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2章 下次見(修)

...

“我也經常被挫敗,也經常迷茫不知路在何處,但我想正是因爲這位老校長在我入學之處就爲我指明了一個正確的方向……我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教育者,所以我想將我的這位老校長的話送給大家。”莫凡開口對這些臉上洋溢着期待的學生們說道。

一路走來,莫凡會猛然間才意識到有些人一直都是智者,他們對自己有着很深遠的影響。

朱校長只是一位高階魔法師,在浩瀚的魔法體系裏並不耀眼奪目,而且他本人也在博城災難中死去了。

不過他的精神,莫凡會爲他傳遞下去的。

當然,莫凡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會真正將這段話聽進去,每一位老師,每一位教育者,從來都不是要將什麼思想灌輸到學生們的腦袋裏,對他們來說,幾千名學生,每個人都有漫長的歲月,但凡只要這句話能夠影響一個人,能夠幫助這個人某個時期走出困境,那就足夠了。

...

……

州龍魔法高中不會只有這一所,接下去國內外都會不斷的建立新的學校。

沒有了馮州龍,融合魔法還需要摸索,還需要更多的實踐,只要有時間,莫凡都不介意給他們當白老鼠……

只可惜,莫凡學術上的造詣確實不高,只能夠協助,不能夠成爲真正的開創者。

每一個學生的體質不同,天賦不同,學習的魔法系也不同,莫凡自己現在達到了一個融合衍生的境界,那是他自身修爲高的緣故。

要想讓每一個剛剛覺醒了魔法的,或者只擁有兩個系、三個系的魔法師都熟練掌握,那是相當艱鉅的工程,要考慮太多的因素了,確保融合法門真的適合每一個人,並且絕不會帶來危害。

起初莫凡以爲這個融合法門的推行會在大學中進行,後來卻發現融合法門最好是從一開始覺醒的人身上進行,讓他們從掌握魔法之處就練習法門奧義,這樣他們在擁有第二系之後就更容易控制兩種屬性的能量了……

總之需要時間慢慢去沉澱,也需要更多人去爲之付出行動!

當然,莫凡也很期待未來四五年,在奪回魔都的戰役上,在世界學府之爭大賽上,亦或者在其他人們可以矚目到的舞臺,施展出真正的融合魔法來,他是那麼的耀眼奪目,更引來一場融合熱潮!

相信會有的!

莫凡目光掃過操場上這幾千名學生,這些人裏面一定會有的!

……

……

開學典禮結束了,莫凡特意看完了覺醒儀式。

牧奴嬌採用了自選覺醒的方式,那就是由學生們自己選擇覺醒石和引導石,哪怕全校所有人選擇的都是雷系……

“嬌嬌,這些覺醒石和引導石可不便宜啊,如果後面的學校都採用這種自選覺醒的模式,我們州龍學校應該很快就會破產的。”莫凡看到了牧奴嬌,她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牧奴嬌今天着裝很端莊,一件白襯,一件咖啡色外套,到膝蓋的職業裙,黑框眼鏡對她的顏值有了一些稍稍掩藏,但依舊還是有些明媚出衆。

“總有得有人做出嘗試,假如這個模式會更合理,更正確,那麼我們再去慢慢考慮成本的問題。事實上,海妖戰役也給我們帶來了不少過去沒有的資源,現在引導石沒有以前那麼昂貴了,看嘛,辦法總會尋到的。”牧奴嬌用手捋了捋被風吹得滑落的髮絲,溫婉笑了笑。

“哈哈哈,我到現在都沒有忘記我的高中同學覺醒了光系和水系時臉上的表情,第一次覺醒的若是光和水,確實有些雞肋,但越往後,每個系的作用就越不同,不僅不會弱於雷與火,反而在很多時候更勝一籌。”莫凡說道。

“你說起這些,我倒想起一件事,一直都沒有問你。”牧奴嬌看着莫凡的眼睛道。

目光對視,莫凡反而有些小緊張。

作爲明珠的校花女神,氣若幽蘭來形容她的美再合適不過了,而牧奴嬌這雙眼睛,又如清泉一樣瑩瑩流動會隨着心情泛起一絲絲明亮的漣漪,認識了這麼久,莫凡還是不敢輕易的去凝視太久,怕不小心就淪陷進去了。

“啊?啥事,你不要這麼一副很認真的樣子,那棟公寓都被海妖給毀了,你就不要糾結那些細節了,其實我臥室那個牆柵最多隻能夠看到你們陽臺的門,你們窗簾拉緊點我是什麼都看不到的,哦,我壓根沒事就不會把腦袋探到牆柵裏看……”莫凡做賊心虛,卻又要理直氣壯的說道。

牧奴嬌瞪大了那雙雪亮雪亮的眼睛!

她不太喜歡渾濁和沉悶的空氣,所以睡覺很多時候都會敞開陽臺的推拉門的,然後拉上薄薄紗簾……但天知道自己是不是每天都記得拉上,畢竟她睡的那個方向就是湖,不用擔心被窺視。

老流氓!!

難怪總是一副老好人的要她和艾圖圖繼續住在那個公寓裏!

如果不是這傢伙現在是禁咒法師,牧奴嬌現在就想給他一個木刑穿刺……

莫凡看到了牧奴嬌臉上表情的變化,意識到自己好像說漏嘴了,尷尬得不知道眼睛往哪裏看了。

“我問的是,我們在青校區開學典禮上對決的那次,你是用暗影系魔法逃出了我的木之坤,那個時候你已經是四系了?”牧奴嬌將那股氣強行壓了下去,冷冷的問道。

“對對對,其實那場算我輸了,如果是兩個系對決,我不是你對手。”莫凡急急忙忙道。

“看到什麼了?”

“什麼也沒有,我正經人。”

“嗯?”

“腿……有風的時候。鄭重聲明,我不是等風來,只是人有的眼睛總得有個地方放嘛,然後目光巧了,風也巧了。”

莫凡保持着一個純淨無暇如孩子一般天真浪漫的笑容,他是不可能告訴牧奴嬌自己靜修的座就固定在牆柵處。

牧奴嬌冷哼了一聲。

莫凡老流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要不是看在他這次來做開校典禮的演講,牧奴嬌一定會跟他好好算這筆帳的。

“那個……沒別的事,我走咯。”莫凡說道。

“嗯,你送心夏回去吧。”

“確定沒別的事了?”莫凡問道。

牧奴嬌看着莫凡,搖了搖頭。

她的眼睛,明明有各種漣漪,只是這些漣漪反而一點點讓她的眸子變得沒有那麼明亮。

莫凡看到了,想說什麼,可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只是露出了一個很平常的笑容……

“那我走咯。”

“嗯,下次見。”牧奴嬌道。

莫凡順着走廊盡頭走去。

牧奴嬌站在原地,目送着莫凡離開。

這走廊建得似乎有點短了。

快到轉角的時候,莫凡回頭看了一眼,腳步也停住了。

見到莫凡轉過身來,牧奴嬌的眼睛裏再一次有了明亮的漣漪。

莫凡揮了揮手,這才道:“下次見。”

牧奴嬌慢慢的展開了一個含蓄的笑容,輕輕揮了揮手。

但這時莫凡已經順着轉角的階梯走下去了。

————————————

(兩件事哦)

第一:還會再寫一些章節,我知道有些人物沒有交代,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會交代哦,陸陸續續更一點收尾小故事給大家看,我只會按照我覺得合適的方式來寫,對人物有爭議的朋友們,只能先說聲抱歉咯。)

第二:我們下週六,也就是是12月7號晚上開個“完結直播”。晚上8點

到時候和大家聊聊天,同時收集下大家的意見,看看大家後續期待誰的小故事,我在休息時間可以寫一些,有什麼想問的,也可以現場問,我儘量回答大家。)

第3213章 大魔王的夢想(今晚8點直播)

……

……

乳白色的雲似一座一座浮空的天空堡壘,靜立在無垠的青色世界中,也映在了碧色的海面。

一條銀色的沙灘橫臥,隨着地平線展開可以看到沙灘比想象中的要巨大,完全就是一片浮于海洋之中的沙漠。

突然一陣冷空氣席捲,充斥在了青色的雲空中,也灌入到了銀沙島上,海面開始有了漣漪,可沒有過幾秒鐘的時間漣漪突然間又靜止了,變成了一道一道美麗的海紋,變得有些晶瑩剔透。

原來,海面被凍結了。

不僅是海面,那青色雲空也好像被冰凍了,無論風怎麼刮那些堡壘形狀的雲都不會有任何的變化,它們彷彿變成了真正的冰川堡壘,正在隨着重量的增加開始下墜……

“嘣!!!”

“嘣!!!!!!”

堡壘冰雲真得砸落到海面上,而滿是紋理的海面竟然沒有碎,冰層厚得難以想象,根本無法撞破!

“唰!”

一柄劍,纖細如葉,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青色的蒼穹之頂,烈日照耀下劍身流光閃耀,盪漾開的氣與芒朝誇張無比的朝着天邊擴散!

劍筆直的插入到銀色沙漠島中!!

銀色沙漠裏傳出了一片淒厲的慘叫,那些砂礫也不知爲何突然間活過來了一般,在那劍輝之中痛苦的掙扎起來,試圖逃離這片區域。

異霜劍輝肆意的掃蕩,可以看到那些活過來的銀色砂礫極速的枯萎,從原本鮮亮的活體光澤到死亡的黯淡,美麗壯觀的海洋銀色沙漠島轉瞬間變成了一片黑色的戈壁!

“雪雪,讓我來……”長空之中,有一男子高聲吶喊。

可這吶喊聲還在飄,就看見一抹潔白無瑕的倩影不知何時已經瞬移到了那柄細劍位置,她傲然而立,只見那柄劍突然間分化出了千萬道,赫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冰劍漩渦。

千萬道霜劍組成的漩渦順勢往下,那些殘存的銀色砂礫生物更像是經歷了一場種族的滅絕,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包括那只藏在銀色沙漠下面的巨大銀妖!

當整片銀色沙漠裏徹底消逝時,青穹碧海下只剩下了一個滿目瘡痍的凍結島嶼……

莫凡珊珊來遲,看着站在島上美豔至極的女人,不由的長嘆出了一口氣來。

卿本佳人,奈何如此生猛?

給我這位大法神留口湯喝也行啊,銀貝妖大軍是你滅的,受傷的貝妖統治者也是你滅的,說好的海島殺妖蜜月旅行,好歹你讓我也動動手啊!

唉,和穆寧雪組隊,索然無味。

還是談情說愛吧。

……

銀色的沙漠並非真正的砂礫,正是繁衍泛濫成災的貝妖大軍,如今太平洋就像是一個龐大無比的溫牀,培育出了最可怕的兩大種羣,蠑魔與貝妖。

自由神殿那邊有學者統計過,若是將全世界的魔法師計算進來,以理論的方式朝着太平洋中的蠑魔帝國與貝妖帝國釋放毀滅魔法,哪怕它們像靶子一樣給魔法師攻擊,耗盡了全世界所有魔法師的魔能,它們也還剩下大概三分之一的種羣數量。

而且這三分之一數量可以在後面短短幾年時間又恢復“人口”巔峯。

沒有天敵的異種,當它們掠奪完海洋的資源之後,勢必會開始蔓延到陸地,到那個時候森林、土壤、岩石都可能成爲它們的奶粉……

莫凡和穆寧雪最近一直在東海與遠海“遊蕩”,儘可能的將未來五年內可能造成的海洋威脅給消滅,只是世界存在着太多未知,能夠看到的威脅本身就不能稱之爲威脅,哪怕到了現在的境界莫凡和穆寧雪也只能說是盡力而爲。

“回去吧。”穆寧雪看了一眼這片骯髒的海,似乎不喜歡這些殘軀散發出來的味道。

“好。”莫凡用手指開始在面前輕輕的點畫着,就像面前有一個透明的觸屏一樣,可以看到銀色的點連了線,然後慢慢的拉伸成了一個銀色的空間圖案。

莫凡在畫傳送陣,這個魔法在實戰中是沒有什麼用,畢竟沒有人會給你那麼多時間一點一點構架,但在閒暇休息又想要早點回家的時候,還是特別方便的。

當然,這個世界上能夠畫傳送陣的人可不多,大部分傳送陣都是一個龐大的裝置,沒有人可以隨身攜帶。

“我幫你。”穆寧雪走過來,在莫凡沒有點亮的那些圖陣區域輸送魔能。

“不用不用……”

“我想學。”穆寧雪說道。

“好吧,你勾勒那些星座空間節點。”莫凡說道。

穆寧雪現在也是一名空間系的魔法師,只不過境界還沒有達到莫凡這個級別。

莫凡現在雖然擁有大半魔法系,可每一個系的基礎還是要打牢,他的修煉道路可謂更加漫長了……

但任何事物都是無窮的,會覺得自己處在巔峯望不見更高的境界,往往是因爲處在一個沒有打破的瓶頸。

“搞定,以我的手法,就算出現偏差我們應該也可以直接傳送回到東海淺海,沒啥大問題的話,就直接抵達飛鳥市。”莫凡對穆寧雪說道。

伸出了手,邀請穆寧雪站到傳送陣的中央,爲了確保兩個人不被時空亂流給吹散,莫凡特意將穆寧雪摟得緊緊的。

兩人猶如在舞臺中央曼舞的情侶,站在空間傳送陣處,隨着莫凡打了一個響指,銀色的能量煥發出了燦爛至極的光輝,那些銀色的點與銀色的絲線,交織在一起夢幻至極,浪漫無比。

“嗖!”

光輝最盛時,兩人消失在了傳送陣中,這片碧海也在短短幾秒鐘時間恢復了寧靜,只是寧靜沒有存在多久,海面附近突然間沸騰起來。

沸騰的水域裏,一個個長着角的小生物發出了各種叫聲,正興奮的爭搶着那些貝妖的殘軀,似乎對它們來說這些是最完美的午餐,可以看到它們一邊吃,身體一邊在長大,有些長出了鱗,有些長出了翅,有些甚至開始蛻變……

……

印度洋熱帶區,一片令人心爲之融化的碧藍海島,一座奢華的酒店附近,銀色的鑽石粉塵灑落在白色的沙灘上,慢慢溶解。

莫凡與穆寧雪站在柔軟的沙子上,滿臉訝異的感受着這不屬於秋冬季節該有的陽光與暖和……

“額……好像出現了一點小偏差。”莫凡尷尬的撓了撓頭,還好是在有人煙的地方,而且島上林茂處有一座看上去非常驚豔的酒店。

“我們在印度洋。”穆寧雪沒好氣的說道。

穆寧雪看到了建築的一些標誌,不出意外的話這裏應該是馬爾代夫羣島。

印度洋赤道附近,莫凡的傳送陣偏差得何止是離譜,偏了四分之一個地球了!

“咳,意外,這是個意外。”莫凡無比尷尬的道。

穆寧雪看着莫凡,更加堅定了要學好空間系的話得另求名師的想法了。

環顧四周,穆寧雪發現這一帶雖然被廣袤的海洋被包圍,卻沒有怎麼嗅到危險海妖的味道,寧靜得就像是一片與世隔絕的國度,也彷彿沒有工業與魔法產業的污染,真正意義上的聖潔不染……

這讓穆寧雪想起了那片銀色的森林,銀色的湖。

“我們就這休息吧。”穆寧雪對莫凡說道。

“我還不知道這是哪。”莫凡道。

“這裏挺美的……”穆寧雪將手放在後面,輕輕掂起腳,深深的呼吸着乾淨的空氣。

看到穆寧雪難得展現出了少女甜美的一面,莫凡心境也隨之發生變化。

莫凡在黑暗的地獄中掙扎過。

穆寧雪也曾在極南的永夜裏苟活。

他們都清楚,最難熬的不僅僅是那個惡劣絕望的環境,而是那份見不到思念之人的孤獨。

在哪來不重要了。

舒適的環境,舒適的膩在一起……

想擁抱擁抱,想親吻親吻,想一整天都翻雲覆雨也都可以!

“莫凡??”

“啊!”

穆寧雪都喚了他好幾聲了,而且也已經從莫凡那雙閃爍着精光的眼睛裏看到了他的壞主意。

這傢伙一天到晚怎麼都只想着這種事情呀?

“走,上牀……額,上島!”

“莫凡,你是不是故意的?”穆寧雪開始懷疑,這一次偏差的空間旅行是莫凡預謀已久的!

“是又怎麼樣。”莫凡意識到自己拙劣的演技被穆寧雪識破了,直接原形畢露。

他粗野的抱起了穆寧雪,並且大聲的宣讀着小時候玩的一個扮演臺詞,道,“我的公主,你的城堡已經被我這個大魔王攻破,我可以給你蓋一座更牢固更華麗的城堡,從今往後你還是公主,但只屬於我一個人。”

高高的圍牆,小小的街道。

很早很早的時候,穆寧雪在莫凡的心中就是一位住在高圍牆大城堡裏的公主……

故事裏往往都是王子打敗了魔王,娶走了公主。

莫凡知道自己並不是什麼王子,但他想當一個不會被打敗的大魔王,可以將公主永遠囚禁在自己的城堡裏……

來多少不長眼的華麗王子,都會被自己一巴掌怕死在城牆下!

讓這位公主成爲大魔王的美麗俘虜,和自己沒羞沒臊的生活下去,多生幾個小魔王,小小公主……

——————

(今晚8點做個完結直播活動哦,跟大家聊一聊天。)

(有什麼想問的,當面問,有什麼想噴的,歡迎來互噴……額,開玩笑的,文明圍觀作者,不要投喂石子,刀片,謝謝!)

(企鵝dian競,晚上八點見!)

(不知道地址的,查看下公衆weixin:)

(還是不知道的,直接去平臺找標題直播間,蠻找找看,應該可以找到……)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