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9章 一人,一龍

...

“小泥鰍……”

莫凡無法抑制住內心的喜悅!

自從魔都一戰後,小泥鰍幾乎都處在一種沉睡的狀態,儘管依舊爲自己提供修煉的養分,可莫凡感覺不到小泥鰍的魂,自從踏上魔法道路以來,莫凡都沒有這種失落感,尤其是關押在聖城中那種孤獨,很大程度上都因爲小泥鰍的沉寂!

現在,小泥鰍在復甦,他在自己額前,自己能夠感覺到它的情緒,亦如自己從小陪伴的摯友,它因爲自己的處境而憤怒,它正在不遠千里的飛來!!

“國家不能干涉,國家軍隊不能動身,但國獸不受這個約束。凡哥,這是邵鄭議長和華軍首極盡所有的國家資源爲你收集到的散落在各地的地聖泉,雖然不是所有,應該可以再喚醒一次你的伴生圖騰。”張小侯神采飛揚的說道。

...

莫凡握着地聖泉,重重的點了點頭。

小青龍!

重現你的輝煌!!

額紋綻放的青光越來越強烈,可以看到這些光映向了廣袤的天空,似一輪又一輪青色的月痕在遙遠的天境中交織成了一條壯麗無比的青龍之圖……

“凡哥,我還帶來了那個!”張小侯突然用手指着天邊,可以看到天空的邊緣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那個漩渦忽明忽暗,甚至正在進行詭異的空間漂移。

莫凡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張小侯的用意了。

那是煞淵!!

一個巨型的空間之舟,可以承載百萬之多的亡靈大軍!!

當初冷爵利用一面棱鏡,將冥輝灑向了北疆,讓海市蜃樓變成了真實的金字塔。

這一招莫凡現在也可以使用!

將額紋聖芒往煞淵中打去,煞淵的另一端就是中國大地,地聖泉已經化爲了這些光輝,而這些光輝更會如青色豔陽,照耀在古老長城大地上……

“嗷吼~~~~~~~~~~~~~~~~~~~~~~~~~~~!!!!”

龍吟聲從煞淵的另一端傳來,由東方之土穿過了煞淵這道空間之舟,降臨在了這片歐洲聖地之上。

人們可以清楚的聽到龍吟,這蒼勁的吼聲讓光明龍和金耀泰坦巨人都爲之顫抖,更不用說這個聖城其他那些更低等的生物了,即便是帝王也一樣臣服畏懼!!

煞淵在天邊打開,一頭青色的亙古長龍更像是穿梭了幾千年歲月的封塵,在人們的震撼仰望下逐漸霸佔了整片蒼穹……

它的身軀巨大至極,一座浮在空中的聖城都相形見絀,它形成了青色的天影,籠罩在了大地聖城之上。

尾巴慢慢的卷落到地面,圍繞着廢墟聖城,青龍幾乎用自己的身體將整個聖城給圍了起來,而它的頸部與頭顱,更是在所有聖裁者與天使們的驚駭目光中貼近過來。

青龍盤城!

這龍究竟是有多麼蒼莽!!

或許聖城也有不少人在一些魔都戰役留下的影像中目睹了青龍,可影像與真正的青龍相比根本不是一個物體,誰又能夠想象得到可以讓幾十萬人居住的城市會被一個生物給這樣卷在身下!!

多少聖裁者,已經呆若木雞。

浩浩蕩蕩的聖裁大軍好像一堆金色的砂礫,就連熾天使這樣不凡的生命在青龍面前也黯然失色!

這才是貫穿整個人類文明的龍神,哪怕被遺忘,哪怕已經分埋大地,它仍舊守望着一國,興衰也好,繁榮也好,它永恆不朽!!

那頭顱,慢慢的貼近。

天使們不敢輕舉妄動。

其他人也似乎帶着無限的敬畏。

唯有一個人,面向着蒼茫青龍的頭顱,緩緩的伸出了一隻手,用手掌心去觸摸着這頭萬古長龍的額頭。

人與龍,身形比例相差巨大。

人在城中不過是一粒沙,而龍如聖城,耀世之尊。

偏偏這隻手結結實實的放在那青龍龍額上時,耀世青龍無形中散發出的龍神威嚴都散去了。

青龍閉上了眼睛,保持着一個沒有觸碰到大地卻依偎掌心的距離,似乎這渺小手掌的溫度,可以讓它沉寂數千年的心也一同復甦過來……

青龍的尾巴,輕輕的擺動着,人們甚至可以感覺到這頭龍神如小貓一樣溫順。

當然,城外那神廟大軍卻嚇了一大跳,集體施展高明的身法,躲避這飛來橫禍之尾。

同樣的,那個用手去撫摸龍額的人,也褪去了一身血性,那溫柔的樣子像是鄰家大男孩,與剛纔手撕十六翼熾天使的惡魔判若兩人!

一人,一龍,在這劍拔弩張的喧囂聖城中竟然透出幾分寧靜。

似乎,也正是這份寧靜,讓很多狂熱的聖城維護者,讓那些執着的天使也在這場魔法硝煙中逐漸冷靜了下來……

“我們並不是真正的敵人。”莎迦對烏列、拉斐爾、雷米爾三位大天使長說道。

虛弱不堪的米迦勒目光注視着那三位大天使長,青龍出現的那一刻,米迦勒就徹底慌了,這頭青龍龍神或許不能夠和整座聖城所有武裝力量抗衡,但它的存在可以擊垮整個聖城的戰意啊。

三位大天使長就不得不重新審視即將掀起的戰爭了!

所有的談判,都是以力量相近的前提下進行的,力量懸殊的談判是不存在的!!

米迦勒已經感覺到了三位天使長眼神的變化,剛纔還無比堅定要保下自己的天使長們已經露出了幾分無奈。

他們要捨棄自己保住聖城根基了!!

聖城竟然要妥協了!!!!

“我可以不殺米迦勒,但我會奪走米迦勒的所有法力。米迦勒,你在遊歷的過程,應該還是沒有用心看清這個世界的本質,再去經歷一遍吧。”莫凡轉過身來,目光高傲的注視着的已經被自己摧毀了所有天使之翼的米迦勒。

“其實,我們也是這個意思。”烏列開口說道,背後那十六翼翅膀也終於收了起來,也不知道爲什麼在一頭青龍龍神面前擺出這些羽翼,實在有些不踏實。

米迦勒怎麼可能甘心!

奪走了法力,他就是一個凡人。

他連碼頭的那些搬運工都不如,他可是需要制定人間次序的主宰者!!

“你們應該恢復莎迦的天使長一職,她比你們看得更遠。”莫凡接着說道。

“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剝奪她的天使之位。”烏列說道。

這句話潛在的意思就是,剝奪莎迦的人是米迦勒,現在米迦勒敗了,他變成了一個凡俗,連魔法都不會,自然也就無法再左右莎迦了。

米迦勒身形不穩的站在那裏,幾位天使長都沒有再看他一眼,也在這一瞬間整個聖城的人也都不會再注視着他,他不再是最至高無上的熾天使,也不再是聖城的統治者,更不是所謂的主宰……

說話的人是莫凡。

在定規則的人是莫凡。

莫凡說什麼,其他天使長只能夠附和!

“啊啊啊啊啊!!!!!!!”

這一幕,令米迦勒比折斷了所有的翅膀還痛苦,他哪裏是被貶爲凡人,他是從天堂跌入到一個被自己敵人掌控的地獄!!!

米迦勒像個瘋子一樣嘶喊着,可沒有人理會他。

站在這片廢墟上,重新擬定規則的人是莎迦、雷米爾、拉斐爾、烏列這四位大天使長,他們此刻就差拿出筆記本寫下莫凡所說的每一句話了,亦如天使面對真正的天神,聆聽其在一場戰爭過後的教誨。

規則,也不過是幾句話語。

莫凡不喜歡聖城,僅僅是因爲莎迦,讓莫凡知道聖城並非全部那麼令人憎恨。

“莎迦。”

“老師,還有什麼吩咐?”

“墮落天使入了地獄,就回不來嗎?”莫凡問道,同時也問向其他幾位大天使長。

“墮落天使存在一定的特定性,他即是活人,也具備黑暗魂胎,並非黑暗王指定爲誰就是誰,他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逗留人間的地獄使者……”莎迦說道。

“所以,不確定?”莫凡問道。

“嗯,不確定。”莎迦認認真真的點了點頭。

莫凡的眼睛突然裏多了一些光澤。

……

……

關於完結的申明哦(修)

聖城紛爭就是全職法師莫凡傳的終結了。陪伴你們四年六個月的全職法師正文也馬上要結束了。後面幾天,我還會寫一些章節,部分是莫凡的,也會寫一部分我覺得是全職法師這個世界裏比較有趣的。

我知道大家肯定會說,還有極南帝王、冷月眸妖神之內的很多大坑沒有填,但全職法師本身更像是莫凡傳,全職法師世界裏還有那麼多人物,那麼多故事,那麼多演變,這個世界在我心中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真實的,不因莫凡傳的結束而消失,也會有許多事件並不一定由莫凡來了結。就像撒哈拉帝王會在七十年後沙化整個歐洲大陸,歐洲面臨一場比海妖更可怕的危機,沙丘在繁華的都市高樓中屹立……到那個時候肯定不由白髮蒼蒼的莫凡老爺爺來終結,而是下個世紀的某一位強,而七十年後的魔法文明是否因爲莫凡這一場聖城紛爭而帶來改變,這些也是未知的……

這個故事,本就是無限的,要寫也永遠寫不完,我明白大家也希望我一直寫下去,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莫凡的故事已經寫得差不多咯。

後面幾天,我還會更新一些內容,寫寫聖城的戰役收尾,寫寫莫凡的小生活吧,也寫寫其他人每個人的小生活。

就告訴下大家,全職法師要完結咯。

感謝大家的陪伴。

不會有看到這裏還不知道作者是誰的吧。

我是這本書的作者“亂”。

大家開心的時候叫我亂叔叔。

大家平和的時候叫我亂胖。

大家暴躁的時候就是什麼亂狗賊,這B作者,這貨亂……

初中的時候,我經常滿目無聊的趴在課桌上,看着窗外的旗杆,看着不遠處的山林,看着天空在幻想着一個並不是學科學而是學習魔法的世界。

長大了,我就寫了出來,這就是我全職法師的最初靈感。

再次感謝大家,用了四年半的光陰陪我暢遊了這個白日夢。

就是現在寫完,突然不捨,突然感慨……

好像很多人和畫面,還在腦海裏,像真人,像自己經歷過……

FALLBACK
ERROR 未完待續