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7章 廢物禁咒

有了風系金屬殼的加持,這架軍用飛機比客機要快很多。

漫長的空中飛行過程中,靈靈基本上在瞌睡。

她一大早從矴城跑到帝都,姐姐冷青交待自己要拜訪的人都還沒有來得及去,結果就已經飛到了非洲的土地上。

抵達埃及時,驕陽似焰,飛機內的溫度都上升了幾分。

中途有好幾批軍人提前離開了,他們應該是被分配到一些埃及的城市之中協助駐紮的,人數雖然不是很多,但亡靈這種生物只有多接觸才能夠真正瞭解他們的習性……

魔都受災,矴城和古都成爲了兩大魔都人口的遷徙地。

古都人口暴增,古都周圍遊蕩的不死不滅的亡靈就必定會與人類產生各種衝突、小規模戰爭,埃及那邊經常派遣軍隊過來協助古都和周邊城市築起亡靈戰壕,古都這邊自然也會在關鍵時候派遣人員前去埃及城市幫助鎮守。

“各位請下飛機,橘沙鎮到了。”之前那邊軍官高聲說道。

艙門在半空中打開,狂風一下子灌了進來,就看見說話的軍官伸出一隻手來,形成了一道薄薄的空氣牆,將那半空中的凜冽之風給阻擋在外面。

“直接跳下去??”蔣賓明瞪大了眼睛道。

“我們還有其他地區要趕往,祝你們順利,你們獵人的成敗對這次戰役同樣至關重要。”那名軍官說道。

“有勞了,我們走吧。”教授童舟正說道。

其他學員們跟隨着童舟正的步伐,可穿過了那薄薄的空氣牆後,看到那相隔數千米的大地縮影,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有些人還不會飛啊!

“風荷葉。”

童舟正教授手一擡,在關姚的腳下形成了一道像荷葉一樣的氣旋,這氣旋載着關姚脫離了飛機後艙門,直接抵達數千米雲霄之中。

這位教授也是高冷得不行,根本不和其他學員們打招呼,又是一擡手,將還沒有做好準備的健美身材的學長給送了下去。

“那個軍長,有傘包嗎,我不太習慣……不要啊,教授!!”蔣賓明話還沒有說完,腳下那強勁的氣旋直接將他拋出了飛機!

其他人陸陸續續乘着這風荷葉離開了飛機,哪怕在狂風呼嘯的半空中依舊可以聽見恐高的蔣賓明的淒厲慘叫。

那位軍官朝着所有人行了一個軍禮,機艙門緩緩的關上了。

……

橘色的沙子,滾燙得令人不敢用肌膚去觸碰,其他人多數是平穩的降落在了橘沙之中,雙腳觸碰到沙地時都感覺到了一陣炎熱。

而蔣賓明是墜落的,整個人埋入到了砂礫中,還沒有來得及昏迷過去就立刻被沙子給燙得翻跳起來,然後快速的拍落和抖落身上的沙子,動作神態宛如一位高明的街舞大師!

“學長,你恐高怎麼上飛機前不說呀。”靈靈被蔣賓明的滑稽給逗樂了,笑着道。

“我哪能知道是飛機疾行半途中往下跳的,我玩吃雞的時候跳傘都不敢盯着屏幕。”蔣賓明苦着臉說道。

“走吧,前面不遠應該就是橘沙鎮了,其他獵人團隊應該比我們更早抵達。”童舟正說道。

如果大家都是第一時間接到通知的話,那中國在路程上是要相較於其他國家更遠。

橘沙鎮非常簡陋,基本上都是一些土石房屋,基本上不會超過四層樓,街道也只有那麼幾道,顯然是國際獵者聯盟暫定的一個臨時聚所。

鎮上已經有很多人了,明明很小的一個鎮,卻像是集市一樣,貌似得到消息的不僅僅只有獵人們,一些經常跑商的商人也聞風而來,直接就在鎮子上擺起了攤,售賣那些零零散散的魔法器具、魔法草藥……

“老師,我們不知道是來埃及,也不知道是對付亡靈,藥品估計不是很充足,我去採購一些?”關姚對童舟正教授說道。

“嗯,你帶女學員一起去吧,補充物資的事情交給你們了。”童舟正說道。

“好嘞。”

“買一些庇佑卷軸,級別高一些,分發給學生們。”童舟正想起了什麼,又叮囑了關姚一句。

“這個可不便宜呀,教授。”關姚眨了眨眼睛。

童舟正教授取出了一張卡,道:“只要高級別的,最好是光系卷軸,如果有不錯的盾魔具或者鎧魔具,也可以買來。”

“教授,您真豪啊,學弟學妹們,你們這一趟可賺大咯。”關姚說道。

說完這些,童舟正急匆匆的往一棟院子裏有金色帳篷的樓房走去,但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來,駕着一道風軌疾行了回來。

他取下了自己脖子上掛着的白琥珀項鍊,交給了關姚。

關姚眼睛一下子閃亮了起來,別人或許不知道,關姚卻清楚這項鍊可是童舟正教授的一件超凡守護魔器,曾經抵擋過君主級的捨命一擊。

教授平時一幅冷冰冰的樣子,到了關鍵的時候還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嘛,畢竟這裏是埃及,誰都可能出意外。

“把它給那個院長的侄女。”童舟正說完這句話,便再次離開了。

關姚愣住了,臉上剛剛涌起的喜悅迅速的消退,變得有些古怪與消沉。

……

採購了許多魔法物品,冷靈靈兩隻手都提得有些痠痛了,也不知道爲什麼學姐關姚總把重的東西往自己這裏放。

入了夜,鎮子仍舊熱鬧非凡,越來越多獵人往這裏聚集,商人更是不眠不休,哪怕夜晚的開羅寒冷至極。

洗了個澡,全身塗上了潤滑的護膚精華,上一次來埃及這裏的乾燥就差點讓自己的皮膚裂開了,這一次冷靈靈意識到出門前,一定要做好防護,光靠魔法是不能夠保障女孩子的美貌。

“咚咚咚……”

突然,靈靈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就在浴室隔板外面。

靈靈警惕心立刻提了起來,手中蓄起了一道藤刺魔法,一旦發現偷窺者立刻將他的眼睛刺瞎。

“這麼巧,在洗澡澡啊?”一個有幾分猥瑣的聲音傳來,卻在自己身後,而且離得很近。

靈靈身子不由的一顫,反應過來的時候頓時惱怒的臉頰漲紅,轉過身去就是狠狠的踢了此人一腳。

“臭流氓!”靈靈氣呼呼的罵道。

“我看着你長大的,有什麼大不了的。”那人一臉鎮定自若,但那黑褐色的眼睛還是忍不住打量起了裹着浴巾的冷靈靈,有些發熱的眼神就已經出賣了他的從容。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靈靈沒好氣的問道。

“全世界最美麗最聰明的無敵美少女在什麼地方,我這個全知全能的魔法神當然清楚,好歹我們這麼多年的搭檔。”莫凡臉上滿是笑容道。

“這次埃及的突變,是不是和你有關,你上一次和我說要去胡夫算賬……”靈靈道。

“我們被人陰了。埃及的一位大將在我們將胡夫封印到它的棺材板時,做了大手腳,反而將我和禁咒會其他六個人困在了金字塔裏。”莫凡有些氣憤的罵道。

“你被困在了金字塔??那我面前的是誰??”靈靈驚訝道。

“我的影子啊。”莫凡回答道。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他全身開始出現了扭動,變成了一團黑色的煙,又像是黑色火焰那般鮮明,時而搖曳……

靈靈用手去觸摸,發現眼前的人還真不是活人,頓時一陣失望。

“放心,我們倒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只是胡夫勾結了我們中某個人,將我們這些禁咒人物分別困在金字塔不同的區域。”莫凡說道。

“難怪所有人那麼緊張,像是大戰在即,原來是你們這些禁咒翻船了。”靈靈說道。

“咳咳,實在是胡夫太狡猾了,他對我們的行動瞭如指掌。靈靈,你來了正好……我們被困,胡夫和那些勾結者一定會對埃及進行大規模的行動,你在外面儘快幫我們找出那個勾結者的首腦。”

“爭雄大賽放在這次突變中舉行,你知道嗎?”靈靈道。

“我們隊伍裏有一名獵者禁咒,應該是他在被困前向世界聯者聯盟總部發起的解救協助。”莫凡說道。

靈靈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麼這次世界獵人爭雄大賽的主題多半是和這些“迷路”的禁咒法師有關了。

“還有什麼線索嗎?”靈靈問道。

“沒有,我們線索很少。”

“那要找到和胡夫勾結的人,難度很高。”

“對別人來說確實是,可你是靈靈呀,你可是找到了中國國獸大青龍的絕世美少女。”莫凡毫不吝嗇自己那幾個庸俗的讚美之詞。

靈靈冷哼一聲。

人家不過是一個剛上大學的女生,你們這些禁咒都翻水水了,還指望一個小學員能做什麼?

“我盡力。”靈靈說道。

本來就是來混一個獵人正雄大賽的資格,到頭來還是被莫凡使喚了,要幫他找那個勾結胡夫的叛徒。

能夠被胡夫看得上的人,多半位高權重,而且隱藏極深,什麼線索都沒有,叫自己怎麼找嘛!

“我這個影子快消咯,來個抱抱。”莫凡說道。

“廢物。”靈靈道。

……

“女孩子家家的,怎麼說話的!”胡夫金字塔內,莫凡惱羞成怒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