。”

“莫凡說得那個勾結者,到底和爭雄大賽有沒有關係?”

“我是不是又情不自禁做了不屬於大一學生的事情啦,要記住自己身份,要記住自己身份!”

...

……

雨只持續了一天,童舟正老師給大家分頭行動蒐集當地資料的時間是三天。

事實上第一天靈靈就從那幾位出色的獵人打工仔身上獲取了極其有價值的線索了,經過了一些排除,基本上可以確定法老源泉會出現在哪些地方,並且周圍會出現哪些徵兆。

但作爲一個大一新生,靈靈只打算將金色冷雨薔薇這個信息交出來。

“大家做得很不錯,我們現在就可以着手了,其他獵人不少都已經上路了,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對埃及當地的情況瞭解並不是很多。”童舟正老師推了推眼鏡,讀完了所有人呈遞上來的報告。

“老師,我和靈靈學妹一致認爲金色冷雨薔薇是關鍵,我們第一步要不要從這個上面着手?”蔣賓明有些小激動的說道。

在其他學長學姐都沒有直觀線索的時候,他找到了一個重要的植被。

這就是才能啊!

蔣賓明有些竊喜,畢竟他也看出來童舟正老師對這個命題很欣賞。

“陳河,你去漢踏沙都一趟,用高價去收購冷雨薔薇,收購的時候一定要從那些藥草商那裏問清楚每一株金色冷雨薔薇的地理位置。”童舟正說道。

“好的,教授。”

“我和你一起去。”蔣賓明眼睛一亮,這是得到了教授的認可啊,於是急忙對靈靈道,“靈靈學妹也和我們一起吧。”

“不了,我不太喜歡奔波,我在這裏等結果就好了。”靈靈白淨的臉頰上露出了小梨渦,淺笑着道。

“好吧,等我們消息,要是找到了線索,你也是大功臣哦。”蔣賓明說道。

“小學妹呀,既然是來見識,這種事情就不能嫌麻煩,嫌累,應該多跟着師兄們跑動跑動,才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以前在學校,在家裏養尊處優的小毛病就得改一改。”關姚湊了過來說道。

“沒關係,我們兩個跑一趟就好了,學妹這幾天連夜篩選植被分佈,找出了這個重要信息,應該沒怎麼好好休息的。”蔣賓明替靈靈解釋了一聲。

“原來小學妹這麼辛苦。”壯漢萌臉的陳河向靈靈一抱拳。

靈靈看他這樣子,不由心裏一笑。

敬自己是條漢子還是怎麼的,哪有這手勢的。

倒是這位時而故作爽然時而故作嫵媚的學姐是怎麼回事,話語裏怎麼透着幾分對自己的偏見?

靈靈看着關姚背影,不明其意,卻也搖了搖頭,沒太去在意。

……

“童舟正教授,既然金色冷雨薔薇是一個比較明確的方向,我們爲什麼不一起前往漢踏沙都呢,總比在這裏原地等待好,絕大部分獵人團隊都出發了,只有我們還在這橘沙鎮裏。”土系研究生袁駿不解的問道。

“我找到了一條更有把握的線索,冷雨薔薇那邊,只能夠去碰一碰語氣,畢竟這東西如果我們能夠知道,那些老埃及獵人,和經常前往非洲和撒哈拉的獵人肯定知道,有一定概率是被別人捷足先登了。”童舟正在講解一些情況方面倒是很有耐心,話也會多一些。

“哦,您也只是讓陳河與蔣賓明到那裏試試看是吧。”袁駿道。

童舟正點了點頭。

若不是爭雄賽,沒有龐大的競爭者,蔣賓明和冷靈靈確實找到了一條絕佳線索,但作爲一個成熟的獵人,就是應該將可能存在的因素都考慮進去。

“教授,那我們現在去哪?”關姚語氣柔和的問道。

“百戈大地,落日長坡上的邪廟。”童舟正開口說道。

“邪廟??”衆人都吃了一驚。

邪廟可不就是女妖們的巢穴嗎,那可不是路邊小妖們的聚集地,而是高級女妖的皇宮啊,人類魔法師跑到那種地方去,扒皮吸骨髓都是輕的結果!

“我們就附近看看,不會真的進入邪廟。”童舟正說道。

“那也相當危險啊!”袁駿開始有些後悔了,要知道會去邪廟,不如自己跟着蔣賓明他們去漢踏沙都了。

“準備一下,關姚,檢查一下藥品,沒別的問題我們明天就出發了,我已經聘請了一位嚮導兼護衛,安全應該可以保障。”童舟正道。

其他人一臉苦瓜相。

邪廟啊……

那裏的女妖怪,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啊!

不是找法老源泉嗎,去邪廟做什麼啊!!

……

一大早,衆人在小鎮前集合,蔣賓明和陳河連夜趕了回來,看得出來兩人一臉疲倦。

“教授,教授,我們去遲了,已經有人買走了所有的金色冷雨薔薇,並且在用冷雨薔薇的葉子雨紋找尋法老源泉,我們打算詢問那個人信息,誰知信息全部被那個人提前抹除了,唉……沒想到啊,竟然被別人竊取了勞動果實!”蔣賓明懊惱至極的道。

“沒事,我們打算出發去邪廟,你們兩個正好跟上。”童舟正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

“啊??我們連口水都……”

“出發!”

……

……

剛出發,靈靈的手機突然響了,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號碼,這讓靈靈反而有些困惑。

靈靈接聽了。

是一個成熟性感的聲音,端莊的強調中帶着些許嫵媚,似乎對待其他任何人她都是前者,唯有對待你才會透出那一絲絲的嬌媚。

“尊敬的獵人大師,我是安娜,您還記得我嗎,當時您來埃及找尋美杜莎眼淚,我們可是愉快的共處了短暫的時光呢。”

靈靈聽罷,不由冷笑。

又是哪個和莫凡說不清道不明的狐狸精。

“我是他的搭檔,冷靈靈。”靈靈回答道。

“啊?很抱歉,很抱歉,我是獵人女郎,看到了曾經有合作過的獵人出現在管轄服務區域,獵人網絡會自動彈出相關信息,所以才冒昧主動聯繫您,想問一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畢竟我生活在埃及二十多年了。”

聽安娜闡述了一些情況,靈靈大概瞭解了。

這位是莫凡當時在完成美杜莎眼淚獎金池時聯繫過的獵人女郎,似乎幫助莫凡找到許多關鍵的信息。

查看了一下資料,安娜是專業獵人女郎,級別非常高,甚至有資格爲獵王級別的獵人服務。

她擅長使用信鷹,可以讓獵人即便在沒有信號的野外也可以第一時間收到情報。

靈靈正好也缺一個這樣的人。

“我們正準備去落日神殿,你可以出勤嗎?”靈靈詢問安娜。

“可以是可以,只是安全方面和酬勞……”

“我在參與爭雄大賽,至於安全方面你還不相信我這位七星獵人大師?”靈靈道。

“爭雄賽嗎!”安娜的語調明顯高了幾分,很輕易就聽她的意願,“您告訴我您的位置,我馬上就抵達。”

第3223章 守靈蛇

……

雨後的沙漠充斥着一股濃濃的泥味,好在這裏的沙土都還算是乾淨,不然被接下去的烈日灼烤一段時間,這空氣中瀰漫的氣息就足以令人惡心作嘔了。

一些戈壁綠植開始生長,可以看得出這場雨對它們的滋潤非常有效,葉片、根莖都非常的鮮豔飽滿,偶爾能夠看到一兩株不知名的花,色彩如那些精心漂染的絲綢,裹成了一大束在某一片長滿了蛇鱗苔的巨大岩石下肆意的綻放,整個戈壁大地在其反襯下都宛如灰白世界……

“這些花長得像在大石壁上擇肥而噬的妖怪,我們走出了好遠都感覺像是在盯着我們看呢……啊,蠍子,蠍子,有鞋子!!”蔣賓明話說到一半突然怪叫了起來。

獵人女郎安娜此時就在旁邊,她穿着一雙黑色的運動鞋,優雅的戶外修身裝束,也算是一道沙漠中靚麗風景線了,卻見她一擡腳就將那幾隻蠍子給踩入到了沙堆裏,然後輕笑道:“這位小弟弟,你好像不太適合來沙漠哦。”

幾個學生也跟着在那裏笑個不停。

就手指頭大小的蠍子,開羅附近的土地上怎麼也有個好幾十萬只!

“我從小就討厭這些長相醜陋的蟲子不行嗎……蛇,你後面,你後面有蛇啊!!”蔣賓明突然又驚恐的叫了起來。

安娜頭也沒回,在那頭躲在岩石後面的毒蛇撲向自己的時候隨手那麼一捏,無比精準的掐住了那頭毒蛇的頸部。

“嘶嘶嘶~~~~~~~~~~~~~~”

那毒蛇不甘的發出嘶吼聲,斑斕的身軀正在不斷的扭動試圖掙脫。

安娜從空間手鐲裏拿出了一個罐子,將火蛇塞了進去,然後跟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拿出了酒壺,貼着那烈焰紅脣抿了一口。

“你……你把那蛇裝起來做什麼??”蔣賓明瞪大了眼睛問道。

“泡酒呀,不然這是從哪來的,你不是還喝過一口嗎?”安娜回答道。

蔣賓明臉色都變了!

之前自己討的是蛇酒嗎!!!

好噁心!!!

“恐高,怕蟲子,怕蛇……”關姚對蔣賓明搖了搖頭,也不知道這貨爲什麼要來到埃及。

……

趁着休息的時候,靈靈將安娜叫到了旁邊。

安娜在看到靈靈的時候也極其意外,誰能夠想到一名擁有七星獵人資格的強者竟然只是一名十八歲的大一女學生,但稍微一接觸之後,安娜就能夠意識到這名年輕女孩擁有極其豐富和極其專業的獵人知識,顯然不是虛假的!

“我們教授打算去落日神殿尋找法老源泉,他的根據暫時沒有告訴我們,你覺得那種地方可能存在嗎?”靈靈詢問安娜道。

“女妖一族自古就與那些沉睡在陵墓中的法老有着密切的聯繫,大概在一年前,有人發現了落日神殿之下就是一座邪廟,但始終沒有人找到真正的入口。依我看,要說有法老源泉,肯定也在邪廟之中。”安娜回答道。

“我們這個配置,去邪廟等於是給蛇妖們送外賣吧?”靈靈說道。

安娜點了點頭。

邪廟這種神祕詭異的地方,要沒有一些獵王級的人物,進去就可能永遠都出不來了。

“邪廟被黑暗生物們稱之爲殿堂,是用來與那些黑暗位面高等生物產生密切聯系的通道,裏面棲息的可不僅僅只有女妖邪巫之類的,有可能會出現黑暗位面的強魂在邪廟中遊蕩。”安娜小聲的說道,似乎提及邪廟的一些事情都可能被不知名的力量給詛咒。

邪廟的存在一直都是詭異的,甚至比法老們的金字塔還令人難以捉摸,到現在也沒有幾個人可以描述得清楚邪廟內的真實情況,彷彿那些從邪廟中苟活下來的人精神都出現了一定的問題,明明說的是同一座邪廟卻完全是兩件事物。

“有人說邪廟裏面是一個黑暗地底廟宇,所有的樑柱、通道、地板都是青黑色,裏面幾乎沒有任何照明,哪怕是使用光系的魔法也會迅速的被那裏濃烈的黑暗氣息給吞噬,冗長無盡的走廊與迷宮內,時常會聽見哀嚎與吼叫……”

“也有人說邪廟是座落在一片無垠的黑色地底之窟,走在這個黑窟世界猶如在沒有一點星輝月明的黑夜裏,當人生命接近絕望,當人出現癲狂的時候,邪廟才會突然矗立在高高聳立而起無數巨大黑色鐘乳石之上,閃爍着引人前往的鬼魅幽光。”

安娜說了好幾個關於邪廟的版本。

偏偏這些版本都是由那些從邪廟中存活下來的經歷着親口道來的,到現在人們都沒有搞清楚爲什麼每一個到過邪廟的人說出來的邪廟樣子都不太相同。

“話說起來,你們這位教授對我們埃及瞭解還挺深的,落日神殿雖然有準確的座標,也是公開的信息,但要想帶隊抵達落日神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一路上竟然沒有怎麼遇到那些瘋狂的蛇妖鬥士。”安娜說道。

靈靈點了點頭。

童舟正教授還是一位看上去比較靠譜的魔法師、獵人、學者。

靈靈也看過這位教授的資料,上面有寫這位教授到過許多人跡罕至的地方,是一名癡迷於冒險、考古、追獵、解謎的人。

獵人學會,也只是他成立的學會之一,他曾經也做過一些中國古圖騰的研究,也正因爲這個,靈靈才選了童舟正教授所在的這個隊伍。

去什麼團隊是很重要的,靈靈在到帝都學府之前就查過一些信息了。

……

落日神殿方圓三十公裏都有大量的蛇妖在遊蕩,它們是女妖神殿的侍衛,相傳落日神殿最早就是由一名偉大的魔法泰斗創立的,她擁有一隻宏蛇召喚獸。

這位古老的魔法泰斗壽命將至,便將落日神殿作爲了自己的陵墓,將所有人驅走,而那條宏蛇在這位魔法泰斗死後便一直爲其守靈。

宏蛇壽命悠長,它卻寸步不離,只可惜脫離了人類的契約與聯繫,這條落日神殿的宏蛇便逐漸趨近於妖獸化。

繁衍,擴張,經歷了不知多少次戰爭,人類與妖族的,妖族與妖族的……

最終,落日神殿演變成了一個蛇人巢穴。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