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1章 開學典禮

……

陽光透過樹木的天棚,瀉落下的是明媚燦爛的砂金色之輝,正好落葉也是一片秋黃,自然完美的配色總是令人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牽着手,踩在這些葉片上,發出的聲音都是那麼的溫柔,莫凡特意走得很慢很慢,大概是二十多年來一種下意識的呵護,使得他總認爲讓葉心夏陪着自己散步都是一種自私的索取,無論如何都需要走得很慢很慢,要讓她歇息一會,不然她就會很辛苦。

“莫凡哥哥,你這樣小心翼翼,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在教我走路呢。”葉心夏注意到周圍的人目光,輕笑着。

莫凡掃了一眼周圍,發現確實有幾個人在往這裏看,但不少都是獨自一人在公園裏瞎逛的。

“要不,我抱你吧。”莫凡說道。

也不給葉心夏回答,莫凡蹲下身子一個嫺熟的公主抱,將心夏摟了起來,然後昂首挺胸的往人多的草地上走了過去。

“啊!”葉心夏嬌呼一聲,趕忙抱緊莫凡脖子。

“還是這樣舒服點。”莫凡總覺得少了點以前的味道。

牽着手,散散步,談談天什麼的,真的不太適合莫凡這種躁動的性格,他還是喜歡這種簡單粗暴的大曖昧,就是要讓心夏軟軟的小身子貼得自己緊緊的,說話的時候幾乎可以感受到香脣的熱度與芬芳,讓她所有的一切埋在自己的胸膛上……

公園椅上,一名正裝的老青年眼睛都瞪大了。

光天化日之下,怎麼可以這樣蹂躪單身狗的,女朋友長得好看了不起是吧!!

推了推眼鏡,正裝老青年扭過頭去,不再盯着點這兩個沒有一點情操的情侶看了,他拿出了手機,觀看起了直播,直播裏面那些小姐姐哪一個不驚豔,哪一個不妖嬈,任君挑選,哼!

只是也不知道爲何,人家女朋友那種真實的嫺雅氣質與柔美的外表總在腦海裏揮之不去。

看了幾分鐘,正裝老青年就關掉了軟件,忍不住又往剛纔那對情侶那裏看去,卻發現他們已經到了一顆大樹下,男子依靠在樹幹上,女子則完全依偎在他的懷裏,那妙曼的身姿一展無餘……

畜生啊,你手往哪裏放,規矩點行不行,這是公衆場合!!

……

公園南邊響起了一些音樂,那種比較慷慨激昂的旋律傳得很遠很遠。

那邊是一座重建的魔法學校,今天應該是正式開學的日子。

由於海妖季節的影響,開學的時間也推遲了一兩個月,但對那些迫切需要到學校裏學習魔法的學生們來說,學校能夠重新開學比什麼都重要。

“我們很榮幸的邀請到了阿爾卑斯山、帕特農神廟、明珠學府的三位校董來到我們州龍魔法第一實驗高中,你們是幸運的,因爲你們接下來所學的法門有可能是近幾十年來最優秀的全民奧義,同時也會由我們國民圖騰英豪,你們心目中的大法神莫凡來爲我們做開幕儀式的演講,大家歡迎!”

新任的融合魔法學校的校長正是封離大導師,他現在退出了國府,加入到了魔法基礎教育當中。

當然,這也是牧奴嬌的功勞,爲了能夠將這位國府大導師請來做自己聯合學府的大校長,牧奴嬌可是幾乎每個星期都要拜訪封離的宅院。

牧奴嬌是校董,她代表的是明珠學府,同時兼任校董的還有代表了帕特農神廟的葉心夏、阿爾卑斯山的海蒂。

莫凡沒有在這所學校任職,他只是來這裏傳授融合魔法。

這所學校被取名爲州龍,往後所有接納了融合法門的學校都將以州龍第幾實驗學校命名。

融合魔法需要推行,這不是一個莫凡念出口訣來,大家去背誦就可以的,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也需要很多機構的協助,而且更需要足夠多年輕魔法師自身的實驗。

要想達到全民,就得從第一所融合魔法實驗學校開始!

當然,這所學校同時也是神廟學府、阿爾卑斯山、明珠學府三大國際名校開始完全成爲合作辦校的第一個學校,爲了能夠三方能夠達到完美的協作,爲了能夠推行更多利於魔法師基礎的教學方式,牧奴嬌在這三個組織之間不斷奔走,最終達成了協議。

可謂準備了充足之後,第一所州龍魔法高中也在一個曾被海妖摧毀的學校廢墟中創建起來。

“同學們好,我是莫凡。”莫凡浮起了笑容。

“噢噢噢噢噢噢!!!!!!!!!!!”

一大片呼聲在整個操場中響起,這些十五六歲的青少年們又怎麼會沒有聽聞魔都戰役,他們居住的地方離魔都不到一百公里。

圖騰英豪的名頭已經響徹國內了,莫凡踏着國獸青龍守衛黃浦江的那個畫面更令無數初入魔法領域的青少年們癡狂!!

“時間過得真快,到現在我還記得第一次踏入魔法高中時的情景,我們天瀾魔法高中的朱校長說的那番話也還在我腦海裏……我的那位校長說了兩樣東西:魔法師的天職和魔法師的本心。天職,那就是在妖魔踐踏人城的時候用去勇敢的戰鬥。魔法師的本心,那就是無論自己處在什麼階段都不要忘記追尋魔法的至高奧義。”

“我也經常被挫敗,也經常迷茫不知路在何處,但我想正是因爲這位老校長在我入學之處就爲我指明瞭一個正確的方向……我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教育者,所以我想將我的這位老校長的話送給大家。”莫凡開口對這些臉上洋溢着期待的學生們說道。

一路走來,莫凡會猛然間才意識到有些人一直都是智者,他們對自己有着很深遠的影響。

朱校長只是一位高階魔法師,在浩瀚的魔法體系裏並不耀眼奪目,而且他本人也在博城災難中死去了。

不過他的精神,莫凡會爲他傳遞下去的。

當然,莫凡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會真正將這段話聽進去,每一位老師,每一位教育者,從來都不是要將什麼思想灌輸到學生們的腦袋裏,對他們來說,幾千名學生,每個人都有漫長的歲月,但凡只要這句話能夠影響一個人,能夠幫助這個人某個時期走出困境,那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