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7章 廢物禁咒

...

……

學員只剩下了七個人,包括了冷靈靈和蔣賓明,另外五個人應該也都是大四的學生,他們正在畢業前積攢自己的優秀學分。

無論是在明珠學府還是帝都學府,優秀畢業生都是一塊敲門金磚,更何況這次埃及的獵人爭雄國際賽的經歷,肯定比優秀畢業生更加可貴!

飛機起航,這是直接飛往埃及的軍用機。

自從埃及亡靈與中國亡靈在冥界掀起了戰爭後,中國和埃及的往來還算密切,雙方都要時刻盯着兩大亡靈帝國的動向。

...

有了風系金屬殼的加持,這架軍用飛機比客機要快很多。

漫長的空中飛行過程中,靈靈基本上在瞌睡。

她一大早從矴城跑到帝都,姐姐冷青交待自己要拜訪的人都還沒有來得及去,結果就已經飛到了非洲的土地上。

抵達埃及時,驕陽似焰,飛機內的溫度都上升了幾分。

中途有好幾批軍人提前離開了,他們應該是被分配到一些埃及的城市之中協助駐紮的,人數雖然不是很多,但亡靈這種生物只有多接觸才能夠真正瞭解他們的習性……

魔都受災,矴城和古都成爲了兩大魔都人口的遷徙地。

古都人口暴增,古都周圍遊蕩的不死不滅的亡靈就必定會與人類產生各種衝突、小規模戰爭,埃及那邊經常派遣軍隊過來協助古都和周邊城市築起亡靈戰壕,古都這邊自然也會在關鍵時候派遣人員前去埃及城市幫助鎮守。

“各位請下飛機,橘沙鎮到了。”之前那邊軍官高聲說道。

艙門在半空中打開,狂風一下子灌了進來,就看見說話的軍官伸出一隻手來,形成了一道薄薄的空氣牆,將那半空中的凜冽之風給阻擋在外面。

“直接跳下去??”蔣賓明瞪大了眼睛道。

“我們還有其他地區要趕往,祝你們順利,你們獵人的成敗對這次戰役同樣至關重要。”那名軍官說道。

“有勞了,我們走吧。”教授童舟正說道。

其他學員們跟隨着童舟正的步伐,可穿過了那薄薄的空氣牆後,看到那相隔數千米的大地縮影,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有些人還不會飛啊!

“風荷葉。”

童舟正教授手一擡,在關姚的腳下形成了一道像荷葉一樣的氣旋,這氣旋載着關姚脫離了飛機後艙門,直接抵達數千米雲霄之中。

這位教授也是高冷得不行,根本不和其他學員們打招呼,又是一擡手,將還沒有做好準備的健美身材的學長給送了下去。

“那個軍長,有傘包嗎,我不太習慣……不要啊,教授!!”蔣賓明話還沒有說完,腳下那強勁的氣旋直接將他拋出了飛機!

其他人陸陸續續乘着這風荷葉離開了飛機,哪怕在狂風呼嘯的半空中依舊可以聽見恐高的蔣賓明的淒厲慘叫。

那位軍官朝着所有人行了一個軍禮,機艙門緩緩的關上了。

……

橘色的沙子,滾燙得令人不敢用肌膚去觸碰,其他人多數是平穩的降落在了橘沙之中,雙腳觸碰到沙地時都感覺到了一陣炎熱。

而蔣賓明是墜落的,整個人埋入到了砂礫中,還沒有來得及昏迷過去就立刻被沙子給燙得翻跳起來,然後快速的拍落和抖落身上的沙子,動作神態宛如一位高明的街舞大師!

“學長,你恐高怎麼上飛機前不說呀。”靈靈被蔣賓明的滑稽給逗樂了,笑着道。

“我哪能知道是飛機疾行半途中往下跳的,我玩吃雞的時候跳傘都不敢盯着屏幕。”蔣賓明苦着臉說道。

“走吧,前面不遠應該就是橘沙鎮了,其他獵人團隊應該比我們更早抵達。”童舟正說道。

如果大家都是第一時間接到通知的話,那中國在路程上是要相較於其他國家更遠。

橘沙鎮非常簡陋,基本上都是一些土石房屋,基本上不會超過四層樓,街道也只有那麼幾道,顯然是國際獵者聯盟暫定的一個臨時聚所。

鎮上已經有很多人了,明明很小的一個鎮,卻像是集市一樣,貌似得到消息的不僅僅只有獵人們,一些經常跑商的商人也聞風而來,直接就在鎮子上擺起了攤,售賣那些零零散散的魔法器具、魔法草藥……

“老師,我們不知道是來埃及,也不知道是對付亡靈,藥品估計不是很充足,我去採購一些?”關姚對童舟正教授說道。

“嗯,你帶女學員一起去吧,補充物資的事情交給你們了。”童舟正說道。

“好嘞。”

“買一些庇佑卷軸,級別高一些,分發給學生們。”童舟正想起了什麼,又叮囑了關姚一句。

“這個可不便宜呀,教授。”關姚眨了眨眼睛。

童舟正教授取出了一張卡,道:“只要高級別的,最好是光系卷軸,如果有不錯的盾魔具或者鎧魔具,也可以買來。”

“教授,您真豪啊,學弟學妹們,你們這一趟可賺大咯。”關姚說道。

說完這些,童舟正急匆匆的往一棟院子裏有金色帳篷的樓房走去,但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來,駕着一道風軌疾行了回來。

他取下了自己脖子上掛着的白琥珀項鍊,交給了關姚。

關姚眼睛一下子閃亮了起來,別人或許不知道,關姚卻清楚這項鍊可是童舟正教授的一件超凡守護魔器,曾經抵擋過君主級的捨命一擊。

教授平時一幅冷冰冰的樣子,到了關鍵的時候還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嘛,畢竟這裏是埃及,誰都可能出意外。

“把它給那個院長的侄女。”童舟正說完這句話,便再次離開了。

關姚愣住了,臉上剛剛涌起的喜悅迅速的消退,變得有些古怪與消沉。

……

採購了許多魔法物品,冷靈靈兩隻手都提得有些痠痛了,也不知道爲什麼學姐關姚總把重的東西往自己這裏放。

入了夜,鎮子仍舊熱鬧非凡,越來越多獵人往這裏聚集,商人更是不眠不休,哪怕夜晚的開羅寒冷至極。

洗了個澡,全身塗上了潤滑的護膚精華,上一次來埃及這裏的乾燥就差點讓自己的皮膚裂開了,這一次冷靈靈意識到出門前,一定要做好防護,光靠魔法是不能夠保障女孩子的美貌。

“咚咚咚……”

突然,靈靈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就在浴室隔板外面。

靈靈警惕心立刻提了起來,手中蓄起了一道藤刺魔法,一旦發現偷窺者立刻將他的眼睛刺瞎。

“這麼巧,在洗澡澡啊?”一個有幾分猥瑣的聲音傳來,卻在自己身後,而且離得很近。

靈靈身子不由的一顫,反應過來的時候頓時惱怒的臉頰漲紅,轉過身去就是狠狠的踢了此人一腳。

“臭流氓!”靈靈氣呼呼的罵道。

“我看着你長大的,有什麼大不了的。”那人一臉鎮定自若,但那黑褐色的眼睛還是忍不住打量起了裹着浴巾的冷靈靈,有些發熱的眼神就已經出賣了他的從容。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靈靈沒好氣的問道。

“全世界最美麗最聰明的無敵美少女在什麼地方,我這個全知全能的魔法神當然清楚,好歹我們這麼多年的搭檔。”莫凡臉上滿是笑容道。

“這次埃及的突變,是不是和你有關,你上一次和我說要去胡夫算賬……”靈靈道。

“我們被人陰了。埃及的一位大將在我們將胡夫封印到它的棺材板時,做了大手腳,反而將我和禁咒會其他六個人困在了金字塔裏。”莫凡有些氣憤的罵道。

“你被困在了金字塔??那我面前的是誰??”靈靈驚訝道。

“我的影子啊。”莫凡回答道。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他全身開始出現了扭動,變成了一團黑色的煙,又像是黑色火焰那般鮮明,時而搖曳……

靈靈用手去觸摸,發現眼前的人還真不是活人,頓時一陣失望。

“放心,我們倒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只是胡夫勾結了我們中某個人,將我們這些禁咒人物分別困在金字塔不同的區域。”莫凡說道。

“難怪所有人那麼緊張,像是大戰在即,原來是你們這些禁咒翻船了。”靈靈說道。

“咳咳,實在是胡夫太狡猾了,他對我們的行動瞭如指掌。靈靈,你來了正好……我們被困,胡夫和那些勾結者一定會對埃及進行大規模的行動,你在外面儘快幫我們找出那個勾結者的首腦。”

“爭雄大賽放在這次突變中舉行,你知道嗎?”靈靈道。

“我們隊伍裏有一名獵者禁咒,應該是他在被困前向世界聯者聯盟總部發起的解救協助。”莫凡說道。

靈靈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麼這次世界獵人爭雄大賽的主題多半是和這些“迷路”的禁咒法師有關了。

“還有什麼線索嗎?”靈靈問道。

“沒有,我們線索很少。”

“那要找到和胡夫勾結的人,難度很高。”

“對別人來說確實是,可你是靈靈呀,你可是找到了中國國獸大青龍的絕世美少女。”莫凡毫不吝嗇自己那幾個庸俗的讚美之詞。

靈靈冷哼一聲。

人家不過是一個剛上大學的女生,你們這些禁咒都翻水水了,還指望一個小學員能做什麼?

“我盡力。”靈靈說道。

本來就是來混一個獵人正雄大賽的資格,到頭來還是被莫凡使喚了,要幫他找那個勾結胡夫的叛徒。

能夠被胡夫看得上的人,多半位高權重,而且隱藏極深,什麼線索都沒有,叫自己怎麼找嘛!

“我這個影子快消咯,來個抱抱。”莫凡說道。

“廢物。”靈靈道。

……

“女孩子家家的,怎麼說話的!”胡夫金字塔內,莫凡惱羞成怒道。

……

第3219章 追尋法老源泉

正午,開羅難得的陰霾籠罩了整片熾熱的蒼穹,讓火爐一樣的沙漠小鎮難得有了一絲絲清涼。

只可惜這清涼並沒有持續幾個小時,一股沉悶便充斥了天地,蒸籠一樣讓人衣裳都被汗水溼透了,呼吸也沒有之前那麼順暢,胸口被什麼堵着一般。

“難道是要下雨了嗎???”街道上,那些販賣魔法器皿的埃及商人一臉驚愕的看着天空。

“好似真的!”

越來越多人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中的活,他們凝視着雲空,深吸着有些沉悶的空氣……

“噠噠噠噠噠噠~~~~~~~~~~~~~~~”

雨滴打在了那些遮陽帳篷上發出了重重的響聲,由緩到急。

“叮叮叮叮~~~~~~~~~~~~”

雨滴敲擊在小鎮的石街上,清脆而悅耳,同樣是由緩慢到急驟!

“下雨了!!!”

“下雨了!!!!”

“下雨了!!!!”

高高的陰霾之雲灑向了垂天雨簾,肆意的澆灌着這片乾燥的沙漠,在這片火焰之沙的土地上能夠迎來一場這樣酣暢淋漓的大雨無異於神明顯靈,久旱的沙漠會因爲這一場雨煥發出另一派生機,猶如阿根廷烏斯懷亞最南端極冬過後的第一縷春日曙光!

每一場雨,都尤爲神聖。

人們會拿出那些精美的罐子去盛這擁有紀念意義的雨水,裝滿好幾罐,還要特意去封存起來。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笑容,像是在過節日那般。

行走在街道上,打着傘,來自於帝都學府的獵人學會衆成員觀察着身邊在雨水中起舞的人,臉上露出了困惑。

“雨在他們這裏和我們帝都的第一場雪一樣,是來年生機的重要氣候,畢竟我們的春雨不也是很重要的嗎?”見多識廣的大師兄陳河說道。

陳河就是那位肌肉結實的猛漢,只不過他臉上的線條太過柔和,與他一身粗曠的肌肉實在不符。

“別看了,我們去街尾集合吧,其他獵人大師團隊應該都到了,提前去瞭解一下我們對手也是好的。”關姚完全沒有心思欣賞這裏的風土人情。

衆人快步走向了街尾,已經有幾十只獵人大師隊伍在那裏集合了,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可以看到不同髮色,不同膚色,不同瞳色的人,當然也有本國的其他獵人大師團隊。

獵人爭雄大賽參與者本來不少,哪怕是國內應該也有上百支隊伍,但一聽說到埃及來,一聽說埃及亡靈最近的暴動,真正前往到埃及來的隊伍就寥寥無幾了。

利弊權衡下,這一屆獵人爭雄大賽可以跳過,反正都是一樣的稱謂與榮譽,何必要蹚這次的渾水?

“三十七號到六十二號隊伍,我們將向你們頒佈爭雄懸賞令,你們的懸賞任務便是在這片被亡靈禍亂的土地上找尋散落在不同法老陵墓中的法老源泉,記住,我們需要你們找到法老源泉的具體位置,絕不是要你們去採走,擅自行動付出了生命代價,我們獵者聯盟協會不會有半點體恤之意,法老源泉周圍必定有至少一位黑暗劍主在守衛。”爭雄大賽的主持者高聲說道。

主持者是一位埃及的老獵王,被人們稱之爲黑象王,據說他的重量級召喚生物便是一頭冥象。

獵人學會是被分到了48號獵人隊伍,歸屬於埃及黑象王統一管理與調遣,一共25支隊伍將由他來分發任務,由他來監督,以及最後評定……

“法老源泉??這東西不是在國際上的懸賞頂部嗎,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人千金一擲,就爲了獲得一滴正統的法老源泉,也聽聞這東西可以讓人青春永駐,更是那些女性養護企業癡迷的研究產品。”陳河有些訝異的說道。

竟然是找尋法老源泉!

法老源泉的任務幾乎每年都會掛在國際懸賞榜上,哪怕價格飆到了可以買下一座小城池,依舊很少有人完成的。

法老源泉的用途太多了,最誇張的就是可以獲得生命延長。

胡夫與他的法老們就是最好的代言人,這些傢伙活到了現在!

“亡靈系魔法也非常依賴法老源泉,這東西可以讓一個普通的亡靈法師成爲頂級的冥師!”關姚臉上露出了幾分興奮之色。

她就是一名亡靈法師,輔修。

所以一聽說要來埃及,她是最期待的,來到這裏興許可以找尋到她跨過高階的亡靈之道。

在國內有限的資源中摸索出一條超階亡靈系道路真得太困難了。

靈靈對法老源泉的瞭解也非常有限,只知道這是非常神奇,且富有無限可能的古老魔物,哪怕是胡夫也在儘可能的收集足夠多的法老源泉。

在埃及,法老的陵墓非常多,而法老源泉又像是一種古怪的芽,它有可能在一片很普通的沙丘上出現,也可能封在兇惡的陵墓最深處,有的時候無跡可尋,有的時候又像是在用某種古老的呢喃指引着人和亡靈向它靠近。

“其他獵人團隊也是這個任務嗎?”靈靈開始有些疑惑了。

不是應該解救那個被困的獵人禁咒嗎?

難道是不想被太多人知道現在禁咒法師們的處境,還是說這法老源泉便是解開困境的關鍵鑰匙??

現在靈靈最關心的不是法老源泉在哪,而是其他獵人團隊是否接到了一樣的爭雄任務。

……

“大師?”一個低聲在旁邊響起。

冷靈靈轉過頭來,發現是蔣賓明神神祕祕的湊到自己身邊,還用一個古怪的稱呼。

“冷靈靈大師,你怎麼看呀,不管怎麼說你曾經也跟隨一些經驗老道的獵人大師,這種飄渺沒有線索的任務該從什麼地方着手?”蔣賓明笑着問道。

“暫時沒什麼想法。”靈靈回答道。

“嘿嘿嘿,小學妹,要不要聽一聽我的分析?”蔣賓明有些得意的開口道。

靈靈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是這位學長要向自己獻計呢。

聽聽也無妨,看看這位帝都的學生會副會長除了極其恐高之外,還有什麼過人之處。

“學長有什麼線索?”靈靈順着學長的話問了下去。

“雨,埃及的雨非常稀罕,據我瞭解法老源泉和埃及的雨有着密切關係,我們可以根據接下去一個星期的植被生長與沙漠之花來判斷某些地方出現法老源泉的存在可能,靈靈學妹,如果你願意幫我做植被統計和地理篩選的話,我不介意功勞平分,畢竟我是你學長,院長也吩咐過要多關照關照你嘛!”蔣賓明笑着笑着,牙齒都快露出來了。

“是嗎?”靈靈恍然大悟。

雨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法老源泉既然稱之爲源泉,就與水,與生命之源有關,靈靈沒有想到蔣賓明昨天都昏迷嘔吐成那個樣子了,竟然連夜做了關於埃及的功課。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