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0章 這裏招人嗎?

……

入冬前還有一小段難得的暖秋,倫敦的南郊外有一片別緻的茶園,嫩綠的茶葉也會在這個節氣裏釋放出它一整年最後的茶芳,隨後便和其他絕大多數植被一樣進入到一個休眠的冬季,來年春天才會再生長。

這個暖春,茶女們天還未亮就已經開始採摘了,帶着黎明的露水,這些秋茶甚至會比春季的更加香醇濃厚,往往是最耐喝又最愛茶人士歡迎的。

製作成品花不了太長的時間,成茶剛出,莫家興就已經在等候了,購買到了第一批成茶後,他還要帶回去做一些小小的改良,這樣才可以作爲店裏的主打。

莫家興買了一個園藝景觀店,將其進行了改造,最後作爲了一家不算偏僻的茶店花園,店裏所有售賣的茶基本上是莫家興自己在整個英國跑下來精選的,英國人和中國人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喜歡喝茶。

倫敦這邊有凡雪山的一座商會,在這裏住久了,莫家興開始有些喜歡這裏了,正好他自己也是搞園藝,搞後勤的,在倫敦繁華的市區邊沿開一家茶花園,正好也可以讓自己的生活充實起來。

爲了這個小茶店花園,莫家興忙碌很久了,如果不是突然間去了一趟希臘,這個茶院應該會更早就營業了。

“大叔,你們的糕點,客人很多嗎,這一次爲什麼要這麼多?”甜品屋,一個穿着圍裙的英國女孩問道。

“不是客人,不是客人。”莫家興滿臉都是笑容。

今天莫家興不招待客人,因爲昨天莫凡就說要過來了,還會把兩個二媳婦一起帶過來,莫家興便提前做了各種準備,先是掛上今天下午不營業的牌子,然後張羅各種好吃好喝的,時間緊湊歸緊湊了一點,莫家興心情就是很愉悅。

……

整個茶院只有莫家興一人,從調茶到服務都是他自己在完成,本身這個小茶院也不是特別大,客人不需要很多,一天有那麼幾桌基本上就不會虧損。

起初是沒有幾個客人,但什麼店都需要有耐心,都需要專注,當莫家興一點一點的將整個茶院打理得獨特且溫馨後,住在附近的人再忙碌都要到店裏坐一坐。

到了現在,客人開始越來越多了,莫家興怕招呼不過來,所以才特意掛牌今天不營業的。

“叮叮叮叮~~~~~~~~~~~~~~”

悅耳的銀鈴響起,正在廚房忙碌的莫家興聽到了聲音,立刻擡起頭往掛滿了紫羅蘭藤的門處望去,一眼就看見了有個腦袋探了進來,然後跟做賊一樣四處尋望着。

“臭小子,別看了,就是這!”莫家興快步到了窗邊,朝門處喊了一聲。

“我還以爲走錯門了,可以啊,爸,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麼驚豔的藝術才能,面如糙漢子憨大叔,心如貴少女才名媛!”莫凡走了進來,也不知爲何特意看了一眼腳底板,擔心自己鞋下的泥塵弄髒了這小聖土。

入門就是一個非常舒適的花園,幾張放置得非常隨意的桌椅,幾顆葉茂正好的小種銀杏,花叢環繞,色彩與整個茶院完美契合,淺淺的芬芳與煮茶的香氣更是恰到好處的引人入座……

才走進來,稍稍感受一番,便有一種想要癱在這裏一整天哪裏都不去的念頭,完美的放空自己,完美的沉浸在這份愜意之中。

廚房和小屋都是採用可以一眼望進去的現代落地窗式,中國人不喜歡將廚房展示給客人看,英國這邊卻更偏向於開放式廚房,客人可以看見你的整個處理食材的過程,這一點莫家興顯然有做一些深入瞭解的,將整體風格更偏向於敞開式。

“爸,我幫你吧,我們可來了不少人哦。”葉心夏說道。

“不用不用,你們都給我坐好,這可是我的地盤,我說的算,都給我坐着,我能搞定!”莫家興急忙阻止道。

說着這些話,莫家興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大大的托盤。

這個大托盤上鋪着藍色的雕花布,上面擺着熱騰騰的白色陶瓷茶壺,還有圍着茶壺一圈的簡約茶杯,莫家興穩穩妥妥的將它們端到莫凡、穆寧雪、葉心夏三人坐的桌前。

“這些點心也是我嘗了一百多家才最後選的,味道很好,連我這種不愛吃甜食的老頭子都很喜歡。”莫家興將之前就準備好的茶點擺好。

僅僅幾分鐘時間,桌子上就變得特別豐盛了,有熱騰騰的新品綠茶,還有各式各樣的糕點。

“咿咿呀呀!!!”

“呤呤呤!!!”

“囈~~~~~~~~~!”

“嘶嘶嘶~~~~~~~~~”

三人旁邊,還有另外一個更大的桌子,桌子、椅子上正爬滿了各種小聖靈。

全身火焰的瓷娃娃率先表示抗議。

我們都是寶寶,爲什麼不給寶寶們先上吃的!

全身潔白毛髮的小腦斧也同樣在用爪子輕拍着桌子,一幅再不給吃的就要搗蛋的兇狠駕駛。

小月蛾凰圍繞着茶院,似乎也特別喜歡這裏的味道,但最後聞到香噴噴糕點的氣息後,最後還是加入到了鬧騰大軍中。

圖騰玄蛇與海東青神這兩位老大哥就比較鎮定,它們此時雖然也變成迷你狀態,但它們看上去就像幼兒園裏早熟的那麼幾個淡定從容的娃,平靜的注視着這些沒長大的小家夥鬧騰!

“來咯,來咯,才幾分鐘呢,你們可真饞!”莫家興笑呵呵的端來了一個更大的托盤,裏面有各種美食,還有小白虎最愛的烤肉。

一時間寶寶們歡呼起來,圍着這個餐桌開始掃蕩,明明眼前還有一份,還得從別人那裏再搶一份過來,似乎搶來的味道會更好!

大家都被這些小吃貨們給逗樂了,笑個不停。

“寧雪,你可多吃點,好些日子沒有見了,你瘦了好多。”莫家興有些心疼的說道,一邊給穆寧雪添茶,一邊說道。

“嗯。”穆寧雪認真的點了點頭。

“看到你們都相安無事,真好啊,真好……”莫家興由衷的感慨道。

每個人都平平安安的,這對莫家興而言才是最重要的,至於什麼大世界大規則,莫家興又哪裏會去關心呢。

莫凡聽到這句話反而有些慚愧了。

折騰了這麼久,最令莫凡新潮澎湃的莫過於此時的安逸與寧靜,一家人不受打擾的享受着不被追趕、不被壓迫、不被什麼事物牽鎖的時光。

……

吃飽喝足,大家坐在一起閒聊着,小圖騰們也在院子裏打鬧追逐,時不時有一些客人走到門口,同樣將腦袋往這裏面探了探。

這時莫家興總會起身,認認真真的重複着那句話:“很抱歉,今天小院不營業。”

“是被包店了嗎?”客人總會不死心的問一句。

“不是的,是家人聚會。”

“那祝你們愉快。”

“謝謝。”

客人走了後,莫家興才會重新坐下來,然後接着剛纔的那個話題。

“爸,我們明天就回國了,你不打算跟我們回去啦?”莫凡問道。

一個下午來了不少人,有些甚至都是特意跨過一個城區過來的,看來這裏真的生意很不錯,莫家興顯然也打算繼續經營着這個小茶院。

“不了,有事情做的話,在哪都一樣,更何況凡雪山商會又在隔壁街區,都是熟人,在這裏還蠻熱鬧的。到了過年,我再和他們一起回去。”莫家興笑着說道。

“也行吧。”莫凡點了點頭。

能在一個地方有自己熱愛的事情忙碌着,也是一種小幸福,莫凡就沒有必要給自己老爹添亂了,論生活,莫家興可比自己這個年輕人在行太多了,有的時候還挺羨慕莫家興這種心態的。

……

莫家興沒有讓孩子們幫忙,將莫凡和兩個二媳婦打發了之後,莫家興放了一些輕音樂,不緊不慢的收拾着整個小茶院。

已經到夜裏了,倫敦的冷空氣也隨之襲來,莫家興也沒有急着回去,給自己煮了一杯熱乎乎的紅茶,然後開始修剪着那些上一家人留下的園藝。

倫敦的夜空也是充滿了霧靄,很少能夠看見星辰,朦朧的月光與渾濁的星光灑落下來,卻往往會被整個都市繁花似景給掩埋,亦或者閃爍着夜輝的城市會將星空染上一些特別的光塵。

“叮叮叮叮~~~~~~~~~~”

門鈴響起了,莫家興有些疑惑的看着門外。

這個點應該不會有客人才對。

“打烊咯。”莫家興對門外還沒有走進來的人說道。

沒有人應答,但莫家興也沒有聽到那個人離開的腳步聲。

莫家興以爲對方沒有聽見,於是放下了修建刀,擦了擦手上的泥土,朝着門處走了過去。

門處,一個清瘦的身影立在那裏,髮絲稍顯凌亂,垂在了肩前,是一個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人,她黑色的雙眸在莫家興走來時閃過了一絲緊張,但很快又表現出平靜的樣子。

“你……你好。”女人說得是中文。

“你好。”莫家興禮貌的打量着她,發現女人身上披着一件泛着灰塵的男性皮夾克,看上去在她身上有些寬鬆。

女人有些怕冷,用手拉了拉皮夾克,猶豫了一會,小聲道:“請問您這裏招人嗎?”

莫家興起初是沒有招人的想法,店小,一個人足夠了,但最近確實客人開始多了起來,自己要親自跑那些食材點的話,還真有些應付不過來。

“進來說吧,外面風大。”莫家興請她進到院子裏,院子有花牆,比門外暖和多了。

“謝謝。”

坐在院子裏,莫家興走到了廚房,正準備泡一壺簡易茶,給那個女人暖暖身子,想到有些人未必喜歡喝這種濃厚茶味的,於是隨口問了一句:“你要喝什麼,我這裏也有花茶。”

“茉莉有嗎?”

莫家興愣了楞,過了幾秒鐘才回答道:“有的,有的……”

端上了一壺熱騰騰的花茶,茉莉花的清香慢慢的瀰漫開。

莫家興等女子喝了茶,暖和了身子,這才開口問道:“怎麼會想在我這個店裏工作呢?”

“我也不知道,就感覺這裏挺親切的……”

“這裏可能會有點辛苦哦,畢竟我沒有招其他人,很多事情要親力親爲。”莫家興說道。

“我很勤勞的,只是我記憶力有點差,會忘記事情。醫生和我說,如果我繼續遺忘身邊的人,身邊的事情,可能就得回到醫院裏接受看護,我不喜歡待在醫院,我也……我也沒有錢請看護人員……”女子聲音越來越小。

莫家興看着女子,又看了一眼那件看上去有些舊的皮夾克。

“行吧,你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

“真的嗎?”

“恩,你住哪,最好住近一點。”

“很近,這裏能看到的那家醫院。”

“……”

莫家興覺得自己應該去醫院確認一下這女人是不是偷跑出來的。

女人給了莫家興一個電話號碼,莫家興打過去諮詢了一番。

果然是一家看護醫院,醫生給莫家興說明了情況,表示該女士近幾個月沒有再出現持續遺忘的症狀,已經算是康復了,可以出院的,假如她有一個正規的地方工作的話,醫院自然更放心。

“我問過了,那你明天過來上班。住的地方我會找人給你安排,可以嗎?”莫家興問道。

“可以。”

“還有別的要求嗎?”莫家興問道。

“沒有了。”

“明天見。”莫家興道。

“明天見。”女人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