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0章 這裏招人嗎?(修)

...

初中的時候,我經常滿目無聊的趴在課桌上,看着窗外的旗杆,看着不遠處的山林,看着天空在幻想着一個並不是學科學而是學習魔法的世界。

長大了,我就寫了出來,這就是我全職法師的最初靈感。

再次感謝大家,用了四年半的光陰陪我暢遊了這個白日夢。

就是現在寫完,突然不捨,突然感慨……

好像很多人和畫面,還在腦海裏,像真人,像自己經歷過……

...

……

入冬前還有一小段難得的暖秋,倫敦的南郊外有一片別緻的茶園,嫩綠的茶葉也會在這個節氣裏釋放出它一整年最後的茶芳,隨後便和其他絕大多數植被一樣進入到一個休眠的冬季,來年春天才會再生長。

這個暖春,茶女們天還未亮就已經開始採摘了,帶着黎明的露水,這些秋茶甚至會比春季的更加香醇濃厚,往往是最耐喝又最愛茶人士歡迎的。

製作成品花不了太長的時間,成茶剛出,莫家興就已經在等候了,購買到了第一批成茶後,他還要帶回去做一些小小的改良,這樣才可以作爲店裏的主打。

莫家興買了一個園藝景觀店,將其進行了改造,最後作爲了一家不算偏僻的茶店花園,店裏所有售賣的茶基本上是莫家興自己在整個英國跑下來精選的,英國人和中國人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喜歡喝茶。

倫敦這邊有凡雪山的一座商會,在這裏住久了,莫家興開始有些喜歡這裏了,正好他自己也是搞園藝,搞後勤的,在倫敦繁華的市區邊沿開一家茶花園,正好也可以讓自己的生活充實起來。

爲了這個小茶店花園,莫家興忙碌很久了,如果不是突然間去了一趟希臘,這個茶院應該會更早就營業了。

“大叔,你們的糕點,客人很多嗎,這一次爲什麼要這麼多?”甜品屋,一個穿着圍裙的英國女孩問道。

“不是客人,不是客人。”莫家興滿臉都是笑容。

今天莫家興不招待客人,因爲昨天莫凡就說要過來了,還會把兩個二媳婦一起帶過來,莫家興便提前做了各種準備,先是掛上今天下午不營業的牌子,然後張羅各種好吃好喝的,時間緊湊歸緊湊了一點,莫家興心情就是很愉悅。

……

整個茶院只有莫家興一人,從調茶到服務都是他自己在完成,本身這個小茶院也不是特別大,客人不需要很多,一天有那麼幾桌基本上就不會虧損。

起初是沒有幾個客人,但什麼店都需要有耐心,都需要專注,當莫家興一點一點的將整個茶院打理得獨特且溫馨後,住在附近的人再忙碌都要到店裏坐一坐。

到了現在,客人開始越來越多了,莫家興怕招呼不過來,所以才特意掛牌今天不營業的。

“叮叮叮叮~~~~~~~~~~~~~~”

悅耳的銀鈴響起,正在廚房忙碌的莫家興聽到了聲音,立刻擡起頭往掛滿了紫羅蘭藤的門處望去,一眼就看見了有個腦袋探了進來,然後跟做賊一樣四處尋望着。

“臭小子,別看了,就是這!”莫家興快步到了窗邊,朝門處喊了一聲。

“我還以爲走錯門了,可以啊,爸,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麼驚豔的藝術才能,面如糙漢子憨大叔,心如貴少女才名媛!”莫凡走了進來,也不知爲何特意看了一眼腳底板,擔心自己鞋下的泥塵弄髒了這小聖土。

入門就是一個非常舒適的花園,幾張放置得非常隨意的桌椅,幾顆葉茂正好的小種銀杏,花叢環繞,色彩與整個茶院完美契合,淺淺的芬芳與煮茶的香氣更是恰到好處的引人入座……

才走進來,稍稍感受一番,便有一種想要癱在這裏一整天哪裏都不去的念頭,完美的放空自己,完美的沉浸在這份愜意之中。

廚房和小屋都是採用可以一眼望進去的現代落地窗式,中國人不喜歡將廚房展示給客人看,英國這邊卻更偏向於開放式廚房,客人可以看見你的整個處理食材的過程,這一點莫家興顯然有做一些深入瞭解的,將整體風格更偏向於敞開式。

“爸,我幫你吧,我們可來了不少人哦。”葉心夏說道。

“不用不用,你們都給我坐好,這可是我的地盤,我說的算,都給我坐着,我能搞定!”莫家興急忙阻止道。

說着這些話,莫家興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大大的托盤。

這個大托盤上鋪着藍色的雕花布,上面擺着熱騰騰的白色陶瓷茶壺,還有圍着茶壺一圈的簡約茶杯,莫家興穩穩妥妥的將它們端到莫凡、穆寧雪、葉心夏三人坐的桌前。

“這些點心也是我嘗了一百多家才最後選的,味道很好,連我這種不愛吃甜食的老頭子都很喜歡。”莫家興將之前就準備好的茶點擺好。

僅僅幾分鐘時間,桌子上就變得特別豐盛了,有熱騰騰的新品綠茶,還有各式各樣的糕點。

“咿咿呀呀!!!”

“呤呤呤!!!”

“囈~~~~~~~~~!”

“嘶嘶嘶~~~~~~~~~”

三人旁邊,還有另外一個更大的桌子,桌子、椅子上正爬滿了各種小聖靈。

全身火焰的瓷娃娃率先表示抗議。

我們都是寶寶,爲什麼不給寶寶們先上吃的!

全身潔白毛髮的小腦斧也同樣在用爪子輕拍着桌子,一幅再不給吃的就要搗蛋的兇狠駕駛。

小月蛾凰圍繞着茶院,似乎也特別喜歡這裏的味道,但最後聞到香噴噴糕點的氣息後,最後還是加入到了鬧騰大軍中。

圖騰玄蛇與海東青神這兩位老大哥就比較鎮定,它們此時雖然也變成迷你狀態,但它們看上去就像幼兒園裏早熟的那麼幾個淡定從容的娃,平靜的注視着這些沒長大的小家夥鬧騰!

“來咯,來咯,才幾分鐘呢,你們可真饞!”莫家興笑呵呵的端來了一個更大的托盤,裏面有各種美食,還有小白虎最愛的烤肉。

一時間寶寶們歡呼起來,圍着這個餐桌開始掃蕩,明明眼前還有一份,還得從別人那裏再搶一份過來,似乎搶來的味道會更好!

大家都被這些小吃貨們給逗樂了,笑個不停。

“寧雪,你可多吃點,好些日子沒有見了,你瘦了好多。”莫家興有些心疼的說道,一邊給穆寧雪添茶,一邊說道。

“嗯。”穆寧雪認真的點了點頭。

“看到你們都相安無事,真好啊,真好……”莫家興由衷的感慨道。

每個人都平平安安的,這對莫家興而言才是最重要的,至於什麼大世界大規則,莫家興又哪裏會去關心呢。

莫凡聽到這句話反而有些慚愧了。

折騰了這麼久,最令莫凡新潮澎湃的莫過於此時的安逸與寧靜,一家人不受打擾的享受着不被追趕、不被壓迫、不被什麼事物牽鎖的時光。

……

吃飽喝足,大家坐在一起閒聊着,小圖騰們也在院子裏打鬧追逐,時不時有一些客人走到門口,同樣將腦袋往這裏面探了探。

這時莫家興總會起身,認認真真的重複着那句話:“很抱歉,今天小院不營業。”

“是被包店了嗎?”客人總會不死心的問一句。

“不是的,是家人聚會。”

“那祝你們愉快。”

“謝謝。”

客人走了後,莫家興才會重新坐下來,然後接着剛纔的那個話題。

“爸,我們明天就回國了,你不打算跟我們回去啦?”莫凡問道。

一個下午來了不少人,有些甚至都是特意跨過一個城區過來的,看來這裏真的生意很不錯,莫家興顯然也打算繼續經營着這個小茶院。

“不了,有事情做的話,在哪都一樣,更何況凡雪山商會又在隔壁街區,都是熟人,在這裏還蠻熱鬧的。到了過年,我再和他們一起回去。”莫家興笑着說道。

“也行吧。”莫凡點了點頭。

能在一個地方有自己熱愛的事情忙碌着,也是一種小幸福,莫凡就沒有必要給自己老爹添亂了,論生活,莫家興可比自己這個年輕人在行太多了,有的時候還挺羨慕莫家興這種心態的。

……

莫家興沒有讓孩子們幫忙,將莫凡和兩個二媳婦打發了之後,莫家興放了一些輕音樂,不緊不慢的收拾着整個小茶院。

已經到夜裏了,倫敦的冷空氣也隨之襲來,莫家興也沒有急着回去,給自己煮了一杯熱乎乎的紅茶,然後開始修剪着那些上一家人留下的園藝。

倫敦的夜空也是充滿了霧靄,很少能夠看見星辰,朦朧的月光與渾濁的星光灑落下來,卻往往會被整個都市繁花似景給掩埋,亦或者閃爍着夜輝的城市會將星空染上一些特別的光塵。

“叮叮叮叮~~~~~~~~~~”

門鈴響起了,莫家興有些疑惑的看着門外。

這個點應該不會有客人才對。

“打烊咯。”莫家興對門外還沒有走進來的人說道。

沒有人應答,但莫家興也沒有聽到那個人離開的腳步聲。

莫家興以爲對方沒有聽見,於是放下了修建刀,擦了擦手上的泥土,朝着門處走了過去。

門處,一個清瘦的身影立在那裏,髮絲稍顯凌亂,垂在了肩前,是一個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人,她黑色的雙眸在莫家興走來時閃過了一絲緊張,但很快又表現出平靜的樣子。

“你……你好。”女人說得是中文。

“你好。”莫家興禮貌的打量着她,發現女人身上披着一件泛着灰塵的男性皮夾克,看上去在她身上有些寬鬆。

女人有些怕冷,用手拉了拉皮夾克,猶豫了一會,小聲道:“請問您這裏招人嗎?”

莫家興起初是沒有招人的想法,店小,一個人足夠了,但最近確實客人開始多了起來,自己要親自跑那些食材點的話,還真有些應付不過來。

“進來說吧,外面風大。”莫家興請她進到院子裏,院子有花牆,比門外暖和多了。

“謝謝。”

坐在院子裏,莫家興走到了廚房,正準備泡一壺簡易茶,給那個女人暖暖身子,想到有些人未必喜歡喝這種濃厚茶味的,於是隨口問了一句:“你要喝什麼,我這裏也有花茶。”

“茉莉有嗎?”

莫家興愣了楞,過了幾秒鐘才回答道:“有的,有的……”

端上了一壺熱騰騰的花茶,茉莉花的清香慢慢的瀰漫開。

莫家興等女子喝了茶,暖和了身子,這才開口問道:“怎麼會想在我這個店裏工作呢?”

“我也不知道,就感覺這裏挺親切的……”

“這裏可能會有點辛苦哦,畢竟我沒有招其他人,很多事情要親力親爲。”莫家興說道。

“我很勤勞的,只是我記憶力有點差,會忘記事情。醫生和我說,如果我繼續遺忘身邊的人,身邊的事情,可能就得回到醫院裏接受看護,我不喜歡待在醫院,我也……我也沒有錢請看護人員……”女子聲音越來越小。

莫家興看着女子,又看了一眼那件看上去有些舊的皮夾克。

“行吧,你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

“真的嗎?”

“恩,你住哪,最好住近一點。”

“很近,這裏能看到的那家醫院。”

“……”

莫家興覺得自己應該去醫院確認一下這女人是不是偷跑出來的。

女人給了莫家興一個電話號碼,莫家興打過去諮詢了一番。

果然是一家看護醫院,醫生給莫家興說明了情況,表示該女士近幾個月沒有再出現持續遺忘的症狀,已經算是康復了,可以出院的,假如她有一個正規的地方工作的話,醫院自然更放心。

“我問過了,那你明天過來上班。住的地方我會找人給你安排,可以嗎?”莫家興問道。

“可以。”

“還有別的要求嗎?”莫家興問道。

“沒有了。”

“明天見。”莫家興道。

“明天見。”女人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第3211章 開學典禮

……

陽光透過樹木的天棚,瀉落下的是明媚燦爛的砂金色之輝,正好落葉也是一片秋黃,自然完美的配色總是令人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牽着手,踩在這些葉片上,發出的聲音都是那麼的溫柔,莫凡特意走得很慢很慢,大概是二十多年來一種下意識的呵護,使得他總認爲讓葉心夏陪着自己散步都是一種自私的索取,無論如何都需要走得很慢很慢,要讓她歇息一會,不然她就會很辛苦。

“莫凡哥哥,你這樣小心翼翼,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在教我走路呢。”葉心夏注意到周圍的人目光,輕笑着。

莫凡掃了一眼周圍,發現確實有幾個人在往這裏看,但不少都是獨自一人在公園裏瞎逛的。

“要不,我抱你吧。”莫凡說道。

也不給葉心夏回答,莫凡蹲下身子一個嫺熟的公主抱,將心夏摟了起來,然後昂首挺胸的往人多的草地上走了過去。

“啊!”葉心夏嬌呼一聲,趕忙抱緊莫凡脖子。

“還是這樣舒服點。”莫凡總覺得少了點以前的味道。

牽着手,散散步,談談天什麼的,真的不太適合莫凡這種躁動的性格,他還是喜歡這種簡單粗暴的大曖昧,就是要讓心夏軟軟的小身子貼得自己緊緊的,說話的時候幾乎可以感受到香脣的熱度與芬芳,讓她所有的一切埋在自己的胸膛上……

公園椅上,一名正裝的老青年眼睛都瞪大了。

光天化日之下,怎麼可以這樣蹂躪單身狗的,女朋友長得好看了不起是吧!!

推了推眼鏡,正裝老青年扭過頭去,不再盯着點這兩個沒有一點情操的情侶看了,他拿出了手機,觀看起了直播,直播裏面那些小姐姐哪一個不驚豔,哪一個不妖嬈,任君挑選,哼!

只是也不知道爲何,人家女朋友那種真實的嫺雅氣質與柔美的外表總在腦海裏揮之不去。

看了幾分鐘,正裝老青年就關掉了軟件,忍不住又往剛纔那對情侶那裏看去,卻發現他們已經到了一顆大樹下,男子依靠在樹幹上,女子則完全依偎在他的懷裏,那妙曼的身姿一展無餘……

畜生啊,你手往哪裏放,規矩點行不行,這是公衆場合!!

……

公園南邊響起了一些音樂,那種比較慷慨激昂的旋律傳得很遠很遠。

那邊是一座重建的魔法學校,今天應該是正式開學的日子。

由於海妖季節的影響,開學的時間也推遲了一兩個月,但對那些迫切需要到學校裏學習魔法的學生們來說,學校能夠重新開學比什麼都重要。

“我們很榮幸的邀請到了阿爾卑斯山、帕特農神廟、明珠學府的三位校董來到我們州龍魔法第一實驗高中,你們是幸運的,因爲你們接下來所學的法門有可能是近幾十年來最優秀的全民奧義,同時也會由我們國民圖騰英豪,你們心目中的大法神莫凡來爲我們做開幕儀式的演講,大家歡迎!”

新任的融合魔法學校的校長正是封離大導師,他現在退出了國府,加入到了魔法基礎教育當中。

當然,這也是牧奴嬌的功勞,爲了能夠將這位國府大導師請來做自己聯合學府的大校長,牧奴嬌可是幾乎每個星期都要拜訪封離的宅院。

牧奴嬌是校董,她代表的是明珠學府,同時兼任校董的還有代表了帕特農神廟的葉心夏、阿爾卑斯山的海蒂。

莫凡沒有在這所學校任職,他只是來這裏傳授融合魔法。

這所學校被取名爲州龍,往後所有接納了融合法門的學校都將以州龍第幾實驗學校命名。

融合魔法需要推行,這不是一個莫凡念出口訣來,大家去背誦就可以的,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也需要很多機構的協助,而且更需要足夠多年輕魔法師自身的實驗。

要想達到全民,就得從第一所融合魔法實驗學校開始!

當然,這所學校同時也是神廟學府、阿爾卑斯山、明珠學府三大國際名校開始完全成爲合作辦校的第一個學校,爲了能夠三方能夠達到完美的協作,爲了能夠推行更多利於魔法師基礎的教學方式,牧奴嬌在這三個組織之間不斷奔走,最終達成了協議。

可謂準備了充足之後,第一所州龍魔法高中也在一個曾被海妖摧毀的學校廢墟中創建起來。

“同學們好,我是莫凡。”莫凡浮起了笑容。

“噢噢噢噢噢噢!!!!!!!!!!!”

一大片呼聲在整個操場中響起,這些十五六歲的青少年們又怎麼會沒有聽聞魔都戰役,他們居住的地方離魔都不到一百公裏。

圖騰英豪的名頭已經響徹國內了,莫凡踏着國獸青龍守衛黃浦江的那個畫面更令無數初入魔法領域的青少年們癡狂!!

“時間過得真快,到現在我還記得第一次踏入魔法高中時的情景,我們天瀾魔法高中的朱校長說的那番話也還在我腦海裏……我的那位校長說了兩樣東西:魔法師的天職和魔法師的本心。天職,那就是在妖魔踐踏人城的時候用去勇敢的戰鬥。魔法師的本心,那就是無論自己處在什麼階段都不要忘記追尋魔法的至高奧義。”

“我也經常被挫敗,也經常迷茫不知路在何處,但我想正是因爲這位老校長在我入學之處就爲我指明了一個正確的方向……我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教育者,所以我想將我的這位老校長的話送給大家。”莫凡開口對這些臉上洋溢着期待的學生們說道。

一路走來,莫凡會猛然間才意識到有些人一直都是智者,他們對自己有着很深遠的影響。

朱校長只是一位高階魔法師,在浩瀚的魔法體系裏並不耀眼奪目,而且他本人也在博城災難中死去了。

不過他的精神,莫凡會爲他傳遞下去的。

當然,莫凡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會真正將這段話聽進去,每一位老師,每一位教育者,從來都不是要將什麼思想灌輸到學生們的腦袋裏,對他們來說,幾千名學生,每個人都有漫長的歲月,但凡只要這句話能夠影響一個人,能夠幫助這個人某個時期走出困境,那就足夠了。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